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结交举子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结交举子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户部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可能多地和京城百姓签订了耕种合约文书,不到半个月所有存放在司农司的种子就下放结束了,而二月对于大禹朝的举子们来说更是一生中最重要的月份。

    从农历二月初九进行第一场会试,到二月十九进行第二场会试,再到二月二十九进行第三场会试,短短二十天便决定了很多人的一生。

    第二场会试结束的次日,京城很多的客栈、酒楼、茶肆就渐渐变得热闹起来,举子们的心情似乎也变得轻松一些,经常可见他们三五成群的品茶饮酒、赏花论诗、踏春游湖。

    这天,罗云意听说正阳街一家茶楼要举行“斗诗会”,而且会有很多应试的举子参加,于是她带着两个丫鬟女扮男装来到了这家茶楼,在一处不显眼的角落里坐了下来。

    因为来得早,茶楼里人还不是很多,斗诗会还没有开始,早到的一些举子文人就随意坐在桌边一边品茶一边闲聊,而聊的最多的则是最近户部与百姓签订的那份耕种合约文书。

    “在下认为,户部此举大大不妥,百姓田少贫瘠,哪有富户家里肥田宽广,真是可惜了那些好种子!”与罗云意只有一桌之隔的一位书生模样的男子侃侃而谈道。

    他这话一出口,倒是引得在场之人不少的赞同,这让他脸上颇有些得意之色。

    不过,也有与他不同意见的,另一桌的一位年轻男子则说道:“这位仁兄此言差矣,户部此举旨在帮扶百姓,租金、工钱看似不多,对于百姓们来说却足够他们生活所需,假如他们自己耕种田地,缴纳田赋杂税之后,一家人的温饱怕是都成问题。”

    “你这话的意思岂不是说我大禹朝的赋税过重,让百姓连温饱都成问题了吗?!”被人反驳,那位落了面子的书生显得有些不屑和气愤。

    “赋税过重是事实,百姓难以温饱也是事实,事实便是如此!”年轻人似乎毫不在意自己的言论会引起歧义和麻烦。

    “杜兄,少数两句,你就是性子太过耿直!”与年轻人同桌而坐的友人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袖说道。

    “吴兄,不碍事,如果连真话都不能说,就算为官一任也不会造福一方。”那位姓杜的年轻人说道。

    “这位兄台说的不错,人生在世若是不敢言真话,又怎么会做实事呢!”罗云意笑看着此人大声说道,“在下唐五,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在下杜衍正,字子德!”杜衍正对着罗云意行了一个文人之间常见的拱手礼,“不过刚才那话并不是我说的,而是咱们大禹朝第一位女尚书大人所言。”

    自从孝和帝在早朝上将罗云意说过的“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句话用来“教育”文武百官,这句话便迅速地在士子文人、市井百姓中间流传开来。

    “女子为官,简直荒唐!”刚才那位书生见罗云意出声赞同杜衍正,脸上讥讽之色更浓。

    “哼,女子为官怎么了!只要为官者造福百姓,男人女人又有何分别,天下多少男儿为官却害得百姓苦不堪言,我看他们还不如女子!”杜衍正瞥了一眼那书生冷冷说道。

    “说得好!”罗云意忍不住为这位杜衍正击掌赞道,然后笑着起身来到他桌前,问道,“杜兄不介意小弟一同坐下吧?”

    “唐公子请!”杜衍正请她入座,不过面对罗云意的亲近,他始终都表现的很淡然,疏离有度,让罗云意对他的好感更多了。

    此时与杜衍正同坐一桌的还有另外两名应试的举子,一个叫吴志清,一个叫刘子坤,三人在京城相识,因志趣相投而成为了好友。

    四个人同坐一桌倒是聊得很愉快,而且很快茶楼里的人就越聚越多,斗诗会也开始了。

    今日茶楼斗诗会分别以“春夏秋冬”和“梅兰竹菊”为题,在场之人都可自愿参加,胜出者会获得茶楼主人提供的一百两纹银。

    “杜兄不作诗一首?”刘子坤笑看着杜衍正问道。

    每张桌子上都有茶楼伙计准备好的笔墨纸砚,其他桌子前已经有人执笔挥毫,而罗云意这一桌却是只坐着品茶,四个人谁都没出手。

    “附庸风雅罢了,看看即可!”杜衍正一笑,他对斗诗没什么兴趣,今日要不是吴志清和刘子坤拉他过来,他就在客栈睡大觉了。

    “与当年听书茶楼北柳公子和二十四公子的诗作相比,这些的确是差强人意了些!”吴志清听着周围举子文士们高声念着已经写出来的诗作,略有些失望地摇头说道。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当年二十四公子此诗一出可是连年大学士和王大学士都称赞不已,只是从此之后再没听说过二十四公子在京城出现过。”刘子坤语带遗憾地说道。

    这间茶楼举办的斗诗会不过是仿照当年听书茶楼的诗会罢了,只是今年还会有佳作出现吗?!

