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弃城而出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弃城而出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吱吱吱吱——”“汪汪——”“扑腾腾——”“沙沙沙——”入夜刚刚没多久,细雨之中巍州府城又变得“热闹”起来,原本打算上床休息的人们都开始变得慌乱起来,地动,这是地动要来了!

    突然,空中传来一阵异样的声音,人们不禁抬头往天上看去,只见不远处有滚滚黑云压城而来,而等到黑云渐渐近前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云,而是成群结队的飞鸟扑面而来。

    “啊——快跑呀,地动要来了!”人们奔走呼号着,鸟兽都已经惊乱了,这不是地动又会是什么。

    紧接着,如雷的响声不知在何处响起,仿佛能把大地炸裂一般,而此时天上的雨也越发下得急了。

    “王爷,王爷——”叶黎轩此时并不在齐王府大宅内,他在城中的主营帐内,沐捷的大军趁着巍州城的地动之乱已经要威逼城下了,他必须要做出应对的措施。

    “什么事情?”叶黎轩也早已经看到了天上的异象,难道真是要发生地动了?

    “城里的百姓都拥到了城门口,恐怕不等朝廷的大军进来,城门就要被从里面攻破了!”前来送信的人说道。

    “王爷,城门不可以开,一旦开了巍州城就守不住了!”叶黎轩的一名亲近部下说道。

    “若是真有地动,王爷此时不带大军离开,不但巍州城守不住,命也可能会送在这里。王爷,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可以退守白州。”另一名部下说道。

    巍州与白州相距虽远些,但背靠的是西北其他三州,这三州都在叶黎轩的掌控之中,所以到时候也不怕腹背受敌,反而可以以西北三州为依仗,攻破白州之后,直逼关州,到时候与羌吴国里应外合,北疆就会成为叶黎轩的囊中之物。

    随着外边一声又一声的如雷巨响,叶黎轩也陷入沉思之中,如果真有地动发生,那么此时放弃巍州退守白州城外便是最正确的选择,可如果没有地动,那就相当于把巍州白白送给了朝廷,而且自己也会因此失去巍州百姓的民心。

    “王爷,不要犹豫了,快走吧!”听说地动来得极快,若是再犹豫犹豫,大家不用朝廷的人动手,就全都得死在巍州城。

    “王爷,快下决定吧,事不宜迟,无论地动会不会发生,全城百姓都要出城是拦不住的,若是逼急了百姓,咱们的大军怕是也会受到阻拦!”百姓的力量是弱小的,但同样也是巨大的,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更何况是性命攸关的时候。

    也正是这些话让叶黎轩终于不再犹豫,是的,无论这场地动会不会发生,此刻巍州城的百姓已经乱了,自己的大军还要留着对抗朝廷,他还要名正言顺地登上高位,所以绝对不能让百姓对他彻底地失望。

    “吩咐大军立刻启程前往白州,先打开南城门和西城门让百姓和兵士们离开,如果真有地动,沐捷的大军也不敢轻易进城的!”叶黎轩吩咐部下道。

    巍州城的北城门和东城门是正对着沐捷的大军,相比较来说,南城门和西城门撤离会安全高一些,也更能为他的大军拖延时间。

    “是,王爷!”有了命令他们就好办多了。

    “来人!”叶黎轩又叫一名亲近侍卫进入大帐,让他回齐王府收拾一些重要东西,同时将密室里的罗勇泽带上一起到白州。

    很快,那名侍卫就到了齐王府,先按照叶黎轩的吩咐在书房拿了一些重要的东西装进一个包裹里,然后又打开密室的门,让看守罗勇泽的两名侍卫把罗勇泽推出来,马车他已经在王府门外准备好。

    罗勇泽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从密室被推出来的时候,只觉得整个齐王府都是乱的,丫鬟、仆从的尖叫声不时钻进耳朵里,大雨之中老鼠乱窜,狗吠马嘶,鸟飞兽吼,仿佛是末日一般。

    “快跑呀,地动,地动要来了!”终于,罗勇泽听到了有人喊出“地动”的声音,才恍然大悟发生了什么事情。

    据他所知北疆各州甚少发生地动,即便是有那也是很多年前甚至上百年前的事情了,更何况现在是新年刚过没几天的初春时节,地动的发生未免也太巧了?可是眼前这些异象的表现又与地动那么地相像,不是要发生地动又是什么呢?

