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改种药材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改种药材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div id="content">

    罗云意躺在竹楼内的躺椅上,一字不落地将有关庾州的几页简单的记载全都仔细地看完,关于庾州所书写最多的便是此地苦寒,是流放罪犯之地,像有关土地、气候、风土人情等方面的记载就极少。

    “丫头,好了!”等到罗云意看完又在躺椅上憩一会儿,便听到唐老头在楼外轻声喊她。

    “来了,爷爷!”罗云意起身走出竹楼,见唐老头手中拿着一页纸,“爷爷,分析的如何?”

    “庾州的土质现在所含的各种矿物质比例不太适合稻、麦等粮食作物的种植,又因为当地百姓不懂得改善劣质的土壤,所以这么多年以来庾州的粮食产量才会一直很低。”唐老头将手中的分析结果递给了罗云意。

    罗云意从上到下很认真地看了一遍,点点头道:“爷爷你的没错,就算我把最优的种子让他们带回去,有最厉害的司农官,只要不改善当地土质,产量还是上不去的。”

    “是的,不过像这样质量很差的土质,要想改善成肥沃的良田,需要的时间可是很长的,首先要种植大量的植被林木作物,还要保证水土丰富,庾州多山地,想来水土流失也是很严重的。”唐老头道。

    “目前来也只有如此了,时间长些没关系,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也算给庾州的子孙后代造福了!”现在开始改善庾州土质还不晚,只要有成果,对于庾州百姓来就是好事。

    “丫头,庾州的土质虽然不好,不过我发现这里的土质却非常适合种植中草药,不知道这个对你有没有帮助!”唐老头刚才做土壤分析的时候,在发现此地土质不适合种植庄稼的时候,又多做了一项比对,结果发现这里的土壤很适合一些中草药的种植。

    “爷爷,当然有帮助了,农民致富不一定要靠种庄稼的,如果庾州百姓种植中草药也能换银子,那和种庄稼差别也不大,最多拿卖草药的银子去换粮食!”罗云意笑着道,看来庾州百姓发家致富有希望了,“对了,爷爷,庾州的土壤都适合种什么草药?”

    “我已经给你列好了单子,另外空间里也有这些草药的种子,都是文真道长在山里采集收藏起来的,我已经给你拿好了!”唐老头有些故意使坏地笑着道。

    “您没和道长一声就拿他的草药种子,他会不会生气?”罗云意也笑了。

    “他气什么,这空间山里的草药还不都是任由他一个人采摘,你先拿着不够我让那老道再去采!”唐老头道。

    “爷爷,您别总是欺负道长!”自从唐老头和文真道长这对老友同时进了金玉空间成了灵体,两个人在一起没少斗嘴,吵来吵去倒是感情越来越好。

    “我哪有欺负他!”唐老头眼睛一瞪,似是很不满。

    罗云意从金玉空间里出来的时候,盛放庾州土壤的袋子里已经全都变成了各种草药种子,她把谷雨、夏至叫了进来,然后让她们两个人拿着这些草药种子跟着自己去找项老。

    项老正在梁王府内为他新盖的药庐内晾晒草药,最近气不错,正是晒草药的好时候,而这些草药大多都是他新收的那几个徒弟上山采的。

    见罗云意亲自到药庐来,项老觉得很奇怪,又离着老远闻到一股味道很浓的草药味,一双眼睛不由地朝着谷雨、夏至手里的袋子射去锐利的目光,但凡学医大者对于上等草药味都是极为敏感的,项老这样的神医尤其如此。

    “丫头,这袋子里的是什么?”项老的目光紧紧锁住两个丫鬟手里的袋子。

    “项爷爷,这是一些草药种子,是我打算让庾州来的那几位百姓拿回去种植的,不过关于这些草药的种植方法还是想来请教一下您!”罗云意让谷雨和夏至把袋子放在药庐内的空地上打开,而项老早已经一个箭步走上去观看。

    “多少年没见过这样上等的草药种子了,这一种可是极为难得的,入药最好!”项老蹲下了身子开始一样样地查看,脸上满是兴奋之,像是见到了什么宝贝似的,拿着这个不舍得放下,拿着那个又想再看看,“丫头,这些草药种子你都是从哪里弄来的?”

