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章:徐徐图之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章:徐徐图之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div id="content">

    回京之行因为叶祁的突然到来暂时搁置,罗云意从叶染修嘴里得知叶祁会在冰尧城待几日,之后会和他们一起回京,而且叶祁言语之间似是也想乘坐一下罗云意的“神鸟”。

    叶祁会对神鸟好奇,罗云意一点儿也不奇怪,想来不止是他,孝和帝和很多亲眼见过、听闻过神鸟的人,都对它万分好奇,不过自己也只能满足少部分人的好奇心。

    “姐姐,你打算送我什么礼物?”次日一大早,罗云意还在梳妆打扮,涂凌就大咧咧地进了她的院子,面对翠儿的不满和谷雨的瞪眼,他也不在乎,他的姐姐他想什么时候见就什么时候见,何时需要看两个下人眼了。

    “送礼?送什么礼?你要过生辰了?”罗云意疑惑地看他一眼问道。

    “你还没听?”涂凌眼中讶异之一闪而过,但很快又笑了,“明日我这新城主要举行接任大典,作为姐姐,你不是应该送我份礼物庆贺吗!”

    “明日?一的时间来准备吗?会不会太着急了?”罗云意记得孟冬生给她过,关于新城主的接任大典涂凌是拒绝的,怎么现在又同意了?难道是因为叶祁的到来吗?

    “不会,对于四大家族来一时间足够了!”四大家族在冰尧城的实力罗云意还没有真正见识到,明日的接任大典将会是冰尧城历史上最盛大空前的一场仪式。

    “那你想要什么礼物?”罗云意也不再追问有关接任大典的事情,想来涂凌和四大家族有着自己的想法,甚至叶染修参没参与其中还不好,自己暂时做个旁观者好了。

    “什么礼物都能要吗?”涂凌试探性地问道,接着又问了一遍,“我想要什么姐姐都能送我?”

    “这个可不行!”罗云意直接笑着道,谁知道涂凌会提出什么“特别”的要求,还是先把丑话在前头比较好,“你要的礼物得是我送得起又愿意送的,否则这礼物我就看着办了。”

    “姐姐真是气!”涂凌嘴巴一撇,但还是出了自己的想法,“姐姐,你把你肚子里的孩子送给我好不好?”

    “你开什么玩笑!”罗云意瞪了他一眼,这子要什么不好要她肚子里的孩子,他这是想要挨打的节奏。

    “姐姐,我没有再开玩笑!”涂凌一脸认真,“我是真的想要你肚子里的孩子,等他生下来,我就把他接到冰尧城,将我一身绝学传给他,你放心,他绝对不会像他爹梁王和我之前那样走火入魔,我会把他教成武功下第一,然后把这冰尧城送给他玩,让这世上再也没人敢欺负他。”

    “涂凌,我知道你对我这个姐姐好,也想对姐姐肚子里的孩子好,但是我不能把孩子送给你做礼物,因为孩子是不能离开娘亲的,他要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只要他每活得开心快乐、健康平安,武功是不是下第一不重要,有没有财富权势不重要,我只是希望他能过得安康就好!”罗云意用极其郑重的语气看着涂凌道。

    涂凌自的经历让他对亲情友爱的见解都与旁人不太一样,有时他的想法单纯地到了一个极端,罗云意不愿意伤害他对情感的期许和美好,但有些事情有些道理该让他明白还是要让他明白的。

    “可是姐姐的希望也不一定会实现,你的孩子生下来注定就要不平凡,你想让他过平凡的日子,除非你们自己也变得平凡,这可能吗?!”涂凌脸凝重起来,他不是真的想要罗云意的孩子做礼物,他只是希望能给那个孩子更多的保障。

    “涂凌,我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我的孩子生下来注定要走一条曲折难行的路,那么只管走就是了,人生本来就是充满着未知与冒险,酸甜苦辣、喜怒哀乐、生老病死、悲欢离合这都是人生的一部分,当你避无可避之时,坦然接受,努力朝着最有希望的那一个方向前进,拼尽全力了就行,我刚才所的希望是我作为一个母亲对孩子最大的期许和祝福。”罗云意笑着对涂凌道,此刻她神态安然,语气平和,出口的话都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罗云意的话让涂凌沉默下来,从来没有人对他过这些,明明听着是不找边际又虚幻的大道理一样,但细品下来似乎又到了自己心坎里,如果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很早之前对自己过这些,那么自己的人生是不是也会走向不同的地方呢?