    此时的罗勇泽并不知道,这场“地动”与他其实有着直接的联系,当然即便是此后的数百上千年,也甚少有人知道这场发生在巍州城的地动异象是人为造成的,就连之后的史料记载上也都说这场地动异象太过诡异,更多的人猜测是神明不满齐王,用一场地动的假象来换取巍州城的安宁。

    三名侍卫将罗勇泽带上了马车,也不管身后已经慌乱不堪的齐王府,从一条小道往南城门的方向急行。

    雨点砸落在四周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罗勇泽双目幽沉,此刻是他逃走的最佳机会,但他的武功已经被叶黎轩用药封住,就连他那个满是暗器的轮椅和罗云意让罗勇江带到北疆的假肢都被叶黎轩给毁掉了,而守着他的这三名侍卫可都是难得一见的武功高手。

    突然,马车猛地停住,罗勇泽差点儿往前栽倒,他立刻敏锐地感觉到气氛不对,有杀气!

    双方根本没有任何对话,直接就亮出了兵器,紧接着就是一场你死我亡的恶战。

    “夫君,你可在里面?”司空潭杀到近前,她没想到除了这三名侍卫,叶黎轩竟还派了暗卫跟着,更有常跟在叶黎轩身边的那位武功高手。

    此刻,罗震和郭劲正合力与那位高手缠斗,她则趁机杀到了马车前,焦急地喊出了声。

    “潭儿?”这辆马车是从里面密封起来的,罗勇泽根本看不到外边的情形,只能听到声音,而一听到司空潭的叫声,他脸上有了震惊之色,“潭儿,是你吗?”

    “夫君,是我!”听到罗勇泽的声音,司空潭脸上露出了笑容,“夫君,你躲远一些,我把车门劈开!”

    “好!”罗勇泽脸上也露出了喜意。

    司空潭使力将车门劈开之后,终于见到了罗勇泽,然后笑中含泪地说道:“夫君,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内力被封住了,而且也走不了路!”罗勇泽带着笑容地对她说道。

    “没关系,我背你!”司空潭转身背对着他说道,她是练过武的人,背起罗勇泽还是没有问题的。

    “大嫂,还是我来吧,你的追魂香真管用!”罗勇峰嬉笑着也靠近了马车,在来救罗勇泽之前,司空潭给了罗震、罗勇峰他们一些自己门派的毒药,其中就有令江湖人惧怕的尘一师太独门秘制的毒药追魂香,追魂香不但能令人使不出来内力,更是一种蚀骨毒药。

    这一次,司空潭是违背师门规矩将追魂香给了他人,但她一点儿也不后悔,哪怕是被逐出师门,只要能救出罗勇泽她也心甘情愿。

    现在就剩下叶黎轩身边的那位高手还在和罗震、郭劲厮杀,不过他也在打斗过程中被罗震下了追魂香,很明显在做最后垂死的挣扎。

    “四叔,这个人交给我吧,当年在覃州他可是差点儿伤了我,今天我要报仇!”罗勇峰背上了罗勇泽,司空潭转脸对罗震说道。

    “好,那就交给你!”现在这个人已经不足为惧,罗震和郭劲相视一笑飞身到了罗勇泽的身边。

    “泽哥儿,你还好吧?”罗震看向此时趴在罗勇峰背上的罗勇泽问道。

    “四叔,我很好,从来没有的好!”卸去了心灵上的重负,彻底斩断与叶黎轩的情谊,罗勇泽现在身心都变得轻松起来。

    “那就好,快走吧,意姐儿还在等着我们呢!”罗震笑着对他说道。

    “什么?意姐儿也来了?”罗勇泽听到罗震这样说比见到司空潭还要吃惊。

    “是的,大哥,这次能找到你并救出你,意姐儿可是功不可没!”罗勇峰说道。

    而此时,司空潭也已经出剑将最后那人斩杀,绝对不能让叶黎轩的身边有这样的高手继续呆着。

    一行人赶紧从大街上快速地消失,然后在中远镖局汇合,可等他们到了镖局之后才知道,罗云意并没有在此处等着他们,而且她也已经让镖局的所有人带着他们的家眷都趁着城门打开出去了,只留谷雨一个人在暗中守着镖局。

