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杀人凶手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杀人凶手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我信!”罗云意很认真地看向他,“回答我,是你吗?”

    “不是!”涂凌答道。

    “好,我知道了!”得到了答案,罗云意从涂凌的房间走出来,然后来到了梁老王爷面前。

    “老祖宗,南湘死得太蹊跷了,我担心南家会以此大做文章!”罗云意对梁老王爷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南家一定会派人来的,看来东南那边已经不太安稳了!”梁老王爷似乎觉察到了什么。

    而南家人比想象的来得还要快,就在南湘死后的第三天,东南王的三子南培林快马加鞭来到了京城。

    “我妹妹南湘死得太惨,还请皇上给东南王府一个交代!”皇宫内,南培林一脸阴色地站在孝和帝的面前。

    “三公子放心,朕已经派刑部的人抓紧时间查案,会尽快查出事情的真相!”孝和帝镇定自若地看向南培林道。

    南湘的死很明显是有人故意为之,尤其是她死在派人追杀罗云意之后,此刻育德苑的佳女和嬷嬷都被关押了起来审问,那些乞丐也都被抓了起来,只是关于南湘之死的惨状却在市井之中迅速流传开来,虽然下了禁言令,但还是有不少人在偷偷谈论此事。

    “皇上,臣请求亲自查验舍妹之死的真相!”南培林怒声说道。

    不管是谁杀了南湘,也不管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他都要揪出那人将他碎尸万段,南湘的死现在已经令东南王府蒙羞,这是有人故意针对东南王府,是谁,到底是谁?!

    “三公子,南湘郡主的死朕会给东南王府一个交代,查案的事情还是交由刑部来办吧,你连夜赶路很累了,先回去休息吧!”孝和帝揉了一下眉心,让南培林先退下了。

    南培林眼中恨意闪过,他好好的妹妹来到了皇宫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情,难保不是孝和帝派人做的,还有罗云意,南湘临死前可是见过她的,而且还派了暗卫出去,那些暗卫可都死在了罗云意的手下,或许这是罗云意在报复南湘。

    对于南湘之死的猜测越来越多,尤其是刑部在育德苑查到了南湘失踪前的证据,竟然和佳女华青冉有关,而通过调查华青冉新的证据似乎又冲着罗云意而去,甚至还扯出了之前佳女紫儿设计罗家五公子罗勇峰的旧事来。

    “罗大人,看来南湘郡主的死是冲着你来的!”户部尚书议事厅内,工部尚书林岩,刑部尚书沐阳与罗云意三人坐在厅内说着话。

    “如果真是我出手,怎么会留这么多的痕迹,我看起来就那么傻吗?”罗云意冷笑一声,“沐大人也相信自己手里的证据?认为是本官出手杀了南湘郡主?”

    刑部尚书沐阳三十多岁的年纪,是镇国大将军沐捷的胞弟,刚刚被孝和帝任命为刑部尚书不久,这也是他上任以来负责的最大一个案件。

    “正因为这些证据出现的太巧了,就像是有人把所有的证据送到本官面前一样,但本官也不是傻子,根据仵作验尸显示,南湘郡主出事的时候,罗大人正在宫中,皇上便是您最大的证人,不过也不排除是您派的人出的手,毕竟南湘郡主不是撞墙自杀,而是他杀。”沐阳看着罗云意说道。

    “这也是有可能的,毕竟南湘郡主几次三番挑衅我,只是就算我杀人,也不会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尤其还是对付一个女子,所以还请沐大人赶紧查出真相,好还本官一个清白。”罗云意私下里也已经派无闻去调查当晚的事情,她也很想知道是谁杀了南湘又嫁祸给她的。

    “本官一定会查出事情的真相,在这之前,还请罗大人不要离京,配合我们刑部的查案。”这才是今日沐阳来见罗云意的目的。

    “没问题!”秋收在即,罗云意也没打算外出,再说这几天田产司的事情也比较多,好多世家大户已经得到风声户部要进行赋税改革,所以上门打探消息的人比较多,她的尚书府也变得热闹起来了。

    “大人,南三公子要见您!”就在沐阳和林岩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谷雨进来禀告道。

    “请他进来吧!”想起在海沧码头时南培林带人搜船时的情形,罗云意便知道这位南三公子心计颇深,而且为人狠辣,这次南湘的死指向自己,他怕是来找自己兴师问罪的吧。

    南培林走进来之后没想到屋子里还有其他人,他直接便看着罗云意说道:“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尚书大人说,不知可否?”

