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处境艰难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处境艰难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豆腐炖鲤鱼、枸杞红枣鸡汤、家常炒青菜、一碗鸡蛋羹还有一罐八宝养血粥,外加一份十分绵软的小馒头,这便是罗云意为北柳准备的饭食,而且每一道菜都有一股淡淡的中草药味。

    “云意,这是药膳”北柳看到这些饭菜,再闻到菜中的药味,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想必罗云意也看出他受伤了。

    “不错,这里面都加了补血补气的药材,既然受伤了就先吃点儿清淡的”罗云意在北柳进门之后便敏锐地闻到了他身上有血腥味,而且也注意到了他的左臂似乎有异样,但并没有立即追问。

    “好,你做的饭食即便是清淡的,也一定美味至极”北柳说着就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不忘一边露出赞叹的表情。

    吃过饭,北柳便跟着叶染修去拜见刚刚从外边回来的梁老王爷,然后又和叶毅玩了一会儿,接着两个人就骑马去了刻州府城。

    罗云意在他们离开之后便去了山中谷地,直到夜幕降临才回来,只是快进庄子的时候,她觉得四周气氛有些诡异,跟着的谷雨和夏至也同样感觉到了。

    “王妃,有杀气”谷雨和夏至立即将罗云意围在中间保护。

    “快进庄子看看”罗云意则担心的是梁老王爷和儿子叶毅还有庄子里其他人的安全,抢先一步朝着田庄奔去。

    当三人进了庄子之后,原先感觉到的杀气渐渐变小了,但空气中有还未散去的血腥味,这时无闻领着几名黑狼暗卫走了出来。

    “无闻,发生什么事情了太爷爷和毅哥儿他们呢”罗云意心急如焚地问道。

    “王妃,您别担心,老王爷和小世子他们都没事,有高侍卫保护他们呢那些人都已经被我们处理干净了”无闻对罗云意说道。

    “那些人什么人”罗云意立即问道。

    “应该是想要刺杀越王的一些人,半个时辰前,咱们田庄突然进入一群不明身份的黑衣人,他们躲藏在暗处想要伺机而动,不管这些人是什么人,属下等人都不会让他们威胁到主子们的安危,请示过老王爷之后,属下带着黑狼暗卫就把他们都给清理掉了。”无闻对罗云意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再仔细搜一搜,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我去找太爷爷”罗云意朝着梁老王爷所在的地方跑去。

    叶毅已经被哄睡着了,此刻就躺在梁老王爷的床榻上,梁老王爷一脸严肃深沉地坐在椅子上,高大宽就守在他的身边。

    “太爷爷,您没事吧”罗云意走到梁老王爷面前问道。

    “意儿,坐吧”梁老王爷示意罗云意在一旁坐下,然后又说道,“东南那边是不是又出事了”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三姐夫今天告诉我在东南沿海一带,原来海布国的一些人似乎变得有些不安分了。”罗云意还未来得及将吴宝对她说的话告诉梁老王爷,结果北柳就来了,而随着北柳来的还有他带来的麻烦。

    “怎么他们还想要复国吗”在梁老王爷看来,海布国不过是茫茫大海之上的一个小岛屿国家,东南一个州城面积就要比它大,人口比它多,而且在海布国国民落难的时候,是大禹朝的人接纳了他们,重新给了他们安身立命之地,并且将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富足,如今这些人是打算恩将仇报吗

    “或许吧,听三姐夫说,有一些海布国的旧将已经在海岛上囤聚兵力,这些人在归降的那一刻便已经是大禹朝的臣民,如今他们这样做无疑是造反,若是这些人一意孤行,怕是又免不了一场战争。”这也是罗云意最不想看到的画面,而且凭借现在大禹朝的能力,那些海布国的旧将根本是在以卵击石,最后受到最大伤害的只能是那些可怜的北氏族人。

    “这才几年的时间,过了几天好日子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北柳那小子是个什么意思,这也有他的参与”梁老王爷语气变得冷硬起来。

    “我不知道”罗云意照实说道,她也不清楚现在北柳是个什么态度,这些事情他又知道多少参与多少。

    “让那小子来见我”在东南养病的那段时间,梁老王爷是见过几次北柳的,对于这个好友的外孙他还是打从心底里欣赏和喜欢的,不过他若是野心太大,自己也绝对不会姑息的。

    “是,太爷爷”见梁老王爷这次真的动了怒,罗云意心中暗叹一口气,北柳最好没有参与这件事情,否则后果就不是那么美好了。

    罗云意让长风骑着快马去府城寻找叶染修和北柳,不过三个人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而且身上有很浓郁的血腥味,北柳和长风两个人更是都受了伤。