    “王妃让大家赶紧趁乱出城,齐王若是知道大少爷已经被救出来,一定会派人全城搜捕的!”谷雨见到罗震几人说道。

    虽然叶黎轩已经决定带着大军离开巍州城,但现在他人还在城内,大军也才刚刚启程,南城门和西城门打开的时间还没有一刻钟。

    “那咱们赶紧去城外与意姐儿汇合!”罗震没有犹豫,立即带着罗勇泽他们又往城门的方向跑去,而此时黑夜之中整个巍州城都大乱了,百姓们一听说城门开了,携家带口地往外冲。

    只是,谷雨并没有告诉罗震他们,此时罗云意并没有在城外,而是人就在城内,她要寻机会看能不能拖住叶黎轩的大军,让沐捷能够快一步进城。

    不过,她到底还是低估了叶黎轩的能力和魄力,更没想到他会主动把城门打开,看来即便是选择弃城而逃,他也要给巍州百姓留下一个“好印象”,只是他忘了第一次发生地动异象时的冷酷已经寒了一部分百姓的心。

    站在城内一处高岗往远处望,叶黎轩的大军正在黑夜的雨中快速行进,他们去的方向很像是白州,而叶黎轩恐怕还不知道,此刻的白州已经是叶染修在掌管了。

    她还没有不自量力地以为凭借自己一己之力就能阻拦住叶黎轩的几十万大军,即便是沐捷的大军怕也是要苦战许久,去了白州也好,到时候沐捷的大军和叶染修的大军配合起来,叶黎轩想要造反称帝是不太可能的。

    远方的队伍中,叶黎轩坐在亮着一盏灯的马车内,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弃城而逃,尤其那还是他的封地。

    这些年,他对巍州城付出很多,巍州城的百姓对他也很信赖,原以为时机成熟,正是自己夺回一切的时候,却没想到一场地动就将人心打得稀碎。

    他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的失败,这不过是一场意料之外的天灾,即便自己不能守着巍州城,地动发生之后,巍州也只会成为朝廷的麻烦。

    “王爷,不好了!”就在这时,一骑快马近前,有人翻身下马跑到叶黎轩的马车前低声说道。

    “什么事情?”叶黎轩眉头一皱,这几天他听得最多的仿佛就是“不好了”这三个字。

    “齐王府那边出事了,罗勇泽被人救走了!”来人禀告道,“咱们的人都死了,包括您身边的人!”

    “是谁把他救走的?”叶黎轩猛地掀开马车帘,罗勇泽的师父空一大师不是被他的人给打成重伤了吗?他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又把罗勇泽给救走。

    “现在还不是很清楚,不过似乎和中远镖局有关!”来人继续说道。

    “中远镖局?是罗家的人来了!”叶黎轩眯起了眼睛,中远镖局大当家郭劲在江湖上名气不小,自己也一直在招揽他,听说他和南琴山庄的庄主关系不错,而罗家的三少爷罗勇瑄娶的便是南琴山庄的大小姐,郭劲和罗震也是多年好友,“立即派人去查,一定要找到罗勇泽和救他的那些人!”

    “是,王爷!”

    叶黎轩直接从马车里跳了下来,雨落在他的发上很快打湿一片,他朝着身后巍州城的方向望了望,总觉得似乎有一双眼睛也正看向他,会是谁呢?

    雨一直下到次日的清晨,等到太阳划破云层钻出来,一阵风又将满天乌云吹散,天与地都变得透亮起来。

    巨响的如雷声早已经消失不见,躁动不安的鸟兽再次又归隐山林,空了大半的巍州城显得有些疲累,依旧有百姓往城外奔逃,不过朝廷的大军已经从打开的城门进入城内,很快将巍州城掌控起来。

    “沐大将军,你真的没有见过意姐儿?”罗震、罗勇泽几人在城外与沐捷的大军汇合之后便询问罗云意的去向,但沐捷称他只接到了罗云意让他进城的书信,并没有见到她本人。

    “没有,王妃应该还在城内!”沐捷虽然和罗云意是同朝为官,但两个人私交并不深,倒是他弟弟沐阳和这位女尚书走得近些,这次他之所以听罗云意的指令,是因为她手中有两把皇家御赐宝剑和当今皇帝的御赐金牌,他只能听其号令。

