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一场劫杀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一场劫杀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在一个桃花烂漫的时节,晚霞灿烂妖娆,一位倾城动人的少女陪同母亲到山寺祈福上香,却误闯山寺桃林迷了路。

    突然,少女正迷茫驻足,头顶却有纷纷桃花落下,然后听到一个爽朗的声音询问:“你是哪家姑娘?”

    少女抬头寻声而望,一双清水美目落进树上少年郎的眼中再也取不出来,少年一跃而下,俊逸的风姿引得少女也是羞红了脸颊。

    “我叫阿宁,你叫什么名字?”少年主动说道。

    少女羞怯抿唇,悄悄看了少年一眼,突然转身便跑开了,留给少年一个永远无法抹去的倩影。

    遥想当年初相见,安王叶世宁看着此刻躺在床上已经不复往日容颜的心爱之人,依旧是心动不已。

    无论她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在他心目中,她都是这个世上最美最令他难以忘怀的那个美丽少女,岁月带走的不过是一张皮囊,但心中保留的却是最深的爱。

    只是现在他却不配爱她了,他曾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依赖的男人,却也成为了伤她最深的那个人,而且他已经背弃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即便他不爱他王府里的那些女人,但终究是做了负心汉。

    活着就好,她只要活着就好,以后的日子里即便没有他在身边,有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陪着她,想来她会过得顺心满足一些,而自己现在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还她一个公道。

    静静地站立在床前许久许久,安王叶世宁对着床上的人露出一个深情至极的笑容,然后弯腰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个轻吻,小声说道:“琪儿,来生再偿今世债,祈愿下一世你我还能再相逢,那时只希望你我都生在寻常百姓家,做一对世上最普通的夫妻!”

    “王爷,安王已经离开了!”高大宽在安王离开梁王府之后对梁老王爷说道。

    梁老王爷听后只是长叹一声,什么话都没有说,事情走到这一步,也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而叶染修从外边回来之后,得知安王已经见过自己的母亲王雨琪,他也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卫家和安王欠他们母子的终究是要还的。

    “你说什么?安王去了梁王府?”安王府内,卫太妃和现在的安王妃卫氏坐在厅中看向回话的内侍。

    “回太妃、王妃的话,王爷的确是去了梁王府,之后又去了和风楼找旻王爷喝酒,奴才探听到王爷对旻王爷说他最爱的女人回来了,要还她清白公道,要把欠她的都补回来。”内侍对两人说道。

    卫太妃和卫氏一听脸上都露出了复杂难懂的表情,她们让内侍退了下去,厅中就剩下姑侄两个了。

    “姑母,看来我爹探听到的消息没错,王雨琪真的没死,她还回到了京城,青杏也还活着,当年的事情若是公之于众,卫家就彻底完了!”卫氏早就对安王不存任何期望,但如今的卫家也早已经风光不再,她不能再把安王府拱手相让,这是她多么辛苦才得到的一切,绝对不能让王雨琪母子夺走。

    “你急什么!”卫太妃怒瞪了一眼卫氏,“当年若不是你们沉不住气,非要在野狼山动手,事情也不会变成如今这样。哀家是宁哥儿的亲娘,他就算知道野狼山的事情和卫家有关,也不会真的对哀家怎么样的!”

    “可王爷要为那个女人讨回公道,姑母,绝对不可以让她回到安王府!”卫氏脸上露出了阴狠的表情。

    “哼,不过是一个不中用的青杏,就算她和王雨琪都活着又能如何,死人如何翻案!”卫太妃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一旦野狼山的事情被揭发出来,魏太后和王家都绝对不会放过她和卫家的,恐怕连安王府也保不住了,所以青杏和王雨琪绝对不能活。

    两日后,梁王府走出一辆马车前往千觉寺,卫太妃已经打听清楚,罗云意要带着王雨琪和青杏去千觉寺祈福还愿,之后一行人会秘密进宫见魏太后,随行的只有罗云意的两个贴身丫鬟和一个马车夫,暗中有四名暗卫守着。

