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四大家族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四大家族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余老伯,这是什么树?怎么会让人使不上内力?”罗勇瑄也试了一下,发现结果也是一样,他只要碰一下树皮,内力便会立即消失不见,然后从树下跌落下来。

    “这是我们的山神树!”余老汉笑笑说道,并没有解释太多,“你们顺着绳梯爬上去就会没事的!”

    罗勇瑄也没有继续追问余老汉有关这棵山神树的事情,照着余老汉说的和罗勇峰他们几个顺着绳梯往上攀爬而去,并且很快就在梯子的尽头看到了等待他们的涂凌和罗云意。

    而令几人没想到的是,在绳子的尽头竟然藏着一间小小的树屋,树屋之内树干的位置竟有向下而去的石阶,此刻石阶两旁还有油灯点着照明。

    “大家下去吧!”涂凌带着罗云意率先走了下去。

    “咱们这是去哪儿?”好奇宝宝罗勇峰又开始发问了。

    “进冰尧城!”涂凌笑着对几人说道。

    “进城?”罗云意几人疑惑地对视过后又转向涂凌,见他点头,罗云意忙问道,“从这个石阶下去就能进城?”

    “是的,不过里面的路可是不好走,要是没有熟悉的人带路,走的可能就是一条死路!”涂凌说道。

    很快,罗云意几人就明白涂凌所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当几人下到树底的台阶尽头便发现了三个石门入口,而每一个入口前方又出现了三道石门,就这样石门连着石门,形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石门迷宫,并且走错的人很容易被暗藏的利器所伤。

    罗云意他们跟在涂凌身后一路畅通地走出了迷宫,然后又绕了很多路,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最后他们都听到了水声。

    “穿过这个山洞,跃出外边的水帘,我们就到冰尧城内了!”涂凌带着他们拐入一个黑黝黝的山洞,而远处洞口隐约的光亮让罗云意几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地方还真有些像孙悟空的水帘洞,也不知洞外的世界是怎样的!”罗云意在山洞里经过的时候看了看四周笑着说道。

    “孙悟空?”几人都不解地看向她,罗勇峰更是问出了声,“意姐儿,孙悟空是谁?”

    “是啊,姐姐,孙悟空是谁?”涂凌也很好奇。

    “他是只猴子,一个很厉害的猴子!”罗云意说道。

    “再厉害不也是一只猴子,大家出水帘的时候小心一点儿,下面是很深的寒潭,掉进去可是会受伤的!”涂凌好心地对罗勇瑄几人说道,然后又快速地带着罗云意先出去了,因为他的速度够快,所以罗云意的身上并没有被水淋湿多少。

    罗勇瑄他们武功也都不错,也都跟在涂凌身后往外飞跃而去,几人跃过寒潭停在了一处高地,而这里便是冰尧城内的一处深山之中。

    “真冷!城里比城外还冷!”罗勇峰不禁打了一个哆嗦,早听说冰尧城冷,没想到会这么冷。

    “这里是深山,雪深风大自然冷得很,咱们快进城吧,我的人已经备好了马车!”涂凌将身上的厚披风又给罗云意披上,几人中可是只有罗云意不会武功。

    不过,罗云意自从修炼了文真道长所教的功法之后,畏寒的毛病已经好了,而且就算穿着单薄,在这样的地方她也感觉不到寒冷,这会儿身上都有汗了,所以她又把披风还给了涂凌。

    “我不需要,你要是按照我说的好好练那套功法,你也不需要这披风!”罗云意依旧记得涂凌不愿意练习至阳功法的事情。

    “姐姐,我就是不练也不需要这披风,这原本就是给你准备的!”他有内力护体又怎么会怕冷,再说他自小在冰尧城长大,身体里流着的可是不畏冷的血液,哪怕什么都不穿也不会有任何事情。

    “我不需要,五哥,给你吧!”罗云意又把涂凌递过来的披风给了罗勇峰。

    “我也不需要!”笑话,他怎么能连自己妹妹也不如呢!

    “披上!”罗云意亲自将披风给罗勇峰系好,“等这次回去我教给你一套功法,好好提升一下你的武功修为!”