    “可以,两位大人先做,南三公子,请吧!”罗云意请南培林到偏厅坐下,“南三公子今日来是为了南湘郡主之死的事情吧。”

    “不错,我听说我妹妹在临死之前见过罗大人?”南培林看着罗云意的目光表面上很平静,但眸子里的质疑一闪而过。

    “不知南三公子是听谁说的?”罗云意抬眼瞅了他一下,“是魏国公府的国公夫人还是旁的什么人?”

    “正是魏国公夫人!”南培林回道。

    “那她又是怎么说的呢?”罗云意出声问道。

    “她说南湘给你道歉,你也答应不再计较,之后你们就分开了!”南培林说这些的时候一直盯着罗云意的脸说道。

    罗云意点了一下头,南氏倒是没说错,只是她有没有再和南培林说其他的,自己就不得而知了。

    “那么南三公子找我来是想问什么?”罗云意看了他一眼问道。

    “南湘真的不是你杀的?”南培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直接问罗云意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又是什么,感情用事从来不是他的作风,但在罗云意面前偶尔破个例也不是不可以。

    “不是!”罗云意答道,“我们罗家人不屑于做这种手段卑劣之事,如果我要杀南湘,会正大光明地让她死在我手上。”

    其实,南培林也已经预感到这个答案,他嘴角露出一丝邪笑,起身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

    南培林走后,沐阳和林岩又来到了罗云意身边,三个人看着南培林离去的身影脸上露出了各自沉思的表情。

    这天傍晚,罗云意正在尚书府自己的书房内,涂凌突然从窗户跳了进来。

    “你不知道走门吗?”罗云意瞪了他一眼,这小子武功进展神速,很明显他没有听自己的话修炼那套至阳的内功心法。

    “姐姐,我饿了!”涂凌嬉皮笑脸地凑到罗云意身边说道。

    “饿了回梁王府找吃的去,我这里没有!”不听话的臭小子没饭吃,他报仇心切迟早害了他自己的性命,罗云意是有些生气的。

    “姐姐,你生气了?”涂凌也有些小小心虚,“是不是因为外边有人说那个什么南湘郡主是你害死的?”

    “这和你没关系,你在梁王府好好休养身体,以后不听话就别想让我给你做饭吃!”罗云意说道。

    涂凌看着罗云意有些生气的脸,想了一下,又带着笑脸看向罗云意说道:“姐姐,如果我说我知道是谁杀了那个坏女人,你的心情是不是会好一点儿?”

    “你知道?”罗云意有些惊讶地看向涂凌,“一开始我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我不是想着哪一天你生我气,然后我就用这个让你原谅我,不过看你现在烦恼的样子,我还是早点告诉你吧!”涂凌咧嘴笑道。

    罗云意没告诉他自己此时的烦恼是因为他没有好好练功,不过让他误会了也好,南湘郡主的案子愈演愈烈,已经牵扯出好几个佳女,而那些佳女背后可都有一个显赫的家族,看来这杀人凶手是想挑起各大家族与东南王府的对立,只是不知道目的是什么。

    “说吧,是谁?”罗云意故意假装生气地问道。

    “是魏国公夫人南氏!”涂凌答道。

    “怎么会是她?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罗云意不解地看向涂凌问道。

    南氏可是南家的人,她怎么会出手害南湘郡主呢?再说她可是一心要让南湘嫁进魏国公府的,这个杀人凶手实在有些出人意外。

    “我亲眼看到的!”

    涂凌告诉罗云意,那天在城外和罗云意分手之后,他的确是有意想找南湘去教训她,谁知却看到南湘和南氏的会面以及争吵,而且还看到南氏示意身边的丫鬟给南湘喝了一杯加了媚药的茶水。

    紧接着这个深藏不露、轻功不错的丫鬟就将南湘扔到了那间有乞丐的荒宅里,然后看着南湘被那些乞丐欺负,之后那丫鬟又拽着南湘的头发往墙上狠狠撞了一下,南湘就这样死了。

    “你就看着那丫鬟做这一切没出手相救?”罗云意没想到涂凌看到的真相竟然会是这样的。

    “我为什么要救她!她都派人要杀姐姐了,我没出手让她死得更难看,那已经是她的福气了!”涂凌冷哼一声说道,自始至终他都是那个旁观者,南湘是怎么死的他更是看得一清二楚。

    “你——”罗云意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涂凌了,南湘的确是做过不少错事,但这并不是涂凌见死不救的理由,不过想起涂凌的性子,她也只能无奈一叹。

