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刻州名墨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刻州名墨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享受着罗云意的服务,叶染修的疲惫早就一扫而光,脸上是满足的笑意,他轻轻握着她的手说道“有一些,不过现在已经全都处理好了,是一些官场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的”

    “这些事情本该我去处理的”任何一个地方的官场都是一滩浑水,初踏进来的人哪怕自己是此地的封主也会被带进漩涡之中,不过这次叶染修却让自己站在一旁,他跳进这个漩涡帮自己把这滩浑水弄得清澈一些。

    罗云意虽然很多事情没有过问,但她耳聪目明心也澄净,自然很多事情猜想也能猜想得到。

    “你有更重要更喜欢的事情要做,我现在可是个富贵闲人,不能只吃饭不干活”叶染修笑着拉着罗云意的手往大澡盆的地方而去,“王妃,可愿与夫君一起沐浴更衣”

    “王爷,荣幸之至”罗云意妩媚莞尔一笑,男人这么辛苦,总要补偿一下才行

    虽然叶染修没有告诉罗云意这段时间去永良郡做什么去了,但她还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当然这要归功于翠儿。

    非影不知何时看上了翠儿,为了讨好佳人,一切能透漏出来的消息他自然愿意卖个好给佳人,所以翠儿很轻松地就从非影那里得知永良郡发生的事情。

    “王妃,非影说,王爷这段时间去永良郡就是和周大人一起处理一桩贡墨案子,这桩案子牵扯甚广,不但和后宫嫔妃、宫里的采买司还有朝廷官员、大商贾都有关系。”翠儿一边给罗云意梳着今早的发髻,一边对她讲道。

    “贡墨案子非影可说了具体情况”刻州墨是大禹朝最出名的文房四宝之一,之前罗云意在京城送年礼,给各家的礼物中就有刻州墨。

    翠儿点了一下头,将从非影那里听到的内容又娓娓道来转述给罗云意听。

    原来刻州墨因其坚实有光泽而备受世人推崇和喜爱,上等刻州墨更是作为贡品每年都有刻州府送往宫中,而宫中采买司的人更是年年要来此地选墨,毕竟宫中文房四宝的需求度也是很大的。

    在整个刻州,制墨最好的匠人出自永良郡,而在永良郡最上乘的墨则出自一个叫四平村的小村落,这个村子的村民人人都是制墨高手,而且他们同姓同族,更有祖传制墨技艺,每年的贡墨几乎都出自这个村子里的老工匠之手。

    多少年来对于四平村不传的制墨技艺很多人都想探知一二,同行嫉妒他们的墨能成为贡墨,但更多的人是想要把这门技艺据为己有,因为一块四平村出来的墨价格要比普通的刻州墨高出许多倍,拿到京城、覃州这样的富庶之地,墨的价格又会翻上一些,但因为四平村人少,每年能制作出来的墨也有限,这就让那些想要凭借刻州墨发财的人着急起来。

    于是官商勾结谋取四平村制墨技艺的事情便发生了,并且又因为这些人找到了宫中一位得宠的妃子做靠山,而这位妃子又买通了采买司的人,就这样不仅是关于贡墨连刻州墨都成为了这些人谋取暴利的目标。

    在罗云意一行人到来之前,四平村的人便已经被这些人陷害得家破人亡,一些贫民工匠在这些所谓的“贵人”眼中命如草芥,不过听到封主到了刻州,他们还是怕有人会追究,准备斩草除根,是周正这个郡守意外得知真相之后保护了四平村仅剩的那些人。

    周正虽为郡守,但因为他廉洁奉公又性格耿直,虽得百姓爱戴拥护却并不受同僚喜爱,官场之路走得不太顺遂,下属们对他也是阳奉阴违,而且贡墨一案牵连甚广,他在罗云意等人来到之前能保住郡守之位已经实属不易。

    叶染修和梁老王爷得知四平村的事情之后,叶染修便决定出面处理这件事情,他先是惩治了采买司和那些大商贾,又把那些贪官污吏该杀的杀,该摘官帽的摘官帽,该下大狱的下大狱,同时对于宫中那位宠妃,他一本奏折连同此次贡墨案的证据都快马送到了皇帝的龙案前,想来那位宠妃的下场也不会有多好。

    “非影说,这次贡墨案子最可怜的就是那些四平村的人,村子没了,人也没了,就连老祖宗的不传之秘也没了。”说着,翠儿已经给罗云意梳好了头,插上了一支玉蝴蝶的发簪,将她整个人显得明丽端庄起来。