    马车行到野狼山的时候,车轱辘突然陷进了坑里,罗云意一行人只好暂时停了下来,而此刻野狼山寂静无声,并无其他行人经过。

    突然,肃杀之气从四周聚集而来,紧接着有一群黑衣人将马车团团围住,他们手中的利刃闪着嗜人的寒光。

    “杀,一个不留!”黑衣人头目说出口的话仿佛来自地狱的底层,透着阴森凉气。

    就在此时,负责守卫马车的四名暗卫也现身亮出了兵器,而其中一名暗卫脸上戴着面具,眼中是决绝的厉光。

    “杀!”戴着面具的暗卫同样下了必杀令。

    于是,一场惨烈的厮杀正如二十多年前一样在野狼山再次上演,而这一次双方出手都更为狠绝。

    很快,二十多名黑衣人被杀得就剩下五六个人,而四名暗卫也只剩下了满身伤痕的戴着面具的暗卫和另一名奄奄一息的暗卫,而这两个人始终都护在马车周围,让黑衣人无法近身。

    “杀了他们!”黑衣人头目一开始就知道今天会遇到高手,只是没想到高手不是罗云意身边的丫鬟,而是这四名暗卫。

    此刻,在野狼山一处隐蔽的山头站着一对男女,他们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厮杀的全部场景,而眼看暗卫一方要撑不住了。

    “叶染修,我们真的不出手相助吗?”罗云意到底是有些不忍地看了一眼厮杀场中戴着面具的那个人,今日这一切都是安王的计划。

    当年他没有在王雨琪的身边保护她,让她在野狼山遭遇了那样的惨事,这一次他要亲自出手除掉卫家这些死卫。

    只是这些年他常年泡在酒坛里,又不练武功,身体自然不能和年轻的时候相比,要不是一股心力撑到现在,他怕是早就死在了那群黑衣人的刀剑之下。

    罗云意在得知安王这个计划的时候,就已经猜想出他今日是带着必死之心来的,当年的事情是从野狼山开始的,他也想在野狼山结束吧,只是这样的死亡如今还有意义吗?

    “他想死又何必拦着!”叶染修眼睛静静地看向前方,他的亲生父亲安王又被连刺了两剑,而罗云意发现他的手已经紧紧握了起来。

    不管他对安王有多恨多怨,安王都是他的亲生父亲,是他曾经渴望被疼爱的那个人,现在他内心在经受怎样的煎熬能眼看自己的父亲死在自己面前呢!

    叶染修从来不是无情之人,罗云意心里很清楚,他一定会出手救安王的,果然,就在罗云意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袖,眼看最致命一剑要刺进安王的胸口,叶染修一个纵身飞了出去,一脚将对方踢得筋骨断裂而亡。

    剩下的几名黑衣人在面对叶染修的时候简直不堪一击,而叶染修之前就和卫家训练出来的死卫打过交道,只把他们打成了无法自杀的重伤,然后让非影把这些人都带走了。

    “谢谢你今天如了我的心愿!”几乎成了血人的安王躺在地上对着走近的叶染修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你以为死了便能解脱,便能弥补一切了吗?那你这死也太容易了!”叶染修话语中有着嘲讽,但也能听出那一丝丝潜藏的关心与痛苦。

    “对不起!”安王虚弱地对着叶染修说道。

    他知道自己不是个好丈夫,不是个好父亲,甚至也不是个好儿子,这些年他醉生梦死、行尸走肉地活着,早就和死了差不多,而现在他又有了活着的感觉,却也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死亡的尽头。

    “叶染修,我这有颗续命丹,快给王爷服下吧!”罗云意也来到了安王的面前,这一刻她觉得安王真得很可怜。

    “不用了——”安王摆了一下手,目光温和慈爱地看着叶染修说道,“把我送回安王府吧!”

    叶染修也只是迟疑了一下,紧抿的双唇像寒冰一样,罗云意很担心他会拒绝,更不希望他以后的日子里会后悔,今日如果他们早点儿出手,或许安王是不会有事的。

    “意儿,把续命丹给我!”叶染修突然抬头看向罗云意,罗云意把续命丹给了他,而他态度强硬地掰开安王的嘴,将那颗续命丹塞进了他的喉咙里,然后看着安王说道,“既然你觉得活着比死了痛苦,那就好好活着,因为我想看到你痛苦的样子!”

    叶染修的话说得很无情很狠,但安王听后脸上却露出了笑容,有叶染修这句话,对于他来说便已经够了。

    最后,叶染修还是亲自将浑身是血的安王送进了安王府,而卫太妃和卫氏看到安王的样子全都吓坏了,尤其是卫太妃,整个人都有些傻愣住了。

    “宁哥儿,宁哥儿,你怎么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卫太妃跌坐在地上抱起了安王的身子,血染红了她华丽的衣裳,正如很多年前她看到儿子发疯昏死过去时的情景,心空的恐惧感令她再一次手足无措起来。

