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账册名单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账册名单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罗大人,你真是好手段!”再见到罗云意,南培林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

    “南三公子怎么好好地夸起人来了,那一百万两和六间铺子的房契本官拿着实在烫手,就交给了皇上,反正这天下是皇上的天下,这户部也是皇上的户部,户部里的粮食皇上比我这个户部尚书更有支配权,我最多就是个掌柜的,皇上才是东家,谈生意嘛自然是要找真正的东家来谈,我想皇上这个东家已经给了你最好的答复,一百万两、六间铺子换五十万斤的高产粮食,南三公子你可不吃亏!”罗云意笑嘻嘻地说道。

    “罗云意,这笔账我南培林记下了!”南培林低声恶狠狠地看着罗云意说道。

    罗云意无所谓地挑眉冲他一笑,她可不怕威胁。

    很快,刑部就传来消息,通缉要犯李四升已经被抓住了,只不过在抓捕过程中,犯人身受重伤,现在还昏迷不醒,不过据内部可靠消息,李四升临昏迷之前说到了“兵器”两个字。

    当然,这个内部消息知道的人也不多,但很快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兵器?”已经被皇帝软禁起来的二皇子叶潇看着面前一身内侍装扮的小宫女问道。

    “是的,娘娘说,这消息是卫太妃让人送进宫里来的,绝对错不了,这个李四升留不得!”小宫女始终低着头,说出口的话冷冰冰的。

    “本殿下自然知道李四升不能留,可父皇软禁了我,我哪里都去不了!”叶潇恼恨地一拍椅子怒道。

    “娘娘说,现在已经到了非常时刻,殿下手中那支暗卫可以动用了,只要殿下将令牌交出,娘娘自有办法让李四升不再说话。”小宫女低声说道。

    叶潇听完小宫女的话有些迟疑,这支暗卫是他母亲秘密为他训练出来的,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能动用的,这可是他最后一点儿力量。

    “我要亲自见母妃一面!”虽然眼前的小宫女是自己母妃最信任的人,但叶潇还是有些不放心。

    “殿下,娘娘现在已经被降为美人,所居之地和冷宫无二,而且四周还有皇上派来的人看守,娘娘根本没机会出宫见殿下,而殿下现在也走不出这里,一旦李四升醒了,他很可能会告诉皇上一切,到时候殿下才是真的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小宫女说话还是冷冷的,但却成为了叶潇必须做出决定的最后一根稻草,思来想去他还是拿出令牌交给了小宫女。

    小宫女从二皇子府低着头走出来,但她并没有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而是冷蔑地瞅了一眼皇子府,转身去了另一个方向。

    秋风扫落叶,转眼时间已经到了农历八月初一,南湘郡主之死的案子也渐渐“明朗”,只等罪犯李四升清醒之后认罪,一切都会尘埃落定。

    而这一日京城也发生了一件大事,魏国公世子魏以林出门狩猎遭袭,性命垂危,神医都断他活不过两日,魏国公悲痛之余准备冲喜救子,当日就要迎娶佳女华青冉入魏国公府。

    消息传到罗云意耳中的时候,她正在皇家田庄和几位司农官查看玉米的生长情况,再过几日,这些玉米便可以收获了。

    “你们种的不错,看来一亩地的产量至少也要有二千斤!”罗云意笑着对身后的秦观和周大人说道。

    “两千斤?!”秦观和周大人相视一笑,皇家田庄里的这近百亩的玉米,可都是他们两个负责栽种、看护的,而如今的高产量就是对他们最大的肯定,“大人,虽然时间才过去大半年,但是国库粮食已经变得充盈起来,秋收一过,百姓们就能过个温饱的冬天了。”

    “咱们再去看看棉花吧!”罗云意今年在京城可种了近千亩的棉花,现在已经有花苞盛开,一朵朵白似雪很是吸引人。

    “大人,魏国公府有人送来了请帖,请您明日去参加魏世子与佳女青冉的婚礼。”罗云意在棉花田里刚摘下一朵棉花查看情况,就有下人送来了一张请帖。

    “知道了!”罗云意接过了请帖,心中想的却是魏以林病得真是如此严重吗?