    “怎么四平村制作贡墨的技艺还是被那些人给拿到了”罗云意起身看着翠儿问道。

    “嗯”翠儿有些同情地点了一下头,没了祖传的手艺傍身,以后四平村人的生活怕是更加艰难了。

    “翠儿,你去找非影,让他带来两个四平村的工匠来见我”罗云意突然对翠儿吩咐道。

    “是,王妃”翠儿领命走了出去。

    次日早饭过后,非影就领着一老一少来到了罗云意的面前,年老的看起来五十岁左右,年少的看起来才十三四岁,两个人有些诚惶诚恐地跪了下来。

    罗云意让他们坐在了凳子上,非影介绍说,这两人便是四平村村民代表,老者现在是四平村的族长,原来的族长为了护住祖传的制墨技艺已经死了,而少年人便是老族长的孙子。

    “你们四平村之前是如何制墨的”罗云意一开口便问起了两人有关四平村制墨的技艺。

    这让老者和少年人听后都是一愣,难道他们的封主也觊觎贡墨技艺不过想着现在技艺早就被人得了去,一个外人知道便等于更多的人都知道了,他们再守着意义也不大。

    于是老者微叹一口气,便将四平村有关制墨的技艺都告诉了罗云意,他现在是怕了这些“贵人们”了,村子里的人已经少了大半,他不能让另一半也没了。

    在听老者讲述四平村制墨技艺的时候,罗云意始终眸色平静,听到最后眉头却不由地皱了一下,说起来刻州墨她也用过,相比较其他的墨的确是好一些,但与她在现代用过的墨则是云泥之别。

    刻州墨主要是用动植物烧出来的黑烟制作而成,四平村的人不过是在此基础之上又将制墨的工艺精进了一些,所以制作出来的墨显得比其他刻州墨要质量好一些。

    罗云意不会制墨,也不懂制墨,但她有一个好脑子,脑子里清晰地记着不少的古书之上都有关于制墨的内容,而且制墨的工序很显然比老者所说的更为具体详尽,方法也更为先进。

    比如齐民要术一书中便有讲制墨工艺的合墨法,天工开物一书中也有关于墨的章节。

    她如果把这些内容整合在一起,再由这些擅于制墨的工匠们去研究、试验、制作,相信一定能够制作出真正的好墨来,比现在的贡墨、刻州墨还要好很多的上等墨。

    “你们村现在还有多少制墨的工匠”心中主意已定,罗云意便问起了老者。

    “回王妃的话,原来四平村有十户人家,七十八人,如今依旧是十户人家,可就剩下了二十六人,其余都”老者说着已经是流下了眼泪,一旁的少年人也瞬间红了眼眶。

    “你们村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现在恶人已经伏法,你们剩下的这些人也要好好活着。那你们可愿从永良郡搬到刻州府城这里来”对于四平村村民的遭遇罗云意也很同情,只是现在她能做的就是让四平村的村民重新振作起来。

    “这”老者和少年人一时不明白罗云意此话的意思,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是这样的,我打算在刻州府城办一家百匠工会,只要是工匠都可以在这个工会为自己谋取权益,没有工作的工匠也可以在工会里找到自己特长能做的事情,听说了你们四平村的事情,我打算工会开办的第一个作坊便是制墨作坊,你们村的村民若是愿意,都可进这个作坊做工,对了,刻州这边制墨工匠一个月能拿多少银子”罗云意问道。

    “技艺最好的工匠一个月最多能拿到一两银子,这还是遇到一个好东家,少得不足百文。”老者答道。

    “这么少”罗云意吃惊地眼睛都瞪大了,她在京城买的一块刻州墨可是要二十两银子的,这还不算是最好的刻州墨,听说上千两的刻州墨在覃州都不少见,这帮黑心的也太会坑人了吧。

    听到罗云意略带惊呼的声音,老者脸上是深深的无奈和苦笑,他们这些工匠辛辛苦苦呕心沥血却还养不活家人,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如果连养家的技艺都没有,他们便只能去要饭了。

    “回去告诉你们村的人,只要他们愿意进工会作坊做事,一等大工匠我给月银五十两,二等大工匠我给月银三十两,三等大工匠我给月银二十两,其余普通匠人我给月银十两,不够匠人资格的帮工和学徒我给月银五两,而且工会管吃管住,另外我会教你们一种新的制墨手艺,这一次我看有谁敢来跟我索要制墨技艺”罗云意决定有钱任性一回,她不能看着她这个地盘的人被外人欺负成这样,以后谁要买他们的刻州墨,那就拿出足够多的金银出来吧。

