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偷梁换柱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偷梁换柱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无闻你可查清楚了?”房间内,梁老王爷一脸凝重之色地看向无闻,罗云意和高大宽就站在一旁,项老已经出去了。

    “是,老王爷!属下出自安王府,对于安王府特有的标记绝对不会记错,而且属下已经进入船舱偷偷查验,里面都是刀、弩之类的兵器。”无闻回禀道。

    “威远侯府的人?”梁老王爷又问道。

    “是!”无闻说道,而且他告诉梁老王爷三人,运送兵器的这两艘大船明面上是威远侯府李四升门下的管家,其实李四升本人就在船上,不过他装扮成了船工的样子,而无闻在浮州的时候见过李四升,所以认得他的模样。

    “鬼鬼祟祟回京,而且还偷运这么多的兵器,老祖宗,李四升这是居心不良!”罗云意觉得不能让李四升和他的这两艘船继续往前开了,无论他意欲何为,好像都不是什么好事。

    “威远候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造反,至于李四升——”梁老王爷沉默了,他目光一冷,看向高大宽吩咐道,“上岸,送我去见位老朋友!”

    “是!”高大宽点头应道。

    很快,罗云意他们的船便在距离海沧码头十里外的一处岸边停了下来,然后改乘马车,梁老王爷和项老、罗云意三人坐在马车内,高大宽负责担任车夫,谷雨和夏至骑马护送在两旁,无闻带着八名黑狼暗卫隐在暗中保护着他们。

    “老祖宗,咱们这是要去哪儿?”罗云意见他们的马车专拣偏僻的小路走,有些颠簸,她担心梁老王爷和项老的身体都会受不了。

    “丫头,别急,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梁老王爷笑笑,并没有对罗云意说明要去何地。

    马车行了大概一个多时辰,在一处近海的小渔村停了下来,也不知高大宽对坐在渔村口织网的几名妇人说了什么,这些妇人朝着马车深深看了一眼,然后其中一名妇人指了一条路给他们,顺着这条路罗云意发现他们进入了一处山中腹地,而这个地方半山腰处竟建有一处庄园,庄园入口还有专人守着。

    “来者何人?”马车停稳之后立即便有人上来询问,罗云意看庄园入口这些守着的人打扮都很朴素,就是普通的渔民。

    “告诉你家主人,旧友来访!”高大宽从身上取下梁王府的出行令牌交给守门之人并说道。

    那人一看令牌上写着一个“梁”字,而且还是金牌,行了一礼慌忙就跑进了庄园内,不一会儿罗云意便听到了脚步声,然后几名汉子抬着一位花白头发的老者走了出来。

    “一别三十年,您可好?”老者被人抬到马车前看着马车内恭敬地说道。

    “尚可!”梁老王爷笑着在车内说道。

    老者一听,脸上满是笑容,命令跟随的人将庄园大门打开,直接迎这辆马车进去,到了庄园正院高大宽才将马车停下。

    罗云意先从马车里跳下来,然后扶着梁老王爷先下车,项老紧跟在后边也下了车,看着梁老王爷出现在自己面前,那老者和所有人都跪下磕头。

    “都起来吧!”梁老王爷淡淡一笑,率先往正厅走去,被高大宽扶着坐在了首位,而罗云意始终站在梁老王爷的另一侧。

    到了厅内分宾主坐下,罗云意总觉得有几道目光围着自己好奇诧异地打转,她抬头看去,几名英俊的青年眼含热切之光地看向自己,就是那老者也是短暂一愣,但很快恢复正常。

    “不知老王爷今日到西船帮所谓何事?”西船帮的老帮主看向梁老王爷问道。

    “我今日路经海沧码头看到你们东西船帮在争码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梁老王爷目光如电地看向老帮主。

    “老王爷,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吧!”老帮主用耐人寻味地语气说道。

    “好,客随主便!”梁老王爷说道,然后就跟着老帮主去了他的房间,船帮的人没有跟着走进去,梁老王爷让高大宽在外边守着,却让罗云意跟着走了进去。

    “老王爷,这位姑娘是?”老帮主忍不住好奇地问道,高大宽可是梁老王爷最信任的人,但梁老王爷却没让他跟着,而是让一个姑娘陪着他。

    “这是我家意丫头,修哥儿未过门的妻子,未来的梁王妃,有什么事情不必瞒着她。”梁老王爷在椅子上坐下说道。

    “原来是未来的梁王妃!”老帮主了然一笑,真没想到眼前的少女竟是罗家那位大名鼎鼎的五姑娘罗云意,只是没想到这姑娘的样貌和他那位小孙女实在是太像了。

    “海沧码头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为何要和东船帮的人争码头?真的是为了生意?”梁老王爷开门见山地问道。