    “项爷爷,这些——这些其实都是我师叔留给我的,您要是喜欢,我那里还有一些,改我给您送来!”见项老对这些草药种子爱不释手的样子,想着空间里这些东西也多得很,罗云意便笑着许诺道。

    “好好好,真是太好了,都拿来给我!”项老已经决定待会儿就让他新收的徒弟在京城给他找一块好地方做药园,他要把这些最上等的草药种子种在药园里。

    罗云意点点头,接下来项老就把这些草药种子的种植方法都详细地写在纸上,听到罗云意庾州的土地更适合种这些草药,项老就更为上心了,并决定让他的两个徒弟跟着去庾州亲自教当地百姓如何种植这些草药。

    从药庐里出来之后,听到秦观还没从王府离开,罗云意又让人把他叫到了自己跟前。

    “大人,有何吩咐?”秦观见到罗云意永远是以学生的谦卑和下属的恭敬对待她。

    “庾州的土质我已经查验过了,此地土质很差,种植稻麦等作物很难高产,必须要改善当地土质才可以种出高产的粮食和蔬菜,不过这样的土壤却很适合一些中草药的种植,我打算让这些百姓带一些草药种子回去试种,如果草药丰收,那么对于当地百姓来也是好事一件。”罗云意对秦观出了自己的想法。

    “大人,您打算让庾州百姓如何改善当地土质?是不是和其他地方改善土质一样,种植一些苜蓿或者豆苗,翻耕到土地之中当成肥料?”关于改善土地土壤这方面司农司早就在罗云意的带领下取得了不的成效,一些原本贫瘠的土地或山地经过改善已经能种出高产的粮食或蔬菜,秦观想着庾州是不是也可以采用这样的方法。

    “这个要看庾州当地的具体情况,有可能连苜蓿或豆苗都种植不成,或许林木种植会更好,也可在林木里放养牲畜家禽,它们的粪便翻耕到土地中也是极好的肥料,改善土壤可采用多种方法,这是有关庾州土质的分析文书,你拿回去和司里的其他司农官研究一下,拿出一个解决方案让我看看。”罗云意打算把改善庾州土质这件事情交给户部的司农官来做,她是户部尚书没必要事事亲力亲为,再这也是司农司应该管辖的事情。

    “是,大人!”秦观接过罗云意手中油墨还未干的分析文书便离开了梁王府。

    次日早饭过后,罗云意又吩咐谷雨和夏至给项老送了另外一份空间里出的草药种子,而项老也已经让他的徒弟用最快的速度在城内给他找了一处地方做药园,好在这地方离梁王府不远,就在东街不远处,还是莫娘帮忙一起找的。

    “王妃,魏国公府世子妃求见!”午后,罗云意嫌热便在王府的纳凉亭内休息,如今立夏已过,太阳是越来越毒辣了。

    “把她带到这里来!”罗云意让丫鬟奉上解暑的温茶,没过一会儿,华青冉便来到了凉亭内,福礼过后,便坐在了罗云意的对面。

    “王妃,我爹前几从瑸州让人捎来了几筐干果,都是瑸州特产的好东西,对孕妇也是极好的,给您送来了两筐,希望您会喜欢!”华青冉浅笑盈盈,在魏国公府的日子虽然勾心斗角免不了,但对于身为佳女的她来已经算是最好的选择了,她一直都很感激罗云意。

    “瑸州的好东西我自然是要尝尝的,谢谢你了。”罗云意再见华青冉觉得她比之前更加沉稳了,这是个好现象,在魏国公府那样的大户人家里,身为当家主母就要有这种气度。

    “王妃客气了!”华青冉立即道。

    “看来你在魏国公府还过得去,管理一个国公府的后宅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有什么难处就!”罗云意看着她意味深长地道。

    “王妃忧心了,后宅之事我尚能应付,今主要是来探望探望王妃,以后世子去冰尧城,府里事情怕是要增多,到时候出门怕是没那么随便了!”华青冉笑笑道,但她话里透出的信息却让罗云意不由地跳了一下眉头。

    “怎么?世子也要去冰尧城吗?我记得皇上的圣旨上似乎没有他的名字?”魏以林也要去冰尧城?罗云意在想这是魏纵的主意还是魏太后或者皇帝的主意,亦或是太子叶祁的主意?

