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二人世界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二人世界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赏宴结束之后便是守宴,此时亥时刚过,再在宫中呆一个时辰到子时,参加宫宴之人就可以回去了,后半夜的守岁是要在自家度过的。

    不过因为梁老王爷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太好,所以孝和帝特许他老人家不必参加守宴。

    “意丫头我先带走了,一会儿宫中守宴结束,我会让修哥儿把她送回家的!”万福园大殿门口,准备回梁王府的梁老王爷把罗良承叫出来说道。

    “是!”罗良承可不敢反驳,虽然他心里很清楚,是因为叶染修回来了梁老王爷才要带走罗云意,两个人的婚事已经提上日程,他也不会没有眼力见地阻止。

    就这样,罗云意跟着叶染修和梁老王爷回到了梁王府。

    “我乏了,你们两个去守岁吧,别来打扰我老人家休息!”一回到府内,梁老王爷就把叶染修和罗云意赶出了自己的房间。

    “谢谢太爷爷!”叶染修低头一笑,拉着罗云意离开了。

    “去厨房!”走了一会儿,罗云意反手握住叶染修的手笑着说道。

    “刚才在宫里没吃饱?”叶染修看着她问道。

    “宫里的东西只够品尝,哪能吃饱呢,我去厨房做点儿好吃的,就咱们两个吃!”罗云意笑得像偷腥的猫。

    “好!”叶染修答道。

    于是两个人来到了后厨,即便是过了六年,梁王府还是没什么下人,后厨也是黑漆漆的,不过点了灯照明之后,罗云意发现厨房里有很多新鲜的肉、菜和米面,想了想,她先开始和面。

    “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叶染修将蜡烛拿得离罗云意近一些,笑着问道。

    “你去把肉剁成馅,咱们包饺子吃!”罗云意也不客气便吩咐叶染修道。

    叶染修点了一下头,将手里的蜡烛固定好,拿起菜刀去剁肉了。

    和面,剁肉,调馅,擀皮,包饺子,下锅煮,经过一通忙活,六大碗热气腾腾的饺子就出锅了。

    “我两碗剩下的都是你的!”罗云意开始分配食物,她在宫中多少吃了一些垫底,叶染修着急赶路应该还没吃什么东西吧。

    “好!”叶染修笑着端起一碗开始吃起来,他还真是饿了,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这些饺子罗云意是特意为他做的,“意儿做得饺子真是太好吃了!”

    “喜欢吃以后经常给你做!”对于自己人,罗云意可是不会吝啬下厨的。

    叶染修点点头,不过他可不舍得让罗云意经常下厨,偶尔为之即可。

    吃完了饺子,喝了饺子汤,吹灭了蜡烛,叶染修抱起罗云意就飞上了屋顶,然后从一个屋顶到另一个屋顶,很快两个人就到了城门口。

    “你要带我去哪儿?”好不容易有点儿二人世界,罗云意不明白叶染修要把她带到何处。

    “带你去见一个人!”叶染修没有多说,抱着罗云意施展轻功出了城,而城外早有一匹马等着,然后两个人共乘一骑在这除夕的夜里朝着前方疾驰。

    骑在马上,紧紧抱着叶染修的腰身取暖,罗云意似乎听到了沉重悠远的钟声,抬头远望,她看到了有着点点灯火的千觉寺,没想到叶染修带她来的地方会是这里。

    两个人到了寺外翻身下马,叶染修并没有敲门而入,而是施展轻功带着罗云意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千觉寺往生殿内,叶染修的生母安王妃王雨琪便供奉在此处。

    只是,两个人悄声来到殿外,原本打算抬脚进去的叶染修却皱了一下眉,停住了脚步,这个时候里面怎么会有人呢?!

    罗云意见他停下来,自己也不动了,从打开一条缝的殿门里,她看到里面蒲团上跪坐着一个人,还能闻到似有似无的酒气,再看那人的身影,还有些熟悉,不是叶染修的生父安王又是谁呢!

    “琪儿,我今天见到那小子要娶的姑娘了,看起来还不错,就是太小气了,有好酒也不知道孝敬我这个未来的公公。”安王有些絮叨地说道,“你一个人过得还好吗?没有我在你身边是不是很寂寞?你想骂我就骂吧,是我没出息太窝囊,当年我就该跟着你一起走,黄泉路上也好做个伴儿。”

    “琪儿,听说那小子已经回京了,这会儿该和皇爷爷一起守岁呢!他恨我,我知道,就让他一直恨着吧,要是不恨,他会把我这个爹给忘了的!”

