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大结局(四)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大结局(四)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晚夏的风带着六月特有的暑气吹到人身上闷闷的,刻州已经有很长时间没下雨了,不过老百姓们却不期待雨水的到来,因为很快就要入秋,此时阳光越烈麦子成熟的就越快,他们就能早一点儿收割,将粮食堆进自家仓库里。

    “孟家爹爹,涂凌,你们真的不跟我们回京”眼看就要到魏太后的大寿,各方祝寿人员早已经往京城赶去,罗云意和叶染修自然也是要回京祝寿的。

    罗震、林菀清夫妇和孟冬生在刻州已经小住了一段时间,因为有外孙叶毅,孟冬生暂时没有回冰尧城的打算,而罗震和林菀清因魏太后大寿的事情也必须要回京了,他们邀请孟冬生去京城,但孟冬生委婉拒绝了,他更想呆在刻州和叶毅、梁老王爷在一起。

    涂凌作为冰尧城的城主魏太后大寿自然也在受邀之列,但他只准备了贺礼让郭林和孔若飞代表他这个城主参加寿宴送去,而他自己则选择留在刻州陪桑玉儿开酒楼,甘愿做个“店小二”。

    “姐姐,你们去吧,我们在刻州等你们,可要早去早回,你说了要帮我办婚礼的”涂凌显得有些急切,他和桑玉儿的婚期已经定下了,就在八月里。

    “还有两个月呢,你急什么,保证误不了你的终身大事,我参加完寿宴就会尽快回来的”罗云意没想到有一天涂凌也会变成急性子,这段时间忙着谈恋爱的他性格也有了些变化,这让罗云意很欣喜,至少这小子朝着正常人的道路上走得更近了。

    “那就好,家里不用担心,有我在呢”涂凌早就把自己当成了梁王府的一份子,而梁王府的人也同样接纳了他。

    辞别了梁老王爷和涂凌、孟冬生等人,罗云意、叶染修带着儿子叶毅还有罗震、林菀清以及谷雨、夏至两个丫鬟乘坐神鸟当天就到了京城,此时距离魏太后的大寿还有五日。

    “这下子咱们家的人是终于都聚齐了”罗云意从刻州归来,最高兴的莫过于陈老夫人,这些年她一直盼着能一家团聚,这一次魏太后大寿,罗勇霆他们都回来了。

    “奶奶,还差五哥呢,他不是带着商队去封峙国了吗”在罗家大宅里,罗云意不但见到了罗勇霆、晗影公主夫妇,还见到了沈天赐、罗思雪夫妇,以及从覃州回来的吴宝、罗思容夫妇,她听说雷战虎这次也从南疆举家回了京城,北柳和梅氏则比他们晚一日到京。

    “意姐儿,你还不知道呢,你五哥听说这次太后大寿咱们家的人都回来了,他就快马赶回了京城,早几天就和彭世子他们到了京城,这会儿正在郊外和几位世家公子游玩呢”陈老夫人笑着对罗云意说道,而罗勇峰并不知道罗云意他们今天会到京城。

    “峰哥儿这孩子,都快当爹的人了,还整天就知道玩”听到罗勇峰出去玩了,坐在陈老夫人旁边的林菀清笑嗔着说道。

    “娘,五哥这段时间在封峙国和大禹朝之间带着商队走也挺辛苦的,现在回到京城就应该放松放松。”罗云意笑着替罗勇峰说话道。

    “你就知道护着你五哥”林菀清也笑了。

    “回老夫人话,大小姐、二小姐来了”几人说话间,罗思雨和罗思玥听到消息也来到了罗家,同行的自然还有她们的夫婿谢霄和叶昱。

    陈老夫人见过罗思雨和罗思玥之后,就让林菀清先把她扶回了自己的房间,把空间都留给了年轻人。

    叶染修早就被罗勇霆、沈天赐和急急赶来的雷战虎拉去了罗云意的尚书酒坊,虽然罗云意不再担任大禹朝的户部尚书,但是皇上赏赐给她的尚书府却并没有收回,而且里面的尚书酒坊也一直在酿酒,只不过不再卖酒,酿出来的酒主要供梁王府、罗家还有与其相熟的其他几家喝,每个月也会往皇宫里送一次。

