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得知真相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得知真相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div id="content">

    “你的意思是——”罗云意好像明白涂凌话里的意思了,然后她又想到了怀孕的那位乐夫人,“那这样,乐夫人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涂磊的!”

    “她那肚子里可是羌吴国皇室的血脉,金奇想要移花接木让有羌吴国血脉的孩子接任冰尧城的城主之位,可是够用心良苦的!”知道内情的涂凌邪笑一声道。

    “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罗云意想着如果东华公主和柳三娘若是知道乐夫人肚子里孩子的生父另有其人,肯定会大做文章的。

    “很快会有更多人知道的!”城主府越乱越好,涂凌就是要让涂磊的后宅不宁,看看这次四大家族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尤其是他现在已经知道了马氏姐妹的真实身份,马家那块金玉牌他可是势在必得的。

    “涂凌,你究竟想要做什么?”罗云意越来越觉得涂凌这次回到冰尧城复仇有些不简单,如果杀几个人便能解了心中仇怨,依照他的武功修为,那些害了他的人早就付出生命的代价,而他却一直留着涂磊这些人的性命,就算是想把冰尧城据为己有,这条路似乎也不该这么走下去。

    “姐姐,我要这冰尧城完完全全属于你一个人,就连四大家族也要听命于你,只要集齐四块金玉牌即可!”涂凌道。

    “那你现在手里有几块金玉牌?”罗云意没想到涂凌竟然是想要掌控四大家族,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块也没有!”涂凌两手一摊道。

    “涂凌,金玉牌是四大家族最看重的东西,他们绝对不会轻易把它交给任何人的,冰尧城的确是个不错的退路,但却不是唯一的退路,如果你只是想让我得到这座城,那完全没必要,就算在大禹朝,我也一样可以自保。现在我已经拿到了金玉幻镜,孟家的大姐我也不准备继续做下去,冰尧城如果继续和羌吴国狼狈为奸,那么与大禹朝迟早也会有一战,到时候这座城保不保得住还不好,或许那时候我也能用另一种方式得到这座城!”罗云意笑着道。

    “姐姐,如果真像你所的那样,那么大禹朝的皇帝是绝对不会让冰尧城变成别人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冰尧城易守难攻有阵法守护是个绝佳的城池,还因为它建在金脉之上,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涂凌对罗云意出了冰尧城存在的最大秘密,而这个秘密如今还甚少人知道。

    “原本我还真对冰尧城动了几分心思,现在听你这样一,冰尧城就是再好我也不敢要了,这就是颗定时炸弹,住在这里可是不安全!”罗云意听完涂凌的话笑着道,而她心里也真是这样想的。

    试想一下,一座闪闪发光的大金脉,下人谁不想要,她若是真做了冰尧城的城主估计就该寝食难安了。

    “姐姐是怕了?”这样一大笔财富任谁听了都会心动,但涂凌看罗云意反而她觉得是个“大麻烦”。

    “我是怕了,你这份礼物还是换成冰果子对我来比较实惠!”罗云意笑着道。

    “姐姐,你是认真的?”涂凌再一次看向罗云意问道。

    “是认真的,这冰尧城就是再好我也不能要!”下没有永远能守住的秘密,一旦冰尧城金脉的事情传出去,这座城就会变得充满未知与危险,对她来那就不是最好的退路了。

    “我知道了!”涂凌沉默一下道,然后便起身离开了。

    罗云意已经决定尽快离开冰尧城,而且她也让无闻给叶染修传递消息,让他不必往冰尧城再跑一趟,自己会尽快回北疆,然后从北疆大营再回京城,春耕在即,她这个户部尚书不能老不在家。

    “意姐儿,既然你已经做出了决定,三哥支持你,咱们罗家没那么容易倒!”虽帝王心难测,但事在人为,现在的罗家也不是什么人就能轻易动得了的,“不过,孟家这边你准备怎么办?总不能不告而别?”