    老帮主苦笑一叹,对梁老王爷说道:“老王爷这样问,想必也已经知道了一些内情,这一次我们西船帮费这么大的力气争码头,怎么可能只为了码头上的一些生意,我是不想那些东西出海沧码头去危害百姓。”

    “你知道船里的是什么?!”梁老王爷看着他问道。

    “知道,那两艘船的船舱里装得都是兵器,而且我还查到,这些兵器和皇族之人有关,威远侯府的李二爷此刻就在船上,而且不出今日,东船帮的人一定会把码头铺子的生意分给我们西船帮,目的就是让我们赶紧把道儿让开,好让船过去!”老帮主言语之中有着显而易见的担忧,他们西船帮势力不算小,但与紧靠东南王府的东船帮不同,在朝中他们没什么可依靠的靠山,就算他们现在知道有人想要造反,也只能用最笨的办法阻止这批兵器进京。

    “皇族之中和谁有关?”梁老王爷想起六年前太子逼宫造反一事,难道还有人没长记性。

    “这批兵器和二皇子有关,安王府怕也是脱不了干系!”老帮主说道。

    他们西船帮虽然都是一些下层的渔民百姓,但是也有不少能人在,有些事情船帮的人可能比朝廷的人知道的更多。

    “叶潇?!”梁老王爷听老帮主说完脸色更冷了,怎么会是他!

    罗云意也拧起了眉,二皇子叶潇是卫皇贵妃所出,对储君之位一直都是虎视眈眈,而卫皇贵妃和卫太妃都是出身辅国公府,威远侯府的两个女儿又嫁给卫太妃唯一的儿子安王,细想下来,李四升和二皇子叶潇并不是没什么关系,而且这一下子可牵连出不少的人。

    就算这世上人人都知道叶染修早已经过继到梁王府,是威震天下的梁王爷,但他始终是安王的血脉,现在在东南又掌兵百万,一旦安王府牵扯到二皇子的事情中去,罗云意怎么看都觉得叶染修也无法置身事外。

    梁老王爷此刻也陷入到自己的思绪中,他比罗云意想得更多更深,而且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为何李四升要用安王府的船来运这些兵器?就算船上做了伪装,但是只要用心去查,不难发现这是安王府的船!

    “老王爷,我总觉得这事情不太单纯,李四升为何要从浮州这么远运兵器到京城呢?如果二皇子真有心造反,这些兵器他就近从别的地方打造不是会更安全吗?”老帮主正是察觉到事情有异,才让人把码头用船给堵上的,他记得当年梁老王爷其实很疼安王的,而且安王的儿子还过继到了梁王府,更何况他真的觉得这些兵器太容易被人发现了。

    “你说的对,这件事情很蹊跷,我还需要时间去查证,另外,这些兵器绝对不能出浮州!”事情的真相很重要,但梁老王爷也不会拿京城的安危来做赌注,看来回京的日程要延后了。

    “老王爷,您说怎么办?”老帮主看着他问道。

    梁老王爷正要回答,忽然外边传来高大宽的声音:“王爷,东船帮的人来了,他们说答应西船帮的条件,让他们即刻把路让开!”

    “老王爷——”老帮主看向了梁老王爷,他相信梁老王爷会有主意的。

    “意丫头,你认为这件事情应该如何办才好?”这时,梁老王爷却把目光转向了站在身旁的罗云意。

    “我——”罗云意用右手食指指了一下自己,然后笑着说道:“这就要看老祖宗您是打算废了二皇子,还是想要保安王府。”

    “废不废皇子那是皇上的事情,保不保安王府也得看值不值得,老祖宗我现在只想要国泰民安,回京过年别生事端便好!”梁老王爷话里有话地说道。

    “那就简单了,就当这些兵器从未在这世上出现过,造反也好,陷害也罢,没有了这些兵器,暂时也就不成立了。”正所谓抓贼抓脏,没有了“脏”,这“贼”也就无法证明了,虽然要暂时放过李四升,但善恶终有报,他逃不掉的。

    “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但梁老王爷并不想打草惊蛇,他看着罗云意问道,“意丫头,那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让那些兵器消失呢?”

