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大哥消息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大哥消息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意姐儿,巍州城真的乱了!”黑漆漆的暗影处,司空潭和罗云意躲在巍州府城北城门附近,一听说北城门被挤榻了,她们便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这个城门口,然后在混乱中逆流进入到了巍州府城内。

    不过,两个人并没有立即往其他地方而行,现在整个巍州府城都乱得很,叶黎轩肯定会立即派人过来的。

    果不其然,当司空潭话音刚落,就看到前方急行来一队人马,而且各个都举着火把,手中的兵器闪着嗜人的寒光。

    这些人到城门口附近,立即将往外冲的百姓给围了起来,凡是不听话继续往城门冲的,都被领头的将领一剑给杀了。

    “全都给我回去,否则格杀勿论!”那名杀人的将领又吩咐士兵们将城门重新立起来,对于所有试图冲破城门往外奔逃的百姓,全都亮出了兵器。

    手无寸铁的巍州百姓们都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傻了,在他们的心目中,他们的封主齐王同他的父亲明王一样有着贤德之名,他们之前根本不相信齐王会造反,只觉得就是传闻中说的那样,是皇帝猜忌齐王,所以故意派大军在城外守着。

    可是现在他们的封主竟对着他们亮出了血刃,在地动来临之前,竟然不许他们出城,这是要把他们全都困死在巍州城内。

    自古以来,得民心可能需要很久,而失民心有时就是那么一瞬,这一刻巍州百姓的心中对他们的封主齐王除了产生的惧怕还有失望与愤怒。

    “放我们出去!放我们出去!”百姓们依旧呐喊着,但他们却没有继续莽撞地往前冲,因为凡是靠前的都被刺穿了胸膛。

    “谁都不许出城,全都给我回去,否则格杀勿论!”那名将领又高声喊道,紧接着士兵们拿着兵器威压着百姓们,而百姓们看到满地的鲜血与尸首,只得慢慢往后退。

    此时,天空成群成群黑压压的飞鸟几乎将整个巍州城的上空给覆盖严实,原本应该到惊蛰之后才从冬眠期醒来的动物们,此时全都出动起来,将整个巍州城一夜之间闹得如地狱之城一般。

    绝望,好多人都深深地陷入绝望之中,直到破晓时分,大地露出那么一丝鱼肚白,鸟兽又如退潮的海水一般渐渐消退,直至隐没山林不见,巍州城的百姓才微微喘了一口气。

    大街上原本乱窜的老鼠也在天亮之前都不知钻向了何处,鸡犬牛马从狂叫到偶尔乱吼几声,也都慢慢地重新变得安静起来,等到了朝阳升空,闹腾了一夜的巍州城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安宁。

    不过,这安宁只是表面的,其实内里隐藏着更大的不安与躁动,几乎每个人都认为这只是短暂的寂静,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大地动,到那时再走可就来不及了。

    而此时的罗云意和司空潭已经进入巍州府城一家客栈内,原本都要经过仔细盘查才能住进来的客栈,因为地动的原因,客栈掌柜都没想过还有住店的客人,所以什么都没问就让两个人住进来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罗云意和司空潭两个人简单乔装改扮一下便来到城内一家酒楼吃饭,顺便看看能不能在这里打探一些消息。

    两个人刚坐下,就听到四周都是议论愤懑之声,现在的巍州府城已经是人心惶惶。

    “为什么不让我们出城?地动都要来了,难道让大家都死在这里?”距离她们一桌不远处的一位客人忍不住高声说了一句,他旁边的朋友立即冲他摇了摇头。

    “说话别这么大声,小心被齐王的人给听见,你没听说吗,昨天夜里在北城门口有好多人都被杀了!”不管怎样,现在的巍州府城还是齐王的封地,他们的封主还没有弃城而逃,更有几十万的大军将巍州城团团围住。

    “唉——齐王怎么会——”说话的那人忍不住长叹一口气,实在是之前齐王在巍州的表现太好了,百姓们都很拥戴他,但他竟将百姓的性命视如草芥,这种前后反差一时有些让人受不了。

