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账有问题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账有问题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初春的清晨爽丽之中透着淡淡的静谧与美好,原本早该空无一人的朝殿内却跪着一帮官员,甚至还有人泪痕交加很是委屈的样子。

    罗云意并没心情欣赏这些人是如何反对自己做户部尚书的,她和梁老王爷、叶染修三人进了皇帝的御书房,孝和帝正坐在龙案后边等着他们。

    梁老王爷到了御书房内,栗公公立即找人搬来了软椅给他,坐下之后他一脸严肃地看向孝和帝:“皇帝,你想好了?”

    “皇爷爷,朕想好了,这道圣旨朕下得不后悔!”孝和帝目光炯炯地看向梁老王爷,他的眼中是毫不迟疑的果决。

    自从六年前魏太后失踪之后,他得知当年明王之死和罗家被陷害的真相,就已经决定像个战士一样拿起他手中的武器和一切要颠覆大禹朝江山的人作对。

    “意丫头,你的意思呢?”梁老王爷又转向罗云意问道。

    “老祖宗,皇上都不后悔,做臣子的还能说什么,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一个户部尚书也没什么!”罗云意笑得淡定从容,心里更是毫无畏惧,她也尝尝这户部尚书的味道。

    “哈哈哈,说的好,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大禹朝的官员要都是爱卿这样想,朕天天都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孝和帝现在对自己的新户部尚书更加有信心了。

    “皇上,意儿这个时候做户部尚书恐怕很多人会不满,臣想多留京城一段时间!”叶染修不担心那些朝中的官员,他们兴不起多大的风浪,他真正担忧的是那些世家大户,一旦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害,还不知会出什么手段来对付罗云意。

    “也好,东南那边朕让祁儿去!”孝和帝想了一下说道。

    “臣谢过皇上!”叶染修回道。

    “皇帝,朝殿里的那些官员你准备怎么办?就任由他们跪着?”梁老王爷又问道。

    “皇爷爷,他们想跪就一直跪着吧,这些年是朕太纵容他们了,他们都快忘了谁是君谁是臣了!”孝和帝眼中露出冷厉之光说道。

    梁老王爷听后竟是点了一下头,说道:“看你坐上龙椅这么久,现在才有一些当皇帝的样子,叶氏一族的人你不用担心,有我这个老家伙在呢!”

    孝和帝听后脸上又惊又喜,还有一丝不明的愧疚,无论是与先祖帝还是先帝相比,他这个皇帝都做得缺少一些魄力,好在为时未晚他还可以改,而且有了梁老王爷这句话,整个皇室不但不会和他唱反调,还会成为他有力的后盾,这一把果真是赌对了!

    罗云意从皇宫里走出来,本打算先去户部一趟,结果她前脚才走出宫门,后脚就听到了李奇在朝殿上撞柱身亡的消息。

    “真死了?”梁老王爷已经先回了梁王府,罗云意和叶染修坐上马车离开了皇宫,她决定还是先去司农司一趟。

    “死了!”叶染修神色莫名,李奇死得时机真是太巧了,就在孝和帝准备拿威远侯府开刀的当口儿,“这下子威远侯府怕是要大闹一场了!”

    “会很麻烦吗?”这户部尚书又不是自己心甘情愿主动要做的,现在死了一个官员,罗云意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你只要安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其他的交给我来办。”叶染修把罗云意送到司农司的门口就离开了。

    罗云意下了马车走进司农司,发现王大人、周大人和秦观他们都在,而且脸上都一副焦急的样子,见她穿着朝服带着两个丫鬟走进来,呼啦一下子就围了上去。

    “罗大人,下官听说皇上下旨封大人为户部尚书,这可是真的?”

    “罗大人,宫中刚刚传来消息,说是吏部侍郎大人在朝殿上撞柱身亡,真的假的?”

    “罗大人,你真的成了尚书大人?”

    面对大家七嘴八舌的询问,罗云意淡淡一笑,用手示意大家保持安静,然后说道:“今天早上我的确收到了皇上为我连升两级的圣旨,现在我就是户部的最高长官尚书大人了,以后司农司交由王大人来管理,三日后我会召开户部大会,到时候你们都要参加,记得把那一天空出来。对了,找人把司农司原来的门再打开!”