    “二十四公子心思最巧的还是最后那四首诗,短短十个字便自成一首佳作,世间公子怕是很难有人能比过此人了!”杜衍正也轻叹一口气说道。

    “一帮只懂得吟诗弄月的蠢材,瞧瞧你们写的这都是些什么,不堪入目,不堪入目!”斗诗会正举行的热闹非凡的时候,突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从二楼传来,罗云意抬起头,就看到一位浪荡书生拿着一个酒葫芦斜倚在栏杆处嘲弄地看着所有人。

    “骆临,你也是读书之人,却只懂得饮酒作乐,若说蠢材,我看你才是大大的蠢材!”立即便有人对骆临的出言羞辱做出了反击。

    “杜兄可认得此人?”罗云意看到杜衍正刚才瞟了一眼楼上的骆临,眼中还有可惜闪过。

    “此人名叫骆临,泊州松华县人士,秋闱乡试头名,是东南一带非常有名的才子,为人放荡不羁,满腹才华,只是家道中落,尚有老母幼妹在家艰难度日。只可惜他来到京中便得罪了主考官,昨日会试还被主考官赶出了考场,并不许他参加第三场考试!”杜衍正对罗云意说这些的时候,不自然就带出了一些对主考官的抱怨和不满之意。

    “倒是可惜了!”罗云意又抬头看了一眼骆临,他倒是和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略有些不同,身上透着一股英武之气,那眉间一闪而逝的不甘并没逃过罗云意的眼睛。

    “可惜的又何止骆临一人!”吴志清叹了一口气看看杜衍正,然后说道,“杜兄与这骆临本是最有可能高中状元榜首之人,如今你们一个得罪了主考官无法再参加考试,另一个拒绝了丞相的招揽,怕也是”

    “怎么?杜兄拒绝了当朝丞相?”罗云意眼含惊讶地看了一眼杜衍正。

    如今大禹朝的丞相名叫韩信祖,出身世家名门,当年太子逼宫造反,赵丞相受其牵连被罢官贬为庶民,之后大学士韩信祖就被百官推为新一任丞相,罗云意虽为户部尚书,但因为任职尚短,户部最近又十分忙碌,所以她和这位丞相大人倒是没怎么来往过,对他的脾气秉性了解的也不多。

    “杜兄才名与骆临不相上下,韩丞相想召他为婿,但杜兄说家中已有婚约,便拒绝了韩丞相。”吴志清说道。

    “虽然杜兄拒绝了韩丞相,但都说丞相肚里能撑船,想来一国之相也不会为难杜兄吧?”罗云意试探性地说道。

    “唐贤弟这就有所不知了,昨日参加完第二场考试,韩丞相便派人来对杜兄说,他若是应了韩家婚事,高中榜首之日便是花轿临门之时,若是不应,好事可就容易成坏事。”刘子坤小声地说道。

    “韩丞相这可是威胁了,想不到堂堂一国之相也会做出逼人就范的事情!”罗云意脸色一冷。

    她今日不过是好奇来这茶楼斗诗会看看,随意坐下和举子们聊一聊就发现了这么多的问题,主考官把看不顺眼的举子赶出考场,当朝丞相对于看中的举子要逼其为婿,这场春闱存在的问题怕是不止这么多。

    如果因为官员的错误而致使人才流失,罗云意才觉得这是大禹朝真正的损失,寒窗苦读十年一朝被毁,也难怪落地的举子会郁郁不得志。

    “居高位者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他们大多看到的是自己的利益,又哪里会真正关心他人死活,更不要说心系苍生为国为民谋福祉了!”杜衍正冷讽一笑道。

    他对大禹朝的官场已有了失望之感,对于能不能当官他也不像之前那么介意了,就算以后做不了官,他大不了就去做个状师,照样能给百姓出一份力。

    “杜兄,听说最近户部正在清算各方田产,很多皇亲国戚和世家大户田产过多,如果你是户部官员,该怎么能让这些贵族富户们把田产交出来呢?”罗云意突然看向杜衍正问道。

    杜衍正三人没想到罗云意会有此一问,想了一下,杜衍正看着罗云意很认真地说道:“贵族富户们是绝对不会主动把田产交出来的,不过他们若是和之前的辅国公府一样肆意侵占百姓土地,朝廷就可以采取强硬手段收回。我认为皇上应该让户部颁布一项新法令,上面要严格规定皇亲国戚和世家大户拥有的耕地亩数,超出规定亩数就要收归国有放还百姓耕种。”

    罗云意听后点了一下头说道:“杜兄说的办法倒是很值得一试!”