    “姐姐,她那样的女人根本不值得救!”涂凌都恨不得再捅她一刀,又怎么可能去救她。

    “不管她是怎样的女人,做过多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我们作为人,也要有最起码的良知,那种情况下一个女孩子遭受到如此非人的折磨,没见到也就算了,可你就在现场,你——应该出手的!”罗云意不想涂凌真的连做人的基本良知也没有了。

    “良知?姐姐,我没有那种东西,我也不需要,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谁伤害过我,我就会加倍伤害回去,让他们生不如死,姐姐,这就是我,我希望你能喜欢这样的我。”现在罗云意是自己在这世上唯一在乎的人,涂凌不希望她讨厌自己,但自己也不想变成她口中有良知的好人,好人都不长命,好人都没有好下场。

    “好了,这个问题咱们先别说了,你把那天晚上见到的情景再详细地和我说一遍!”罗云意揉了揉太阳穴,无论如何不能让涂凌以后只修炼天魔老人的那种邪魔功夫,这对他心性的影响太深了。

    涂凌无所谓地耸了一下肩膀,然后又对罗云意详细说了一遍那夜的情形,包括南氏和南湘之间争吵的内容,而罗云意用笔将这些全都记录了下来。

    “姐姐,需要我做证人吗?”涂凌见罗云意将写好的纸张折叠好放进自己的怀里。

    “需要的时候我会说的,这段时间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梁王府!”罗云意现在也算有了人证,只是一旦南培林知道涂凌在现场,那么连他也会恨上的,到时候怕是会对涂凌不利。

    次日一大早,罗云意来到了刑部,找到了沐阳,将昨夜那份记录交给了他,至于他询问是谁说的,罗云意以保护证人为由暂时没有告诉他,既然已经知道杀人凶手是谁,那么去找更多的证据证明就是了。

    只是,还没等她从刑部走到户部,宫里内侍就宣她进了宫,在皇帝那里,她看到了沐阳、林岩还有魏国公魏纵。

    “罗爱卿,这纸上说得都是真的?”孝和帝已经看过罗云意刚刚交给沐阳的那份案件记录。

    “是真是假还要刑部去查实!”罗云意答道。

    涂凌所说毕竟是一面之词,只有更多的证据才能证明就是南氏杀了南湘,虽然从这份记录上看,南氏当时也是因为南湘出言不逊,一时愤怒想要教训她,但那媚药很像是事先就准备好的,这就是有预谋的杀人了。

    “皇上有了这份证词和罗大人手里的证人,臣便可以传魏国公夫人问话了。”沐阳看了一眼魏纵对孝和帝说道。

    孝和帝也看了一眼此时面色难看的魏纵,又看了看罗云意三人,然后说道:“沐爱卿,这件事情恐怕要到此为止了。”

    “敢问皇上此话何意?难道就因为杀人凶手是魏国公夫人,皇上就准备放过吗?”沐阳义正言辞地看向孝和帝问道。

    “皇上,这件事情不如就让沐大人和罗大人都知晓吧!”魏纵突然出声说道,见孝和帝点点头,便看向沐阳和罗云意说道,“皇上不是让刑部放过南氏,而是因为我要把南氏做诱饵,钓出她身后的那条大鱼。”

    “魏国公,还请把话说得更明白一些!”沐阳皱了一下眉头,看来这件案子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

    “南氏是东南王安插进魏国公府的人,原先我只当她是在为东南王效力,可最近我查出这个女人身份很不简单,她根本不是大禹朝的人,而是羌吴国的人,当年故意被东南王看上又送进魏国公府的,她原先的主子应该是羌吴国的太皇太后巴雅。”魏纵看着沐阳和罗云意说道。

    听到巴雅的名字,罗云意心里一震,当时在密室里巴雅临死之前就说过她要毁了大禹朝,而她在大禹朝也的确安插了不少人,连魏太后身边最信任的黄公公都是她的人,那么南氏也是羌吴国的密探就不奇怪了,还有谁呢?

    “国公爷的意思,是让我把这件案子草草了结,放过真凶?”沐阳也知道孰轻孰重,如果南氏是羌吴国安插在大禹朝的探子,他可以不打草惊蛇。

    “恐怕还要委屈罗爱卿一下!”孝和帝也是刚刚得知南氏的真实身份,而魏太后回宫之后的确对他说过大禹朝还有很多羌吴国密探的事情,他这次一定要把这些人找出来铲除掉。

    “我?有我什么事情?”罗云意拿手指了指自己。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