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弹奏一曲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弹奏一曲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小小的闹剧并没有影响宫宴的继续,待内侍将安王打烂的酒坛子快速收拾好,舞姬们又在丝竹之乐的伴奏下翩翩起舞。

    罗云意可以感觉出来坐在她身侧的梁老王爷在安王出现之时身上微微显露的怒气,于是给他倒了一杯茶,轻声说道:“老祖宗,您需要心平气和!”

    梁老王爷点了一下头,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道:“他是越来越不争气了!”

    罗云意没有问这个“他”是指谁,但是梁老王爷言语中那丝隐藏的关心却做不了假,看来有些事情似乎和她听说到的并不一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饮宴也到了尾声。宫女们依次进入将杯盘碗碟撤下,换上了清茶、美酒和点心,接下来就是赏宴最关键的部分,凡是前来参加宫宴之人都可在殿中表演,而皇帝和皇后才会依照表演好坏给一定的赏赐,这也是赏宴的另一层意思。

    无论是名门贵女还是千金小姐自小都是要学习琴棋书画和针织女红的,今日赏宴对她们来说更是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运气好的说不定宫宴结束之后就有一门好亲事找上门。

    罗云意虽然是第一次参加皇家除夕之夜的宫宴,但兴奋感没有持续太久,尤其是吃吃喝喝过后,对于那些闺秀们卖力的歌舞书画表演实在提不起兴趣,古代版的“春晚”也太没意思了,她都想睡觉了。

    “丫头!”就在罗云意差点儿靠着梁老王爷的肩膀要打瞌睡的时候,梁老王爷笑着轻轻推了她一下,“累了?”

    “没有,老祖宗!”罗云意赶紧冲他笑笑,努力让自己保持精神,这可是宫宴,要是她睡着了,可就闹笑话了。

    此时大殿之中,一位贵女表演琴艺结束之后,竟指明要让廉国公府的廉瑾儿也出来展露一下才艺,刚才罗云意就是听这位贵女的琴音昏昏欲睡的。

    身为庶子庶女的廉瑾儿今日能跟着老廉国公和廉国公夫妇前来参加除夕宫宴,自然是因为她被皇帝赐婚给彭钊,很快就会成为忠信侯府的世子妃。

    虽说这些年忠信侯府渐渐没落起来,但一个世子妃的位置还是十分吸引人的,尤其是现任忠信侯夫人乃是西南沈大将军的亲姐姐,而沈家与罗家又是姻亲,忠信侯府再次兴盛起来也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一块好肉被一个庶子庶女抢了去,哪怕对方是国公府家的姑娘,也让很多人嫉妒不满,凭什么她能被皇帝赐婚做侯府未来的女主人!

    罗云意看着殿中有些咄咄逼人显得十分单蠢的贵女,又看了一眼被皇帝叫起来的廉瑾儿,再看一眼不远处彭钊脸上凝聚出来的冷肃,眼中露出了浓厚的兴味之光,她也很想看看彭钊死活要选的妻子自家这位堂姐究竟有几斤几两。

    只见廉瑾儿不卑不亢地走到殿中行了一礼,然后缓缓坐到了琴桌前,玉手芊芊轻抚上琴弦,紧接着悠扬悦耳的琴音犹如一股清泉流入众人的耳朵里。

    一曲结束之后,在场的好多人都频频点头称赞,而站在一旁的那位贵女则是脸色极其难看。

    “弹得真好听!”罗云意笑着说道,廉瑾儿的琴艺比那位贵女好太多了。

    “是不错!”梁老王爷也点头称赞。

    孝和帝听后也很满意,当即就给了廉瑾儿赏赐,当然他也没有厚此薄彼,也给那位表演的贵女赏了东西,只不过从赏赐上就可以看出皇帝更倾向于谁。

    接下来是宫中育德苑佳女们的表演,她们可是从大禹朝无数名门中挑选出来的,又经过层层选拔,再经由育德苑嬷嬷们的教导,无论是才艺还是气质都非常出色。

    只不过,罗云意也遇到了同廉瑾儿一样的问题,那些佳女表演结束后,南湘竟当众指名道姓要和罗云意比试才艺。

    孝和帝本就不喜东南王在东南沿海一带的所作所为,对于佳女南湘也连带着多了厌恶之感,尤其她还任性胡为,听说在育德苑也不太安生。

    罗云意可是梁老王爷、叶染修和罗家心尖上的人,更是他寄予厚望的司农官,明知南湘想要借此机会羞辱罗云意,他又怎么会允许呢!

