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去守金脉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去守金脉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div id="content">

    看着郑晨离开的背影,罗云意双眉凝缩,这件事情发生的蹊跷又诡异,山匪的事情绝对不会像郑晨的那么简单,怕是和他们三人脱不了关系。

    虽这些纨绔子弟没什么心眼计谋,可能也不受家族的重视,但他们背后的家族以及家族的掌权人可都不是傻子,他们不会看不出这是一个局。

    很快,关于逍遥王府叶家二少叶存上吊自杀的各种版本就在京城传扬开来,有他是被户部和罗云意逼死的,有他是做生意亏了心疼死得,还有的他是为情所困想不开的,等等。

    总之,传得最像真正原因那一个还是因为补交赋税银子的事情,户部和罗云意也很快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弟妹,你可千万别听信外边那些传言,存哥儿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和你没关系,逍遥王府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和户部、和你作难!”叶开一大早就亲自跑了趟梁王府来给罗云意解释。

    这两在王府老逍遥王爷、逍遥王爷和汝南郡王没少找他训话,可自始至终这件事情和他都没一点儿关系,但谁让叶存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母亲不在了,他这个做兄长的总不能见死不救不管他!

    “世子多虑了,这件事情本来就和我、和户部没关系,所以我也不会放在心上,你不必跑这一趟的!”罗云意看着叶开道。

    “弟妹你没放在心上就好,唉,存哥儿这次也是倒霉!”叶开苦笑一声看着罗云意道,不过看他的眼神似是有话想又觉得出来会惹罗云意不高兴。

    罗云意假装没看懂他的眼神,无论郑晨几人是出于什么原因设了这个局,她都没打算将几人供出来,叶存那些纨绔子弟也该受受教训。

    罗云意的沉默让叶开原本张口想问的问题又咽回肚子里,现在她可是怀有身孕,就连皇帝都不敢劳累和惹她不顺心,就更别他了。

    虽逍遥王府关于叶存上吊自杀的事情想要息事宁人,但其他人却没打算将此事风淡云轻地放过去,有几位老皇亲直接颤巍巍地走到了皇帝面前,让皇帝给他们家族一个交代。

    “交代?朕给他们什么交代!”孝和帝气得一拍龙椅站起来,太子叶祁和梁王叶染修以及丞相韩信祖就站在他对面,三个人脸上神情各异,但都没有话,“别以为朕不知道他们是打着什么主意,以为就凭家里几个不中用的子弟就想要挟户部、要挟朕,哼,看来是越老越糊涂了!”

    “皇上息怒,其实这原本只是一件事,因为牵扯到赋税一事,事情才变得复杂起来,这段时间户部让补交赋税银子也的确是得罪了不少人,尤其是那些老皇亲!”丞相韩信祖见叶祁和叶染修都不话,想了一下便道。

    “朕岂会不知!”孝和帝又怒哼一声,“他们这些年都快把国库给掏空了,以为沾着皇亲的光就可以为所欲为,子犯法还要与庶民同罪,朕这次绝对不会姑息,欠多少都要给朕一文不少地补上来,谁要是想要寻死觅活,朕就成全他们!”

    “父皇息怒,这些老皇亲倚老卖老的确难缠,但也不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不如交给儿臣来办!”叶祁眼中闪过坚决的光,有些皇亲国戚的确是需要好好惩治一番了。

    “好,朕就把他们交给你了,别让他们再给朕添堵!”孝和帝一甩龙袖气哼哼地回后殿了,自始至终叶染修都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叶染修从宫中回到梁王府的时候,罗云意正带着玉婷、谷雨几个丫鬟在琢磨新吃食,气开始转热,怀了孕的罗云意开始贪凉了。

    “意儿,你在做什么?”叶染修笑着走进了厨房,他见罗云意正拿着勺子挖冰,然后又在冰上放了很多切好的水果或者红豆之类的东西。

    “阿修,你快尝尝好不好吃?这是我刚做好的冰粥,今日真是太热了!”罗云意鼻尖上已经有薄薄的汗珠,叶染修用手指给她轻轻抹去,满眼宠溺。

    “好!”叶染修吃了一口罗云意喂到嘴边的冰粥,又凉又甜,很是冰爽,不过此时还未立夏,吃冰似乎有些早,“意儿,你怀有身孕可以吃这些吗?”

