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南家被灭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南家被灭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凉夜沉沉,透着肃杀与寂寥,四周诡异的透着安静。

    沐阳带着一队人马等候在外,事实上,淹没在夜色的中不知还有多少人,今夜,注定是不平静的。

    “大人,有人从后窗逃走了!”突然,一身官差的男子低声附耳对沐阳说道。

    “一个都不能放走!”沐阳脸色一冷。

    “是!”男子正待转身,突然眼前这座南三公子南培林所在的院子着起火来,紧接着有人大声叫嚷起来。

    “着火了,着火了,快救火呀!”原本静谧的空气变得鼓噪热烈起来,连人也都变得慌乱起来。

    “找到南三公子,别让大火烧了他!”沐阳今夜的任务就是找到南培林,让他回不了东南。

    突然,从火里也窜出几个人来,沐阳带人冲上去,还不待出声说话,对方就亮起了兵器,而沐阳也毫不迟疑拔出了刀,就这样双方激烈地缠斗在一起。

    很明显,准备更充分的沐阳一方更有优势,不一会儿火被扑灭,院子里的所有人也都被集合在一处,但在这些人中并没有看到南培林的影子。

    很快,就有一骑快马来到院子,紧接着有人急跑到沐阳面前禀告,南培林已经逃出城了。

    “追!”沐阳转身急走,这院子肯定有通往城外的地道,不然他埋伏在四周的高手不可能没发现南培林的身影。

    次日清晨,阳光明媚,秋高气爽的好日子,并无人注意京城里是不是少了一位贵公子,但还是有很多人觉察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秋收之际,罗云意这位户部尚书忙得脚不沾地,百姓们大丰收,国库今年也是不缺粮了。

    “大人,有十几个州的司农官已经在户部衙门等您很久了!”罗云意刚从外边回来,王大人就笑呵呵地来见她。

    “不是和你们说了,今年秋播的高产粮食已经分派下去了,各州都有定量。”罗云意知道这些司农官都等着和她说什么。

    自从户部与京城的百姓签订耕种合约文书之后,其他各州的官员和百姓就看到了好处,这不各州州府都派了官员来京见罗云意,又知道罗云意对司农官特别的偏爱,所以各州除了派遣户部的官员还各派了一名司农官随行。

    为了让高产粮食在大禹朝各地都有种植,所以粮食收上来之后,罗云意就带着户部官员进行高产粮食的分配,但僧多粥少,各州能分到的高产粮食种子并不是很多,这些各州官员等在京城户部,就是希望罗云意这位户部尚书能给他们都多分一些种子。

    “大人,这些人都看到了咱们户部高产粮食的收成,他们各个都急红了眼,都说各州百姓过得孤苦,今冬还不知能不能熬过去,让大人可怜可怜百姓,多给一斤的高产粮食,也能让百姓有饭吃。”王大人现在又喜又忧,喜的是大家都开始重视司农官,忧的是司农司能支配的高产种子有限,不能让每一户百姓都种上高产的粮食。

    “你让他们再等两天,我看我田庄里的高产粮食收成如何。”考虑到百姓们实际生活过得并不好,再想想自己空间里还有那么多高产的冬小麦可以做种子,罗云意决定进宫找皇帝商议一下粮食种子的事情,毕竟她也不能白送给朝廷不是。

    “罗爱卿出个价吧,你田庄里有多少粮食种子,朕都买下来!”奇怪的是,进宫之后罗云意找孝和帝说粮食种子的事情,他竟然十分好爽地答应了,而且愿意出价买粮。

    罗云意可记得清楚自己被孝和帝坑过几回,他今天竟然不考虑一下就答应自己,反倒让她的心里打起了鼓,这不符合常理呀!

    “怎么?罗爱卿不会不愿意了吧?”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罗云意那双咕噜噜乱转的眼睛,孝和帝心里也不安起来,坐地起价一直都是罗云意比较拿走的,她该不会又想什么点子让自己出高价买粮吧。

    “罗爱卿,先说好了,一斤高产冬小麦朕最多给你一两银子,多了不行,你要是不愿意,朕给你的两个封地百姓再从国库各拨二百万两的冬季救灾银,你也知道,朕作为一国之君,需要粮食和银子的地方也比较多,你就多体谅一下吧!”孝和帝这次先说出了自己的“价码”。

    不过他这些话倒是听得罗云意一愣,真没想到这次孝和帝大方了一回,她原本还想为百姓考虑,愿意低价把粮食卖给皇帝呢,没想到皇帝竟然愿意一两银子买一斤粮食,这次冬季各州需要的高产冬小麦种子可不小,她是打算拿一千万斤出来的。

    “皇上,臣手里倒是有冬小麦的高产种子,不过,臣可不赊账,您是要付现银的。”罗云意笑嘻嘻地抬眼看了一下孝和帝。

    “你是怕朕赖账!”孝和帝不满地瞪了一眼罗云意,又立即笑着说道,“只要有高产粮食种子,银子不是问题!”