    谢霄和叶昱听说之后,拜见过罗良承和罗震就转道拉上从军器库刚回来的罗勇泽也去了尚书酒坊。

    男人们去喝酒的时候,罗家的女人们则久违地欢聚在一起,似是有说不完的话,一直到夜幕降临才散了场,而且第二天大家又在罗云意的京郊田庄相聚,这次参加的人员更多,林洪文带着七华书院的几位先生,户部与罗云意相熟的几位官员,还有赶来的北柳夫妇,以及年乙庸、王谦、叶茗辰、沐阳、沐力、叶开甚至叶存和刚回京的魏以林也来了,另外还有王楚莹、年雪乔、华青冉这些女眷,整个京郊田庄内就像一个大聚会似得。

    “这么多人,今天可不好准备饭食呀”一帮人早就来到了田庄内的瓜田里,此时正是最热时节,田庄虽然山风阵阵、柳荫遍地,但依然挡不住酷夏炎热,稍微走动一下就会出汗。

    “这瓜如此新鲜,咱们摘一个尝尝去”叶茗辰可是毫不客气,据他所知,今天这处京郊田庄内种的各种瓜果,可都是七华书院专攻农事的学子们在罗云意的指导下种出来的新品种。

    “世子爷,你没看到瓜田里插着请勿采摘的牌子吗”沐力朝着瓜田里很醒目的一个木牌子努努嘴,其实他也馋眼前的这片瓜田,里面不但有西瓜、甜瓜还有好多种他之前见都没见过、听都没听过的瓜果,实在是太诱人了。

    “这牌子都是书院的那帮学生自己弄的,现在田庄的主人回来了,咱们问问主人不就行了。”叶茗辰挑眉眨眼一笑,冲着身后的叶染修说道,“修哥儿,这瓜我们可以吃吧”

    “这个恐怕你得问意儿,我做不了主”叶染修直接笑着说道,一点儿也不在意他这个男主人的颜面,反正他说的也是事实。

    “你一个堂堂的王爷还做不了主”叶茗辰很鄙视地看了一眼叶染修,不过,为了能吃上新品种的瓜果,他就厚着脸皮去找罗云意问问去。

    “这个我也做不了主”没想到,罗云意给出的答案也让叶茗辰一愣。

    “这田庄是你的,你怎么也做不了主云意妹妹,你不会这么小气吧,不过就是几个瓜而已”叶茗辰显得有些泄气和失望。

    “茗辰哥哥,不是我小气,这田庄虽然是我的,但离京之前,我已经将田庄部分的田地租借给书院的学子让他们做试验田,这处瓜田就是他们的试验基地,他们才是瓜田的真正主人,你要是想吃,也得真正的主人同意才行”罗云意笑着对他们说道,“还有,这田庄里瓜田不止一处,想吃西瓜的话,就去山谷地的那处瓜田,那是我们田庄自己栽种的,想吃多少都行。”

    “大家都想尝尝那些没吃过的瓜是什么味道”已经吃过的瓜果叶茗辰现在不稀罕,他相中的是今年田庄里这些还未示人的新品种。

    “大家我看是你自己想吃吧”站在罗云意身边的王楚莹毫不留情地揭穿自己丈夫的谎言道。

    “是我想吃又怎样,难道你不想吃”叶茗辰可知道自己这个妻子可比自己还馋嘴。

    “试验瓜田里肯定有人守着的,我们问问守田的人就知道能不能吃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于是,叶茗辰又兴冲冲地找到在田庄里守着瓜田的几名七华书院的学生,他想着有这么多达官贵人在,又有七华书院的山长还有老师,那些学生怎么也会卖个面子的,哪想到几人齐齐拒绝,还义正言辞地说道,这是他们辛苦培育的良种,每一颗都需要后续仔细地观察,是绝对不可以采摘吃掉的。