    “我问过项爷爷了,他少吃一些没问题,主要是我觉得好热,好想吃冰粥,可能是肚子里的家伙想吃了!”罗云意怀孕之后话语气不免多了些撒娇意味,叶染修听着也浑身酥麻舒服,所以也就任由她的所作所为了。

    “看来是个贪嘴的!”叶染修轻抚了一下罗云意的肚子道。

    “今日进宫是为了那些老皇亲的事情?”罗云意做好冰粥和叶染修回了房间,谷雨端了两碗放在他们面前,然后便从房间退了出去,留他们夫妻两人在房内单独话。

    “他们不敢来梁王府烦太爷爷,就去宫里找皇上了!”叶染修端起冰粥给罗云意喂了一勺。

    “这些人也真是的,到底这件事情一开始也没有谁对谁错,是那些纨绔子弟想要不劳而获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而他们背后的家族又想利用这件事情在补交赋税上做文章,以为自己身份尊贵就可以独享特权,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他们愿意皇上也不会愿意,要知道他们亏空的可是皇帝的银子。”罗云意觉得这些老皇亲真是看不清形势,孝和帝和新太子都想重整国政,他们这时候为了自己的利益出来和朝廷作对,那是自找麻烦。

    “这些人就是仗着自己的身份才敢如此胆大妄为,事情恐怕才刚刚开始!”孝和帝把这件事情交给叶祁来处理,叶染修虽知叶祁手段也不差,但这次事情怕是会很棘手。

    罗云意也同样点点头,又喝了一勺冰粥,凉凉的,真是舒服极了。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就像叶染修对罗云意的那样,那些老皇亲虽然在皇帝那里碰了钉子,但他们似乎不惧新太子,想着法子去找叶祁处理这件事情,甚至要叶祁将郑家、忠信侯府彭家和司空家都治罪。

    叶祁冷静而果断地训斥和惩治了几家仗势欺人、故意惹事的老皇亲,结果有两位老皇亲一个生生被气死了,一个硬是闯上早朝,当着皇帝和满朝文武的面撞柱而亡了,一件事死了两位老皇亲,孝和帝和叶祁也变得焦头烂额起来,梁老王爷听后更是气得摔了茶碗。

    “你们一个做皇帝,一个做太子,就是这样办事的,这点儿事情都处理不好,如何处理国事!”皇宫正殿内,梁老王爷坐在椅子上,一脸严肃地看着面前的孝和帝和叶祁训斥道,魏太后就坐在一旁并没有话,脸上也是无奈之。

    “皇爷爷,朕也是没有办法,这些老皇亲的要求太过无礼,他们已经比旁人享受到更多的荣华富贵,可还是不知足,朕不过是让他们把该补交的补交上,可他们却推三阻四还故意给朕找麻烦,朕绝对不能再纵容他们!”孝和帝虽然被梁老王爷训斥了,但子的气势并没有减,而且出口的话也是义正言辞。

    “我没有你这件事情做得不对,他们有错该罚,可你们父子不应该让事情到了这一步,这些老皇亲都曾为大禹朝立过功、献过力,你们这样做只会寒了叶氏一族的心,无论是皇家人还是普通人,若是没了家族的庇佑,你们知道后果吗!难道你们就想不到一个更好的处理方法吗?!”梁老王爷眼中厉闪过,孝和帝和叶祁也都乖乖地低下了头,若是能想到更好的办法,他们也不会采用如此激烈又果决的手段了。

    “太爷爷,您别生气了,这件事情都怪我,是我逼得他们太急了!”叶祁主动揽下责任道。

    “祁哥儿,你性子一向沉稳,做了太子之后就更应该稳,凡是可进但不可快进,任何事情都要慢慢图之,路是一步步走出来的,你想一脚踏十梯,只会得不偿失摔得惨重,明不明白!”梁老王爷看着叶祁语重心长地道。

    “太爷爷,您教训的是,我以后一定谨遵您的教诲!”叶祁恭顺地道。

    “皇叔,祁哥儿这孩子一向不错,这次怕也是忙中出错,您就别生气了。对了,意姐儿在府里可还好?”魏太后微微一笑看着梁老王爷问道,顺便给孝和帝、叶祁都递了一个眼,孝和帝暗中轻松一口气,叶祁则是赶忙给梁老王爷倒上一杯茶,并端到他面前。

    梁老王爷先是瞪了一眼叶祁,但还是接过了他手里的茶杯,然后才对魏太后道:“那丫头现在在府里整就琢磨着吃,户部那些官员每去王府的也不少,我看都不是去办事的,全都是为了那口吃的。原想着府里能清净几日,结果来蹭吃蹭喝的不少!”