    “我的武功是不太高,但也不差,意姐儿,你别把我想得太弱了!”罗勇峰有些懊恼地说道,最近他的表现是有些不尽如人意,说什么也要扭转一下自己在大家心中的印象。

    “不是把你想得太弱,是你本来就弱,就你这样的武功还怎么保护我姐姐,你知道这冰尧城内有多少武功高手吗?恐怕一个店小二都比你武功高!”涂凌故意嘲笑地看了罗勇峰一眼说道。

    “哼,少看不起人,别以为我对冰尧城一无所知!”罗勇峰冷哼着瞪了一眼涂凌,他可是覃州君悦楼的少东家,虽然之前从未来过冰尧城,但是对冰尧城的了解并不少,而且他还有两个好友也是冰尧城的人,也不知这次有没有机会在这里遇见。

    “好了,天快黑了,大家快走吧!”罗勇瑄出声说道,顺便又无奈地看了一眼罗勇峰。

    坐上涂凌事先让人在山外准备好的两辆马车,几人在夜晚完全来临之前停在了冰尧城内的一处大宅院内,不过几人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全都戴着黑纱帷帽,令他人看不清他们的样貌。

    这也是涂凌让人准备的,毕竟这城里可有几个识得几人面容的人在,比如逃到冰尧城的南培林和许诚,而暂时涂凌还不希望有别人知道罗云意他们到了冰尧城。

    “姐姐你们先在这里住下,这里很安全!”涂凌带着罗云意几人进了大宅院,院子里到处都有走动的丫鬟、婆子和仆役,而见到他们全都规矩地行礼,就像罗云意他们本就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这是什么地方?”罗云意他们跟着涂凌进了主院正厅,丫鬟奉上热茶就退了出去,当厅里就剩下几人时,罗云意取下头上的帷帽看着涂凌问道。

    “这是冰尧城郭家的一处外宅,郭家老爷子原本有一个十分疼爱的小女儿,因为未婚有孕辱没家风而被逐出郭氏族谱,但郭老爷子还是为她准备了这处宅院,后来这位郭家小姐难产而亡,她生下一名女婴,郭老爷子便一直让人把这女婴养在这里,只不过这女婴很早便夭折了,不过除了这座宅子里的人外人并不知道这些,而这宅子里的人都是郭家的家奴。”涂凌喝了一口热茶,然后对罗云意几人解释道。

    “冰尧城郭家!”罗勇峰听后眼睛猛然睁大,“我听司空图那家伙说过,真正掌控冰尧城的其实是四大家族,分别是郭家、孔家、马家和孟家,四大家族关系极为微妙,平时可以斗个你死我活,可一旦冰尧城有事,他们又会团结在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守护冰尧城,就连冰尧城的城主都要看四大家族的脸色行事。”

    “我也听一些江湖上的朋友说过冰尧城的四大家族,据说这四家不但财富惊人,族内子弟更是各个不凡,全都在城中担任要职,只是这四大家族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从不在四大家族内挑选人出来做城主,而是从城内的其他家族子弟中选取出一人来,但他们的女儿则可以争选城主夫人。”罗勇瑄也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说的没错,四大家族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防止一家独大,毕竟城主也是有一定权力的。”涂凌的说法肯定了罗勇瑄的话。

    “你与郭家是什么关系?”罗云意看向涂凌问道。

    从刚才他们进门到现在,可见涂凌对这座宅院的熟悉程度,而那些下人面对涂凌时明显更为恭敬畏惧。

    “我娘是郭家的女儿!”涂凌回道,“姐姐你暂时就委屈一下,先充当我那位早夭的表姐吧,反正冰尧城除了郭家老爷子和这个宅子里的人也没几个人知道她早就死了。”

    “原来郭家是你的外祖家,只是为何要让我充当你那位已经死了的表姐?”罗云意疑惑地问道。

    “因为我刚刚知道我这位表姐的生父是谁,而我需要从他那里得到一样东西,其实这样东西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只是它对姐姐来说或许还有些用,至少有了它,冰尧城不敢再轻易和羌吴国结盟对付大禹朝,北疆之战也能很快结束。”涂凌目光里满是兴味,相信这样一来,罗云意就不会想着快些离开冰尧城了。

    果然,罗云意几人听了之后都露出了浓厚的兴趣,罗云意也知涂凌是故意等她主动进城才说的,便问道:“你说的这样东西是什么?”