    好在,一切都不晚,现在有人告诉他了,而经过这番话,他的心境也恍然间发生了变化,很多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心结似乎找到了解开的那把钥匙,就像罗云意的,他也要朝着最有希望的那个方向前进。

    “如果姐姐是我娘亲就好了,虽然我的娘亲也很好!”涂凌嘴角带些苦笑地道。

    “我可做不了你娘,不过做你姐姐还是绰绰有余的,以后你要乖乖听话,不然我可是会打人的!”涂凌话语里的落寞罗云意听着也心疼,以后多疼这个“半路弟弟”一些好了。

    “姐姐现在可是打不过我的!”涂凌抿嘴一笑道。

    “怎么?我打你,你还敢还手!”罗云意故意气鼓鼓地看着他道。

    “不敢,不敢,我就站在这里任由姐姐打,你只要不嫌手疼,怎么打就行,就是打完了得给我做好吃的!”涂凌笑道。

    “吃货!”罗云意笑瞪了他一眼,“放心,明日姐姐定会给你送份贺礼的!”

    “是什么?”涂凌赶紧问道。

    “留着你的肚子,到明晚上你就知道了!”罗云意道。

    一听罗云意这样,涂凌就猜出她要给自己做好吃的了,这可比送什么奇珍异宝要和他心意。

    一的时间,整个冰尧城看起来和寻常热闹时也没什么两样,但四大家族的人明显忙碌了一些,而从早上开始,叶染修、罗勇瑄、司空图几人便陪着叶祁在冰尧城四处赏景游逛,到后来陪着叶祁的就变成了叶染修一人。

    直到第二日破晓时分,叶染修才回到了孟家大宅,而今日的新城主接任大典他们都是要出席的,不过罗云意不需要观礼,只需要参加最后的饮宴部分即可。

    “我怎么也是梁王妃,大禹朝的户部尚书,冰尧城孟家的大姐,更何况连太子都出席了,我不参加观礼是不是不太好?”罗云意自觉身体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要是自己不去观礼,难免会落人口舌。

    “没什么不好,这场接任大典本就是一场表演而已,你刚怀孕,还是不要受累,等到观礼结束,孟家会有人把你送到城主府的,在这之前,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叶染修心翼翼地把罗云意扶到床上坐下,他不希望她辛苦,哪怕是一点点,但生孩子这种事情明知很辛劳他一个大男人又不能代替,只能在其他方面尽量做到最好。

    “阿修,这么热闹喜庆的时候你却让我呆在家里,我不去观礼可以,那我能不能——”罗云意眨巴着一双含笑的眼睛看向叶染修。

    “不可以!”叶染修直接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今,你必须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许去!”

    “叶染修,你真以为自己能困住我?”罗云意轻哼了一声,她是怀孕又不是不能动,凑凑热闹总可以。

    “意儿,不要任性!”叶染修无奈一叹,“今日的冰尧城四方城门都会打开,城外早有很多人候着要进城,到时候龙蛇混杂人会非常多,就是接任大典上即便有四大家族的人在也可能会有突发状况发生,毕竟这冰尧城不止有四大家族,虽谷雨和无闻他们都会保护你,但我还是会担心的。”

    “我发现自己怀孕后你比我变得还要心谨慎了!”罗云意也是叹气道,她真的没想到做事一向果决的叶染修在自己怀孕后行事作风都有些变了,这男人就是太紧张她了,“那我只在万聚楼雅居里呆着,就从窗口往下望望,这总行了!”

    “行!”叶染修也知道这是罗云意最大的让步了。

    “对了,你陪太子逛了一,都去哪里了?”罗云意可不会相信叶祁只是单纯地在游逛冰尧城,他亲自跑这一趟应该是想亲眼查看一番冰尧城的实力,毕竟就连羌吴国的国君金奇都没有率领二十万大军攻下这座城。

    “去了不少地方!”叶染修坐在罗云意的身侧,目光幽深,他和叶祁算自一起长大,对于彼此的性格脾气也都了如指掌,只不过后来他陪着梁老王爷南地北地游历,两兄弟之间的感情没有变,但每个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经历,其他变化也都是在所难免的,很明显现在的叶祁和他都变了。

    “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罗云意话里有话地看着叶染修问道。

    “是的,该闯的不该闯的都闯了,该让他知道的也都让他知道了!”叶染修同样话里有话地回道。

    罗云意一听莞尔一笑,看着叶染修问道:“这次游逛不会是你和涂凌给太子设的一个局?”