    “琪儿,你快来带我走吧,我好累呀,活着真是太累了,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琪儿,我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琪儿——琪儿——”

    听着殿内安王悲戚痛苦的话语,罗云意都忍不住被他打动了,再看一旁的叶染修却脸似冰霜,他们父子之间的隔阂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清的,轻拉了一下叶染修的胳膊,罗云意往后退了一步,她不太想打扰安王。

    叶染修冷冷瞥了一眼殿内,然后握住罗云意的手转身离开了

    两个人来到寺外山中的一处清泉边,点燃了一堆火,然后坐在了烤热的石头上。

    红彤彤的火焰将叶染修的脸映照的有了一丝温度,罗云意看着他出声问道:“不管怎么说,你爹对你娘都是用情至深!”

    罗云意还记得六年前叶染修对她讲起自己的身世时,曾说过他不恨安王,也不在意安王府的一切,是安王“杀子陪妻”的举动彻底寒了叶染修的心。

    “用情至深?哼!”叶染修有些不屑地冷哼一声,“他若是真心深爱我娘,就不会娶了一个又一个。”

    “人死不能复生,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自己的生活,你爹是因为你娘的死才破罐子破摔的,你不是说当年你娘死了之后你爹发了疯,是你师父任一大师令他恢复了神智,从那之后他才变得?!”罗云意虽然不敢苟同安王之后的做法,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只能说爱到深处已成痴,痴而不得万事空。

    “那又怎么样!他活得痛苦就要让所有人都跟着他一起痛苦吗!”叶染修生下来就没见过自己的亲娘,所以对于她自己真正的情感就是遗憾和怀念,但他同安王一起生活了七年,哪怕自己的父亲与自己并不是很亲近,但他对父爱的渴望还是很深的。

    只可惜,那个男人把自己所有的渴望都打碎了,他竟然要杀了他,但比起这个,更令他难以释怀的是,安王选择抛弃了他,选择不要他这个儿子,哪怕他过继到梁王府被梁老王爷百般疼宠着,他也想要父亲的那一点儿怜爱。

    如今他早已经不需要什么父爱了,无论听到他说什么、做什么,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安王都是这个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安王、安王府的一切他不在意也不关心,更不希望与其扯上任何关系。

    “当年你娘的事情没人愿意看着发生,你爹也是个可怜人,叶染修,你答应我,如果有一天我先死了,你一定要好好活着!”罗云意靠近叶染修眼神专注地说道。

    “好!”叶染修毫不迟疑地答应道,但紧接着他又说道,“但你也要答应我,一定要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无论多少年我都愿意等!”

    “叶染修,我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的,下次如果我死了,可能就真的不会再出现了!”这一次叶染修等了六年终于等到她的出现,下一次怕是等六十年她也未必会出现。

    “没关系,你出不出现我都会等,如果我先死了,你记得也一定要等我!”叶染修将罗云意的脑袋轻轻放在自己的肩窝处,看着火光笑着说道。

    “好,我也会一直等你,这辈子等不到,我就等下辈子,下辈子等不到,我就等下下辈子,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再相见的!”罗云意语含深情地说道。

    “意儿——”

    “嗯?唔”

    一切无法用言语表达的话叶染修都用行动做了回应,火越烧越旺,纠缠在一起的两个身影也越来越分不开,新年的第一天终于到了!

    罗云意赶在日出前被叶染修送回了罗家,而罗家众人也心照不宣地什么话都没多问。

    只有罗勇峰在一旁生闷气,早知道他就跟着进宫了,这一夜也不知道叶染修把他小妹拐去哪里了,四哥罗勇霆要是知道后肯定怪他没有看好罗云意。

    回到自己院子里短暂休息一会儿,罗云意换了身衣服,然后让谷雨、夏至拿上她给罗时瑞几个小家伙准备的新年礼物,然后来到了乐静堂。

    乐静堂内,罗家人欢聚一堂,虽然少了罗家四兄弟和两个孙媳妇,但罗良承和陈老夫人看着一屋子热闹的家人,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过。

    “小姑姑,这是你要送我们的礼物?”眼尖的罗时奇一看到罗云意走进来,身后的谷雨、夏至还抱着两个木盒子,就欢跳着迎了上去。

    “你这孩子就没有老实的时候!”黄若心实在想不出她这个儿子怎么会这样调皮,明明她和罗勇江的性格都不是这样的。

    “是呀,这是小姑姑送给你们的新年礼物!”罗云意接过谷雨手里的木盒子打开,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熊的卡通小玩偶。

    “哇,好可爱呀!”罗时奇双眼睁得大大的,他从未见到过颜色这么漂亮的玩偶。

    “这一套是送给你们几个的,另外一套奶奶你明天代我送给远哥儿他们几个孩子!”明天罗思雨、罗思玥要回罗家走亲戚,罗震和林菀清则要带着罗云意和罗勇峰去东街林家。

    陈老夫人笑着点点头,每次罗云意出手的东西都不凡,这些玩偶都是陶瓷制作而成,但无论是上色还是质地一般的能工巧匠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就是拿到市面上也能值不少银子,但她却拿来哄几个孩子。