    “你们遇袭了”罗云意赶紧找来止血药给他们,又把会医术的玉净喊了起来给两个人处理伤口,好在伤口都不是很深,玉净说他们脉象也都平稳,问题并不大。

    “回来的时候遇上一伙武功高强的杀手,耽误了一些时间,太爷爷应该睡了,明天我们再去见他”叶染修将事情经过简单地对罗云意讲了一遍,然后给北柳和长风都倒了一杯茶。

    “对不起,因为我连累你们了”北柳一脸歉意地看向罗云意和叶染修说道,因为他带来的麻烦,田庄今日也受到了威胁,这让他很内疚同时对那些人也就变得更恨了,他们不会真的以为杀了自己就可以复国有望吧

    “别说这些傻话了,你是我们的朋友,怎么能说是连累呢,锦之,到底是什么人要置你于死地”罗云意在长风和玉净离开之后房间里就剩下他们三人的时候问北柳道。

    “是一些不自量力的人,以为依靠现有的权势和财富,背靠着广袤的海上,野心勃勃地想要称霸一方建立新的海布国,他们真是太天真了”北柳嘲弄地说道。

    “你曾是海布国唯一的皇子,他们是要逼迫你复国还是要杀了你重立新君”罗云意问道。

    “最初他们是用各种办法逼迫我复国,但我从决定抛弃海布国皇子的那一刻,就没想过再让海布国存在在这个世上,我只想让北氏一族的族民过上安稳富足的生活,不用担心有朝一日被狂暴的大海给吞没,可是还是有些人不甘心,他们的贪欲和野心一天天增大,最后逼着我和他们站在了对立面,现在他们只想赶紧除掉我,拥立我刚刚满月的儿子为新君,然后在海上建立一个新的海布国。”北柳说起这些时语调很平静,但罗云意和叶染修都听得出他的愤慨与无奈,这些人都是他的族民,都是他曾发誓要保护的人,可现在其中一些人却希望他赶紧死掉,“对了,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们,我也有儿子了,刚满一个月。”

    “锦之,你就对我们说实话吧,你这次赶来刻州,到底是为了什么”罗云意脸色同样变得严肃地看向他问道。

    “云意,实不相瞒,我现在是处境艰难,普天之下我想不出这个时候除了你们夫妻两人谁还能帮助我,所以这次我是来求援的”北柳带些苦涩笑意地看向罗云意和叶染修说道。

    “你想让我们怎么帮你”叶染修直接问道。

    “帮我把儿子还有外公从浮州救出来,让他们在你们这里先呆一段时间,等我把北氏一族的事情处理好,我就会上表皇帝不再做什么异姓王爷,就在你们这刻州土地上寻一个安乐窝,做我的北柳公子。”北柳将自己的打算全都告诉了两人,他连皇帝都不想做,更别说做什么王爷了,叶染修能做个败家的“废王爷”,他也能放下一切做他的北柳公子。

    “锦之,我和阿修可以帮你把家人救出来,但你不做越王,可想过京中的太子妃,你是她最后的依仗,北氏族人是她最大的依靠,如果这些都没有了,她在京中的日子恐怕会不太好过,毕竟她已经有了嫡子”罗云意认为东南的事情算是北氏一族的内部争斗,只要解决好了,北柳继续做他的越王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如果越王府不存在了,那些北氏一族的族民没有了庇佑,北雀这个太子妃连个能依靠的娘家都没有了。

    “正是因为为北雀考虑,我才决定这样做的,越王府权势过大会引起帝王的猜忌,北氏一族族民数万人,一旦被有心人利用,最后只会害了北雀和她的孩子,倒不如在一切未成气候之前都散居各处,我即便不做越王,也不会任由他人欺负我妹妹的,太子是个聪明人,而北雀的路也要靠她自己走,我能帮的也有限”北柳一番真诚地说道。