    成亲之期虽然决定的仓促,但毕竟是大户人家,只用了半天,迎娶世子妃所需的一切魏国公府就已经全部准备好。

    华青冉将会从宫中的育德苑出嫁,她成亲所需的东西,宫里也早就有人准备好了。

    罗云意这位清平公主算是名正言顺的媒人,自然是魏国公府的座上客。

    因为魏以林重病昏迷,所以婚礼过程简单而又快速,宾客们也没有笑闹,在有些压抑的氛围中吃了一顿喜宴就各自回家了。

    不过,从魏国公府出来,罗云意却被长风接到了梁王府,她到王府见到梁老王爷时,却发现高大宽脊背挺直地跪在梁老王爷面前,涂凌有些幸灾乐祸地在一旁笑着。

    “老祖宗,发生什么事情了?高侍卫这是怎么了?”罗云意有些不解地看了一圈厅内的三人问道。

    “我叫长风把你接来,是想让你帮忙再做一回媒人!”梁老王爷此刻面无表情,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给谁?”罗云意总觉得梁老王爷这话里透着些许无奈。

    “还能给谁,自然是给高侍卫了,他毁了人家的清白,自然是要娶回家的。”涂凌笑着说道。

    罗云意见高侍卫只是跪在那里并没有反驳涂凌的话,而且看向涂凌的眼中还有一闪而逝的杀意,就觉得事情或许没那么简单,而涂凌毫不在乎高大宽的眼神威胁,反而笑得更加得意。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罗云意不相信高大宽会做出毁人家清白的事情。

    “王爷,公主,我没什么好辩解的,还请公主做媒,只要魏三小姐不嫌弃我是个侍卫出身,我这就去魏国公府提亲。”高大宽耿直地说道。

    “魏三小姐?”罗云意记得这位魏三小姐是自己三伯曾经未过门的妻子,也是自己五嫂的亲姨母,如今已经三十多岁了还未出嫁,高大宽怎么和她扯上了关系?

    很快,罗云意就知道了前因后果,原来是魏以林重病,魏三小姐作为姑母便去寺庙上香祈福,而这天涂凌也从梁王府偷跑出来,高大宽为了防止他惹事,一直跟着他,为了甩开高大宽,涂凌故意发狠惊了一辆马车,而高大宽出手救了马车里的人,却也因此和跌出马车的魏三小姐有了肌肤之亲,跟着的丫鬟、婆子、马夫还有附近正在耕作的农人都看到了。

    “高侍卫,你应该感谢我,那可是魏国公府的小姐,你这次捡到宝了。”想到终于有机会摆脱掉高大宽,涂凌就心情很好。

    高大宽只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涂凌,他一定会好好教训这臭小子的,要不是因为他故意使坏,自己也不会令魏三小姐名声受损。

    “意丫头,你很快就是梁王府的女主子,大宽和魏三小姐的婚事,你来出面吧,聘礼的事情交给莫娘来筹备,大宽,你年纪也不小了,早该成家了。”梁老王爷这话算是将这桩婚事定了下来。

    罗云意点点头,其实魏三小姐的婚事也一直是自己奶奶陈老夫人的一块心病,虽然她无缘成为自己的三伯娘,但嫁给高大宽进入梁王府也是她们之间的缘分。

    次日早朝过后,处理完户部的事情,罗云意才来到了魏国公府,不过魏纵不在府中,负责接待她的是魏国公夫人南氏。

    “让公主久等了!”南氏浅笑盈盈地走进了罗云意所在的正厅内,这样一个蛇蝎美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想起南湘的遭遇,罗云意都觉得心里一寒。

    “不碍事!”罗云意笑了一下,刚进来的时候就有人告诉她,南氏正在另一个地方见客,让她在厅里稍等片刻。

    “让开!”南氏还没有坐下就听到厅外传来女人的呵斥之声,然后罗云意就看到一位气质出众的女子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看向南氏的目光像是能吃人,“许家的婚事我是不会答应的!”

    “三妹,今日有贵客在,你不要胡闹了,现在你的名声如此,有人愿意以正室之位娶你已经算不错了,你不要要求太高!”南氏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我就是一辈子不嫁,也绝对不会嫁给许高那个浑人!”魏三小姐对于婚姻大事早就已经心灰意冷,现在她奢求不多,只希望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过日子,但就这一点小小的要求南氏都不答应。

    “怎么?夫人已经给魏三小姐订了亲吗?”罗云意略一吃惊地看向南氏问道。

    “还没有,这——”南氏笑着说道,正打算接着往下说一句,却被罗云意挥手打断了。

    “没有就好,其实本公主这次来正是为了魏三小姐的婚事,老祖宗身边的高侍卫托我来国公府求亲,要是魏国公和魏三小姐没什么意见,过两日梁王府便会来下聘,老祖宗说了,之前有关魏三小姐的一切不好传言,他老人家都是不信的,而且定不会让魏三小姐嫁到梁王府受欺负的。”罗云意淡淡说道。