    “你们这些死脑筋,这瓜熟了不摘就会烂掉的,我们帮你们尝尝这瓜是什么味道”叶茗辰看着眼前一张张过分认真的年轻脸庞诱哄道。

    “世子爷,不行,瓜是什么味道,我们自己会尝的,只有这样我们才知道自己培育出来的果实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田庄那边还有瓜田,你们要吃去那边吧,这边的瓜一个也不能动”几名学子丝毫不为所动。

    “你们”叶茗辰无奈地看着几人,七华书院出来的学子认真倔强是出了名的,今天他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林洪文和玉山先生几人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都是会心一笑,在书院里专攻农事的一帮学子是最得皇帝看重的,他们也是表现最出色的一帮人,不久的将来,大禹朝的农事就全靠他们了。

    叶茗辰一行人到底也是没吃上新品种的瓜果,不过作为补偿,罗云意用山间清凉干净的泉水给他们做了夏日消暑的凉面吃,虽然面很简单,但是吃起来鲜香麻辣了,好几种口味,也是吃得众人心满意足。

    一直到魏太后寿辰的前一天,罗云意都在京城参加各种相熟友人的聚会,而在晚上的时候,她则进去了一趟金玉空间。

    “爷爷,明日就是魏太后的生辰,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我代说或者有什么东西要让我代送的”上一次进金玉空间时,唐老头听说罗云意要回京给魏太后祝寿,就让她在寿礼的前一天进金玉空间一趟。

    罗云意想着唐老头曾经在古代与魏太后的一段情缘,或许他是有什么要跟自己交代的吧。

    “丫头,明天你送寿礼的时候,帮我把这个盒子交给她,这是我曾经欠她的”唐老头很是感慨地拿出一个青铜小盒递给罗云意,这是他在空间里自己亲手打造出来的,盒子的模样与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里面的东西也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

    “是什么我可以打开看看吗”罗云意好奇地接过盒子问道。

    “没什么可保密的,你打开吧”唐老头说道。

    罗云意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一对儿很普通的水滴玉坠,玉是白玉,晶莹剔透,坠子是用金丝用特别的手法缠绕制作而成,眼尖的罗云意还发现在金丝与白玉相接之处刻着一个极其微小的字。

    “那是她的闺名”见罗云意发现玉坠上的“秘密”,唐老头并不意外,而是如实地告诉了她。

    “爷爷,太后见到这对玉坠儿,是不是能猜出送玉坠的人是谁那我到时候该如何回答呢”罗云意看向唐老头问道。

    “谁知道呢,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就算说了实话她也未必会信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早已经不是什么廉国公府的世子爷,她可能早就把我忘得干干净净,就算我现在站在她面前,也已经是形同陌路,不相识了”唐老头幽幽说完,轻叹一口气转身走开了。

    他此刻的背影让罗云意看来有些伤感和孤寂,这么多年唐老头一直没有再找别的女人,在他心目中,一直爱着的都是魏太后,只可惜他费尽心思回到了古代却没能与爱人相守,之后只怕也是无缘再见。

    罗云意猜不透唐老头此刻送出这份玉坠儿的心情会是怎样的,又是为了什么,或许是为了斩断自己最后的那点儿情丝吧,也可能是感叹爱人老去,以后再无相爱的机会,希望能弥补心灵中的那一点点遗憾吧,谁知道呢

    不管是因为什么,第二日寿宴的时候,罗云意还是亲手将唐老头交给她的那个青铜小盒双手递到了魏太后的手中。

    原本浅笑盈盈看着满殿宾客稳坐的魏太后,在罗云意拿出那个小盒时,目光便是紧紧一缩,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她的手中,身体都有些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但她还是勉强控制住没有在人前失态。

