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临死托孤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临死托孤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罗云意一听到庄氏遇袭的事情,就抛下所有的公务赶到了三皇子府,等她匆匆进了皇子府,得知王皇后已经来了,不但御医们在全力救治庄氏,就是项老也被叶染修从深山里找到了。

    “下官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庄家姐姐情况如何?”罗云意被人带到了王皇后的面前,此时整个三皇子府都寂静的可怕,下人们更是连走路都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情况不太好,她身上中了三刀,恐怕——”王皇后说着眼圈已经红了。

    庄氏这个儿媳妇她还是非常满意的,而且总觉得她和自己还有些像,只是这孩子命未免苦了些。

    “怎么会这样?”罗云意心急如焚。

    她与庄氏虽然相识极短,确切来说她们两个才真正畅谈过一次,但即便这样两个人也已经成为了挚友,就像伯牙遇到了钟子期,罗云意还想着找个时间和庄氏对弈一番呢,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娴儿今日带着玲珑、菱溪去城北空华寺上香祈福,哪想到贼人竟如此胆大,青天白日便刺杀皇子亲眷,娴儿为了救玲珑、菱溪被歹人连刺三刀,要不是修哥儿得到消息及时赶到,她当场就——”空华寺已经是一片血海,为了刺杀庄氏和两个小公主,对方派出的杀手可不少。

    “什么人竟如此歹毒,连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和孩子都不放过?!”罗云意手握成拳,想着庄氏原本身体就弱,如今又中了三刀,性命真是堪忧。

    “皇后娘娘,可否容臣先暂时退下?”罗云意行礼问道。

    “罗大人自便!”王皇后见罗云意脸上的关心不似作假,没想到她和庄氏的关系会变得亲近。

    罗云意来到了庄氏院落里的偏厅,上次她还在这里和庄氏谈笑风生,品画论诗,如今不过短短几天,就要阴阳相隔了吗?

    “谷雨,夏至,你们在厅外守着,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里!”罗云意没让任何人进偏厅,她关上偏厅的门就进了空间,然后就大声呼喊文真道长。

    “丫头,你找我什么事情?”文真道长是被唐老头拽到罗云意面前的,他说罗云意似乎遇到了非常着急的事情。

    “道长,我一个朋友现在中了很严重的刀伤,性命垂危,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救她?或者有没有保命的灵丹妙药?”罗云意着急地问道。

    “你这丫头运气好,我刚刚用空间里带有灵气的药草熬制出了一颗续命丹药,不过药的效果也要看病人自己的情况,或许只能续命一刻,也或许会长些!”文真道长递给了罗云意一个青花小瓷瓶,里面是他费尽心思才熬制出来的,原本是想给罗云意应急用的,不过他可以再炼制一颗。

    “多谢道长!”罗云意又从空间药库里找了一些专治刀伤的药,然后把这些都装进一个小背包里,这才又出了空间。

    她把背包先扔给了谷雨,然后拿着小瓷瓶又找到了王皇后,而此时御医们和项老都摇着头从庄氏的房间里走出来了。

    看到御医们唉声叹气、无能为力的模样,罗云意和王皇后心里都是一沉,罗云意更是直接抓住项老问道:“项爷爷,庄家姐姐她——”

    “三皇子妃受伤太重,伤了根源,我也救不了她!”项老长叹一声说道。

    他这位西南老神医都这样说了,其他御医们也是束手无策,如今三皇子妃气息微弱,怕是过不了一刻便会去了。

    “我不相信,我要见她!”罗云意松开项老直接冲进了庄氏的寝居。

    庄氏面无血色地躺在宽大的床上,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让人的头脑会变得更加昏沉,罗云意一步并做两步来到床前,紧闭双眼的庄氏却没有任何反应。

    罗云意赶紧打开小瓷瓶,然后从里面倒出一颗散发着浓郁药味的药丸,硬塞进了庄氏的嘴里,随后进来的王皇后看到的就是她使劲掰着庄氏的嘴往里塞药丸的样子。

    “罗云意,你在干什么?”王皇后急走两步也来到了床前。

    “皇后娘娘,这是我师叔留给我的续命丹药,或许对庄家姐姐有些效用!”终于让药丸滑进庄氏的嘴里,罗云意慌忙又起身倒了一杯茶给她送服。

    王皇后呼出一口气,她真的想不到罗云意会把这样珍贵的丹药给庄氏,她们似乎来往并不多,但罗云意此举让王皇后很是欣慰和感动,无论这丹药能不能救庄氏,三皇子府都欠她一份情。