    “我会找个机会清楚的!”罗云意想着自己若是无缘无故地就失踪了,凭着孟冬生现在对她的宠爱,就是把大禹朝翻个底朝估计也不会罢休,谁让铁血硬汉孟冬生是个彻彻底底的“女儿奴”呢。

    这,城主涂磊接到羌吴国国君金奇的求救信,然后便召四大家族的家主在城主府议事,而冰尧城能给羌吴国提供的最大帮助便是金银财物。

    涂磊手中金银有限,他希望四大家族能够多拿出一些金条送往羌吴国,目的自然是羌吴国战胜大禹朝之后,冰尧城也能在大禹朝的疆土上分一杯羹,反正冰尧城不缺的就是金子。

    不过,四位家主除了马家家主愿意主动拿出两百万根金条之外,其他三位家主就像老僧入定一般眼皮都没抬一下,这让涂磊气得跳脚,孟冬生为了一面破镜子就花了三百万根金条,现在为了冰尧城的未来,他竟然一根都不舍得出。

    “孟家主,我也是为了冰尧城的百姓着想,冰尧城虽富足但地方太了,而且这里四季严寒,百姓们的日子并不好过,哪像大禹朝地大物博,本城主现在就可以许诺你们,只要攻下大禹朝,四大家族便可以据州而立,总好过窝在这样一个苦寒之地。”涂凌看向孟冬生劝解道。

    “我孟家不觉得冰尧城,我孟冬生生在冰尧城、长在冰尧城,除了这里我没打算再去别的地方,孟家人多、饭量大,最近封城生意也不好做,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完这句孟冬生站起来就离开了,假装没听到身后涂磊的喊声。

    孟冬生一离开,郭家老爷子、孔家老爷子也都相继起身离开了,两个人也只是对着涂磊暴怒的脸微微一笑,只有马家老爷子留了下来。

    “刚才那个人是谁?”城主府一处幽径之处,一个身穿账房管事衣服的男子对着身边另一位男子问道。

    “你是刚刚过去的那人,那可是冰尧城大名鼎鼎的孟家主,在这冰尧城还没人敢惹他!”男子回道。

    “孟家主?”问话的男子眼中疑惑顿起,压下心中的惊骇,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城主府的后宅。

    “夫人,年管事来了,是给您送这个月庄子上的账册!”东华公主的寝房外,丫鬟出声禀告道。

    “让他进来!”东华公主脸上露出期待又羞涩的笑容来,等到丫鬟口中的年管事走进来,然后房门被从外关上,屋子里就剩下两个人的时候,东华公主转身便扑进那人的怀中,口中娇喊,“诚哥哥,我好想你!”

    “东华,我也想你!”“年管事”许诚一把将东华抱进怀里,然后一个侧身两个人便顺势滚到床榻之上,紧接着一阵颠鸾倒凤,两个人餍足之后方才有时间话。

    “诚哥哥,娘想要我亲近孟家,可是孟家那位大姐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这件事情恐怕不好办!”东华公主紧搂着许诚光裸的上身道。

    对于冰尧城孟家突然有了位极受宠的大姐这件事情许诚也是知道的,只是他现在是城主府几个庄子的总管事,如非必要他也很少进城主府。

    “我今日在府内与那位孟家主打了一个照面,他那张脸与一个人极为相似,起来竟有**分相像!”许诚眼中闪过幽光。

    “你是孟家大姐,她和她爹孟冬生是长得极像!”东华公主道。

    “不,我的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害得你我分离,害得我家破人亡的人,罗家的罗云意,如今的梁王妃!”许诚恨恨道。

    “诚哥哥,你是现在的孟家大姐很可能是罗云意那个野丫头!”东华公主猛地从许诚身上起开,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之前她就从许诚的嘴里得知失踪多年的罗云意已经重回大禹朝,只是她换了一张面容,不但做了户部尚书,还嫁给了叶染修成为了梁王妃,不仅如此她还被魏太后封为公主,还有封地,如今可是大禹朝炙手可热的人物。

    “很有可能,你别忘了冰尧城的二公子涂凌和罗云意的关系似乎不浅,郭家可是涂凌的外祖家,所以这位孟家大姐的身份十分可疑!”许诚虽没见过孟家大姐,但他有一种极强的预感,这位孟家大姐极有可能就是罗云意本尊。

    “我就觉得那日宴会之上,孟家大姐给我的感觉很熟悉,但我又没见过她,哼,现在想来,她肯定是心虚怕我认出她来,好一个罗云意,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这次我让你有来无回,命丧冰尧城!”东华公主阴狠地道。

    与此同时,一直静悄悄忠心守在门外的丫鬟将偷听的耳朵往外挪了挪,四处瞅了一眼,然后又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很快,城主府西院马氏姐妹的房中就知道了东华公主屋子里发生的一切,而得知孟家大姐很可能是罗云意之后,马氏姐妹也惊了。

