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涂凌来了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涂凌来了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意儿你明天回京城吧!”叶染修似乎了解罗云意此时心里的想法,他也不想让她留下来继续参与这场战争,回到京城去管户部的那些事情,或许能让她从现在的不良情绪中抽身出来。

    “嗯!”罗云意点了一下头,接下来两国交战她也帮不上什么实质性的大忙了,回去忙春耕也好。

    罗云意还是有些不放心罗勇泽,她又来到罗勇泽休息的房间看了看,发现他睡得很熟,司空潭坐在一旁守着,姑嫂两个说了几句话,罗云意便起身离开了。

    “大嫂,大哥还没醒吗?”一夜比想象的还要更快过去,而直到这天傍晚时分罗勇泽还在酣睡,罗云意见到司空潭之后便询问罗勇泽的情况。

    “他怕是不愿意醒吧!”司空潭看着罗云意轻叹一口气说道。

    今天,太子叶祁要在白州拿齐王叶黎轩祭旗,曾经的挚友变成如今这样,罗勇泽心里当然不好受,他不想面对这一切也是情有可原。

    “大哥的心思一直都很重,他有什么苦累也都喜欢一个人扛,希望齐王这次事件之后,他的心结能真正地打开、释怀!”罗勇泽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常人所不能受的,朋友的背叛、亲人的亡故、前途的迷茫这些都像一座座大山压在他的心上,而他还要努力做出坚强坦然的样子,罗云意看着都觉得累。

    “夫君这些年其实过得并不是真正的开心,而我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不是个好妻子!”司空潭以前总觉得自己是多少了解罗勇泽的,但是和他做了几年的夫妻,明明感觉两个人的心是靠近了,但对他的了解反而变得模糊起来。

    “大嫂,你别这样说,你肯一直陪在我大哥身边,就已经是他最想要的好妻子了。”罗云意笑着安慰司空潭道。

    “或许吧,以后我会时时刻刻陪着他,他要在北疆,我便陪他在北疆,他要回京城,我便同他回京城,以后再也不分开,他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绝对不会让他再孤单了,就算他赶我走、骂我走,我也绝对不会再和他分开!”司空潭下定决心以后就黏着罗勇泽,他是她的丈夫,她是他的妻子,她有这个权利。

    罗云意只是看着司空潭笑笑,这些都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了,她一个外嫁的妹妹就管不着了。

    吃晚饭的时候,罗勇泽出现在了饭桌上,大家也都很默契地没有提起今天太子叶祁拿齐王祭旗的事情,而饭后罗勇泽表示,他要和叶染修一起回关州。

    “意姐儿,你带着你大嫂先回京城,北疆这边的事情一完结我们就会回去的!”有“神鸟”在,罗勇泽就少了许多担心,如果不是北疆这边的事情紧急,他也想花费两三个时辰回家看一看。

    “不,我不回去!我要跟你一起去北疆!”司空潭看着罗勇泽语气坚决地说道。

    “潭儿,不要胡闹,跟着意姐儿回去!”罗勇泽故意板起了脸,这要在以往察觉到他生气,司空潭就不会再多说什么,但是这次她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无论罗勇泽说什么她都不会回京城的。

    “我没有胡闹,我是不会回去的,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反正家里有四婶和二弟妹她们在!”司空潭再一次表达自己的强烈意愿,目光坚定地让罗勇泽想要说什么又轻叹了一口气。

    “大哥,要不就让大嫂跟你在北疆吧,反正三嫂也在,她们也能做个伴,而且大嫂武功也不错,她能保护好自己!”罗云意这次选择站在了司空潭这边,叶黎轩的死对于罗勇泽始终是个打击,这时候有心爱之人陪在身边,罗勇泽总会好过一些。

    “意姐儿,怎么连你也——”罗勇泽很是无奈地看了一眼罗云意,随即也只得摇头一笑说道,“随便你们吧!”