    “是一块扇形的金玉牌,事实上四大家族各有一块这样的金玉牌,四块扇形金玉牌合在一处便成了一块完整的令牌,而有了这块令牌,四大家族都要听其命令,而这块金玉牌只有每个家族的家主才可以有。”涂凌说道。

    “那按照你说的意思,你那位表姐的生父便是孟家的家主?”罗云意对涂凌口中的金玉牌倒是真产生了兴趣,如果这个令牌能阻止冰尧城助力羌吴国,自己倒真是不虚此行。

    “不错,就是这位孟家家主孟冬生!”涂凌答道。

    “你不会是想让我与这位孟家主来个父女相认的亲情戏码,然后到孟家去把金玉牌给偷出来吧?”罗云意可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想来那位孟家主对郭家小姐感情也未必多深,不然这么多年何顾对她们母女问都不问呢。

    “当然不是!”涂凌一笑,接着说道,“如果能轻易偷出来,我又何必让姐姐出手,我要的是这位孟家主心甘情愿把金玉牌送到姐姐手里。”

    “涂凌,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既然金玉牌如此重要,孟家主又怎么会轻易把它送人,更何况我不但是个假的,你那位已经早夭的表姐身份更是尴尬,怎么想这件事情都不容易。”罗云意现在倒是觉得“偷”这种方式可能更保险一点儿。

    “姐姐,别的人或许办不到这件事情,但我相信姐姐你一定能,你可比旁人聪明多了,这位孟家主还不知道他当年钟情的那位姑娘是郭家的小姐,而且他人到中年还没有子嗣,如果知道有个女儿在世上一定待之如珠如宝,再说凭借姐姐的手段,让他拿出金玉牌放在你手上,我觉得并不难!”涂凌早就筹划好了一切,只要罗云意点头同意,他的计划便可以开始实施了。

    “我觉得不太妥!”这时,一直坐在旁边听着的罗勇瑄沉思过后说道,“且不说你口里的孟家主会不会上当,一旦意姐儿以郭家小姐之女的身份在冰尧城出现,她就势必会引起旁人的注意,你们不要忘了,现在的城主夫人可是东华公主,她身后还有玢阳公主,而即便她们都不认识现在的意姐儿,许诚和南培林也在这座城里,孟家主要是知道意姐儿在欺瞒他,那意姐儿岂不是很危险。”

    “大哥说的没错,我之前听我的朋友说过,冰尧城有位冷漠古怪的孟家主,手段也极为狠辣,说杀人就杀人,凶得很!”罗勇峰想起之前他那位朋友的描述,便对几人转述道。

    “许诚现在不过是李家后院一条见不得光的狗,至于南培林这个丧家之犬,他躲在冰尧城想要利用四大家族为南家复仇,我又怎么会让他如愿,这两个人是不会有机会见到姐姐的,至于说孟家主脾气不好,人都是有弱点的,只要姐姐成为他的那个弱点,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如果他真敢对姐姐不利,我又岂会袖手旁观,他会杀人,我可比他更会杀人!”涂凌眼中闪过嗜血的光芒,看得罗云意后背一凉。

    涂凌回到冰尧城不过是短短的时间,他却好似已经掌控了一切,这背后究竟发生了怎样血腥残暴的事情,她好像能够猜到一样,想来他的复仇之路踏过的是更多人的尸骨吧!

    “这件事情我需要好好想一想!”罗云意没有立即答应下来,她的确是需要好好想一想。

    “姐姐可以慢慢想,今天你们先休息,明日我带姐姐去冰尧城四处转一转!”涂凌叫来了府里的一位管事,让他吩咐厨娘做饭,很快又有两个丫鬟和两个婆子走了进来。

    “姐姐,在冰尧城的这段日子你就住在这院子里,有什么事情就吩咐她们四个去做!”涂凌交代完一些事情就先离开了。

    “意姐儿,你可别贸然答应涂凌那家伙说的事情,冒充人家的女儿可不是小事,你又不会武功,万一出事怎么办!”罗勇峰有些担心地找到罗云意说道。

    “五哥,我当然知道不是小事!”罗云意忍不住苦涩一笑,因为冒充人家女儿这种事情她又不是第一次干了,真要论起来她现在也不是罗家的女儿,从身体到灵魂都不是,只不过是因为当初对亲情的执念才选择重回这里,然后给自己的身心找一个温暖的归处。

    现在,她可能又要去冒充另一个人的女儿,比起说难以接受她更觉得有些讽刺,这个时空并没有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人存在,或许真应该尽快和叶染修要一个孩子,不然心底深处总觉得还是无根的浮萍。

    “那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罗勇峰很怕罗云意被涂凌一蛊惑就会去做傻事。

    “五哥,我还没想好呢你就来问我,所以现在我也不清楚,你先回去休息吧,等我想好了就会告诉你的!”罗云意将罗勇峰推出了房间,这个时候叶染修要是在就好了,也可以听听他的意见。

    1528970837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