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除夕宫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除夕宫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罗云意从梁王府一回来就被罗良承和陈老夫人叫进了乐静堂,两个人看着被陈老夫人挂在寝居之中的全家福问她:“意姐儿,这是你画的?”

    “嗯!”罗云意点了一下头,“爷爷,奶奶,是不是画得不太像?我是从爹和哥哥姐姐们的描述中按照自己的想象画得,画好之后我让爹也看了,他说并没失真!”

    “像,太像了,简直是一模一样,而且把你大伯他们都画得年轻了,好像他们又活过来在我身边一样!”陈老夫人笑中有泪地说道。

    罗震只见过自己三个哥哥和两个嫂嫂年轻时的样子,所以罗云意画出来的画像虽然添加了一定的想象力,但人物整体还是显得更年轻朝气一些。

    “奶奶,您别伤心,大伯他们也不想看到您这样的,现在咱们家添丁进口越来越多,以后每年我都送您二老一幅全家福。”罗云意笑着说道。

    “意姐儿,你给爷爷说实话,这一次送年礼各府都收了一幅珍贵字画,真的都是你师叔留给你的?”看到这张全家福的画功,罗良承对罗云意投去了怀疑的目光,他这个孙女把每一个人都画得仿佛活了一般,这样的画技就是当世大家也未必做得到。

    “爷爷,其实那些画都是我画得,画上有我的署名,只不过藏得比较隐蔽而已,一般人很难发现的!”罗云意笑得有些贼,虽然有些名作是她临摹出来的,但那也是她耗费精力画出来的东西,当然要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印迹了。

    “你的署名是什么?”罗良承和陈老夫人同时看向她。

    “二十四公子!”罗云意说道。

    祖孙三人正在乐静堂说着话,门外有下人禀告,说是宫里的栗公公来了,还带来了皇上赏赐给罗家的年礼。

    “皇上可甚少给臣子年礼,今年这是怎么了?”罗良承带些疑惑地出去见栗公公,然后很快又回了乐静堂,看着同样一脸疑惑的陈老夫人和罗云意说道,“意姐儿,家里你准备的东西还够一份儿年礼吗?”

    “够!”因为是过年,所以每样东西罗云意都准备了很多,给各府送了年礼之后,自家也留了不少,“爷爷,怎么了?”

    罗良承苦笑无奈一叹,说道:“你再准备一份儿让栗公公带走吧!”

    他就觉得皇帝给罗家赏赐年礼有些奇怪,原来是孝和帝一大早听说罗云意给几府准备了成车的年礼,而且里面好东西多得很,便有些眼馋了,这才让栗公公拿着赏赐来到了罗家。

    罗云意立即便明白了罗良承的意思,出去准备了一车的年礼,当然也没少了一幅字画。

    栗公公高高兴兴回了宫,罗云意也回了自己的院子补觉,为了准备这两天的年礼她可累的够呛,而且明天是除夕,她还要陪着罗良承、陈老夫人一起进宫参加宴席,不养好精神可不行。

    除夕这天一大早罗云意穿上了崭新的朝服,今日皇家祭祖身为司农官她也是要站在百官之列的,而祭祖之地乃是皇家寺庙之中。

    司农官隶属户部,作为正四品官员,罗云意就站在户部尚书和两位户部侍郎后边,稍微抬头就能看到孝和帝和王皇后,不过在祭祖这样庄严肃穆的场合里,罗云意可不敢随意乱瞟,中规中矩地跟着其他官员一起参拜。

    在皇家寺庙祭祖结束之后,孝和帝和王皇后就率领百官回到了宫中,此时已近午时,在宫中吃了午宴之后,文武百官便在宫中的泰安殿歇息,以便参加下午和晚上的宫中宴席。

    罗云意低调地在泰安殿找了一处暖阁坐了进去,此处无人打扰,她正好可以微眯一会儿。

    只是,她刚打算躺在暖阁的软塌上休息,高大宽就敲了门走了进来,告诉她待会儿宫宴之上直接坐在梁老王爷身边即可,罗家那边他已经打过招呼了。

    “好!”罗云意点了一下头,老祖宗现在身体还不太好,叶染修不在家,她多照顾一些是应该的。

    “五姑娘,你在里面好好休息一下,我在外边守着你!”高大宽说道。

    “高侍卫,没事的,你去陪着老祖宗吧!”罗云意就打算微眯一会儿便离开泰安殿,要是去了别的地方,就找不到这么安静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了。

    “姑娘不必担心王爷那里,有长风陪着呢!”高大宽笑着说道。

    “罗大人可在?”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工部尚书林岩的声音,紧接着一身官服的林岩笑着走进了暖阁,他是看到高大宽进来之后才来的。