    药丸是喂了下去,但庄氏依旧没什么反应,罗云意和王皇后脸上也逐渐从希望变成失望,就在她们感到快绝望的时候,庄氏突然轻轻咳了一声,终于进了一口气。

    “呼——”罗云意和王皇后两个人也莫名松了一口气,看来罗云意刚刚喂庄氏服下的药丸起了效用,王皇后赶紧把项老和御医们又都叫了进来。

    一番轮流诊脉查看之后,项老和御医们脸上虽然有惊奇之色,但最后告知罗云意和王皇后的结果并没有变,三皇子妃依旧时日不多。

    “怎么会这样?”罗云意有些颓然地跌坐在椅子上。

    “罗家丫头,你也别太伤心,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项老行医这么久看多了生生死死,他已经尽了全力,三皇子妃是真的救不过来了。

    “项爷爷,我已经给庄家姐姐吃了我师叔留给我的续命丹,难道就真的不能保她的性命吗?”罗云意还没有完全放弃希望。

    “我不知道你师叔留给你的续命丹是不是真有奇效,虽然三皇子妃现在缓过来一口气,但不会维持太久,她伤到了要害,或许你师叔活着能救她一命吧!”项老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师叔活着?”罗云意苦笑一声。

    她哪里有什么师叔,空间里倒是有一个神医道长,可他是个灵体,根本出不来给人治病,不过她还是详细问了项老庄氏的所有情况,然后又偷偷进了一次空间找文真道长,只是听了罗云意的讲述,文真道长给她的答案依旧令人失望。

    他说:“像你说的这种病人情况,就算是我出了空间给她亲自治病,她也活不了几天!”

    再一次从空间里出来,罗云意全身都笼罩着前所未有的悲伤,而王皇后也正急着找她,庄氏现在恢复了一些神智,已经见过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听说罗云意一直都在三皇子府,刚刚还喂她吃下一颗续命神丹,否则她早就去了黄泉,她就对王皇后说想见见罗云意。

    罗云意来到了她的床前坐下,庄氏看着她露出一个虚弱至极的笑容,罗云意觉得她此时的笑容很美,但却让她忍不住落下眼泪。

    在人前,罗云意很少哭,她一向情绪控制的很好,但看到弥留之际的庄氏,她的心疼得像被人狠狠攥紧,身体都在止不住地微微颤抖,眼泪就那样一颗一颗地滚落下来。

    “云意妹妹,别哭,我没事!”庄氏笑着费劲将自己的手放在罗云意的手上,轻轻拍了一下,以示安慰,“谢谢你,谢谢!”

    “庄家姐姐——”罗云意泪中含笑,紧紧握住庄氏有些冰凉的手。

    “云意妹妹,别伤心,人——总会死的,只不过——我走得早一些罢了!”庄氏脸上并无任何面对死亡的畏惧,反而十分平静坦然,“只是,我却有一件事情——想要——想要麻烦云意妹妹!”

    “庄家姐姐,什么事情你说?”罗云意问道。

    “玲珑,菱溪,你们过来!”庄氏眼神示意站在王皇后身边的两个女儿来到床边,等到两个小姑娘站定的时候,她看着她们说道,“跪下!”

    “庄家姐姐,你这是要做什么?”罗云意想要赶紧去扶两位小姑娘,但是却被庄氏轻轻一按制止住了。

    “娴儿,你——”王皇后也被庄氏的举动惊到了。

    “母后,云意妹妹,你们听我说,我与云意妹妹——一见如故,相逢恨晚,只可惜老天留给我的时间太短了,以后再不能和云意妹妹一起谈论诗画,弹琴对弈了,妹妹莫要——莫要怪我。”庄氏的胸口起伏开始变得更快,“我死后,最担心的是玲珑和菱溪,这天下最可怜的便是失了亲娘的孩子,我知殿下疼爱两位公主,但这皇子府终究会有新主母,云意妹妹,日后可否麻烦你多替我心疼心疼这两个没了娘亲的孩子,无论我在何处,都会给你祈福的!”

    就像是回光返照一般,庄氏说完这些话,眼神就开始变得有些涣散,两个小姑娘似乎也被吓到了,趴在床前哭喊着“娘亲——娘亲——”。

    “庄家姐姐,我答应你,以后我会把两位公主当成我亲生孩子一样看待!”罗云意又紧拉着一把庄氏的手说道。

    “母后——”庄氏又看向了王皇后。

    “娴儿,不用担心玲珑和菱溪,本宫会好好照顾她们的,无论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们,会给她们找一个好归宿!”王皇后看着庄氏说道。

    “母后,谢谢您!云意妹妹,拜托你了!殿下——殿下——”随着庄氏的呼喊声越来越弱,她缓缓闭上了眼睛,罗云意也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庄家姐姐——庄家姐姐——”

    “娴儿——”

    “娘亲——娘亲——”

    “皇子妃——皇子妃——”

    整个三皇子府瞬间便陷入沉痛的悲哭声中,很快就有府里的下人在门外挂了白布,人们这才知道三皇子妃庄氏遇袭过世了。

    罗云意有些失魂落魄地走出了三皇子府,谷雨和夏至很是担忧地跟在她身边,她们从未见过罗云意如此伤心难过。

    “意儿!”在罗云意因为失神差点儿跌倒的时候,叶染修忽然出现将她扶在了怀里,一脸关心地看着她。

    见是叶染修,罗云意抬起哭痕未退的脸看着他说道:“叶染修,庄家姐姐死了,我才刚刚交到一个这么谈得来的朋友!”