    “皇上,听闻这位罗家五姑娘师出海外高人,就连出手的年礼字画都是精品神作,想必她本人琴棋书画技艺也要高出旁人许多,哀家也想看看修哥儿选的妻子出众在哪儿!”就在孝和帝准备出声拒绝南湘的提议时,卫太妃在一旁忽然说道。

    孝和帝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梁老王爷,梁老王爷却朗声笑着说道:“意姐儿的出众旁人知不知道无所谓,修哥儿自己满意就好,梁王府不需要当家主母会什么琴医书画、针织女红,她只要开心做自己就好。”

    梁老王爷这话让人想起去世很久的梁王妃,当年梁老王爷也是力排众议娶了一位只懂得茶道的民间女子,但就是这样一个众人眼中地位低贱之人却被梁老王爷宠得人人羡慕。

    所以他今日说出这些话没人觉得奇怪,但卫太妃却有些不依不饶,她原本为叶染修选好了王妃,哪想到这么些年能让叶染修看上眼的只有罗家的丫头。

    “皇叔这样说是为这丫头好哀家明白,只是今日是除夕,既然南湘郡主已经提出比试,罗家五姑娘若是不应,未免太扫兴一些,也让旁人看低几分。”卫太妃朝着一脸淡笑仿佛事不关己的罗云意看了一眼说道。

    “那也要看我们家意姐儿愿不愿意!”梁老王爷始终笑容未变,但脸上的宠溺和纵容可是让孝和帝都有些嫉妒了,就连叶染修都没见他老人家这么护着过,“意姐儿,你可愿意与南湘郡主比试才艺?”

    此时,殿内众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坐在梁老王爷身侧的罗云意,这罗家五姑娘何德何能能得大禹朝最尊贵的老祖宗看中,说实话他们也想看看除了种田这位被百姓传得有些神的罗家五姑娘才艺究竟如何!

    “不愿意!”罗云意给了众人一个有些失望的答案,但更多的人是幸灾乐祸,当场让卫太妃里子面子都没有了,这罗家五姑娘是太持宠而骄,还是脑子变简单了?!

    “五姑娘这是怕了?”南湘有些挑衅地看向罗云意,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嫉妒和轻视。

    “不是我怕,而是我觉得你没资格和我比!”罗云意脸上带着笑,但说出口的话却让满殿之人都惊了一下,就连罗良承和陈老夫人他们都有些惊讶罗云意会这样说,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自家这个小孙女可是一向低调又不爱争强好胜的。

    “你敢看不起我!”南湘恼怒至极,此刻罗云意的话让她想起那日在王家受辱遭拒的事情,她见到罗云意心中的恨意就止不住地往上冒,所有的理智都没有了,只想狠狠把她踩在脚下。

    “看不起你又如何!”就在这时,大殿外响起一个冷冷的男声,紧接着众人看到一个伟岸的身影由远及近走了进来,正是从东南快马而回的叶染修。

    “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看到叶染修出现在大殿上,罗云意都有些傻了,再看他风尘仆仆的样子,又有些心疼。

    “陪你过年!”原本一脸冷漠的叶染修看向罗云意的时候却是带着笑意,说出口的话更是彻彻底底撒了一把狗粮,气得站在殿中的南湘眼泪都要出来了。

    叶染修简单行了一礼便直接走到罗云意身边坐了下来,这时才对梁老王爷说道:“太爷爷,我回来了!”

    “能在年前回来就好,咱们也吃个团圆饭!”梁老王爷笑着说道。

    “求皇上、太妃准许臣女和五姑娘比试才艺!”南湘还不死心,见到叶染修之后她就更想和罗云意比试了。

    年乙庸和王谦看了一眼执意要和罗云意比试才艺的南湘纷纷摇了摇头,虽不知罗云意琴艺和棋艺究竟如何,当年在听书茶楼她的书**力可是连他们都自愧不如的,再加上他们从罗家送的年礼中发现了一个“小秘密”,四艺之中南湘便已经输了一半。

    最重要的是,他们好像听林明辉说过罗云意的棋艺也不差,这样一来,不用比他们就知道南湘输定了,可惜当事人却还在据理力争,想要让罗云意难看。

    “意儿不必理不相干的人,若是呆得烦了,咱们就回梁王府!”叶染修这么着急赶回来可不是要看别人欺负自己心上人的,再说除夕宫宴这么多人,他和罗云意温存一会儿都不行。

    “没事!”罗云意对着叶染修笑笑,她还没嫁进梁王府呢,就算要回也是回罗家,就算她再来自开放的现代,有些规矩该守也得守,她不能让罗家丢脸,“老祖宗,您想听我弹琴吗?”

    “老祖宗我可从未听过意丫头你弹琴!”梁老王爷笑着说道。

    “今天是除夕,我就给您弹一首助助兴,您可要仔细听,这是我师叔教我弹的。”罗云意说完站起了身,又转向孝和帝,“皇上,比试就算了,我就弹一首曲子给大家听听吧!”