    “林大人有事?”罗云意也站了起来,对着林岩拱手施礼,她可没有林岩的官阶高。

    “是有些事情想要找罗大人谈!”林岩笑着说道。

    “林大人有什么事情便说吧!”同朝为官,工部又十分支持司农司的工作,再加上罗云意本人对林岩的印象也不错,所以言语之间也很亲近平和。

    高大宽并没有走出暖阁,林岩也不介意,他是认识高大宽的,就坐在暖阁的凳子上和罗云意说起了话。

    “罗大人,年前司农司让工部急赶一批农具出来,恐怕这件事情年后要耽搁起来了,至于具体原因,恕本官不便告知。”林岩有些歉意地说道。

    “这样啊,没关系,我再想别的办法!”虽然罗云意还等着工部这批农具春耕,但工部不是为了司农司一个部门服务的,好在春耕还有一段时间,让其他人帮忙打造农具还来得及。

    “有人!”就在这时,高大宽眼中厉光一闪,只是还没等他闪身到门外,就有人猛地推开暖阁的门,脚步有些踉跄地走了进来,并伴随着一股浓郁的酒气。

    看清来人是谁,高大宽和林岩都诧异地一愣,安王怎么跑泰安殿来了。

    “见过安王!”高大宽和林岩对着更像醉汉的安王叶世宁行礼,罗云意这才知道闯进来的人是谁。

    只见眼前的安王胡子拉碴分不清年纪,可能因为常年酗酒的关系,脸部消瘦憔悴,他有着一双与叶染修极为相似的眼睛,不过他的眼眸满是浑浊,全身上下透着颓废之气。

    安王打了一个酒嗝,身子东倒西歪地往前挪动了两步,看着罗云意指了一下问道:“你就是罗家那丫头?”

    “回安王的话,正是!”罗云意看着眼前这个她本应该喊一声“公公”的人说道。

    “听说你手里有好酒,快给我送几坛来!”安王满嘴酒气地说道。

    “王爷,您喝醉了!来人,扶你家王爷出去歇息!”高大宽冲着门外喊了一声,紧接着便有一个机灵的贴身小厮走了进来。

    这小厮是卫太妃专门给安王准备的,因为安王常常喝醉不知道会在哪里,有个人随时跟着他还是能让人放心一些。

    “王爷!”小厮走上前扶住安王,却被安王一把甩开。

    “走开,本王没醉,本王还要找好酒喝!把你的好酒快拿出来,你知不知道,我可是你未来的公公,作为儿媳妇,你得好好孝敬我——喝酒!”说着,安王又打了两个酒嗝,难闻的酒气让当场的其他三人都皱了皱眉头。

    “罗大人,我看安王爷是喝醉了,不如让他在这暖阁里歇息一下,咱们去前边吧,听说有邻邦使节已经进了宫,也好去跟着招待一二!”林岩见安王醉得实在不像话,就找了一个借口对罗云意说道。

    “好,我也正有此意!”既然叶染修这个正主儿都不认安王府的人,罗云意才不会多事,至于好酒她手里多得是,不过安王却未必能喝得上。

    “不行,你不能走,你把好酒留下才能走!”安王本想出手拦下罗云意,但是被高大宽给挡住了。

    “王爷,不要得寸进尺!”高大宽眼中有着警告,但安王根本不当一回事,反而对他笑笑,满嘴的酒气都喷在高大宽身上。

    “你一个小小侍卫也敢管本王的事情,给我走开!本王问自己儿媳妇要几坛好酒喝怎么了?”安王有些不依不饶。

    “王爷,你好像忘了,罗姑娘是即将成为梁王妃的人,和安王府没关系,你要是继续胡闹下去,我家王爷会生气的!”高大宽冷声说道。

    “皇爷爷生什么气,我把儿子都给他了,他谢我还来不及又怎么会生气,我不要别的,就要几坛酒怎么了!”安王也有些恼了。

    高大宽见安王根本说不通,又不想他缠着罗云意,于是一个手刀直接就将安王给劈晕了,罗云意和林岩看得一愣,安王身边的那个小厮却松了一口气,对着高大宽还道谢一声,然后背着他家主子就离开了。

    “高侍卫,这样稳妥吗?”罗云意他们走出暖阁,看着那小厮背着安王脚步并不慢地走出了泰安殿,引得文武百官都侧目观看。

    “不用担心,这样最稳妥!”高大宽似乎很习惯这样的场景,看来他不止一次这样做过。

    经过安王这样讨酒一闹,罗云意也没心思休息了,本想跟着高大宽去找梁老王爷,半道却被王皇后宣进了赏梅园。

    跟着内侍走进赏梅园,罗云意看到满园都是竞相开放的各色梅花,千姿百态,在寒风雪林中显得愈加出尘脱俗。

    而梅林之中比花还娇艳的是一个个盛装打扮的贵女,她们或三五成群谈笑着在园中赏梅,或坐在亭中屋内陪着各府长辈闲聊,或独坐一偶不想有人打扰,宫女内侍穿梭其中,倒是显得这赏梅园极为热闹。