    司空潭和罗云意相视一笑,罗勇泽这是同意了,而一旁的叶染修则是看着罗云意露出深思的表情,据他得到的消息,涂凌已经到了白州,说不定现在就在陔州,而他从冰尧城特意赶到这边,很可能是为了见罗云意。

    吃过晚饭,罗云意就开始收拾东西,其实她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这一次出发回京的时间她选在了破晓时分,现在还有好几个时辰呢。

    “你不是说还有一些公事要处理,怎么还不去?我要走还有一段时间呢!”吃过晚饭,叶染修就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罗云意觉得有些奇怪,他可不是那种黏人的男人,尤其是现在这种军务紧急的时刻。

    “涂凌很可能到了陔州!”叶染修突然看着罗云意说了一句,对于冰尧城现在的情况他也不是特别清楚,因为现在冰尧城已经封城了,里面的消息很难传出来。

    “涂凌?这家伙来陔州做什么?他不是在冰尧城找他大哥涂磊报仇的吗?”罗云意很是疑惑,大婚那日她接到了涂磊的贺礼,也从他的信中得知他在冰尧城似乎过得还不错,怎么突然又来陔州了呢?难道是因为自己和叶染修在陔州?

    “应该是来找你的吧!”叶染修说了一句道。

    同样作为男人,他能感觉出来涂凌对罗云意的异样情感,只不过相比较他和罗云意这种浓烈的男女之情,涂凌对罗云意的感情更接近于一种有些“扭曲”的亲情,毕竟涂凌是天魔老人的徒弟,他的想法总是和常人不同。

    涂凌很黏罗云意这一点叶染修是清楚的,而且有预感在之后的很多年他也会始终黏着她,虽然心里也有些吃味,但他不会强逼着涂凌或者罗云意做出什么选择,因为这也是他们彼此生活的一部分,是每个人自己的权利,他只是罗云意的丈夫,没有权利替她决定她该交什么朋友,该走怎样的一条路,他能做的就是坚定地站在她身边,与她共同面对所有的喜乐悲痛。

    “找我?他这时候找我干什么?”罗云意更是疑惑了,她武功不及涂凌,怕是勾心斗角这方面也没他厉害,要是帮忙对付涂磊自己似乎用处不大。

    “这个暂时就不清楚了,或许等见到他就知道了!”叶染修说道。

    罗云意听了也只是无所谓地耸了一下肩膀,反正她待会儿就要回京了,也不一定能在今晚见到涂凌,这个长大之后的魔童自己是越来越不了解了。

    只是两个时辰之后,一直坐着的叶染修看着微眯着双眼并没睡着的罗云意说道:“要见你的人来了!”接着,他又对外边看了一眼说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吧,等你很久了!”

    “嘻嘻嘻”还没等罗云意坐直身子,一道黑影就闪了进来,然后随意地往叶染修旁边的椅子上一坐,身子微微倾斜露出一丝放荡不羁,不是涂凌又是哪个,“姐姐,你们在等我?”

    “你来陔州做什么?冰尧城呆不下去了?”没想到涂凌还真的来了,罗云意看着这段时间气色明显不错的他出声问道。

    “怎么会!就涂磊那个蠢蛋,我对付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小事,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姐姐你就放心吧,我可没那么不中用!”涂凌很是自得地说道。

    “少在那里说自大的话,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被人家给囚禁起来,那几年你是白过了!”罗云意斜了他一眼说道。

    涂凌也不介意罗云意当场讽刺他,笑笑说道:“姐姐,谁都有少不更事的时候,现在我可和以前不一样了,涂磊那个废人别想再困住我,再说,要不是他身边有个厉害的女人和一帮高手,当年他也抓不住我。”

    “厉害的女人?”这让罗云意猛然想起嫁给涂磊的东华公主和跟着她的她的母亲玢阳公主,当初太子叶鸾逼宫失败,他们一家子可是都躲进了冰尧城里。

    “没错,他身边有个心机谋略都很厉害的女人,而且来历查不太清楚,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涂凌说道。

    而听他这样说,罗云意便知道他口里的“厉害女人”应该不是东华公主或者玢阳公主,而是其他什么人,并且这个女人手段一定了得。

    “你是被这个女人给赶出来了?”罗云意又问道。

    “一个女人我还不放在眼里,她那些手段和招数对我一点儿用都没有,而且我现在对付她,比对付涂磊那个蠢蛋更容易,只是怕脏了自己的手罢了,再说要收拾一个女人也得另一个女人去才更有意思。”涂磊的脸上露出奸诈的笑容。

    “你让意儿去帮你对付那个女人?”叶染修听到这里皱了一下眉头出声问道。

    涂凌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说道:“我姐姐是多么金贵的女人,那种低贱的女人哪配她出手,你舍得我都不舍得!”