    “这世上事情又有谁能说得准呢!”似乎大家还都无法接受齐王真的会造反这件事情,那他们要怎么办呢?跟着齐王一起反吗?可他们根本就不想做反民,只想安安稳稳地在巍州城世世代代地生活下去。

    “这眼看着就要地动,守在这里就是一个死,城门也不出去,怎么办呢?”所有人都在哀叹“怎么办”,之前他们希望朝廷的大军能够退出去,现在倒有些希望他们能快点儿攻进来,或许这样他们还有生存的一线希望。

    罗云意和司空潭一边吃饭一边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周围客人的议论声,但大家说的最多的都是地动和北城门的事情,而两个人在巍州城一个人也不认识,一时倒不知道去哪里打探消息了。

    “意姐儿,不如我去齐王府一趟探探消息?”从酒楼出来,两个人又重新回到了客栈,司空潭有些坐不住,她人已经在巍州城内,但却两眼一抹黑,要到哪里去找罗勇泽呢?

    “大嫂,我知道你武功高强,但是叶黎轩身边高手也不少,如今巍州城因为地动异象民心已经乱了,想来叶黎轩也会有所动作,现在他们在明我们在暗,总能寻到机会的,你别着急。”叶黎轩那个人城府极深,而且心狠手辣,他既然真的做好了造反的准备,那就说明他自认为成功的把握极大,所以对待他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好,我都听你的!”司空潭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意气用事,她武功是比罗云意要高,但论智慧谋略自己还是要差上许多。

    “客官,客官?”罗云意和司空潭正在房内小声地说着话,就听到门外有店伙计的敲门喊叫之声。

    “什么事情?”罗云意问道。

    “门外有位化缘的小和尚要找您!”店伙计说道。

    化缘的小和尚?罗云意和司空潭眼中同时闪过狐疑,然后罗云意站起来打开门,就看见店伙计的身边站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光头小和尚。

    那小和尚看见罗云意之后双手合十,然后说道:“阿弥托佛,一广寺法乐见过施主。”

    “小师父请进吧!”罗云意脸上微微一笑请小和尚进了房间,而店伙计关上门离开了,罗云意见那小和尚始终一脸平静,便出声问道,“我们与小师父好像素不相识,小师父确定是要找我们吗?”

    没想到那小和尚看向罗云意极为认真地点点头,说道:“空一大师说,只要我拿出这个,你们就会明白了!”

    小和尚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木头人,而木头人正是罗勇泽现在的样子,司空潭当即就激动地看向那个木头人问小和尚:“空一大师他现在在哪里?”

    空一大师可是罗勇泽的师父,他既然让人来找自己和罗云意,那么是不是说他已经知道了罗勇泽的下落或者他已经救出自己的丈夫了呢?

    “如果两位想见空一大师,就请随我来吧!”法乐看着两人说道。

    “小师父请带路!”罗云意立即说道。

    于是,三个人出了客栈,然后罗云意和司空潭跟着法乐来到了城内一广寺的后山之中,在一处隐蔽的山洞内见到了身受重伤的空一大师和正在照顾他的明了。

    “竟真的是你!”当看到法乐身后跟着的罗云意,空一大师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大师,你怎么样了?”罗云意赶紧快步向前,上次见空一大师还是在京城,“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正所谓医毒不分家,司空潭是用毒高手,同时也会诊脉,她发现空一大师受了很重的内伤。

    “我还死不了,你们也是来这里找泽哥儿的吧!”空一大师慢慢坐起了身。

    “是的,大哥自从人到了巍州便没了消息,我怀疑是叶黎轩把他囚禁起来了,我和大嫂昨夜趁乱进了城,大师您怎么知道我们在哪里呢?”罗云意有些奇怪地问道。

    “今天明了和法乐出去化缘,回来明了刻了一个木头人让我看,我发现是你的样子,便猜想是他在巍州城见到了你,然后法乐便去寻你了。”空一大师简洁说道。

    “原来是这样!”罗云意了然地点点头。

    “泽哥儿的确被叶黎轩给囚禁起来了,我一得知他出事的消息就来了巍州,本打算救出他,但叶黎轩身边有几个高手,我不但没成功还打草惊蛇,更被叶黎轩的人打成了重伤,恐怕现在关着泽哥儿的地方已经换了!”空一大师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他差点儿就能成功把罗勇泽给救出来了。