    还是一身官服的罗云意走在赏梅园中十分惹眼,大禹朝第一位升到正四品的女司农官,又是即将成为梁王府女主人的人,这样的一个人自然会引起很多人的好奇。

    罗云意目不斜视被内侍领进了赏梅园的正厅之中,厅中首位坐着王皇后,另外坐着的四人罗云意也都认识,分别是谢氏和年雪乔母女、王谦之妻徐氏和王楚莹母女。

    “下官罗云意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罗云意给王皇后行过礼之后又给谢氏母女和徐氏母女也都见了礼。

    看到罗云意穿着官服行礼的样子,王楚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说道:“云意妹妹,原来你穿官服是这个样子,还挺好看的!”

    “莹儿!”徐氏带着笑意轻斥了一声女儿,在皇后娘娘面前,她也太过造次随意了些。

    “不碍事的,本宫也觉得这身官服穿在意姐儿身上很合适!”王皇后笑着说道。

    她这一句“意姐儿”随意中透着自然,不但厅内的四个人愣了愣,就是罗云意都僵了一下,她和皇后娘娘的关系似乎没那么亲近吧。

    而皇后娘娘的这句话也让站在厅外准备进来给她请安问好的一众贵妇名媛们顿了一下脚步,看来皇后娘娘对这位即将成为梁王妃的罗大人很看重呀!

    不一会儿,厅里陆陆续续又进来和出去很多人,罗云意被王皇后赐坐在她身边,直到有内侍传旨众人才从赏梅园来到了举办宫宴的万福园。

    想起上次来这个园子还是因为参加魏太后的寿宴,如今六年过去了,园子还是那个园子,人却已经不同了。

    罗云意被内侍直接领到了梁老王爷身边坐下,而他们这一桌也是满殿之中除了皇上、皇后之外最尊贵的位置,坐在他们对面的则是逍遥王爷。

    与寻常宫宴不同,除夕这天的宫宴从酉时开始直到子时才会结束,而且分为饮宴、赏宴和守宴三部分,所谓饮宴便是品尝宫中的美食、美酒,而赏宴便是欣赏歌舞才艺等表演,守宴则是和皇上、皇后一起守岁直到子时宴席结束。

    罗云意是个美食爱好者,虽然宫里御厨的手艺和她比总觉得有那么一些差距,但在这个时空来说已经算不错了,至于酒则是彭家的高麦美酒和用她的方法酿制的鲜花酒和果酒,倒是十分吸引人。

    梁老王爷端起一杯高麦美酒正要饮,却听到罗云意在一旁说道:“老祖宗,您忘了自己不能喝酒!”

    “丫头,今日可是除夕,今年的最后一天,我就喝一杯!”酒香太缠人,梁老王爷实在有些忍不住,他都好久没有喝酒了。

    “说好了,只能是一杯!”罗云意可不想正在修炼功法的梁老王爷功亏一篑。

    “老祖宗心里有数,就喝这一杯!”梁老王爷高兴地说道,终于能尝尝了。

    罗云意点了一下头,一杯对于梁老王爷现在的身体来说还可以承受,但再多他好不容易调养出来的身体又要费一番功夫了。

    “酒,我要酒,给我酒!”栗公公刚刚宣布除夕宫宴开始,安王就拿着一个酒坛子歪歪斜斜地冲了进来,就连准备翩翩起舞的宫中舞姬都不得不停下了动作。

    “安王,你这是干什么?!”孝和帝冷肃的话语中藏着一丝无奈,虽然魏太后和卫太妃斗了多年,但是他对安王这个弟弟还是很爱护的,只是这些年安王像个废人一样喝酒闹事太让他失望了。

    “皇兄,我要酒,给我酒喝!”安王将空酒坛子直接扔在了地上,然后朝着大殿上的孝和帝醉笑着说道。

    “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孝和帝还是忍不住训斥道,而坐在不远处的卫太妃则是脸色紧绷,盯着安王冒冷气。

    “皇兄,我这个样子嗝——怎么了,我觉得——觉得挺好的,你这里有好酒,快给我——给——”安王话还没有说完,不知何时高大宽走到了他身后,然后又是一个手刀,安王再次昏了过去。

    “安王醉了,把他送回安王府吧!”孝和帝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他这个弟弟什么时候才能从当年的情伤中走出来。

    小厮又出现了,这一次他依旧众目睽睽之下背起安王,然后走出了大殿,慢慢消失在万福园的门口。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