    “姐姐,那丫头肯定是认出咱们来了,该怎么办?”做了几年马家的女儿,莫青青真的快忘了她曾是山匪的妹妹,罗云意的出现提醒了她。

    “别急!”柳三娘瞪了一眼莫青青,还是如此沉不住气,“咱们是假的,她也不是真的,只要她还想成为孟家大姐就不会拿咱们怎么样,相反咱们还可以利用这一点让她为咱们办事。”

    “可那丫头不好对付!”当年在青云寨莫青青就看出罗云意主仆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你不用操心这些,我会想办法的,东院和罗家也是有仇的,不定根本不需要你我动手费心思,自会有人帮咱们解决了麻烦!”柳三娘撇嘴一笑道。

    “姐姐的是,东华公主和她那个奸夫肯定坐不住!”莫青青也笑着道。

    “好了,你安心在院子里待着,我出去一趟!”完,柳三娘就换了身低调的衣裙出了城主府的大门,然后在冰尧城内坐着马车七拐八拐,又乘了轿在偏僻的巷子里绕了几圈,最后进了一处不显眼的院落。

    “南公子!”柳三娘推开院落的正门走了进去,然后悄声在里面喊道,紧接着一道人影闪出,将她抱了一个满怀。

    “怎么?想本公子了!”南培林在柳三娘耳边轻吹了一口气,令柳三娘浑身都颤抖起来,她阅男无数,偏偏南培林拿了她的死穴,为了这个男人她倒是什么都愿意做。

    “讨厌!”柳三娘娇笑一声反身搂住了南培林的脖子,南培林顺势将她抱起,两个人便滚去了床上。

    直到日暮时分,柳三娘才春风得意地低着一张笑脸从院子里走出来回城主府,而在她离开之后,南培林也很快离开了院落。

    “家主,外边有一位姓南的人想要单独与您见面,是要和您大姐的事情!”孟冬生正在练武堂里一个人练武,听到进来禀告的人这样之后停了下来。

    “请他进来!”孟冬生擦了一下头上薄薄的汗珠,姓南的在冰尧城的估计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从大禹朝逃来冰尧城的南培林,对于这个人孟冬生是有所听闻的,只是他与此人一向没有交集,要不是有关他女儿的事情都想知道,他也不会请南培林进来。

    很快,南培林就跟着孟家的下人进了练武堂的偏厅坐下,孟冬生见他第一眼就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心眼儿不少。

    “南培林见过孟家主!”真真切切地看到孟冬生这张脸,南培林原本的怀疑也就得到了确定,看来东华公主和许诚的猜测十有**是对的,现在的孟家大姐极有可能就是罗云意。

    “南公子想什么就!”孟冬生开门见山地道。

    “孟家主爽快,在下今日要的话,孟家主听听便是,信便信,不信就当南培林多事了!”南培林笑着道,见孟冬生只是沉着脸没吭声,便自顾自地又道,“在下从大禹朝而来,之前也没见过孟家主,前两日有幸见了一面,却觉得孟家主极为眼熟,后来一想原来是大禹朝的清平公主、如今的梁王妃罗云意与您样貌极为相似,我还听她与冰尧城原来的二公子涂凌关系极好,似乎前段时间也来了北疆。”

    “南公子这话是何意!”孟冬生猛地抬头目光紧锁住他,仿佛一头野兽发出预警的光芒,“难不成你的意思是我孟冬生的女儿会是你口里的那位清平公主?!”

    “孟家主莫生气,到底是不是,孟家主可以自己去查,南培林只是不想孟家主被人诓骗,错认了孟家血脉,就权当南培林今日多事了,告辞!”南培林站起身对着孟冬生拱了一下手,然后便离开了,而孟冬生只是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就陷入久久的沉默之中。

    罗云意今夜无心睡眠,也不知为何心绪有些烦乱,她一个人来到了孟家的厨房,厨娘们已经去歇息了,后厨也歇了火,她找来面粉、鸡蛋和水还有一些青菜,打算做一碗清汤鸡蛋面当夜宵。

    正在搅拌面粉的时候,她听到了身后有脚步声,一转身看到孟冬生站在厨房门槛处,而一直守在外边的谷雨站在旁边。

    “爹爹,您怎么来了?”罗云意笑着看向孟冬生。

    此刻孟冬生专注的眼神里审视中夹杂着一丝怀疑,罗云意从他这与以往不同的细微变化中预知到了某些事情,看来今夜的心绪不宁是有原因的。...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