    “单凭我们两个还做不到,太子也不会相信,还要加上四大家族的家主,我们希望他能看到一个真正的冰尧城,一个无法一口就吃下的冰尧城!”叶祁想要对冰尧城做什么,叶染修很清楚,既然他有心要保这座城,那么无论是谁即便是他想要效忠的君主,他也会存留一丝私心,不存己何存人!

    “太子真正想要的是金脉,这座城对他来其实并不重要,可真正的金脉即便放在他眼前他也取不走,你们又怎么能让他打消对金脉的念头呢?”罗云意问道。

    “为什么要打消呢!”叶染修轻声一笑,“冰尧城是的确有金脉的,在城主府有一张藏宝图,图上显示城内有一处生龙眼,龙眼下便藏着金脉,这金脉便是几座含金的矿山,被人世代守护着,你当孟家这么多金条是哪里来的!”

    “你是冰尧城明面上真有金脉,而这金脉的守护人就是孟家?现在太子已经知道这个秘密了?”罗云意睁大了眼睛,叶染修不这些她还真不知道。

    “是的,冰尧城四大家族有着共同的秘密,也有着各自世代要守护的秘密,就像孔家几千年守着白玉幻镜,孟家几千年守护的便是城内的那几座含金的矿山,不过金矿的秘密其实早就秘密流传,太子真正要找的也是这几座金矿,我只是没想到你的孟家爹爹会把这个秘密告诉我。”罗云意毕竟不是孟冬生的亲生女儿,而且相识时间如此之短,孟冬生竟然愿意把孟家最大的秘密告诉他这个外姓人,叶染修一开始百思不得其解,甚至觉得孟冬生是另有所图,但经过和孟冬生一番推心置腹的谈话,他才知道这金矿对于孟家就像白玉幻镜对于孔家一样似乎都成了一种不出的负担。

    “那太子现在对金脉或者对孟家守护的那几座金矿是什么意思?”罗云意脸严肃起来。

    “他只了四个字‘徐徐图之’!”叶染修冷淡道。

    “徐徐图之——”罗云意略微拉长了话音,忍不住轻哼一声,“他还没有坐上帝位就开始觊觎这里的金矿了,等到他真正成为大禹朝国君的那一日,冰尧城是不是又要来一场战火!”

    “皇上现在正当壮年,北疆事定,大禹朝势必国泰民安,太子继位怕还要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叶祁这个太子的确很有能力,也很有野心和魄力,他这个人最大的优点便是能沉得住气,但这也将会成为他最大的弱点,在叶染修看来,有些事情速战速决才是最好的办法,不过叶祁的性格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要保住冰尧城长久的安宁,就要让叶祁看到一个与表面不一样的冰尧城,让他亲身体会一下冰尧城不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这里的金脉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所以他最后才会对自己出“徐徐图之”四个字。

    “我怕现在的太子有些事情会等不及,世事难料,那把椅子有多诱人,对于一个野心家来比罂粟还可怕!”虽然在罗云意现在看来叶祁并不是那样一个为了帝位真得不顾一切的人,他或许无情冷漠了一些,但自古成大事者必会有所舍弃,她不赞同却能理解,做一个流芳千古的帝君并不容易,叶祁想要做这样的一个人,所以他想要的想要舍弃的就会比旁人要多。

    “如果一个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那么无论是为君还是为臣,他都是会被人唾弃的,能让我叶染修效忠的人绝对不会是这种人!”叶染修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如果叶祁到时候真的做出有违伦理道德、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事,他不会袖手旁观,也绝对不会任由他坐上帝位。

    “你的没错,世上人,你信我,我便信你,真心换真心,且看咱们这位太子以后是拿真心还是假意了!”罗云意笑着道。

    叶染修对罗云意点点头表示同意,所有一切最坏的设想都还是只是设想,远远没到发生的地步,当然防患于未然并没有错,否则事到临头再做打算就完了,他不是愚忠之人,也不是有野心要称霸下之人,他只想做一个保护好家人的好男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