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冒险一试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冒险一试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div id="content">

    涂凌看着罗云意恢复平静的面容没再追问,这件事情他会查清楚的,而且既然她对这面镜子很有兴趣,那么不定原本的计划会更顺利地进行。

    “这不过就是一面普通的古镜,也没什么特别,哪里就值一百万根金条了!”夺宝大会在场的很多人对于这面金玉幻镜表现出很大的失望来,怎么看这镜子都不特别,和传中的有些不一样。

    “既然了是上古神物,又岂是一般凡人能看出来的,咱们就且看看这镜子的新主人是谁!”也有人觉得这镜子不普通,普通的不过是那些凡夫俗子,神物的主人自然要与众不同的,不定自己就是那个幸运的与众不同的人。

    “也不知四大家族会派谁出来,这镜子又会落入谁的手中呢?”这个疑问是在场好多人的心声。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四间雅居同时开了门,从里面走出了四个人,分别是郭家的家主郭老爷子,马家的家主马老爷子,和孟家的家主孟冬生,以及孔家的嫡少爷孔若飞。

    这四个人出现在众人面前,旁人倒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在这冰尧城里想要见到这四位也不是什么难事,可罗家三兄妹和董敏儿则是惊讶地同时看向了孟冬生,这个男人他们都是第一次见,但他那张脸却看起来十分地熟悉。

    “这——”罗云意立即转向身边坐着的涂凌,“你早就知道!”

    “姐姐,若不是如此,我又怎么会有那个提议!”涂凌附耳低声对罗云意道。

    “姐姐,真是太像了!”苍无念也在一旁出声道。

    他在冰尧城已经呆了很长时间,冰尧城里大大的人物他自然认识不少,对于孟冬生也不陌生,今日见到罗云意并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他就惊觉两个人的面容竟然有七八分相似,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巧的事情!

    罗云意也有些无语了,她第一次来到这个时空时,那张脸和林菀清犹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如今第二次来到这里,自己原本的这张脸竟然和冰尧城孟家的家主孟冬生极其相似,要是巧合也太巧了,要是缘分这缘分也太过奇妙,而且随着金玉幻镜的出现,她开始怀疑所谓的巧合和缘分是不是又会有另外一种解释呢?!

    “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多了,有什么稀奇的!”罗勇峰瞅了一眼孟冬生,又看了一眼戴着面纱的罗云意,心里闪过一丝紧张,好像他的妹妹要变成别人家的一样。

    “不错,是没什么稀奇的!”罗勇瑄也是附和道。

    如果不是罗家人确定现在这张面容的罗云意是他们罗家的人,那么此刻见到孟冬生这张和罗云意极其相似的脸,他也会产生怀疑。

    不过,罗云意现在这张脸是她的师叔给她“脱胎换骨”所致,会不会她那位世外高人的“师叔”早就预料到什么,所以故意给她换了现在这张脸,罗勇瑄觉得自己这个推论是最有可能的,当下便安下心来继续看。

    罗云意几人异样关注的目光自然引起了孟冬生的注意,他只是淡淡瞥了一眼几人,在涂凌和罗云意几人的脸上扫了一下,然后便不再理会他们。

    山青看到这四人出现,忙请人搬来了四把椅子,分别放在一张四方桌前,然后请四人坐了下来,并亲手把金玉幻镜从盒子里拿出来,放在了桌子的中间。

    “郭家主、马家主、孟家主、孔少爷,烦请四位屏息凝神取出一滴血,如果你们是金玉幻镜选定的主人,那么这一滴血会化为血珠飞入镜中与其结为血契,如果不是,那么这滴血便会流散掉。”山青将金玉幻镜原主人交代的“认主”方式转告了四人,事实上他自己私下也用血试过,很明显他不是金玉幻镜选定的主人。

    这金玉幻镜如果不是和它真正的主人在一起,那么它便是这世间最普通无用的一面镜子,而至于它和选定的主人在一起之后又会发生什么神奇的事情,那就只有镜子的主人最清楚了。

    在场之人全都听到了山青这句话,他们虽然没实力一下子拿出一百万根金条争夺宝贝,但也可以试试自己是不是神物的主人,不定自己的血能化为血珠飞起来,这种神迹如果能亲身经历那也是非常值得骄傲吹嘘的一件事情了。