    竟然是真的!司农司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都有些不相信。

    罗云意没有在司农司久待,她在王大人的陪同下来到了户部的大门外,然后大大方方地从正门走了进去,虽然一路上收到不少人打量审视的目光,但她假装没看到,来到了户部尚书办公的地方。

    来的一路上,王大人已经简单对罗云意说了一下户部的情况,其中户部主要分为赋税司、军需司、田产司、财济司、户籍司和司农司,其中前四个部门都是户部最为重要的部门,分别负责掌管大禹朝的赋税、田产、军需、粮饷、俸禄和土地分配,也是大禹朝油水最足的部门,相比较来说户籍司和司农司就显得没那么多分量。

    “王大人,你知道户部每年是怎么对账的吗?”在罗云意看来,户部是管钱粮的重要之地,账目一定要清楚明白才行,她可不想做一个糊涂的户部尚书。

    “回大人的话,户部每年都会对账两次,一般地方上会把各府城的账本在秋收之后对好交到京中,再由京中户部的官员进行春季的总对账,一个多月左右差不多就能把账目对好,这也是户部最忙的时候!”王大人对罗云意说道。

    “对账要一个多月?这时间也太长了!”罗云意有些惊讶地说道。

    “大人,一个多月已经是下官所说的最短时间了,有时需要三个月呢!”王大人想着罗云意虽然聪慧,但毕竟人生阅历太少,当官的经验也少,户部尚书可是不好做的。

    “你知道户部的账本都放在何处吗?”罗云意又问道。

    “下官知道,请大人跟下官来!”王大人带着罗云意来到了户部一间大仓库内,此时,房门大开,正有两个小吏往外搬箱子,里面是各府城所在的户部官员送来的账本,户部春季对账已经开始了,“大人,这里面是户部所有的账本,刚刚搬出去的应该是去年秋季的账本,今日是正月初九,对账已经开始了!”

    “哦?你们先停一下!”罗云意对正在搬箱子的两个小吏喊道。

    那两个小吏看了一眼罗云意,又互相看了看对方,搬着箱子有些尴尬地愣在那里。

    “尚书大人让你们停下,难道你们没听到吗?!”王大人冷冷地看了两人一眼,那两人赶紧把箱子放下告罪立在一旁。

    罗云意走到箱子前停下,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本账册,然后认真地翻看起来,这是渺州的账本,箱子里是渺州去年一年收入和支出的所有账目。

    罗云意翻看过一本账目之后把它放在地上,又拿起一本认真地翻看起来,最后干脆坐在门槛上,将一箱子的账本都翻看完了,而且把收入账本和支出账本分了两摞放好。

    王大人几人见她神色肃穆的认真样子,也都没有出声惊扰,就站在一旁看她翻阅账本,远处也有不少户部的官员小声地议论,还指指点点地朝着这边看来。

    一箱账本罗云意全部翻阅完毕只用了半个时辰,而且看完之后她秀眉拧起,语气有些不好地说道:“这账有问题!”

    罗云意这话一出口,听到的人都震惊极了,她就这样随意翻翻账本就看出有问题了?不会是瞎说的吧?

    “大人,有什么问题?”王大人出声问道。

    “收入和支出存在非常明显的漏洞,这渺州的户部官员是胆子太大,还是认为京中对账的户部官员是酒囊饭袋,连这样的账目都会算不清?”罗云意冷声说道,又让两名小吏给她找来渺州近两三年的账本和户部对账之后的总账目。

    两名小吏苦着脸给她又搬来三个大箱子和一个小箱子,其中大箱子里是渺州近三年的账本,而小箱子里是户部对账之后的总账本。

    这一次,罗云意只用了一个多时辰便看完了,看完之后脸上竟都是嘲讽的笑意,她就说堂堂国库怎么会连银子都没有,梁老王爷要给军队发粮饷还得从她那里寻摸银子,敢情对账多出来的银子都飞了。

    “大人,如何?”王大人问的有些小心翼翼,他还从未见过罗云意的身上散发出如此严肃的威压。

    “真是好一个户部呀!”罗云意冷笑一声不再说话,“谷雨,告诉无闻,派几个人看好这些账本,从明天开始,我要重新对户部的账!”