    “我进城去找她!”罗勇峰有些担心罗云意,叶黎轩若是知道她人在巍州城,一定会派人找到她的,到时候她就会变得危险。

    “几位不要着急,我们的大军这就进城,一旦巍州城在我们手里,梁王妃的危险也就会相对减少一些。”沐捷对几人说道。

    于是,罗震他们这才随着沐捷的大军再次进了巍州城,而巍州城的百姓见朝廷的大军不畏惧地动进了城,并且进城之后先安抚他们,还给他们分发了粮食等物,并且还在城外空旷之处搭建了草棚,说是这样即便真有地动,人在空旷之地也会少些危险。

    最初,巍州城的百姓一直都担心朝廷的大军会把他们当成反民抓起来,但现在看来是他们想错了,朝廷不但不对付他们,还给他们送来了吃的喝的,还让他们住的安稳,这让他们觉得非常安心,就算是真有地动来了,他们也不那么害怕了,虽然他们的封主抛弃了他们,但是朝廷没有抛弃他们。

    “爹,大哥!”当罗震、罗勇泽他们跟着郭劲重新回到中远镖局的时候,竟然看到罗云意人在镖局里,而且还做好了一大桌子的菜,“你们都饿了吧,快来尝尝我的手艺,我可是好久都没有亲自下厨了!”

    “你——你是意姐儿?”虽然罗云意已经重新回到大禹朝有一段时间了,但改变容貌之后,罗勇泽还没有见过罗云意,所以现在看到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女子冲他甜甜一笑喊着“大哥”,他一时还真有些不适应。

    “大哥,认不出来了?我是不是又变漂亮了?”罗云意笑着走近罗勇泽,对着他孩子气地转了两圈,言语中都是女儿家的娇态。

    “我家意姐儿什么样子都漂亮,上次见你时,你还是个小姑娘,现在你都已经嫁人了,我这个大哥实在做得不称职!”罗勇泽一脸歉意地看着罗云意说道,每次她出事自己似乎都帮不上什么忙,还总是让她跟着担忧。

    “大哥,你是做得不称职,这么久都不回家,都不知道家里人有多想你,瑞哥儿都快记得不你的样子了!”罗云意故意撅了一下嘴笑着说道。

    “长高了不少吧?”说起自己的儿子,罗勇泽脸上也都是思念之情。

    “嗯,那孩子还算听话!”司空潭笑着说道。

    “大嫂,什么叫还算听话,瑞哥儿是很听话,做得非常好!”罗云意称赞道,“大哥,你身体没事吧?”

    “没事,我现在内力已经恢复了,只是你让江哥儿拿给我的那条腿被叶黎轩拿走了!”好不容易能重新感觉到走路,罗勇泽一直都很珍惜,但叶黎轩再一次毁了他。

    “拿走就拿走吧,待会儿我再给你安一个更好的,咱们先吃饭吧,我可真有些饿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这天底下还有饿着的厨子,意姐儿,你今天都做什么好吃的了?”罗勇峰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这几天还真没有吃过一顿安生饭。

    “红烧肉、酱香排骨、烤鸡、酸辣鱼”罗云意爆出了一串菜名,别说罗勇峰馋得要流口水,罗震和郭劲他们光是听着菜名都开始饿了,“而且我还给你们准备了好酒,齐王弃城而出对于巍州城是件好事,你们又救出了大哥,自然要好好庆贺一番!”

    “那我今天一定要酒足饭饱!”罗勇峰笑着说道。

    “五哥,你那酒量——啧啧!”罗云意冲着罗勇峰撇嘴摇头,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罗家的五少爷是“半杯倒”,酒量差得很!

    “那是误传,误传!我的酒量可是好得很,想当年我在君悦楼,一个人喝了三坛酒都没醉!”罗勇峰也是无奈了,为什么每次喝罗云意拿出来的酒他的酒量就显得不行了。

    “峰哥儿,你不会是喝了兑水的酒吧?”罗勇泽也在一旁打趣他。

    “大哥,连你也不相信我,我真的喝过三坛酒,而且不信你们现在找来三坛酒,我喝完保准没事!”罗勇峰是真的试过其他的酒,而且喝几坛子都不会醉得不省人事,唯有罗云意拿出来的酒不行。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