    “取哪里的血?”年纪最大的郭家老爷子目光如电地看向山青问道。

    “眉间血!”山青答道。

    “取针来!”孟冬生冷冷地吩咐身后跟着的年轻人。

    “是,家主!”年轻人从自己怀里掏出一个布包,展开之后里面是大不一的银针,然后取出一根双手递给了孟冬生,而郭老爷子几人也都从各自下人的手中取了一根银针。

    四人将银针刺过眉间,很快他们各自的眉间就流出了血,四人分别用各自的食指肚轻轻一抹接住,然后将这滴眉间血靠近桌子上的金玉幻镜。

    除了这四个人取了眉间血,在场也有不少人想要尝试一下,所以他们也都各取了一滴眉间血出来,血滴朝着的方向正是金玉幻镜。

    看着这些人取眉间血的方式,罗云意内心里不由地一阵发笑,如果此刻桌子上的那面金玉幻镜和她脖子里的金玉镜是一样的,那么开启它的方式的确是需要“眉间血”,但是取血的方式肯定是不对的,血珠绝对不会飞起来。

    果不其然,等到这些人手上的血全都流散干枯,也不见有一人的眉间血化为血珠飞起与桌上的金玉幻镜结为血契,那面镜子纹丝不动并没有显示什么神迹。

    这个结果令所有人都很失望,山青也只好宣布金玉幻镜“认主”失败,那么接下来谁出的金条多,这镜子就会归谁。

    “我看这镜子肯定是假的,什么上古神镜,不过是来骗金条的!”不过这骗金条的人也够厉害的,连四大家族的人都给骗到了,甚至其中三位家主都亲自坐在了桌子前来争夺。

    “家主,咱们还要继续夺宝吗?”这时,站在马家老爷子身后的人附身声问道。

    “当然!”马老爷子声音里有着势在必得,这镜子绝对不会有假,就算他不是镜子认定的主人,他们马家子弟中不定就会有镜子真正的主人,就算没有,这面神镜他也不想落入其他人手里。

    马老爷子心中所想和其他三家所想差不多,只是作为孔家代表的孔若飞心里却是一阵苦笑,他们孔家财势最弱,这出价的一百万根金条对他们来已经是一笔不的数目,如果继续往上加,金玉幻镜最后绝对不会落入孔家。

    也不知道他爷爷是怎么想的,非要来参加今日的夺宝大会,还要让他出面,他们孔家可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事情。

    “我加二十万根金条!”孟冬生首先到,今他就是为了金玉幻镜而来,这镜子一定是他的。

    “我加三十万根金条!”郭家老爷子立即跟着道。

    “我加五十万根金条!”马老爷子思考片刻道。

    “我加八十万根金条!”孔若飞嘻嘻一笑道。

    他自然看出其他三位家主对于金玉幻镜的势在必得,反正他爷爷也没一定要得到这镜子,既然其他三家金条这么多,那就多贡献给别人一些,权当是做了好事。

    孟冬生目光寒冷地瞅了一眼明显“捣乱”的孔若飞,又看了一眼郭老爷子和马老爷子,道:“我加一百万根金条!”

    随着几人的不断加码,在场的其他人早就已经议论纷纷了,已经证实没什么神迹的镜子怎么比刚才还成为香饽饽了,这四大家族的人是不是都被灌了什么**汤,还是今日这场夺宝大会深藏什么别的目的?好多人在心中都开始乱猜起来,就连涂凌也眯起了眼睛。

    罗云意现在则是对眼前桌子上的这面金玉幻镜的原主人产生了兴趣,从山青介绍的镜子“认主”方式来看,和她当初与脖子里的金玉镜认主的方式是极为相似的,这两面镜子只是玉的颜不同,其他的都一模一样,它们之间肯定有着某种关联,至于到底是什么关联,她得先拿到这面镜子研究研究再。

    只是,她早就失了夺宝的资格,虽自己手里有些金条,但距离一百万根差了太多,距离二百万根那就差得更多了,如果这镜子落到四大家族手里,她要再想看到可就有些难了。

    “姐姐别忧心,这镜子会到孟家!”涂凌似是看穿了罗云意心里的想法,知她对面前的金玉幻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既然这样镜子到孟家是最好的,而且看孟冬生的神情,这镜子也不会落入旁人手中。

    在冰尧城论财富,四大家族孟家为首,如今孟家家主亲自出面争夺一面镜子,就算其他三家联手也未必能在财富上赢他,所以很显然就像涂凌预测的那样,最后金玉幻镜到了孟冬生的手里,而他最后的出价是三百万根金条。

    “恭喜孟家主,这金玉幻镜是您得了!”山青笑着将盛放着金玉幻镜的盒子双手推到了孟冬生的面前。

    “嗯!”孟冬生只看了一眼金玉幻镜就让身后的年轻人收下来,然后带着跟来的孟家子弟就出了万聚楼,只是他临下楼之前,特意朝着涂凌和罗云意的方向看了一眼,尤其是罗云意的那双眼睛。