    “皇上,您就不问问我有多少粮食?”这么豪爽,肯定有问题。

    “多少?不管多少,朕都要!”孝和帝似是满不在乎地说道。

    “臣现在能拿出一千万斤的高产冬小麦种子,换成银子可是一千万两,皇上,您都要?”罗云意试探性地问道。

    一听到罗云意说一千万斤的高产种子,孝和帝眼睛立即一亮,更加坚定地说道:“朕都要,再有一千万斤,朕也要!”

    “皇上,您手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银子了?不会是找到金山银山了吧?”本来穷得叮当响的皇帝怎么转瞬间就成土豪了呢?

    “哈哈哈,不错,朕的确是找到了金山银山,罗爱卿就放心吧,粮食一到户部,朕就把银子给你。”孝和帝说道。

    “皇上,您就不怕吗?我可是罗家人,我几个哥哥都在军中效力,我爷爷在军中依旧能一呼百应,我现在还是有权有势又有巨额财富的公主,您就不担心?”罗云意心里还是有点儿不踏实。

    没想到,孝和帝听她这样说,反而笑得更加畅快,说道:“朕是叶家人,是大禹朝的皇帝,朕手底下文臣武将多得是,朕比你更有权有势有财富,朕担心什么,再说,你即将是梁王妃,你家里可有两个败家王爷!”

    罗云意听孝和帝和她开玩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大禹朝律法有规定,女子的嫁妆都是她自己的,夫家是不可以动的,孝和帝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不过只要他这个皇帝信任她、信任罗家,她就愿意为大禹朝贡献心力,但如果有一天他像先帝一样容不下罗家和自己,那么自己也不会不找后路的。

    不过,罗云意还是不太清楚,孝和帝怎么一下子就变得如此大方慷慨了呢?!

    这个答案在她去梁王府的时候,梁老王爷给了她答案。

    梁老王爷带着笑意对她说道:“我刚刚接到修哥儿的来信,祁哥儿已经开始动南信敖了,相信东南那边很快就有消息传来了。”

    “老祖宗,不是说南家在东南一带势力盘根错节,稍有不慎,很快便有战火燃起的。”罗云意觉得叶祁动手是不是太快了点儿。

    “祁哥儿和他的父皇不一样,这孩子出手果断,绝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他决定出手,那么就一定不会让南信敖有机会造反。再说,修哥儿在东南已经和他汇合,还有越王北柳,他们三个联手要是再不能把南家给掌控在手上,那就太令人太失望了!”梁老王爷笑着说道。

    “叶染修已经到浮州了?那王妃可有消息?”罗云意接到的信还是叶染修前几天让人送来的,和叶茗辰接到的差不多,当时他还没说去浮州。

    “修哥儿信上并没有说,但他从汇州去了浮州,想来汇州那边也已经有了结果。”梁老王爷想了一下说道。

    “嗯,可能是他怕走漏了消息吧!”如果一切像梁老王爷说的这样,那么此时此刻的东南怕是气氛极为紧张吧。

    罗云意不知道叶染修、叶祁和北柳三人在东南具体经历了什么,她只知道在接下来半个月的时间内,孝和帝一直接到从东南快马送来的消息。

    八月末的时候,罗云意也收到了叶染修寄来的快信,信上他说南家已经被灭,东南各州成了三皇子叶祁和越王北柳的掌中物。

    又过了两日,罗云意对于东南之事知道的更加清晰,事实上不止她很多人也都知道东南王南信敖被三皇子叶祁查出造反证据亲手斩杀,南信敖在出事之前将自己儿女妻妾召集在一起,然后每人赐给了他们一杯毒酒,南家除了被沐阳追缉到冰尧城消失不见的南培林全都死了。

    另外,罗云意还听说南平郡主在后宅之中也成了梅侧妃和北雀的手下败将,最后当着越王北柳的面自刎而亡,至此在东南一带显赫几十年的东南王府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彻底消失了。