    “是,姑娘!”谷雨答道。

    从户部离开之后,罗云意直接来了梁王府,叶染修还没有回来,不过钱如命从永岭回来了,时隔六年之后,再一次见到罗云意,他显得尤为激动,尤其是他听说罗云意现在已经是户部尚书了。

    “小的见过尚书大人!”钱如命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面容行礼道。

    “钱大叔,你这就见外了,听叶染修说永岭的盐场生意很红火,你现在可不是什么账房先生,而是大管事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王妃您见笑了,什么大管事,那都是主子的抬举,没有您也没有小的今天!”钱如命笑着说道。

    “意丫头,户部没人难为你吧?”梁老王爷是知道罗云意从宫里出来去了户部的。

    “老祖宗,能难为我的人都在宫里跪着呢,其他人就算心里再不满,见到我这个尚书大人也还是要行礼的,不过,皇上真得给了我一个烂摊子,你都不知道户部的账太乱了,而且那些官员竟然明目张胆地做假账,明明账目上应该有盈余,反而成了亏损,本该上缴国库的州县反而要国库发银子救济,这些人也太拿豆包不当干粮了!”罗云意有些气愤地说道。

    “豆包?”梁老王爷和钱如命都不明白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大体还是明白了,罗云意是说户部这些官员弄虚作假,没把皇帝和其他人放在眼里。

    “那你打算怎么办?”梁老王爷看着她问道。

    “我打算明天亲自对账!”罗云意现在可不敢用那些户部官员了,他们肯定是知道这些账本有猫腻的,再交给他们对账,这账目肯定还是乱得。

    “这些人做了太久安逸的京官,他们总以为皇帝是好糊弄的,百姓是可以随意欺压的,岂不知坏事做久了终会败露的。对账光靠你一个人还不行,钱如命,你找几个能干的人跟着意丫头,帮帮她对账!”梁老王爷对钱如命吩咐道。

    “老祖宗您放心,这件事情就交给小的吧!”钱如命笑着说道,然后转身出去找人了。

    罗云意也没回罗家,直接在梁王府吃了午饭,然后在海棠阁稍微午睡半个时辰,等她醒过来的时候,钱如命领着四个年轻人正在外边等着她。

    “王妃,这是小的给您找的人,他们分别是钱一、钱二、钱三和钱四,是我收的徒弟,打算盘可是能手!”钱如命脸上颇有些自豪地说道。

    “我要的人可以不会打算盘,但一定要会算账,既然是钱大叔你找来的人,我就先试试他们。”罗云意让四人进了海棠阁,并让谷雨找来纸张笔墨,就用最基本的加减乘除来考验一下他们。

    海棠阁的房门从午后一直到夜晚都紧紧关闭着,叶染修回来之后得知罗云意带着钱如命的四个徒弟在房间里没出来,他也没急着找她,而是让长风去罗家通知一声,罗云意会留在梁王府吃晚饭。

    等到一弯明月挂上天空的时候,罗云意他们终于从海棠阁走了出来,几人脸上都有着淡淡的笑意,钱一四人更是一脸崇拜地看向罗云意,如果不是他们已经拜钱如命为师,说什么也要拜入罗云意门下,这一下午她让他们看到了珠算的另一个世界。

    “快吃饭吧,玉婷特意做了几样你平时最爱吃的菜!”叶染修也不问罗云意带着钱一他们在海棠阁做什么,拉起她的手在饭桌前坐了下来。

    “还真有些饿了,钱一,你们也坐下一起吃吧,可以吧?”罗云意笑着询问叶染修,她是真挺喜欢钱一这四个“学生”的,短短半天的时间,四个人竟然把阿拉伯数字掌握得十分精准,而且学习加减乘除也是快得很,真不知道钱如命是从哪里找到的这几个数学天才。

    “有他们吃饭的地方!”这四个人都和罗云意单独呆一个下午了,叶染修并不想他们打扰自己和罗云意的两人世界。

    “好,那你们去吃吧,明天咱们就要开始忙了,今天晚上好好休息!”罗云意看着钱一他们四人笑着说道,四人领命出去之后,她又转向叶染修,“叶染修,你说,我要问钱大叔要他这四个徒弟,他会不会不舍得?”

    “他只会感激的双手奉上,不会不舍得,说不定还要让你收下他这个徒弟呢!”叶染修笑着说道,难得见罗云意对某些人上心,不过这点儿醋意他还是能承受的。

    “真的吗?”罗云意以前从未有过收什么徒弟的想法,但钱一四个人的表现让她实在太满意了,要是能培养出几个算术专家,她也算为大禹朝做了一件大好事不是吗!

    “当然!”钱如命是梁王府的家奴,据他所知,钱一四个人都是钱如命这些年走南闯北寻到的孤儿,而他们本来就是钱如命为梁王府培养的账房人才,罗云意即将成为梁王府的女主子,就是不问过钱如命,对于钱一四人她也有生杀予夺的权力。

    “太好了!”这下子户部对账的进程又可以加快不少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