    “大师,那您见到我大哥了吗?”罗云意问道,司空潭也是一脸急切地等着空一大师的答案。

    “见到了,泽哥儿原本被叶黎轩关在一处隐蔽的宅院之中,两个人毕竟是朋友,叶黎轩没有对他用刑,只是不许泽哥儿外出。”空一大师说道。

    “也不知道现在齐王会把夫君关在何处!”好不容易有了罗勇泽的一点儿消息,但现在又断了,司空潭很是失落。

    “只要大哥人还在巍州城,我们就一定能找到他,然后把他救出来。大师,您先安心养伤,我先出去一会儿!”罗云意眼神示意司空潭先跟着她出去。

    两个人出去之后,罗云意先是问了几句有关空一大师身体的情况,然后找了个借口避开几人进了空间,从文真道长那里又要了几颗专治内伤的药丸,之后又拿了一些东西这才出了空间。

    对于罗云意身边突然出现一个小背包,司空潭只是片刻的讶异,很快就恢复了如常,罗家人都知道他们家的五姑娘是有些神秘的,尤其是她那个小背包。

    罗云意将药丸给了空一大师,然后和司空潭又回了城内,而此时谷雨、夏至、立秋三人也都进了城,并且找到了她们的住处。

    “立秋,你有没有办法让那些鸟兽通过人的气味寻找人的踪迹?”罗云意在客栈里单独见了立秋问道。

    她想起在现代的警犬,它们通过气味就可以快速地寻人、寻物,那么与动物能够沟通的塔吉族是不是也有办法让它们做到呢?

    “可以,只要圣女有那人最近使用过的东西,我就可以办到!”立秋是塔吉族年轻一辈在御兽方面最有天赋的人,通过地上跑的,天上飞的,甚至是水里游的,他都可以找到想要找到的东西。

    “太好了,我需要你去寻两拨人!”罗云意除了要找罗勇泽,她也想知道罗震和罗勇峰是不是也在巍州城内。

    不过,她得先找到罗勇泽最近使用过的东西,于是她让司空潭去找空一大师,问清楚当初叶黎轩囚禁罗勇泽的地方,再从那里找几件罗勇泽可能使用过的东西,之后拿给自己。

    司空潭不知道罗云意吩咐自己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她选择了照做,她相信罗云意这样做是有理由的。

    很快,司空潭就拿来了几个杯子、茶盏交给罗云意,而罗云意又把这些东西交给了立秋,紧接着立秋就又消失不见了。

    到了这天晚上,立秋回到了客栈,他对罗云意说道:“圣女,我已经先找到了五少爷他们,大少爷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五哥他们也进了巍州城,这可真是太好了,那他们现在在哪里?”罗云意没想到立秋的办事效率会这么高,或者说是他手底下的那些“兵”办事效率高。

    “五少爷他们现在在城里的中远镖局!”立秋回说道。

    “我们现在就去中远镖局!”经过上次空一大师的营救失败,叶黎轩肯定会把罗勇泽藏得更深,所以罗云意对于立秋没有最先找到他的消息全在意料之中,而罗震几人的消息还真有些意外。

