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斗酒相聚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斗酒相聚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罗云意笑着让两个人附耳过来,然后低声告诉了他们埋酒的地方,**和元仲相视一笑,待会儿就亲自去永岭山中一趟。

    “你们上船吧,房州这边不用担心,事情我会尽快解决的!”有了叶染修连夜调来的二十万大军,**终于可以放开手脚惩治晁治和范由,但他也记得叶染修告诫过他的话,能不动刀剑就不动,再说还有元仲这个“军师”在,那两个祸害想翻身都难。

    “知道了,郑伯伯,你们也要小心一点儿,那我们就走了!”罗云意和叶染修也上了船。

    “臭小子,好好做你的马夫,要是让我知道你在京城又惹事,你就给意姐儿做一辈子马夫再也别回家了!”**冲着甲板上还在闹别扭的小儿子郑晨喊道。

    “哼,一辈子就一辈子!”郑晨不满地嘟囔了一句,哪怕他爹娘让他做罗云意的侍卫也好,非让他做什么马夫,到京城他还怎么抬脸出门,他姐姐可是当朝的淑妃娘娘,一个做马夫的弟弟,说出去都觉得丢人。

    躲在暗处的晁治和范由亲眼看着罗云意一行人乘船离开,两个人都大大松了一口气,而他们根本不知道,接下来等待他们的将会是灭顶之灾。

    船从房州城外的码头顺风顺水急速而行,一天左右就到了覃州。罗云意踏上覃州土地的时候,冬日清晨的阳光正洒在她身上。

    “意姐儿,咱们是先去君悦楼,还是先去三姐家?”一上岸,罗勇峰就拉着罗云意问道。

    这一次他们离京出行知道的人并不多,无论是到南疆还是在房州,罗云意他们逗留的时间都不算很长,罗勇峰也没让人通知在覃州的吴宝和罗思容,所以也就没人知道他们已经到了这里。

    “先去三姐家吧!”自己失踪多年回到京城的时候,罗思容刚巧回覃州,上一次从东南回京,也只是和吴宝匆匆见了一面,现在罗云意更想快点见到罗思容。

    “好,那咱们就先去吴家!”罗勇峰笑着说道,然后又看了一眼罗云意问道,“咱们就这样空手去?”

    “多年不见,怎么能空手去呢,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五哥不用担心!”罗云意昨天晚上就进去空间拿了不少好东西出来,听说吴家那位信佛的老夫人依旧在世,而且很疼罗思容这个孙媳,罗云意还为她特别准备了一份礼物呢。

    “你准备的礼物我自然是放心的!”吴家家大业大根本不缺银子,稀世珍宝想来也不少,自己送什么估计吴宝这个姐夫都不会觉得稀罕,但罗云意送的东西就不一样了,他也正好想开开眼。

    于是,一行人就乘马车来到了吴家,而原本呆在后宅的罗思容听说罗云意和罗勇峰他们就在大门外,慌忙就跑了出去,而早有吴家下人将客人领到了吴家待客的正厅,吴子贵正亲自招待着。

    很快,吴子贵的夫人就扶着府里的老夫人也来到了正厅,而随后跟进来的罗思容有些激动地看向坐在叶染修和罗勇峰中间的女子,她还没见过现在罗云意的模样,只听说是有些变了,一时有些不敢认。

    “三姐!”罗云意同样激动地站起身,罗思容嫁人之后变得更加成熟端庄了,而且少了以往的那些胆小、羞怯,现在的她看起来明丽照人,气度大方,想来在吴家的日子过得还不错。

    “意——意姐儿?”罗思容走近罗云意一些,上下仔细地打量着她,这真是自己的五妹妹?

    “三姐,是我!”罗云意对着她点点头。

    “嗯!”罗思容也点点头,眼泪却已经夺眶而出,罗云意失踪的那几年,罗家每个人都不好过,现在她大难不死真是太好了!

    “别哭,要不然三姐夫该以为我欺负你了!”罗云意开玩笑地说道。

    “他敢!”罗思容擦擦眼泪,娇嗔一笑,吴子贵夫妇和吴家老夫人听她这样说也不生气,脸上只是笑笑,他们也已经习惯了。

    “三姐,怎么没见三姐夫?他不在家?”自己一行人来吴家有好一会儿了,却没看到吴宝这个男主子,罗勇峰觉得奇怪地问道。

    “你这个君悦楼的少东家也做得太不称职了,全覃州的人都知道今天在君悦楼有斗酒大会,宝哥儿去那里了!”吴子贵笑着说道。

    要不是正巧罗云意他们来到吴家,吴子贵也赶去君悦楼了,听说今日参加斗酒会的人很多,而且拿来的美酒也不少,他也是馋酒之人,有免费的好酒品尝,哪怕是一杯也足够了。

    “斗酒会?!”罗勇峰和坐在他下手的郑晨眼中都是一亮,很明显听到君悦楼今日有热闹可瞧,他们已经坐不住了,“意姐儿,你陪三姐他们聊着,吴伯伯,不如咱们几个男人去君悦楼?”

