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大结局(三)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大结局(三)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罗云意的沉默让任泽贤整个人也变得肃穆起来,他很清楚自己说出口的话代表着什么,只是现在朝堂上知道火药存在的人怕已经不是一两个,这也是最近罗家为什么会成为比在冰尧城掌控金脉的魏家更显眼的原因。

    “任大人,既然你都无法说服皇上,那找我也是无用的,我不清楚你对火药了解多少,但皇上一定了解得比你多,他既然不同意将火药应用在其他地方,那就说明皇上有自己的顾虑。”火药是一种杀伤人极强的武器,谁拥有它谁在战场上就是王者,现在火药在军中的制造主要有罗勇泽负责,而他手底下的人都是皇帝最信任的人,就连太子叶祁都还没有机会插手,其他人就更别说了。

    “唉,王妃说的我心里很清楚,只是还存了一丝希望罢了”罗云意的拒绝在任泽贤的意料之中,事实上他也知道将火药现在用于开山劈石之上是不太可能的。

    “任大人,无论是修建九灵通渠还是环城河都不是短时间便能完成的,火药的确是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加快开凿的过程,只是危险度也会很高,甚至还会引起一定的恐慌,因为火药的威力太大了。我已经和工部林大人之前商议过改良一些开凿高山的新工具,虽然和火药还不能比,但对于修建工程也会起到很大的帮助作用。”

    罗云意早就考虑过用火药或者将火药改良成专门炸山的炸药包,以此来帮助修建九灵通渠和环城河,但思来想去最后她还是放弃了,因为她必须考虑到自己现在所处这个时空的现实,火药终究是要出现的,也终究有一天会被更多的人知道,但绝不应该由她或者罗家来公之于众。

    任泽贤今日直接开口毫不避讳地和她说起火药的事情,那就说明现在有更多的人知道火药和罗家和她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心里微微一叹,她想着以后在刻州怕也是没什么逍遥日子可过了。

    “今日这些话王妃就当任某从未对你提过,明日我就起程去见林大人,无论如何修建九灵通渠都是有益百姓之事,我会尽其所能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任泽贤话语中藏着一丝无奈,这世上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称心如意的,好的利器永远是一把双刃剑,每个人都有着迫不得已的无奈,他有,罗云意有,相信那个坐在至高位置上的帝王也有。

    任泽贤带着一丝遗憾离开了刻州,罗云意亲自送他上的船,这让她想起很多年前前往丰县时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形,那时的他还郁郁不得志,但对待百姓却是真诚而负责的。

    罗云意不知道前方等待任泽贤的道路会是怎样的,但这样一位时刻忧国忧民的好官却是一直值得她敬佩的,而大禹朝要想继续繁荣昌盛下去,最不能缺少的就是任泽贤这样的官员,希望他能走得更高更远。

    叶祁也要离开了,原本他想躲在刻州多清净两天,但作为太子他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也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亲自去做,想要真正的清闲还真是不容易。

    “修哥儿,意姐儿,我走了,今年皇祖母大寿的时候咱们再见”叶祁已经和叶染修夫妇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

    “好,到时再见”叶染修走近他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叶祁笑了一下,转身上了船,然后船随着江水渐渐消失在两人眼中。

    “我发现这次太子到来,你们两个人的关系又变得不一样了,他是不是和你说什么了”送走叶祁在回王府的马车上,罗云意看着叶染修问道。

    “说了一些话”叶染修便将那日他和叶祁的对话对罗云意又重新描述了一遍。

    “希望他能做到他说的”罗云意觉得身在高位也真是累,想找个真心的朋友都难,叶祁身为皇子一路走来不知经历了多少勾心斗角,猜忌和背叛,以后当了皇帝那更是高处不胜寒,“对了,他有没有和你说起过火药的事情”

    “没有”叶染修回答之后便看向了罗云意,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问。

    罗云意便把任泽贤和她谈起火药的事情又对叶染修讲了一遍,然后说道“火药的事情可大可小,如今也不知朝中有多少人知道,我就说爷爷怎么让罗家整日里关门闭户,嫂嫂们也不大去参加京中的那些宴会,我还以为只是罗家不想搅合进皇子们之间的争斗。想来也和罗家掌握着火药的秘方有关系吧。”