    “让它们沉入水里就好了!”水深兵器沉,相信很快就会没了影子,此刻又是寒冬腊月天,下去捞可是捞不及的。

    “怕是有些不妥,我担心凿船会弄出动静,更担心李四升是想故意让这批兵器被人发现,一旦如此,我们反而中了别人的计!”梁老王爷现在不怕二皇子叶潇是真造反,他担心是有人想利用叶潇对付安王府或者叶染修,这一生什么样的阴谋诡计他都经历过,一切可能都会发生。

    “老祖宗,这件事情您就交给我来办,能不能让西船帮的人再拖延两三个时辰?”罗云意想着把这些兵器沉入水底有些太可惜了,不如放进金玉空间里。

    “这个没问题!”老帮主说道。

    从老帮主的房间里出来之后,罗云意又把暗处的无闻叫出来,对他说道:“你能把我带进李四升的船舱不让人发现吗?”

    “姑娘,这个没问题!”无闻说道。

    罗云意点点头,让谷雨和夏至留在梁老王爷身边,就让无闻把她一个人又带到海沧码头上,然后无闻施展轻功以极快的速度将她送进了船舱,整个过程船上的船工只觉得风有些刮脸,竟是什么都没察觉到。

    用来运送兵器的船舱里一直都有人守着,无闻用了一种特别的方法让他们暂时沉睡,这些人一个时辰一换岗,只要在这个时间内他们离开就不会被人察觉到。

    罗云意让无闻守在舱口不要转身,她先把两箱兵器搬进了金玉空间,让唐老头和文真道长帮忙往里面放了同等重量的石头,然后又搬回了船舱。

    不到一个时辰,她就把这个船舱里所有的兵器都换成了石头,又采取同样的方法换了另一个船舱里的兵器,然后她和无闻才上了一条小船离去。

    “无闻,给西船帮的人发信号,他们可以放行了!”罗云意登岸之后看着码头上越聚越多的船只笑着说道。

    “是,姑娘!”

    无闻虽然一直跟在罗云意身边参与了整件事情,但他并不知道罗云意在他身后做了些什么,那些盛放兵器的箱子似乎根本没动过,可他灵敏的耳朵不会出错,罗云意一直在来回搬动那些箱子,虽然声音极轻,但他还是听到了,甚至他感觉到罗云意的呼吸时有时无,仿佛她在船舱里消失了一样。

    奇怪的感觉在无闻心里挥之不去,但他知道自己可能永远得不到答案。

    无闻通知了西船帮的人,然后站在岸边的罗云意远远地看到似乎有船只划开了道儿,还能听到西船帮那边的人传来胜利的欢呼声。

    就当罗云意和无闻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却看到一队兵马突然朝着海沧码头而去,她还看到领兵的人竟然是南家三少南培林。

    “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罗云意停住了离去的脚步,想了想,她和无闻悄悄跟了上去,一直跟到海沧码头。

    只见南培林到了海沧码头,命令码头上所有的船只都不许动,然后就让东南王府的府兵去搜船。

    “南三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一艘大商船上,身穿船工衣服的李四升阴沉地盯向南培林。

    “李大人,浮州有逆贼作乱,我也是奉命行事!”南培林冷冷一笑,挥手让手下人开始搜船。

    “南培林,你耍我!”李四升阴狠出声,就想动手,但是紧跟在南培林身边的两个人比他还快地出手了,三个人就在船上打了起来。

    “公子,船舱里——”这时,有人跑来对南培林说道。

    “船舱里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南培林微微一笑,冷漠地看了一眼和自己手下纠缠的李四升。

    他抬脚打算走向船舱,却听到来禀告的人低声说道:“公子,船舱里都是石头!”

    “你说什么!”南培林一张脸立刻变黑了,这不可能,他亲眼看着这两艘船从茶海码头一路到了海沧码头,而且这船上还有他的人,那些兵器怎么可能会变成石头!绝对不可能!

    打斗中,李四升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心中很疑惑,但却莫名松了一口气,他被南家父子给耍了,但有人偷梁换柱帮他解了这次的危局,不然他给威远侯府带来的可是灭顶之灾。

    “南三公子,我这船上可没什么逆贼,带些东南的石头回家建个小院,你总不会也管吧!”李四升冷笑说道。

    “哼,搜另一条船!”南培林恼怒地瞪了一眼李四升。

    李四升目光又是一紧,但很快他便放下心来,因为另外一船也是石头,不过那些兵器到底去了哪里呢?又是谁给他掉了包呢?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