    “意姐儿,这是你送给皇祖母的寿礼”魏太后脸上笑着,但问出口的话有些严肃。

    “是的,还希望皇祖母不要嫌弃”罗云意神态自然,语气平和地笑着说道。

    “那我可要好好看看是什么礼物了”魏太后笑着亲自接到手中,然后打开一看,目光放在盒子里的玉坠儿上久久没有挪开,眼中慢慢变得湿润起来,但很快她又恢复常态,“啪”的一声合上盖子,然后看着罗云意直直说道,“意姐儿,你跟皇祖母来”

    于是,魏太后抛下皇帝还有满朝给她祝寿的宾客,领着罗云意一个人去了偏殿,并严令不许任何人靠近偏殿,殿内就她和罗云意两个人。

    进入殿内,魏太后身上的气势便变了,她眸色有些严厉又有些犹疑,看向罗云意直接问道“意姐儿,你告诉皇祖母,这玉坠儿你从哪里寻来的”

    “回皇祖母的话,这玉坠儿是我师父沧游子自己做的”罗云意抬起头平视着魏太后说道。

    “你师父自己做的”魏太后又拿出盒子打开将那对玉坠儿放在手里仔细地观瞧,那种特殊的金丝缠绕法还有隐藏的那两个字,这世上绝对不可能再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不可能你师父到底是谁”

    “我师父叫沧游子,如果要问他的真名,他说过在尘世间他还有一个身份”罗云意看着魏太后目不转睛地说道。

    “什么身份”魏太后不知为何,有些期待又有些不敢听罗云意接下来的话。

    “廉国公府世子爷廉立善”罗云意的回答让魏太后呆立当场,然后一下子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罗云意赶紧上前扶住了她,“皇祖母,您没事吧”

    “意姐儿,这不可能的,他已经死了很多年,尸骨你我都在巴雅的密室见过,他怎么可能又是你师父沧游子呢”魏太后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能让她信服的一个说法就是罗云意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她年少时的那些旧事,但玉坠儿的秘密只有她和那个人知道,这一切都太不寻常了。

    “皇祖母,你也说了咱们当时见到的是一堆尸骨,所以怎么能肯定他就是廉国公府的世子爷呢。我师父沧游子在从巴雅手里逃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死,而是被我的师祖所救,将他带到迷雾山传授了一身本事,后来师祖过世,师父又救下我,然后又将一身本事传给了我,只是后来师父也不幸过世了,临死之前,师父告诉了我一些事情,还让我有机会将这对玉坠儿送给您,之前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这次趁着您大寿才完成师父的遗愿。”罗云意还是无法将最真实的真相告诉魏太后,就像唐老头说的,自己说了魏太后也不一定会相信,还会徒生不必要的猜疑和麻烦,编造这样一个故事也更容易让她接受。

    “是这样吗所以在十里荒漠的时候,你舍命救我,所以你对廉国公府的人才会那么好,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魏太后听罗云意说完似是一下子想通了很多事情,然后将青铜小盒紧紧抱在怀中,仿佛抱着的是她那些遗憾又美好的少女时光。

    罗云意没有回答,爱而不得是这世上最苦的相恋,唐老头和魏太后无缘相守相伴,希望来世他们能没有阻碍地在一起。

    盛大隆重而又热闹非凡的太后寿宴结束之后,罗云意和叶染修便坐着马车一同回了梁王府,大大的宅院黑漆漆空落落的,但几盏灯透着温暖的光,引领着两个人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怎么了”回到房间之后,叶染修见罗云意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便出声问道。

    “我想回家了”罗云意看着他说道。

    “我们现在不就是在家”叶染修笑着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

    “我说的是有儿子还有太爷爷的家,是一个远离纷争自由自在的家,是一个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的家”罗云意有些感性地轻轻搂住叶染修说道。