    她这话一出口,南氏和魏三小姐都愣住了,但很快南氏脸上就笑开了花,很是热情地把魏三小姐拉到椅子上坐下来,比起与早已经没落的许家结亲,梁王府自然是更好的选择。

    高大宽与魏三小姐的婚事很快便被敲定下来,而另一方面有关东南的奏报和消息突然就多了起来。

    这天,罗云意进入空间取秋播的种子,顺便问问唐老头账册的进展,没想到唐老头还真的找出了账册的秘密。

    “这是账册上的名单,你拿去吧!”在空间里见到罗云意之后,唐老头将一张纸递给她,上面写满了名字和这些名字上的人所在的地方。

    “爷爷,你怎么看出账册的秘密的?”罗云意最初就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毕竟唐老头见识比她广,没想到还真的找出这份名单了。

    “你之前说过,这是有关羌吴国奸细的名单,而且和巴雅有关,事实上,这种记录名单的账册方式,是很多年前我教给巴雅的,当时不过是哄她玩的,没想到她竟然用到了这方面。”唐老头感叹地说道。

    “巴雅都死那么长时间了,她留下的问题还真不少。”罗云意看了看这份名单,上面这些人有很多她都不熟悉,想来皇帝应该很快能查出来吧。

    “巴雅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好姑娘,都是我害了她。”唐老头有些自责地说道。

    “爷爷,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就不要耿耿于怀了,我会把这份名单交给皇帝的!”罗云意拿着名单出了空间。

    深夜,孝和帝的案头放着一张写满人名的纸张,他久久坐在龙椅之上不发一言,栗公公已经给他连换了三杯茶,但每一杯都放凉。

    终于,孝和帝缓缓吐出一句话道:“朕做皇帝,是不是太失败了?竟然一直把这些人当成我大禹朝的栋梁之才,可他们却是敌国的奸细,大禹朝差点儿就毁在朕的手里!”

    “皇上,一切都不晚!”栗公公不敢多说,有些话点到即止便可。

    “不错,还不晚,朕要把京城这片天拨云见日,绝对不能任由他们继续残害我大禹朝的基业,将沐阳、林岩、魏纵、罗良承、罗震父子、旻王、汝南郡王都给朕秘密宣进宫来。”

    “奴才遵旨!”栗公公躬身答道。

    仲秋八月,桂花飘香,正是成熟收获的好时节,尤其是今年风调雨顺,又有户部司农司提供的高产种子,百姓们更是喜不拢嘴,一车车的粮食往家里拉。

    只是京城之内的天却有些变了,表面平静无波却让人感到沉闷的压抑,百官人人自危,世家大户草木皆兵,好多人不明不白地就被刑部的人给抓走了,这些人中有威震一方的武将,有声名在外的文臣,有皇宫内院里的妃子、嬷嬷,有后宅里的当家主母,也有不显眼的婆子、马夫。

    奇怪的是,这些人被抓走之后,却没有一人站出来质疑刑部的所作所为,似乎对这些人被刑部抓走,其他人都选择做了个睁眼瞎。

    “皇上这是打算要做什么?”南培林已经接到消息,东南那边出了事情,他必须要尽快赶回来,可是皇帝却给他下了密令,让他近段时间不许离京,现在皇帝又四处派人抓人,实在透着诡异。

    “三公子,好像是账册名单被皇帝看到了!”南培林的一名属下急急从外边进来,然后附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怎么可能!”南培林不太相信。

    他也知道账册名单的事情,不过他爹说过,在林家出事的时候,那份账册名单就已经被烧没了,怎么可能还有?除非是林老狐狸骗了所有人,账册名单根本还在他的手里,而他现在选择交给了皇帝,对了,一定是罗云意那个臭丫头。

    “公子,咱们必须赶紧离京,皇上已经对东南王府开始下手了,三皇子、越王已经和梁王见面,王爷说要是您离京之前东南王府已经出事,让你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命离京,绝对不要再回东南!”那名属下说道。

    “甩开皇帝监视的人,咱们现在就走!”三皇子叶祁、越王北柳和梁王叶染修,他们竟然联手对付东南王府,自己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三公子,不好了,外边来了一队人马,说是刑部尚书沐阳,要找您谈谈郡主的案子!”一名属下进来禀告道。

    “哼,案子?我看这沐阳是另有所图吧!”南培林已经预感到危险的到来,他敢肯定沐阳绝对不是为了南湘的案子而来,应该是来阻止他离京的。

    “公子,咱们现在怎么办?”两名属下问道。

    “闯!”现在看来,他就更要尽快离开京城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