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戏整叶昱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九十七章:戏整叶昱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这路又不是你家的,爷爱往哪儿走就往哪走,你管得着嘛!”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不耐地响起,传入罗云意的耳朵里,她总觉得有些熟悉。

    仔细回想一下,这声音不是在覃州百花楼比宝时那位旻王世子叶昱的吗?他怎么来这里了?

    “少在我面前称什么‘爷’,信不信我也一拳打得你鼻青脸肿!”雷战虎暴躁的喊道。

    “哼!”叶昱不屑地冷笑一声,“有本事你倒是动手,看你这辈子还能不能回京城!”

    “你少拿京城的事情威胁我,要不是你背后使坏,我怎么会被我娘送到梁王府,叶昱,这件事咱们没完!”雷战虎朝着叶昱一脸凶相地挥了挥拳头。

    “是你自己蠢,打人不知道盖脸,被人堵了个现行,还有,少拿拳头说事儿,你真当我怕你!”叶昱嘲讽的笑声响起。

    叶染修和罗云意两个人走出房间时,就看到雷战虎和叶昱已经踏进院中正吵得热闹,而当罗云意看见叶昱那张原本风流帅气的俊脸被人打得跟国宝熊猫似得,忍不住就笑出了声儿。

    “你敢笑话爷?”叶昱脸一沉,盯着罗云意露出了冷光,但下一秒就见叶染修回瞪了他一眼,叶昱就将身上全部的冷气给散掉了,“不就是一个没长开的野丫头,值得你这么护着吗!”

    “不该管的不要管,你不在京城来这里做什么?还有,那眼睛是怎么回事?”叶染修看着叶昱被人打得青紫的左眼问道。

    叶染修了解雷战虎,这绝对不可能是他动的手,虽说两个人从小到大一见面就吵,但打架的事情一次也没发生过,主要是雷战虎不屑于和不会武功的叶昱动手,而叶昱身边一项是有旻王府的高手保护着,再说凭叶昱的聪明和鬼心眼,一般没人能伤到他,这脸上的伤来的可太奇怪了。

    “你们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今年我也要陪着太爷爷在这里过年,不和你们费嘴皮子,我去和太爷爷请安!”叶昱斜瞪了一眼雷战虎,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梁老王爷的房间。

    “他哪敢好意思说,自己色胆包天在大街上调戏思玥妹妹,被霆哥儿给揍了,要不是我拦着,他肋骨都得断两根!”雷战虎幸灾乐祸地说道。

    “调戏我姐?”罗云意一听有些恼了,这叶昱怎么风流胡闹她管不着,但敢调戏她姐,这可就和她有关了。

    房间里,雷战虎的话清晰地传进梁老王爷和叶昱的耳朵里,见叶昱一脸嬉笑无所谓的样子,梁老王爷嗔着一张脸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太爷爷,您别听雷战虎瞎说,我只是在大街上见那姑娘笑得好看,称赞了两句,哪里就调戏了,再说谁想到她是罗家的姑娘,我还没怎么着呢,就被罗家的小子给打了一拳,您瞧瞧,现在眼睛还疼呢。”叶昱觉得自己特倒霉,好不容易在街上看到一位心仪的漂亮姑娘,本想用自己的风流倜傥、优雅高贵征服对方,谁想到人家姑娘对他爱答不理,还被姑娘的弟弟给打了,他这辈子就是和罗家的小子犯冲,小时候被罗勇泽揍了一顿,长大了又被罗勇霆给挥了一拳,都欺负自己不会武功是不是!