    叶染修听他这样挤兑自己也不生气,在他眼中涂凌依旧是那个长不大的小魔童,自己是理智的成人,何必和一个小孩子较劲,浪费时间和精力。

    “那你只是来见见我,然后继续回冰尧城?”罗云意轻轻瞪了涂凌一眼,这小子也不想想当年要不是叶染修耗费内力救下他,他早就一命呜呼了。

    “不是!”涂凌看着罗云意摇摇头,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姐姐,我是邀请你和我一同去冰尧城的,我有份大礼想要送给你!”

    “什么大礼?”见他说的一脸神秘的样子,罗云意不禁出声问道。

    “秘密,等你去了就知道了!”涂凌笑嘻嘻地说道。

    “意儿待会儿就要回京!”叶染修这话意思很明显,他并不是很赞成罗云意跟着涂凌去冰尧城,毕竟现在的冰尧城其实比羌吴国的大军更危险。

    一个小小的冰尧城能够在几国夹缝之中存活这么多年,绝对不是它在外人眼中看到的那么简单,就是自己这些年也没什么势力能够插进这座城里,而且现在冰尧城又和羌吴国结盟抵抗大禹朝,罗云意此时进冰尧城肯定会更危险。

    叶染修的意思罗云意明白,涂凌也明白,而且涂凌心里更知道要想说服罗云意跟着自己去冰尧城,叶染修这一关一定要过去,好在他可是有备而来。

    “姐姐,我一路赶来见你,还没有吃什么东西呢,给我做点儿好吃的吧!”涂凌忽然笑着转向罗云意说道。

    “呃——”罗云意先是略微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随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涂凌这是想支开自己有话单独和叶染修说,“好吧,我去给你们做点儿夜宵吃!”

    罗云意起身去了厨房,简单地做了一些鱼丸肉丝面,又摊了几张薄饼,准备了四道小菜,然后和谷雨一起端到了涂凌和叶染修所在的房间,而且她故意做得时间长些,好留给两个人足够多的说话时间。

    罗云意端着夜宵到的时候,叶染修和涂凌两个人的谈话已经结束了,正坐在椅子喝着茶,她走进去的时候,总觉得气氛有些怪怪的,涂凌显得兴奋激动,叶染修则是变得深沉凝重起来。

    “好香呀,我真是太想念姐姐你做的饭菜了!”涂凌赶紧起身接过罗云意手中托盘上的薄饼和小菜,又端过谷雨手中的鱼丸肉丝面,很没形象地狼吞虎咽起来。

    叶染修却是没有动自己面前的碗筷,他只是看了一眼此时吃得欢快的涂凌,又看了一眼罗云意,静静地说道:“意儿同我去外边说几句话吧!”

    “好!”叶染修接下来的话想来是和涂凌刚刚与他的谈话有关,“我们去外边吧!”

    “你不吃这些可都是我的了!”涂凌对着站起身的叶染修后背喊了一句道。

    “嗯!”叶染修低低应了一声,然后和罗云意走出了房间。

    两个人走到外边的时候,夜色正浓,离着罗云意准备回京的时间还差一个时辰,谷雨点了一盏灯挂在房间外的回廊上,然后安静地站在远处守着。

    今夜,天上没什么星星,风依旧是有些凉,四周很安静。

    叶染修和罗云意走到外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出声对罗云意说道:“意儿,有个问题我想问你!”

    “问吧,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问的!”罗云意笑笑,涂凌到底给叶染修说什么了,怎么让他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如果有一天大禹朝容不下你、容不下罗家、容不下梁王府,甚至罗林两家的悲剧会再次重演,你会怎么办?”叶染修一双深邃的眼眸中看向罗云意全是无比的认真。

    “如果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办?”罗云意不知道叶染修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话题,看来涂凌和他说的还真不是一件小事。

    “不管是谁要伤害我最亲近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他,哪怕要为此背上一世恶名!”叶染修毫不迟疑地说道。

    “你说的答案就是我想说的答案,不管是谁,不管那个人站在怎样的高位,我都不会允许他伤害我最在意的人,哪怕为此背上一世恶名、一身杀孽,我都甘愿!”罗云意同样语气坚定地说道。

    “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像这样卸磨杀驴的事情哪朝哪代没有,对于罗云意来说一点儿也不稀奇,更不会陌生,所以她老早就预见无论现在的皇帝是谁、以后的皇帝是谁,自己和罗家还有梁王府都是一块香饽饽也是一根刺,她现在努力在做的便是让他人动不得这根刺,她要把这根刺扎在别人的命门上,动之即死!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