    于是,罗云意、司空潭带上谷雨和夏至先去了中远镖局,立秋则是去寻找罗勇泽的下落。

    夜晚的中远镖局依旧灯火通明,地动异象的产生让很多人已经无心睡眠,尤其是四个城门被把守的更严了,他们根本就出不去。

    “罗兄,现在巍州城已经乱了,或许趁乱咱们能再打听一下罗家大少爷的消息!”中远镖局的大当家郭劲对坐在身侧的罗震说道。

    “郭贤弟可有什么办法打听吗?”罗震问道。

    他与郭劲相识在北疆,当年他带着罗勇江、罗勇瑄到羌吴国、北疆查找罗家被冤的真相,结果被人追杀,是一帮江湖上的朋友救了他们,其中就有中远镖局的郭劲。

    “我有一个朋友在齐王府效力,不过罗兄放心,他很值得信任,或许他可以帮上忙!”郭劲说道。

    “那就有劳贤弟了!”罗震信得过郭劲,他说对方值得信任,那么自己信他就可以了。

    “大当家,外边有几个人要找罗四爷!”罗震现在在江湖上的名号就是“罗四爷”,中远镖局的一个镖头亲自进来禀告道。

    “有没有说出名号?”罗震起身问道。

    “她说自己是罗五!”那镖头说道。

    “罗五?”罗震低声疑问道,随即恍然大悟,难不成是他的小女儿罗云意来了,“快带我去看看!”

    郭劲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罗震一听这“罗五”脸色就变了呢?他也慌忙跟了上去,然后就看到有四个人被领进了中远镖局内,而走在最前面的两个很明显是女扮男装的两个姑娘家。

    “爹!”罗云意和司空潭一见到罗震也很高兴,而原本在镖局练武场坐着的罗勇峰也跑了来,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也是一脸震惊。

    “意姐儿,大嫂,你们怎么来了?”罗勇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的样子。

    “你们能来我们自然就能来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罗兄,这两位是?”郭劲疑惑地问道。

    “贤弟,这位是泽哥儿的妻子,这位是我小女儿,这是你们郭叔叔!”罗震给双方做了简单的介绍。

    “侄媳司空潭、侄女罗云意见过郭叔叔!”司空潭和罗云意对着郭劲行了一个晚辈礼。

    “原来是司空家的大小姐和大名鼎鼎的梁王妃,今日中远镖局真是蓬荜生辉,大家快屋里坐吧!”郭劲大笑着说道。

    “郭叔叔客气了!”司空潭和罗云意异口同声微笑说道。

    重新在屋内落座之后,罗震先问了罗云意他们是怎么进的巍州城,罗云意告诉他们,自己和司空潭是趁地动之乱从北城门混进来的。

    “爹,你们是怎么进来的?”罗云意更好奇罗震他们是怎么进的巍州城。

    “我们是跟着你们郭叔叔的镖局押镖进来的,他们刚好有一趟镖是给齐王押送的,所以我们才能轻易进了巍州城!”罗震说道。

    “那你们有大哥的消息吗?”罗云意又问道。

    “暂时还没有,你郭叔叔说他有一位朋友能帮忙,或许能打听一些有关你大哥的消息。”罗震对她说道。

    “大哥的师父空一大师也在巍州城,而且他已经出手救过大哥一次,只是失败了,想来叶黎轩会把大哥藏在更隐蔽的地方,恐怕不太好找!”罗云意说道。

    “那这样说,大哥人还在巍州城,只要人还在城内就好!”罗勇峰他们之前一直担心罗勇泽并不在巍州城,而现在他们暂时是出不了城的。

    “只要叶黎轩还在巍州城,他就不会让大哥离他太远,这个人猜忌心很重,恐怕除了他自己不会十分信任别的人。”罗云意自始至终都觉得叶黎轩这个人活得很复杂,他似乎每时每刻都活在两个极端的边缘,在黑与白、明与暗、是与非之间摇摆不定,如果他一条道走到黑不那么纠结,或许很多事情就已经不同了。

    即便现在他选择了造反,罗云意还是觉得他依旧活在自我的那种纠结之中,如果他真得确定了一条绝不回头、绝不犹豫的路,那么北疆的战局就不会是现在的对持状态,而是已经战火连绵了。

    现在就是要趁他还处在这种纠结和犹豫中,赶紧把罗勇泽救出来,然后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否则内忧外患,大禹朝的百姓又要跟着遭殃了。

    “地动异象之时,齐王府并没有特别大的动静,不过齐王连夜召了幕僚进府,如果真有地动,巍州城便保不住,到时候齐王也会离开的,既然罗家大少爷对他很重要,那么他离开时就一定会带着他,我们也就有了救人的机会!”郭劲在齐王府有内应,对于齐王府的一些事情他能很快地知道。

    “既然巍州城有了地动的异象,那么地动的发生也就不会太远了!”罗云意意味深长地说道。

    1527153873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