    “我知道,我知道!”叶染修将她揽进怀里,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

    “到底是什么人和她如此深仇大恨?庄家姐姐与世无争,为什么还不放过她?”罗云意悲声喊道。

    “意儿,我会查出来的,你先回家休息!”叶染修轻轻点了一下罗云意的昏睡穴,她现在的情绪有些激动。

    将罗云意亲自送到罗家,叶染修在她房间呆了一小会儿便出来了,他得尽快查清刺杀三皇子妃庄氏的幕后主使,这一次对方很显然是冲着叶祁来的。

    “是朕害了她,是朕!”皇宫大内,当孝和帝听到庄氏死了的消息,脸上有痛苦闪过。

    “皇上,这和您没关系,是那些人太心狠,连娴儿和两个小孩子都不放过!”王皇后轻拭着眼泪对孝和帝说道。

    “让修哥儿赶紧查,无论是谁,朕这次绝对不会轻饶!”孝和帝厉声说道。

    肯定是有些人不想三皇子叶祁去东南掌兵,一个未封王的皇子一下子成为了百万军士的将帅,这和告诉众人他就是大禹朝即将而立的储君没什么两样。

    孝和帝原本和梁老王爷商议,打算在叶祁去东南掌兵之前就立他为太子,但又担心圣旨一下会给他东南之行添加更多的危险和麻烦,因此决定等他从东南回来再下立储君的圣旨,没想到他刚离开几天,三皇子府就出了这样大的事情。

    到底是谁要对付叶祁阻止他东南之行?又是谁如此狠心,直接对三皇子妃庄氏和两个小公主痛下杀手?

    所有人都在猜刺杀庄氏的幕后真凶是谁,几乎被打入冷宫的卫皇贵妃也在猜,而且猜出来的结果让她浑身都在冒冷汗。

    “找人送我出宫,我要见潇儿!”卫皇贵妃死死拉住自己的贴身女官说道。

    “贵妃娘娘,现在宫里戒备森严,恐怕不好出去!”贴身女官低声说道。

    “无论想什么办法都要让本宫去见潇儿!”卫皇贵妃一双眉目变得阴冷至极。

    “是,娘娘!”贴身女官不敢再违抗。

    入夜,寂静的皇宫里悄悄走出两个内侍,正是女扮男装的卫皇贵妃和她的贴身女官,出了宫门,有一辆马车在等着她们,上了马车,两个人直奔二皇子府。

    此时此刻的二皇子府虽无往日的丝竹之乐,但是进入叶潇的正院还是能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卫皇贵妃皱着眉进了屋子,见儿子叶潇正坦胸露背和一个丫鬟在**,气得柳眉倒竖。

    “拉下去杖毙!”卫皇贵妃冷声说道。

    小丫鬟吓得跪在了地上,二皇子叶潇也猛地站了起来,听到是卫皇贵妃的声音,再看她的一身装扮,有些惊讶地问道:“母妃,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还不拉下去!”卫皇贵妃将头上的帽子扯下来,有些厌恶地看了一眼那小丫鬟,妖媚惑主的贱婢就该死!

    叶潇无所谓地瞥了一下嘴,让人把小丫鬟给拉了下去,而小丫鬟刚想喊叫,就被跟在卫皇贵妃身后的贴身女官给打晕了,然后她也走了出去,屋子里就留下卫皇贵妃母子。

    卫皇贵妃怒气冲冲地在椅子上做了下来,叶潇嬉笑着端着一杯茶放到她手边问道:“母妃何必和一个小丫鬟置气,您这么晚出宫,有什么事情吗?”

    “你还有心情喝醉!我问你,三皇子妃被刺身亡是不是你找人做的?”卫皇贵妃死死盯着自己的儿子。

    “母妃说的什么话,儿子怎么听不明白!”叶潇在一旁的椅子上做了下来,笑了一下说道。

    “听不明白?你不要以为母妃不知道,皇上打算立三皇子叶祁为太子,又让他掌东南百万之兵,以你的性子,绝对不会坐以待毙,你给母妃说实话,到底是不是你做的?”卫皇贵妃冷声质问道。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