    罗勇峰在覃州多年,与吴家人的关系很是亲密,他也知道吴子贵是好酒贪热闹之人,这个时候男人们怎么能只呆在家里干坐聊天呢!

    “子贵,你就陪王爷和峰哥儿他们去君悦楼吧,告诉宝哥儿酒少喝些,还有不要和黄家那小子走太近,瞧瞧他现在都快跟着变酒鬼了!”吴家老夫人懂礼识趣地笑着说道。

    而她口里的“黄家那小子”不是别人,正是罗云意二嫂的父亲覃州的城防营统领黄生,因为吴黄两家都和罗家结了亲,又同在覃州城,原本关系就不错的两家就变得更亲密了,而且吴宝和黄生还因为罗家的酒成了忘年交,这些年常在一起喝酒,吴宝的酒量就是被黄生给锻炼出来的。

    “那你们就先去君悦楼吧,我还要和三姐说些女儿家的私房话!”罗云意看了一眼叶染修说道。

    “好!”叶染修倒是对于斗酒会兴趣不大,不过罗云意和罗思容说姐妹私房话,罗勇峰几人都想去君悦楼,他一个人留在吴家也没意思,而且自己也好久没去君悦楼看看了。

    “王爷,那咱们现在就走吧,斗酒会应该已经开始了!”吴子贵早有些迫不及待,还是罗勇峰深得他心啊。

    “意姐儿,你手里现在还有没有好酒?”罗勇峰站起身之后却一脸笑眯眯地看向罗云意问道。

    当初在峪州的时候,罗勇峰可是知道罗云意偷偷留了好几坛极品好酒给罗勇霆和雷战虎,在房州的时候,她也给**留下了两瓶好酒,这次来覃州吴家,她肯定也拿了好酒来,就是不知道她把酒藏在哪里了。

    “五哥,你要酒干什么?”罗云意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

    “当然是去参加斗酒会了,我可是君悦楼的少东家,要是不拿出好酒震震他们,也会砸了君悦楼的招牌不是!”罗勇峰说得义正言辞的样子,郑晨和吴子贵都跟着点了点头,罗云意手里有好酒这可是天下共知的事情。

    “没有好酒就会砸了君悦楼的招牌?!”罗云意怀疑地看了罗勇峰一眼,她才不信这话呢,肯定是她五哥又馋酒了,不过就他那酒量,自己的好酒到他嘴里真是糟蹋。

    “可能吧!”没想到叶染修也在一旁附和说道。

    罗云意轻声一笑,看来连叶染修都馋酒了,好在她昨夜进空间还真拿出了不少好酒,于是对谷雨说道:“把那个凤尾纹精致红木酒箱提过来!”

    叶染修他们一听罗云意这话,双眼都带上了笑意,等看到谷雨提着一个精致的红木凤尾纹的小箱子进来,眼中更是亮光炙热。

    “谷雨,这箱子很沉吧,来来来,我来提着,别累着你!”罗勇峰一个箭步向前,从谷雨手中硬是接过了酒箱,掂掂分量可不轻,也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酒,但单看这盒子就知道里面的酒绝非凡品,此时酒箱是被锁着的,“钥匙呢?”

    “钥匙在我这儿!”罗云意从随身的钱袋里掏出一把打造的青铜精致小钥匙,然后顺手就扔给了叶染修,而叶染修手臂一抬,手掌在空中轻轻一抓,钥匙就稳稳地落在他的掌心。

    “快给我钥匙!”罗勇峰对着叶染修伸出了手,他太好奇这酒箱里的酒了。

    “急什么,到了君悦楼再打也不迟!”叶染修将钥匙滑进自己的衣袖,然后对着罗云意微微一笑,又对着吴家老夫人和吴夫人她们颔首点头,便率先走出了吴家正厅,罗勇峰、吴子贵和郑晨也赶紧跟了上去。

    等到男人们都离开之后,留在厅里的女人们说起话来才更轻松随意,而想到罗云意和罗思容两姐妹重逢相见定是有好多话要说,吴家老夫人就让儿媳妇扶着自己回去休息了。

    不过,在她们离开正厅之前,罗云意将自己带来的礼物送给了她们,其中送给吴家老夫人的是唐老头在金玉空间里亲手制作的仿真琉璃千手观音,送给吴子贵夫人是一面很珍贵的双面绣,两个人收到礼物都分外惊喜开心。