    “没想到三皇子出手又狠又辣,东南真是变天了!”这天,叶茗辰、谢霄和叶昱在和风楼相聚,他们把罗云意也叫了来,目的自然是听说罗云意在尚书府弄了一个小酒坊,里面飘出来的酒香十里外都能闻到,但却不见罗云意往外拿。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从东南之事便可看出,其他的皇子都不如三皇子,皇上看中他做储君还真是有眼光!”罗云意轻轻一笑,还有一句话她没有说,那就是“最是无情帝王家”,庄氏死的时候,三皇子叶祁根本就没有回来,这样的男人能成大事却也够心狠够薄情。

    “云意妹妹还在怪三皇嫂过世的时候,三哥他没回来?”叶昱听出了罗云意话里对叶祁的怨怼。

    “他回不回来是他的家事,只要他不后悔,别人怎么想又有什么重要!”罗云意看着叶昱微微一笑。

    叶昱也回之一笑,没再多说,女人总是不能理解男人在做的大事,有时候为了成大事就必须要做出牺牲,事情总有轻重缓急,对于三皇子叶祁来说,当时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回京落入圈套,而是前往东南给东南王南信敖一个措手不及。

    “东南的事情一结束,修哥儿估计也该回来了,不知道汇州那边的事情办得怎么样?”叶茗辰看向罗云意,想着她是叶染修最挂心的人,知道的消息应该比他们多一些才是。

    “别看我,我知道的和你一样多!”罗云意撇了一下嘴,又看向三人问道,“你们今天叫我来不会只为了南家被灭的事情吧,还有什么事情?”

    三人一听罗云意这样问,立即互相笑了一下,叶昱最先说道:“云意妹妹,听说你在尚书府建了一个小酒坊?”

    “不错!”她府里的小酒坊已经开始酿酒了,只不过酒都让她放进金玉空间里先储藏起来了,等到再拿出来的时候,酒会比现在好喝不知道多少倍,那可是用空间灵气滋润出来的上等极品好酒。

    “云意妹妹,能不能先让我们尝一尝?”叶茗辰自从喝过罗云意酿出来的酒,其他的酒都入不了他的嘴了,就连他祖父逍遥王爷和他爹汝南郡王都等着他帮忙弄到罗云意手里的好酒呢。

    “这酒还不到喝的时候!”原来是为了酒,罗云意还当是其他重要的事情,“对了,东南王府出事,魏国公夫人南氏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一个不相关的外人,你问她干什么,咱们还是说酒的事情吧,你都不知道,现在你府外每天都有好多人坐在那里闻酒香,要不是你尚书府的大门天天紧闭着,早有人冲进去找酒喝了!”叶昱也去闻过酒香,他也想登门讨要,但罗云意常常不在尚书府,府里又有高手暗卫守着,里面还有苍氏一门弄得机关暗道,现在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是吗?我还真不清楚,最近太忙了!”罗云意忙完户部的事情,接下来就要忙秋播,再然后就要为她和叶染修的婚礼忙了。

    “你就是太忙了,该好好歇歇,东南王府被灭,咱们是不是应该庆贺一番,不如就在你尚书府摆桌酒席,那么自家人在一起乐乐!”叶茗辰笑呵呵地说道。

    “对呀,对呀!”叶昱和谢霄也点头应道。

    “行吧,等过两天我不忙了,就在府里宴客,把外公和玉山先生他们都请过来,最近为了学院招收学子的事情,他们也都挺累的!”罗云意也没有拒绝这个提议,虽然明知道叶昱三人是为了她新酿的酒才让宴客的。

    “好好好,我们就等着你的请帖了!”叶茗辰咽了一下口水,终于要有好酒喝了。

    罗云意在和风楼与叶茗辰、叶昱和谢霄三人分开之后,就一个人去了听书茶楼,最近唐老头在空间里誊写了一部繁体话本,正是讲包青天故事的,她今天顺道拿来给老池头。

    老池头接过话本之后就喜不自胜地离开了,罗云意就坐在雅间里喝茶,谷雨去旁边的滋味楼给她去拿几包小点心。

    等到回来的时候,谷雨把点心放在桌子上便说道:“姑娘,刚才在外边,奴婢听到几个人说到了东南王府和魏国公府的事情。”

    “哦?他们都说什么了?”南家被灭的事情现在已经传遍天下,京城这几天大街小巷也都是议论纷纷,罗云意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不过谷雨还提到魏国公府,想来是和南氏有关吧。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