    “就只是称赞两句?”梁老王爷才不相信叶昱的话,在京城的时候,这小子就喜欢拈花惹草逗人家姑娘,风流的名声早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还——还搂了一下!”在梁老王爷凌厉眼神的威吓下叶昱说了实话,也亏他动作快对方没防备,否则不但亲近不了佳人的身,还会先挨揍,事后他才知道罗家的姑娘也都是会些拳脚功夫的。

    “你呀——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梁老王爷拿手指了指叶昱无奈地说道。

    “太爷爷,我那是情不自禁,反正我和那姑娘也有了肌肤之亲,不如您给我去说说,让她跟我回王府怎么样?”叶昱一脸讨好地凑近梁老王爷说道。

    “昱哥儿,罗家的姑娘可不是你能随便开玩笑的,好了,待会儿好好去罗家给人家道个歉,再惹事,太爷爷可就罚你了!”梁老王爷严肃地看着叶昱说道。

    梁老王爷和叶昱的声音不算小,院子里站着的叶染修、罗云意和雷战虎都听见了。

    “厚脸皮的家伙,欺负了思玥妹妹还想把她拐进王府,他想的倒是挺美,真以为他们旻王府是什么好去处!”雷战虎一直就看不惯叶昱的所作所为,这小子一肚子坏水,嘴巴又毒,还到处调戏人家姑娘,要不是看在旻王舅舅的份上,他早就把这小子揍得他亲爹亲娘都不认识了。

    “旻王世子,哼哼!”罗云意双手握拳互相碰了碰,敢欺负她姐,看她怎么修理他,“叶染修,你和这个旻王世子很熟吗?关系很亲吗?”

    “不熟!”

    “不亲!”

    叶染修和雷战虎先后快速答道,他们两个可是看出来了,叶昱这次是把罗云意给得罪了,此时划清界限比较好,免得自己左右为难又遭受池鱼之殃。

    “那你告诉我,这旻王世子最怕什么?”罗云意走到叶染修跟前挤着坏笑小声地问道。

    “附耳过来!”叶染修看着她宠溺一笑,示意她把耳朵离自己近一些。

    罗云意会意之后赶紧踮起脚尖支愣起了自己的耳朵,就听叶染修在自己耳边轻轻吐出两个字,他的声音像小飞虫似得钻进自己耳朵里,弄得她痒痒的。

    掏了掏耳朵,罗云意脸上的坏笑更浓,知道他最怕什么就好。

    看着罗云意和叶染修背着自己神秘低语的样子,可急坏了一旁想偷听的雷战虎,他也很想知道叶昱最怕的是什么,但当他去问叶染修和罗云意的时候,两个人对视一眼就各走各的了,根本没理他。

    罗云意回到家里就听到陈老夫人那屋很热闹,走进去一看,自家娘亲和四个姐姐都在,六个人正坐在炕上闲聊呢。

    罗云意瞅了瞅罗思玥,没发现她脸上有什么异常,一双明眸清澈雪亮,嘴角还含着笑意。

    “意姐儿,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罗思玥见罗云意进了屋就盯着她瞧,不明所以地问道。

    “二姐,你没事吧?”罗思玥的眼睛没红没肿,不像是哭过,也没什么委屈的表现。

    “我能有什么事情?”罗思玥先是奇怪地看了一眼罗云意,然后很快明白过来她是什么意思,莞尔一笑,说道,“我与旻王世子的事情是个误会,再说霆哥儿也给我出了气,奶奶说,这旻王世子是被先帝爷给宠坏了,但不是什么坏人,放心吧,我没往心里去。”

    今日在府城大街上,罗思玥一开始是把主动搭讪自己的叶昱当成了调戏良家妇女的登徒子,后来遇到一点儿小意外,他是为了救人才不小心搂了一下自己的,结果被罗勇霆和雷战虎正好看见,就以为他在轻薄她,还把人家给打伤了,其实她心里还觉得有些歉意。

    “那就好!”罗云意笑笑不再谈论此事,叶昱为人很嚣张,又极度腹黑,想想在覃州的时候东华郡主几乎被他气得吐血,他要是把心思打在自己姐姐身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府城之行因为叶昱与罗思玥的小插曲而及早结束了,但是雷战虎和罗勇霆还是买了两车酒回来,而且直接就把酒送到了独臂张那里,少卓、少言就负责用蒸馏器把这些酒都重新蒸馏几遍。

    极品好酒一出,雷战虎和罗勇霆他们几个干脆留在独臂张的山洞里不出来了,就连罗良承和林洪文也是闻着酒味就往山里跑,眼看还有两天就要过新年了,家里的男人们却都围着酒桶转。