    “好,我们明天就回去”京城虽然繁华热闹还有很多的朋友在,但只要是罗云意想去的地方,叶染修都愿意陪着。

    罗云意在叶染修怀里点点头,但到底他们第二天也没有回去,又和众人在京城小聚半个月之后,祝寿的各方人员才都慢慢从京城离开。

    “此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咱们后会有期”

    京城郊外的十字路口处,叶染修、罗勇霆、沈天赐、雷战虎四人各据一方而立,罗云意站在叶染修的身后,这让她想起很多年前在永岭的时候,那时候眼前四个伟岸的男人还是四个热血青年,他们骑马绝尘的样子至今还留在她的脑海深处,如今他们都已经成为了守护大禹朝一方的英雄。

    “后会有期”

    这一次,四队人马朝着大禹朝的四方而行,为了守护这个国家为了守护这里的百姓也为了守护自己的家人,他们必须再一次踏上漫长的征程。

    孝和二十二年秋,孝和帝因病过世,同年太子叶祁即位,号称瑞武帝,开始踏出了他征战四方统一天下的第一步。

    而此时的大禹朝已经是国泰民安、兵强马壮的太平盛世,百姓们家家有余粮,户户有存银,田野里稻谷飘香、硕果累累,江河之上船来船往、繁忙热闹。

    从空中往下望,最显眼的是犹如一条白玉带的九灵通渠和刻州的环城河,它们将大禹朝的如美画卷点缀的更加绚丽多彩。

    而罗云意一心撒下的盛世田园种子正在大禹朝的角角落落开花结果,随着日升日落不断发展壮大。

    “这是第几封信了”悠闲地躺在自家葡萄藤下,伸手就能摘到鲜美的紫葡萄进嘴里,罗云意看了一眼坐在她身边椅子上正在看信的叶染修问道。

    “第七封”叶染修只大略扫了一眼,便将信随手放在一边,然后摘了一个葡萄放到了罗云意的嘴边,而罗云意张嘴便轻轻把果肉吸引了嘴里,叶染修便把果皮拿走又摘了一个重新放在她嘴边。

    “皇帝还真是不怕麻烦,他就差自己来请你了,领兵打仗有四哥他们呢,他怎么就看不得你清闲”对于新帝叶祁罗云意是颇有微词,好不容易过了几年安生快乐的日子,新帝一上位就想着开疆扩土,大杀四方,她是真不愿意参与。

    “不用管他,毅哥儿也大了,咱们也该出去玩玩了”叶染修一把拉起了罗云意就往外走。

    “出去玩玩去哪儿”罗云意也来了兴致。

    “你想去哪儿玩”叶染修看了她一眼问道。

    罗云意眼珠子转了转,笑着说“既然出去玩,那就去个好玩又远点的地方,最好谁也找不到,我带你去”

    “好”叶染修笑道。

    一个月后,茫茫大海之上飘着一个牛皮筏子,男子撑船而行,一名美丽的女子坐在筏子上一边饮茶一边欣赏着大海上的景色。

    “当年,我就是这样撑着牛皮筏子出了迷雾山,然后在海上航行数日遇到了爹娘他们的”罗云意感慨地对叶染修说道,“如果当初我没有走出荒岛,也就不会有后边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了。”

    “那我也就不会遇到你,不遇到你,我的人生或许会走向另一个未知的方向,但无论那一个方向会发生什么,一定没有遇到你之后的更精彩。”叶染修看着她深情款款地说道。

    “哼,那是当然了,我可是高人子弟,大禹朝的农神,堂堂的一品大司农,娶到我是你的福气”罗云意傲娇地冲叶染修笑道。

    “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所以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也要遇见你,娶到你,让这福气长长久久,让我们生生世世都这么有福气地在一起。”叶染修眼中的缠绵深情浓的化不开。

    “你这个提议,我同意了”罗云意展颜一笑。

    未来的生活还要继续,未知的旅途还要前行,但无论前方是风和日丽还是狂风暴雨,只要有他,一切都不是问题大结局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