    司空潭和黄若心自然也看出了这些瓷器玩偶的价值不菲来,她们都暗暗决定,等到罗云意出嫁那日一定要添一份厚妆。

    到了次日一大早,罗震夫妇拿着准备的厚礼带着一双儿女来到了东街,林洪文和林明辉夫妇早就翘首以盼他们的到来。

    看到罗家的马车停在自家门前,林明辉亲自把他们迎了进去,卫红英正带着两个丫鬟在厨房亲自做着饭。

    “舅母,做饭的事情交给我吧!”罗云意来到厨房就要帮忙,却被卫红英给拦住了。

    “意姐儿,你今天可是客人,哪有让客人做饭的道理,快去屋子里歇着,你舅舅专等着今日你来呢!”卫红英笑着说道。

    “专等我?舅舅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罗云意不解地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自从收了你的年礼,他就有些茶饭不思了!”卫红英想着林明辉急着见罗云意应该是他们收到的那幅画的原因。

    “意姐儿,你去陪你外公和舅舅说话去吧,我和你舅母说些体己话!”林菀清笑着走进厨房说道。

    “哦!”罗云意从林家厨房出来就去了正厅,林洪文、林明辉和罗震、罗勇峰正坐在厅里谈笑风生。

    “意姐儿,你终于来了,你告诉小舅舅,那画真是你画的?”林明辉一看到罗云意,又听罗震简单说了宫宴上的事情,他几乎可以确定罗云意画艺不凡。

    “小舅舅看到画里的署名了?没错,那画是我临摹出来的,原画早已经不在了!”罗云意没有否认,只要有心应该都能看出她藏在画里的署名。

    “没想到你的画技如此厉害,再给小舅舅画一幅如何?”林明辉可是天下第一才子,书画技艺也是很高超的,但即便这样,他觉得自己和罗云意相比也有一定的差距。

    “可以,小舅舅想让我画什么?”罗云意笑着问道。

    “就画竹林吧,山围村的竹林你还记得吧,给外公也画一幅!”林洪文也在一旁笑着说道。

    “那就画竹林吧!”林明辉也赞同道,并赶紧给罗云意找来了笔墨。

    罗云意点点头,当场铺纸泼墨,没等林菀清和卫红英的饭做好,一张一丈多长墨彩飞扬的写意山水竹林画作便完成了,而且竹林深处有一竹屋,竹屋门前坐着两个正在对弈的老人,正是照着当年林洪文和罗良承的样子画出来的。

    亲眼看到罗云意作画,屋内几人脸上除了震惊更是骄傲,寻常人要花一辈子才能达到的高度,她十六岁便做到了,可见她的天赋有多高。

    “这画放到我房里!”林洪文非常喜欢这幅画。

    “爹,意姐儿是答应给我画的,这画应该我收起来才对!”好画当前,林明辉连父子之情都要先放一边了。

    “哼,我可是你爹,难道你又想不孝?”林洪文瞪了一眼林明辉。

    “外公,不就是一幅画吗?我再给你们画一幅就是!”罗云意让罗勇峰又铺开一张红竹纸,然后再次执笔挥毫,很快一张傲雪寒梅图便跃然纸上。

    这张画一画好,林洪文、林明辉两父子又争了起来,眼看因为两幅画吃饭都要耽搁了,罗云意无奈又画了一张,不过画到半截看到林洪文和林明辉对视一眼的笑意,她才恍然明白过来,敢情他们是故意的,就是要让自己多画几幅画给他们。

    所以,画完了第三幅罗云意再不上当接着画了,在林家吃完了饭,又说了一会儿话,罗震他们一家人就准备回去了。

    不过,他们刚走出林家没几步就看到长风笑嘻嘻地走来了,给几人行了礼,说道:“姑娘,莫娘听说您今日来了东街,特意备了好酒好菜,姑娘可赏脸去一趟?”

    “爹,娘?”罗云意看了一眼罗震和林菀清。

    “去吧,不要太晚回家!”罗震说道。

    东街莫娘虽说只是梁王府的一个厨娘,但她曾是梁王妃最宠信的一个人,梁王妃死后梁老王爷遣散了王府的很多人,但却留下了莫娘。

    “我也要跟着一起!”看着长风那张笑脸,罗勇峰就觉得不简单。

    果然,当他和罗云意跟着长风来到东街莫娘的小酒馆时,叶染修正淡定从容地坐在里面。

    “好巧!”叶染修看着罗家兄妹笑笑。

    哪里就巧了,分明是他早有预谋,罗勇峰就算再不满也没表现出来,谁让自家小妹就心仪眼前的男人,他舍不得她出嫁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