    “军器库是皇上直接管辖的,而且火药的秘方不止你大哥一个人知道,军器库的几位主要官员都略晓一二,他们都是皇帝最信任最器重的人,这一点想来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而且皇上已经有意将火药应用在战场上,最近更是让你大哥负责打造有关火药的武器,这也是为什么连任泽贤都知道火药存在的原因。叶祁没有问过我,只能说明他对火药的事情掌握和知晓的比你我还要多,而且他有足够的信心来应对,所以火药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相信皇上和叶祁这个太子都知道怎么更好地来处理此事。”叶染修说道。

    “我不担心他们,我是担心罗家会受牵连,说实话我有些后悔将火药的秘方出来,但我更后悔因为没说出来而让我的家人惨死在战场上,人都是自私的,我不想看着我的家人死,那么死的就只能是别人了”人有时候必须要做出一种选择,但你无法保证这种选择是对还是错,或者在自己看来选择没有错,但很可能这种选择反而会伤害更多其他的人。

    “意儿,不要想那么多,是非黑白功过留给别人去说好了,只要你自己觉得没错就足够了”叶染修不想看到罗云意产生那种没必要的“负罪感”,无论是现实还是战争都有它残酷的一面,没有人能时时刻刻做出最正确的选择,即便是认为最正确的对于另外的人来说也可能是错误的,与其纠结地活着不如放开一切,不要在意那么多。

    “你说的没错,做了就做了,再去后悔和管它的对错也无用,我们还是过好眼前自己的日子最重要”罗云意展颜一笑,她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谷地里的庄稼吧。

    初夏时节谷地里的大西瓜成熟的时候,罗勇峰、司空弘、彭钊、郑晨一行人又组建了一支更大的商队前往封峙国。

    而仅仅半年不到的时间,刻州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到处可见有百姓在盖建新屋子,翻耕新土地,原本荒凉的原野现在已经被忙碌的农人占据,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变得渐渐富足安乐起来。

    刻州的官道开春就被全部加宽整修,原本几天也看不到大型马车经过的官道,如今天不亮就有成群结队的商队来来往往,刻州府城更是热闹非凡,东西大街上的商铺生意更是红火,如今刻州名墨已经供不应求,刻州工匠更是千金难求。

    重新翻盖之后的通宝码头更是川流不息、车水马龙,去年还发愁的渔民如今满船的鱼货卖了都够一家人几个月的吃花,日子好过了,渔民出江打鱼也就更有劲儿了。

    这天一大早,罗云意就早早来到了通宝码头上,她有些焦急地看着繁忙的江面,张望着一艘艘经过的大小船只,今天罗震、林菀清夫妇还有远在冰尧城的孟冬生一起来刻州。

    “怎么还没到”罗云意有些着急。

    “最近码头上停靠的船太多,江面上经常堵船,有些船一时难靠岸也是常有的,别急”站在罗云意身边的叶染修见她着急的样子便出声安慰道。

    “看来我应该让人再多修建两座浮桥”罗云意继续远眺着说道。

    很快,罗震、林菀清和孟冬生就出现在一艘客船的甲板上,罗云意一看到他们就冲他们大力地挥手,然后奔跑了过去。

    “慢点儿,慢点儿,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似得,毛毛躁躁的当心摔着”见罗云意朝着自己跑过来,林菀清脸上露着开心的笑容,但嘴里说着担心斥责的话。

    “娘,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是小孩子,放心吧,摔不着,我是见到你们来太高兴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对对对,在我们面前,你永远都是小孩子,对了毅哥儿呢,我的好外孙呢”孟冬生大笑着问道。

    “太爷爷担心江上风大吹着毅哥儿,没让他跟过来,您都不知道那孩子被太爷爷宠得无法无天的,我们都管不住他了”说起自己的儿子叶毅,罗云意这个当娘的还真有些头疼,那孩子看着可爱讨喜的乖巧模样,其实是个鬼机灵,而且搞破坏的能力一流,但主子、奴才都宠着他,自己也是没办法。

    “管他做什么”孟冬生一听就不乐意了,“他才多大一个人,你就想管着他了,我这外孙儿才一岁多的小人儿,他自然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你这个当娘的可不能太狠心。”

    “意姐儿,你孟家爹爹说的没错,毅哥儿才一岁多,他能懂什么,你和修哥儿不要对他太严厉,小孩子玩玩闹闹那是正常,小小年纪可不应该被束缚的太多。”罗震也语重心长地说道,引来孟冬生的频频点头。