    夺宝大会至此结束了,但万聚楼真正的热闹才刚刚开始,歌姬舞姬又重新开始表演,客人们又重新变得兴奋起来。

    只是,罗云意却已经无心参与这种热闹,古代的夜生活她没什么兴趣,现在她更关心金玉幻镜的去处,怎么才能从孟冬生的手里拿到那面金玉幻镜。

    “姐姐很喜欢那面镜子?也觉得它是神物?”回到郭家的外宅,涂凌看着还在陷入沉思中的罗云意,便出声好奇地问道。

    “谈不上什么喜欢,只是觉得有些熟悉罢了,也不知是不是在师父或者师叔遗留的哪本书里看到过,一时记不起来了。”罗云意有些模糊不清地笑着道。

    “姐姐现在是不是很想亲眼看看那面镜子?”涂凌脸上也有了笑容,现在那镜子可在孟冬生的手里。

    “嗯!”罗云意点头承认道,“我的确是想看看!”

    “只要姐姐——”

    “我知道你要什么!”罗云意打断涂凌即将出口的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可以答应你冒险一试,毕竟有些事情我心里也有疑惑,只是单凭我这张和孟冬生相似的脸,你认为他会把我当成他女儿吗?郭家的事情可不是密不透风的,如果孟冬生知道他女儿早就死了,那么欺骗他的人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姐姐你就放心,当初我那位姨母临死之前和我娘亲单独过话,而从她的描述中我娘亲暗查出令她未婚有孕的男子正是孟冬生,只是我娘亲隐瞒下来了,后来我那位表姐夭折,除了郭家那位老爷子,我娘亲没让任何人知道,伺候过表姐的人只知道我娘亲将她带到别的宅子抚养,而我娘亲原本是想利用这件事情让孟家成为我的助力,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筹划这一切,就被涂磊给暗害了,不过我重回冰尧城之后知道了这些,觉得我娘亲的这个主意的确是不错,孟家是个很好的助力,尤其是你和孟冬生竟然还长得那么像,这不是老爷都在帮你吗!我不想当什么城主,我想姐姐当这个城主!”涂凌只想复仇,而他的复仇计划不单单是杀涂磊几个人,他要颠覆整个冰尧城,让冰尧城改换地成为罗云意日后安身立命之地。

    “那你就敢保证郭家家主不会把真相告诉孟冬生?”听涂凌完,罗云意内心很感叹,想来他的娘亲也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心思细腻,谋划长远,连“偷换日”这种手段都能暗暗谋划这么多年。

    “姐姐,你不了解郭家那位老爷子,如果他知道当初害我那位姨母未婚有孕的人是孟冬生,如今只会助我成事而不会坏事,我会一直在姐姐身边保护你的,论武功,孟冬生可不是我的对手!”对于罗云意在孟家的安全,涂凌是做了万全准备的,虽然罗云意是为了金玉幻镜才答应下来,但只要她进了孟家,成为孟冬生的女儿,那么孟冬生手里的令牌就最有可能落在她手里。

    “你话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我现在也没什么可犹豫得了,那就冒险一试!”罗云意沉思之后答道。

    “好,姐姐接下来听我安排即可!”涂凌扬唇一笑道。

    次日一大早,听到罗云意答应冒充孟冬生的女儿,罗勇峰第一个跳出来反对,自从昨晚见了孟冬生的样貌,他心里就有一种危机感,总觉得这人是来和他们罗家抢女儿的。

    “意姐儿,你真的想清楚了吗?”罗勇瑄则是面平静地看着罗云意问道,他相信她不会突然做出这个决定的。

    “三哥,我想清楚了!”罗云意对罗勇瑄点头道。

    “既然你已经想清楚,那么接下来我们会帮你的!”罗勇瑄露出笑容道。

    他们这次跟罗云意来冰尧城,就是为了保护她,然后竭尽所能帮助她,至于她要做什么事情又为了什么,他们知不知道倒不是最紧要的。

    “三哥——”罗勇峰还想要再些什么,但是被罗勇瑄挥手打断了。

    “峰哥儿,记得你跟来冰尧城的原因是什么,意姐儿要做什么事情,你只需要帮她就好,其他的不要多管,否则我立即送你出冰尧城!”罗勇瑄目光微冷地看了一眼罗勇峰道。

    “我——知道了!”罗勇峰轻咬了一下下唇,他不能坏了罗云意的大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