    “母妃,您就这么容不下琪儿吗?儿子——儿子是真的很爱她,想要和她一生一世相守在一起,我们说过会好好孝顺母妃的,让您在安王府过无忧无虑的快乐日子,可是母妃您不快乐,儿子也不快乐,您要杀了琪儿,儿子这条命就先给您吧!”或许是因为有了那颗续命丹,安王现在有些气力对卫太妃说话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卫太妃看向站在一旁的叶染修和罗云意怒吼道。

    “太妃,今日野狼山发生了一场劫杀,王爷为了护住马车,被黑衣人刺成重伤。”叶染修不想说话,罗云意只好出声解释道。

    一听到“野狼山”和“黑衣人”,卫太妃瞬间被抽去了所有的精气神,整个人都变得灰败起来,再看看安王现在的情况,她更是什么都明白了。

    “宁哥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卫太妃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母妃,您知道吗,您想要的一直都不是儿子想要的,儿子累了,真的累了!”安王突然猛吐出两口鲜血,然后一颗血丹从他嘴里咳了出来,那粒续命丹他根本就没有咽下去。

    “宁哥儿,宁哥儿——”这一刻卫太妃才真正感到了恐慌,她觉得自己就要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了。

    “母妃,放过——琪儿,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吧!”安王断断续续地说完这句话,眼神开始变得涣散,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宁哥儿——”卫太妃紧紧搂住安王的上半身,大声地呼喊着。

    叶染修自始至终也没有任何的表情,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此时抱着安王痛哭的卫太妃,对她没有任何同情和怜悯,转身,离开,叶染修决定此生再也不会踏进这里一步。

    罗云意安静地跟在他身边,轻轻拉住了他的手,他的亲娘找回来了,可他又失去了亲爹,命运对他似乎总多了一丝残忍。

    从安王府出来之后,叶染修就让人先把罗云意送回去了,他要接着去处理卫家人了。

    而罗云意还没有回到尚书府,就听到卫太妃带着安王前往皇家寺庙的消息,她要去找任一大师出手再救一次安王。

    当天晚上,卫氏一门因暗害皇亲全都被抓进了天牢,刑部重审当年野狼山之案,还有其他和卫家有关的无头公案,然后奏请皇帝依照律法一一治了重罪,而安王妃卫氏在安王府自杀而亡,亲近的丫鬟、婆子也都让她一杯毒酒赐死了。

    卫太妃是疯疯癫癫从皇家寺庙跑出来的,虽然她做了很多错事,但始终是先帝的女人,魏太后也赐了她一杯酒,但却被卫太妃一巴掌给打翻在地。

    “先帝都没让哀家死,她凭什么!”安王府内,卫太妃双眼癫狂地怒斥眼前的栗公公。

    “太妃,到了现在您还要执迷不悟吗!这是太后她老人家对您最大的仁慈了!”栗公公摇头失望地看了一眼卫太妃,依照卫家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诛其九族也是应当的,但到底魏太后和孝和帝念在安王的面子上没有这么做。

    “对我仁慈?哈哈哈哈哈,她抢了哀家的一切,毁了哀家的一切,仁慈!要不是因为她,哀家才是太后,哀家的宁哥儿才是皇帝!”卫太妃心有不甘地说道。

    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儿子没了,娘家没了,属于她的身份荣耀也没了,她不要什么仁慈,不要,魏太后想让她死,不,她不死,绝对不能死!

    “太妃,太后娘娘让奴才对您说一句话,如果当年您没有协助巴雅劫走廉国公府的那位世子爷,她也不会进宫嫁给先帝,如果说错,最开始是您自己选择错了,如今这个结局,也都是您自己自作自受,怨不得旁人!”魏太后似乎早就料到卫太妃会说出指责她的话来,所以让栗公公对卫太妃讲这样一番话。

    卫太妃听完突然就不吭声了,原来当年的事情魏太后已经知道了,难道真是她错了吗?!

    “太妃,您的酒!”栗公公又倒了一杯酒,亲自端到了卫太妃的面前。

    卫太妃这次没有再动手打翻,而是看着那杯酒出了会儿神,然后苦苦一笑,眼泪落下,猛地端起酒杯饮下,随后酒杯“哐当”一声被扔在了地上,结束了,都结束了!

    栗公公带着人离开之后,原本就已经挂起白幡的安王府又传出了阵阵哭声,穿着孝衣的府内众人都像失魂无主之人一样游走,今日过后,世上再无安王府,这也是安王临去野狼山之前进宫找皇帝决定好的事情。

    罗云意从空间里搬出了十坛最好的万仙醉,然后放在了叶染修的面前,都说一醉解千愁,这一次她陪他不醉不归!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