    “王妃,您您说的可是真的”老者嘴唇哆嗦起来,少年人听后也是满脸地激动。

    “当然是真的,一个工匠的所得自然要对得起他的技艺,价值和价值就算不能完全对等,也要差不多才行,再说你们是我刻州的工匠,既然做出来的东西是最好的,那价钱自然要是最高的,否则怎么对得起我这张封主的脸面。”罗云意说这话满身的霸气外漏,一旁的翠儿和非影还从未在她身上看到这样强势的一面。

    “您说要教我们一种新的制墨手艺”少年人突然抬起脸,目光明亮火热地看向罗云意含着期待地问道。

    “不错,不过这新的制墨手艺还需要你们自己去琢磨、研究,我只有方法但自己可不会制墨,过程可能会复杂繁琐,也可能会失败,你敢尝试吗”罗云意看着少年人笑着问道。

    “我敢”少年人立即答道,“失败没关系,总会成功的,王妃,求您让我进制墨作坊,小的一定会好好学习制墨的。”少年人说着就趴下给罗云意磕头请求。

    “失败没关系,总会成功的这句话说得极好,只要你愿意,工会制墨作坊随时欢迎,不过进之前可是有专门之人考校的,合格了你才能成为真正的匠人,不然只能先从学徒做起了”罗云意看着少年人说道。

    “小的一定会合格的”少年人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一旁的老者更是欣喜地落泪,四平村又有希望了。

    “姐姐,你真的要开制墨作坊”在老者和少年人离开之后,涂凌便出现在罗云意的面前,刚才他们之间的对话他全都听到了,“而且你还要给那些工匠那么高的月钱”

    “你什么时候有了听墙角的习惯你现在身体已经大好了,不再去自己的封地看看”罗云意瞅了他一眼问道。

    涂凌现在在庄子里每日里就是等着吃喝,而且每次都吃的特别多,罗云意都觉得他现在的日子跟混吃等死似得,别人像他这个年纪都喜欢游历江湖、建功立业或者不济做个纨绔子弟来几段红粉佳人的艳遇,他都快成宅男了。

    “姐姐嫌弃我了”涂凌委屈地嘴一撇,但很快又痞笑说道,“嫌弃我也要跟着姐姐你,谁让别的地方的饭没有你这里的好吃,反正那个封地也是我要来玩的,姐姐若是觉得我整日里无所事事,不然你把制墨作坊交给我,我保证从你作坊里出去的每一块墨都是最高价,让那些年从刻州墨赔出去的银子再加倍赚回来,怎么样”

    看着涂凌一脸讨好的模样,罗云意忍不住被他逗乐了,笑着说道“怎么,你这个天下第一城的城主想改行做商人了不过你要是真能做到你所说的,你想吃什么姐姐都给你做”

    “等的就是姐姐你这句话”反正闲着也是无聊,涂凌想着就当打发时间了,而且还能换取无数的美食,很值得

    “你就是个馋嘴的,看来以后得给你找个厨娘做冰尧城的城主夫人和你的王妃”罗云意揶揄地说道。

    “我才不要,以后我就在姐姐家蹭饭,这世上还有什么女子做饭能比姐姐好吃”涂凌可是打定主意赖在梁王府一辈子的。

    岂不知,这世上还真有女子做出来的饭菜让他觉得比罗云意做出来的还好吃,当然这属于后话,也属于另外一个故事了

    罗云意将齐民要术还有天工开物以及其他自己所记得的书籍中有关制墨的所有内容都重新汇聚在一本空白书册上,然后便把这本重新命名为名墨法的书册交到了涂凌手中,以后他便是工会制墨作坊的东家,所有工匠的考核、挑选以及作坊的诸事都交给他了。

    虽然有关制墨作坊的事情都交给了涂凌,但罗云意还是对他有些不放心,见到叶染修,她便忍不住说道“阿修,你觉得我把制墨作坊的事情交给涂凌,是不是有些草率这家伙有时候看起来办事还挺稳重,有时候又情绪反复无常,再加上他那个邪气的性子,我总有些担心。”

    叶染修见罗云意犹豫担心的样子,笑着轻拍了一下她的脸颊说道“不用担心,你交代的事情他一定会办好的,而且他现在身上已经没有了仇恨和枷锁,一个小小的作坊还不会让他办砸。”

    “听你这样说,我就放心多了”事实上,自己对涂凌的了解远比不上叶染修对他的了解,这可能是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有着相似的经历吧。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