    “是的,世子三日后也要随着使团前往冰尧城,皇上已经封他为三品校尉,负责护卫使团安全,镇国大将军沐捷之嫡次子沐力是副校尉,到了冰尧城之后,那些权贵子弟都要听两人的号令。”华青冉声音轻轻柔柔的,音量刚好够罗云意和她两个人听得到。

    “世子能得皇上看重这是好事,你不必过多担忧,世子是个聪明人,他既然领了这份差事自然会办好的,只是冰尧城寒地冻,就算是走运找到金子,怕也是不好运出来。”罗云意端起茶杯却没有饮用,魏家是孝和帝一直依仗的家族,而沐家如今是太子叶祁看重的重臣,这次冰尧城之行,很多人可真是用心良苦。

    “我倒是不担心世子,金脉一又不知是真是假,传言不可信,但国公似乎也有意一同前往!”最后这句华青冉得声音更低更轻了。

    魏纵也要去?罗云意听后不由地一笑,道:“看来还是金子最能吸引人,国公和世子不在,以后国公府就要靠你这个主母里里外外操持,你可要多辛苦几分了!”

    “王妃的是,我倒是不怕辛苦的!”华青冉莞尔一笑,罗云意的意思她已经明白了,而且她也是打算这么做的,趁着男主子们不在家,她这个女主子要把国公府尽量掌控在自己手里。

    华青冉离开了,罗云意却在凉亭里又坐了许久,叶染修从外边回来的时候,看到她一个人还在凉亭里低头思想着什么。

    “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叶染修听项老过,女人刚怀孕的时候会很难受,有的会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甚至吃一口吐一口,还有的心情会时好时坏反复无常,但怀孕以来罗云意倒是没有这些症状,还是现在症状来了?

    “没什么,刚刚魏国公府的世子妃来了!”罗云意回过神之后看着叶染修笑着道。

    “是为了魏纵和魏以林去冰尧城的事情?”叶染修似是猜到了罗云意为什么沉思了。

    “嗯!”罗云意点了一下头,“皇上是打算让魏家进冰尧城寻金脉、夺金脉,对吗?”

    “不止是魏家,还有沐家,皇上可不知你和太子的赌局,没有皇帝会对金脉不感兴趣,魏纵是他能找到的最合适的人选,不过太子亲自到过冰尧城,他知道金脉没有那么容易获得,哪怕魏纵亲自去,到最后也可能失败而归,他让沐家的人跟着,就是希望能和孟家的人联手将金脉先护住,然后你成为孟家家主,金脉顺其自然到你手上,接下来就看你如何利用这金脉了。”孝和帝和叶祁这对父子已经开始执棋对弈,而叶染修可不愿成为他们棋盘上的棋子。

    “其实那场赌局太子根本不必在意,如果他有能力夺得金脉,不需要顾虑我和孟家!”太子叶祁的“多此一举”才是让罗云意烦恼的地方,如果他目的单纯地想要金脉,哪怕方法冷酷残忍一些,其实自己都能接受,但现在倒是令自己有些为难了。

    “也许太子一开始的目的是冰尧城的金脉,但后来,他的目的就是你了,你可比金脉重要多了!”叶染修笑着道。

    “所以咱们这个太子才是能成大事的人,他要人不要钱,这事情就不好办了!”罗云意故意耸了一下肩膀苦笑道。

    “金银财宝是死物,而人是活物,掌控死物容易,掌控活物难,但越是有难度最后的成就感才越强,不是吗?”对于叶祁的心理,叶染修已经揣摩透彻,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知道如何更好地保全更多的人。

    “只要能让我安心地过自己的日子,谁算计谁又有什么重要,太子想要做千古帝君,想要用我这个能臣,只要他信我,我又岂会做人。不过现在皇上还坐在龙椅上,太子要是动作太频繁,他就不怕皇上会起疑心吗?”起来叶祁做很多事情并没有刻意隐瞒孝和帝,罗云意敢肯定对于太子的很多“动作”孝和帝都是心知肚明的,就是不知道这位帝王是怎么想的了。

    “皇上不是不起疑心,他是故意这样做的,太子继位是早晚的事情,皇上是想给大禹朝培养出一个更出的帝君来,太子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很多事情他并没有瞒着皇上,他们父子的较量是不带血刃的。”叶染修对罗云意道。

    但罗云意听后却是轻轻摇摇头道:“阿修,你错了,他们父子之间是温情与促进的较量,但这较量对于其他人来却是比血刃更加可怕,你我怕是无意之间都成了帮凶。就拿这次去守金脉一事来,恐怕京城各大家族内部都会产生一场争斗,到了冰尧城又会是另一场更加残酷的‘较量’,依照魏纵和涂凌的性子,我还真是有些担心。”...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