    罗思容带着罗云意来到了自己的院子,两姐妹分别讲述了这些年的经历,又说了一些女儿家的私房话,不知不觉就快到中午了。

    “意姐儿,你想不想去君悦楼看斗酒会?”罗思容知道罗云意一向操心的事情比较多,而君悦楼可算是罗云意一手建立起来的,更何况今天又有斗酒会,罗云意应该也很想去看看的。

    “三姐也跟我一起去凑凑热闹吧!”罗云意还真想去看看,反正她还要在覃州多逗留两天,和罗思容有的是时间说话。

    “好呀!”罗思容点头说道。

    于是两个人让丫鬟通知吴家老夫人她们一声,说是中午就留在君悦楼吃饭了,然后便乘马车来到了热闹繁华的覃州府城大街,很快从侧门进了君悦楼,然后直接上了二楼雅间。

    “意姐儿,三姐,你们也来了!”听到店小二禀告说是罗云意和罗思容来了,罗勇峰亲自开门迎她们进去,而此时一楼大厅的斗酒会正进行的热烈。

    “酒箱还没打开?”罗云意走进去之后,看到红木酒箱还是紧锁的,桌子上也没见有酒箱里的酒瓶,那里面可有六瓶上等白酒呢。

    “五妹妹,你可算是来了,王爷拿着钥匙不给开酒箱,我们想喝也没办法!”吴宝带些控诉和告状意味地语气笑着对罗云意说道。

    “不到时候!”叶染修这算是解释,不过他还是朝吴宝几人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吴子贵、吴宝父子立即很有默契地讨好一笑,郑晨则是无所谓地耸耸肩,他爹好喝酒吃肉,他可没有这爱好。

    “拿钥匙的人说了算!”罗云意很明显站在叶染修这一边,她这话也让罗勇峰不满地撇撇嘴,果然女儿家嫁了人就外向了,他这个亲哥哥都要靠边站了。

    叶染修则是很满意罗云意的回答,宠溺地对着她一笑,略略抬了抬下巴看了怨妇一样的罗勇峰,在罗云意的心中,他这个未来夫君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在来的路上,罗云意就听罗思容讲了有关斗酒会的事情,覃州每年都会不定时举行一次斗酒会,而斗酒会比试的内容一般就两项,一项是品谁拿出来的酒最好,一项是品谁的酒量最好。

    酒量最好的人得到的奖励便是上一次斗酒会品出的最好的酒,而今年斗酒会胜出的好酒会作为下一年酒量胜出者的奖品,总之,参加斗酒会酒量好才是最重要的。

    此刻,楼下参加斗酒会的人正在比拼酒量,其中城防营统领黄生的表现最出色,他已经连喝六坛好酒还没有一点儿醉意,被他喝趴下的人已经不少。

    罗云意在京城的时候就听黄若心说过她爹喜欢喝酒,而且听说能以书换酒,黄生从覃州往京城送了好几车的书,罗云意也让人送了不少万仙醉到覃州,想来黄生已经尝过万仙醉的味道。

    “三姐夫,去年斗酒会胜出的酒是什么酒?”罗云意见楼下黄生势在必得的模样,转身问吴宝道。

    “是你在西南酿的高麦美酒!”吴宝笑着说道,“如果你的万仙醉早点儿酿出来,那么一定会是万仙醉拔得头筹。”

    吴宝也已经尝过万仙醉,酒的味道可是令他至今难忘,就是罗云意送到覃州的太少了,这一次他得让吴家的商队跟着罗云意回京,到时候多从京城带一些万仙醉回来。

    “今年万仙醉也参加斗酒会了?”因为可以以书换酒,现在万仙醉在京城的销量极好,很多外地客商都换了不少万仙醉销往大禹朝各地,想来覃州也有不少。

    “是的,黄伯父对覃州城出现的万仙醉可是势在必得,高麦美酒也是他的最爱!”黄生好酒在覃州早就人尽皆知,就是不少地方都知道覃州城有个好喝酒的黄统领,吴宝平时寻到好酒也就喜欢给他送过去。

    “意姐儿,你这酒箱里的酒和你酿的万仙醉比如何?”对于此时此刻的罗勇峰来说,更吸引他的不是别的,正是被静静放置在不远处桌子上的那个神秘的酒箱,里面的酒究竟是怎样的?好喝吗?又有多好喝呢?

    “不相上下吧,不过年份要比万仙醉久一些!”这酒箱里的酒是农科院的一位同事送给罗云意的临别礼物,而这酒也是那位同事自己家酿制的,这位同事很大方,一次送给了她三箱,她打开尝过酒的味道十分纯正,就又买了十箱放进空间里。

    其中打开的那一箱在空间里已经让唐老头和文真道长喝完了,这一箱她拿出来本意是要自家人在一起喝得,既然罗勇峰想要参加斗酒会,那就先应急了。

    “多少年份?”罗勇峰好奇地问道。

    “五十多年!”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