    这几年越王府兴盛的太快,东南是个富庶之地,又加上打通了水路,海产品往外运送的速度和数量加快加大,这让北柳和他的族民手里迅速地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而随着财富的增加和越王府在东南一带影响力的加大,北氏一族族民渐渐在东南站稳了脚跟并且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正是这股短时间内突然暴涨的力量让某些人迷失了心智和双眼,以为他们就能在东南一带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轻易地掌控那里,殊不知北氏一族还没有真正扎根在大禹朝这片广大的土壤之内,甚至还像浮萍一样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根。

    那些人急切地想要复国,最后的结果只能是随着他们的和野心被葬送在大海之中。

    “作为朋友,我尊重你的选择,现在先来说说怎么救你的家人吧”就像北柳说的,北雀的路要靠她自己走,这一次北氏一族发生内斗皇帝和太子迟早会知道的,如果北柳处理不善这对北雀母子日后很不利,毕竟没有一个帝王会喜欢有人时刻在挑战他的权威,哪怕那个人是他的亲生儿子。

    次日一大早,叶染修和北柳就去拜见了梁老王爷,从梁老王爷那里出来之后,叶染修开着神鸟载着北柳和四名高手暗卫就离开了刻州。

    三日后,神鸟飞回,叶染修将北柳的外公松风老人和王妃梅氏以及他的儿子北屿送到了梁老王爷和罗云意的面前,然后短暂休息两个时辰之后,又开着神鸟带着五名黑狼暗卫回了浮州。

    “公主,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已经从侧妃成功晋升为越王府女主人的梅氏看起来神情有些憔悴,她怀里抱着一个长得十分俊俏的奶娃娃,眉目与北柳极为相似。

    “梅姐姐客气了,以后您喊我意姐儿或者云意都行,就把这里当成你们的家,需要什么直接说,王府的新宅子很快就要盖好了,这几天就委屈你和孩子先住在田庄里挤一挤。”罗云意走近梅氏笑着逗弄她怀里的北屿,这孩子被罗云意逗得咯咯直笑,梅氏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云意,谢谢”梅氏眼中含泪地看着罗云意说道,这谢意有救命之恩也有收留之恩,这一次若不是叶染修和北柳及时赶回浮州,她和孩子恐怕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都说了,不要客气”罗云意赶忙让玉净领着梅氏母子去房间休息,又让玉婷准备了一些吃食,分别给梅氏母子和松风老人送去。

    另一边,松风老人一到田庄就去了梁老王爷那里,当年他护住了梁老王爷,如今又轮到梁老王爷来护他了。

    “世事无常,真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会走出隐茶庄园,可惜了我的那些茶树,竟被那些畜生都给拔掉了,连那两棵玉美人都不放过”在梁老王爷面前说起这些的时候,松风老人脸上有着难掩的悲痛之色,那些茶树如同他的生命,茶树被毁,他的命也就去了大半,如今一下子仿佛苍老了十来岁。

    “他们竟是那样的可恶”梁老王爷脸有怒色地说道。

    “唉,那些人疯了,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复国梦,他们已经变成了只会撕咬同类的野兽,比,他们比野兽还不如”权力、财富和令人疯狂,松风老人一辈子守在隐茶庄园,他原以为看透世事世人,到头来发现芸芸众生里还有很多令他始料未及的人和事,他有时在想,是他自己久居世外变得太过宽容良善,已经不了解世事,还是这世上有些人变得太快太坏了

    “既然已经变成了野兽,那就注定要成为猎人的目标,没什么值得怜悯和可惜的,大树要砍了没必要的枝桠才能更长久地存活,这一次就让修哥儿和北柳好好清理清理北氏这棵树,你安心在这里陪我钓鱼、喝茶、下棋,想要茶树就去找意丫头,我记得她手里可有几株珍品茶树就在她京城的田庄里头。”梁老王爷眸色幽沉地说道。

    “哈哈哈,那可真是太好了,在这里还能吃到那丫头做得美食,最重要的是有好酒”松风老人很快就从忧郁的情绪中转换过来,如果面对的不是梁老王爷,他这点儿忧郁也不会显露出来。

    正说着,就见玉婷拎着两个食盒走了进来,笑意盈盈地对梁老王爷和松风老人说道“老祖宗,这是王妃让奴婢送来的点心、小菜和两只荷叶鸡,还有两壶上好的刻州老酒。”

    “快摆上来,老祖宗我正好饿了”梁老王爷的脸上露出笑容来,松风老人也在一旁笑着,有酒有菜还有肉,看来在这里的日子将会过得很愉悦。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