    “那是意姐儿手艺好,要不是朕国事繁忙,朕也去了!”孝和帝一脸讨好地看着梁老王爷道。

    “你还是先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了再,一个皇帝整想着吃像什么样子!”梁老王爷显然还在生孝和帝的气,而孝和帝也只是赔笑不敢反驳。

    罗云意听梁老王爷进了宫,等他回来之后又看到他脸不愉,想来也是因为两位老皇亲的死,于是将新做的点心放下,便对梁老王爷道:“太爷爷,朝廷上的事情您就别操心了,不是有皇上和太子在吗,气着了您的身体可不划算。”

    “我生气不光是因为皇帝和太子这件事情办得不妥当,还因为那些蒙受祖荫的叶氏子孙们,因为沾着皇家人的光,他们不思进取只知吃喝玩乐,将原本富有的家产全都败光,这些人没成国家的栋梁,都成大禹朝的蛀虫了!”梁老王爷又是生气又是痛惜地道。

    见梁老王爷难受无奈的样子,罗云意也是轻叹一口气,想了想,她突然抬起头眼睛看向梁老王爷用很认真地语气对他道:“太爷爷,其实要让皇上和您不为难,让这些皇亲国戚满意不找麻烦,并不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就看您和皇上愿不愿意了!”

    “丫头,你有什么好办法就,不必在太爷爷面前卖关子!”梁老王爷笑着对罗云意道,还是他家丫头最贴心。

    罗云意抿唇一笑,然后正了正身子轻声问道:“冰尧城金脉的事情想来阿修已经和太爷爷过了?”

    “嗯!”梁老王爷轻点了一下头,他不明白罗云意怎么忽然提起金脉的事情。

    “太爷爷,您应该很清楚无论是皇上还是太子对于金脉都势在必得,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此刻的冰尧城并没有咱们大禹朝的人在,守着金脉的是孟家的人。这一次阿修帮助冰尧城的人击退了羌吴国的大军,新城主又是与我们交好的涂凌,如果以大禹朝帝君的名义派一队人去冰尧城送礼贺喜,同时写下邻邦交好的盟约,然后咱们再想办法把这队人留下,让他们在冰尧城寻找和守护金脉,您觉得怎么样?”罗云意眼中藏着狡黠的光芒,可是没瞒过梁老王爷的眼睛。

    梁老王爷听完她的话,先是一怔,思考了片刻,然后又恍惚像明白了什么,一脸促狭地看着罗云意道:“丫头,你想让京城这帮不成器的东西去冰尧城守金脉,恐怕不是这么简单,皇帝和太子会相信你的话吗?太爷爷我可不是老糊涂,你和修哥儿想做什么我也不会管,你们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我老了,只想享受一下伦之乐。”

    “皇上和太子信不信那是他们的事情,只要那些老皇亲愿意相信就行,去一个满是金子的地方找金子、淘金子、守金子,总比让他们继续留在京城为非作歹好,冰尧城是个好地方,至于他们会在那里变成什么样子,我可不敢保证,毕竟金子是会令人发狂的!”想来孝和帝和叶祁都在琢磨着怎么让自己的人进入冰尧城接触到金脉,那么趁着此事自己不妨给他们出一个“好主意”,主动送一批人去守金脉,而且这些人还是皇家较为亲近的人,罗云意肯定他们都会同意的。

    “送走也好,京城能清净几了,这件事情你和修哥儿看着办!”让那些权贵子弟有件事情做总比让他们留在京城继续祸害家族和别人要好,梁老王爷也不打算再过问这件事情了。

    “太爷爷您放心,只要这些人不在冰尧城作奸犯科,我会让涂凌和孟家多照顾一些的,但若是他们咎由自取,那就怪不得旁人了!”罗云意对梁老王爷道,

    “太爷爷明白,去办!”梁老王爷很清楚真正的大事无论是谁也不会交给一帮纨绔子弟,这些人不过是借着一个“虚晃”到冰尧城空走一趟罢了。

    “嗯!”罗云意应道。

    叶染修从兵部回来之后,罗云意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次日早朝叶染修就留下和孝和帝、叶祁三人在御书房议事了大半。

    又过了两日,孝和帝突下一道圣旨,朝廷将组建使团前往冰尧城缔结邻邦友好盟约,同时也为其新城主涂凌送礼道贺,而令所有人意外的是,这个使团里所有的成员竟然都是权贵子弟,而且还是京城里那帮最纨绔、最会惹是生非的一群人。

    最初圣旨刚下的时候,有不少老皇亲又气哄哄地进了宫,听冰尧城冰雪地的,让他们的宝贝子孙去那里,这不是皇帝又在故意为难他们吗!

    不过,这一次进宫之后,皇帝却把这些老皇亲都聚在殿内,而且关上殿门和他们密谈了许久,等到这些老皇亲再从皇宫里出来的时候,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狂喜和筹谋,一个个脚步急促地往自家赶。...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