    “我的两位爹爹,你们见到那小子就知道了娘,咱们走,爹爹们还没见到毅哥儿就偏心了”罗云意故意装作委屈地扶着林菀清先上了马车,引来其他人的轻笑。

    “你这孩子还和自己的儿子吃醋,真是长不大”林菀清轻点了一下罗云意的额头,她也是好久没和小女儿这样亲近了。

    回到王府罗云意立即便明白罗震三人的到来,又让自己的儿子叶毅多了三座大靠山,尤其是孟冬生简直能把叶毅给宠上天,看得罗云意是直摇头。

    “咱儿子以后不会长成一个纨绔吧”等到晚上夫妻夜话的时候,罗云意有些担心地对叶染修说道。

    自从孟冬生来到刻州变着花样地给叶毅金子玩,这孩子小小年纪上街就知道怎么撒金子玩,祖孙两个还把金子做成金豆子,一会儿南城里找个店铺逛一圈,一会儿北城里找个村子走一趟,仅仅过去两天刻州府城就已经传遍了,说是梁王府的小世子家里来了个有钱的外公到处撒金子,因此只要孟冬生和叶毅出现在府城里,后边一准儿跟着一群人,大家都等着跟在他们后边捡金子呢。

    “他有个败家的爹,可以理解,就是辛苦王妃你了”叶染修带些调侃意味地看着罗云意笑着说道,“再说太爷爷都听之任之了,咱们就由着长辈们吧”

    “我是怕这孩子长歪了”当娘的总有很多的担心,想着儿子连一岁半都不到,就已经花金子如流水,一旦养成习惯,她还真怕成为封峙国狄腾那种人。

    “你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毅哥儿别看只有一岁多,这孩子心思纯正,又是太爷爷教导的,想长歪我看都不可能”叶染修很笃定地说道。

    “他才一岁多,以后什么样还真不好说,你这个当爹的也不上心,我是担心”关于儿子的教育问题,罗云意还要絮絮叨叨地继续说下去,叶染修却一个翻身将她压到身下,然后猛地吻住了她的双唇,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保持安静,不负良宵。

    “这西瓜可真好吃,说起来这可是我第一次吃正宗的西瓜,而且还是意儿亲手种出来的”王府外边的河上凉亭里,梁老王爷、孟冬生、罗震、林菀清和罗云意、叶染修几人围坐一圈,中间的桌子上是一个切开的大西瓜,脚边还放着三个新鲜的大西瓜。

    “西瓜今年种的比较多,自家也吃不完,都让钱大叔拿到东西大街上卖去了,听说卖得很快”

    罗云意今年在谷地种的是无籽巨型西瓜,西瓜一熟就被钱如命派人拉到了东西大街上的铺子里,南来北往的客商见到这种又甜又解暑还这么大的西瓜全都喜上眉梢,纷纷找到钱如命要大量从王府里购买,而钱如命原本也就有这种打算,所以谷地里种的几百亩西瓜很快就有了更好的销路,替王府赚了一大笔银子。

    “我听说你被封了一品大司农,这是个什么官比户部尚书还要大吗”孟冬生在来刻州的路上遇到罗震夫妇之后才听他们说的。

    “这不算是官,也就是以后户部司农司有什么不好解决的农事可以来找我问问意见什么的,或许让我帮着改良改良种子,朝堂上的事情我不再参与了,以后只问农事。”罗云意说道。

    “这样还不错,你和修哥儿如今安居刻州,好好把刻州管理好,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比什么都强,外边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能躲就躲开,都是一些贪名逐利之辈,管他们那么多做什么,再说你们想管也管不了。”

    孟冬生现在就是存着这样的想法过日子的,所以如今在冰尧城孟家很低调,孟氏子弟也不再固守冰尧城,而是变得比以往自由些,好多年轻子弟都已经出去闯荡了,他觉得孟氏一族不但不会因为金脉的失去而衰落,反而会变得更加强大起来。

    “没错,外头的事情以后少管,咱们就管自家的小日子,管好刻州这片小天地,其他的自有该忧心的人忧心。”梁老王爷也接着孟冬生的话音说道。

    “我以后什么都不管,就管田里的事情,这才是我最想管也是最善于管的”罗云意原本就是搞农业的,如今专心老本行才是她最想做的事情。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