    “意儿,不要勉强!”叶染修直接当众拉起她的小手温柔说道。

    “不勉强,这首曲子也是特意给你解乏听得!”罗云意说道。

    “既然如此,也让朕听听罗大人的琴曲!”孝和帝大笑着说道。

    “去把凤瑶琴取来!”王皇后也笑着吩咐一旁的宫娥。

    凤瑶琴和金雀琴乃是当世两大名琴,都是皇宫深藏的宝贝,只不过金雀琴被先帝赏赐给了琴妃,琴妃又给了自己的女儿玢阳公主,其后东华公主嫁到冰尧城的时候,这把琴也作为嫁妆在城主府放着。

    凤瑶琴则是先帝赏赐给魏太后之物,不过魏太后后来把这把琴给了王皇后,据说与金雀琴相比,凤瑶琴灵气更胜,弹出的琴曲更是婉转优美,真正的绕梁三日而不绝。

    皇后竟舍得把凤瑶琴拿出来,可见她对罗云意也是极为重视的。

    古琴取来放在大殿之中的琴桌上,罗云意活动活动自己的手指,那样子有些不庄重和滑稽,甚至引来轻笑声,但她也不在意,还对着梁老王爷和叶染修的方向调皮地眨了眨眼,然后才一本正经地走到琴桌前坐了下来。

    也不知道唐老头是不是有预见性,自小就逼着她学习琴棋书画,她刚才之所以霸气地说南湘没资格和她比,是因为文真道长为了修炼灵体,教给她一首用于修炼功法的千年古曲,此曲精妙至极,就连罗云意自己每次都会深陷其中。

    “此曲名为万音曲,希望诸位都能用心听!”罗云意双手放在琴弦之上,双眼微闭吸一口气,然后睁开眼开始拨动琴弦。

    一音拨动令众人心内俱是一颤,随着罗云意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大殿众人也都被她带入到自己的心境之中,而且每个人面前展开的画卷都是不一样的。

    听着听着,有些人笑了,有些人哭了,有些人眼中闪过释然,有些人紧绷的神经变得轻松起来万音曲也叫抚心曲,能将听者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喜怒哀乐都引出来加以抚慰。

    一曲结束,久久众人才从各自的情绪中回到现实中来,此曲听之难忘,就像有人拿这世上最甜最美的温柔抚慰他们各自的伤痛与悲苦,他们都好想再听一遍。

    “此曲无人能及!”孝和帝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罗云意,有时间一定要再让这丫头给自己弹一遍,他好久都没有这样一刻的轻松感了。

    一直站在殿中的南湘也没有再出言要求罗云意比试,她很清楚自己哪怕琴艺再出众也无法和罗云意弹奏的这首曲子比,她还没有傻得要自取其辱。

    “没想到意丫头的琴艺如此超凡脱俗,你的棋艺本就略胜修哥儿一筹,这下他就更比不上你了!”听完此曲梁老王爷觉得身心极为舒畅,称赞罗云意的话又让南湘黑了脸。

    大禹朝谁不知道叶染修的棋艺可是高过他的师父任一大师的,而任一大师乃是被世人尊称为“棋圣”的,罗云意比叶染修的棋艺还高,就是不用比南湘也知道自己赢不了。

    “老祖宗真是好福气,罗大人何止琴艺、棋艺高绝,就是书画两艺我也是自叹不如!”年乙庸还嫌南湘的脸不够难看似得,也笑着接了一句。

    “年兄说得不错,与五姑娘的书艺和画艺相比,我还要再苦练几年才行!”王谦也笑着说道。

    这下子殿里的众人已经不能用“震惊”两个字来形容了,照梁老王爷、年乙庸和王谦的意思,罗云意其他三艺也是旁人望尘莫及的,没人会怀疑这三人的话,尤其是能让年乙庸说出“自叹不如”四个字,简直是不太可能的!

    “两位爱卿说得没错,罗大人的书画乃是当世一绝!”从罗家送到宫中的年礼里,孝和帝最喜欢的就是那副画,而且从画里他也看出了罗云意隐藏的署名,进而知道画的主人便是罗云意,赞完罗云意,孝和帝又看向了南湘,问道,“南湘郡主,你还要继续和罗大人比试吗?”

    南湘很想咬着牙不说话,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她很清楚自己在琴艺上比不上罗云意,头脑冷静下来,她对孝和帝说道:“听完五姑娘的琴曲,臣女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臣女不比了!”

    就这样南湘没有和罗云意比试便落了个惨败的结局,而罗云意只弹了一曲,“四艺超绝”的名声便就此传来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