    “唐贤弟,我不过是胡说罢了,皇上和户部又怎么会真得实行!”杜衍正一笑说道。

    “哈哈哈,这世上事可说不准!”罗云意大笑说道,她又扫了一眼茶楼里的举子们,看着杜衍正三人说道,“三位兄台既然来了,斗诗一首又何妨!”

    罗云意现在想看看杜衍正三人的文采如何,至少在她看来,现在的三人心性还算不错。

    “那咱们就写一首?”吴志清笑着看了看杜衍正和刘子坤说道。

    “杜兄?”刘子坤则是看向了杜衍正。

    杜衍正看着三人眼中的期待之意,无奈一笑说道:“那就写一首吧!”

    于是,三个人铺纸研磨,杜衍正直接执笔挥毫,而吴志清和刘子坤沉思片刻也一挥而就,很快,三首佳作便呈现在罗云意的面前。

    “三位兄台都是大才之人,今日能结识三位,是唐某的荣幸!”这可都是有真材实料的古代文人,读着三人的诗,再看他们写得苍劲有力的字,要么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自己今日结交的这三位举子还真是不错,罗云意已经心生招揽之意。

    “唐贤弟谬赞了!”杜衍正三人相视一笑,又看向了罗云意,“我三人已经抛砖引玉,唐贤弟是否也要写上一首呀?”

    “我的拙作难登大雅之堂,不过今日与三位兄台结识实在高兴的很,就献丑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谷雨研磨,夏至铺纸,罗云意笑着看了三人一眼,然后写下了一首有关梅花的诗。

    “‘幽谷那堪更北枝,年年自分着花迟。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唐贤弟,你这首诗才让我等汗颜!”’杜衍正拿起罗云意的诗作,一脸震惊地看向她。

    “杜兄才是谬赞!”罗云意笑道。

    这首诗再好也不是她做的,不过能让杜衍正三人对她另眼相看,她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

    “好,写得好!”不知何时,骆临也已经拿着酒葫芦歪歪斜斜走到了罗云意这一桌,看到罗云意小小年纪便写出如此佳作,眼中也有了佩服之意。

    “骆兄可有兴趣来一首?”罗云意笑着亲自将笔递到了骆临的面前。

    骆临也不客气,接过笔也龙飞凤舞起来,一首佳作很快就跃然纸上,而且他笔法苍劲有力,却不知师承何人。

    “骆兄大才!”罗云意、杜衍正四人看他写的诗后点头赞道。

    “彼此彼此!”骆临毫不客气地大笑道。

    “几位兄台若是不嫌弃,小弟做东到和风楼一聚,咱们再畅谈一番如何?”罗云意看着四人提议道。

    “可有好酒?”骆临问道。

    “当然!”罗云意笑道。

    “那还等什么!”杜衍正三人一笑,于是一行人坐上马车去了和风楼。

    到了和风楼,罗云意领着新结识的四位举子进了二楼雅间,他们的身影刚在二楼消失,楼下就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修哥儿,那不是——”罗云意的身影虽然只是一闪而过,而且是穿着男装,但叶昱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别打扰她!”叶染修和叶昱也上了二楼,他们的雅间就在罗云意他们隔壁。

    “修哥儿,她身边可跟着四个青年才俊,你就不担心?”在雅间里一坐下,叶昱就一脸八卦地将耳朵贴在墙上,想要听听隔壁在说些什么。

    “有什么可担心的,我信她正如她信我一样!”叶染修冷淡地瞥了一眼叶昱。

    “好好好,你们是郎才女貌、情比金坚,我小人了!”叶昱痞痞一笑走到椅子前坐下,“这次出去有什么收获吗?”

    “老奶娘已经过世多年了,救我出来的那个丫鬟回乡之后便下落不明了!”叶染修幽深的眼眸中闪过厉色。

    他口里的老奶娘正是当年卫太妃陪嫁宫中的贴身侍女,后来又成为了安王的奶娘,而那个丫鬟正是老奶娘的娘家侄女,安王妃出事之后,老奶娘就带着她的娘家侄女回乡了。

    “看来当年的事情还真是有很多疑点,你要让安王知道这些吗?”叶昱看着叶染修问道。

    ------题外话------

    无二更,无二更,无二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