    旻王世子叶昱也想凑进人堆里,但是罗勇霆和雷战虎都不待见他,独臂张的山洞也不让他靠近,拿给梁老王爷的好酒都被高大宽给藏起来了,他想喝上一杯都不行,急的他最后只有到了罗勇泽的工作间里,谁让这里的好酒罗勇泽喝不完。

    “看你这瘸子当木匠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堂堂罗家的少爷混成如今这样,罗勇泽,你可够惨的!”叶昱坐在罗勇泽的工作间里,一边喝着酒说着风凉话,一边看罗勇泽在锯木头。

    “好好喝你的酒,我就算没了一条腿,照样也能把你打趴下!”罗勇泽抬头冷冷地瞅了一眼叶昱。

    “大哥,你干嘛把我送你的酒给这种人喝,大黄机灵的时候还知道说句人话呢,你理他干嘛!”罗云意没想到自己刚走到罗勇泽的门前,就听到叶昱毒舌的话,气的狠瞪了一眼叶昱。

    “臭丫头,你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是在骂我,太爷爷和叶染修护着你,我可不惯着你,你知道骂我后果有多严重吗!”叶昱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手里的酒坛子还晃了两下。

    “哎呦,吓死我了,王爷世子了不起啊!”罗云意故作害怕地说道,但任谁都听出她是在讥讽叶昱。

    “叶昱,不要在这里摆你的世子架子,还有,别欺负我妹妹,否则我不介意再打你第二次,你可以好好感受一下我这个瘸子到底有没有揍你的本事!”如果是以前听到别人叫自己“瘸子”,罗勇泽心里还会有些难过,但现在他心境早已经发生改变,不太在意他身体的残缺了。

    “算了算了,我和你们一个瘸子、一个小丫头较什么劲,爷还懒得理你们,哼!”叶昱拎着酒坛起身就要离开,但罗云意却一把抓住他手里的酒坛。

    “人立即走,酒给我留下,这是我给我大哥的!”小样儿,喝着我的酒,还损着我的家人,原本不想和叶昱计较的罗云意,心里更加恼火了。

    “小气丫头,你说给就给,爷我偏不!”叶昱也没撒手。

    “意姐儿,不过是一坛酒,让他拿走吧!”看着两个人在争酒,罗勇泽出声说道。

    “哼,便宜你了!”罗云意手猛一松,差点儿让叶昱栽个跟头。

    “你——”

    “怎样!”

    两个人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眼看又要打起来,不过,罗云意很快就收敛情绪,扭头回了屋里。

    这天下午,罗云意找到了叶染修和高大宽,也不知和这两个人嘀嘀咕咕说了什么,反正叶昱回到暂住的地方时,却在桌上发现了三坛好酒。

    一开始,叶昱觉得很奇怪,后来高大宽告诉他,这是梁老王爷赏他过年的礼物,于是他一个人坐在屋里痛痛快快地喝了两大坛子,喝醉之后倒头就睡了。

    可谁知第二天早上睁开眼,他觉得自己身下湿湿的,掀开被子一看,整个人面部都扭曲了,他这么大人竟然尿床了。

    这可是非常丢脸的一件事情,而且对于尿床叶昱本就有心理阴影,他懊恼的都想把床砸个窟窿,都怪自己昨天贪杯喝了太多酒了。

    山围村不是京城,梁老王爷这里也不是旻王府,所以没有丫鬟、小厮供他使唤,两名高手暗卫也只负责他的安全问题,再说尿床这事他可不想弄得人尽皆知。

    不过,他也想到一个好办法,那就是把一壶茶都倒在了床上,对外就说是自己不小心把茶水撒床上了,这说起来总比尿床要好听些。

    中午叶昱和梁老王爷一起吃饭,饭食都是罗家送过来的,而且因为明日是除夕,罗家这几天饭食一直都很丰盛,叶昱虽然山珍海味吃过不少,但比起罗家五姑娘罗云意做出来的美食还是差些。

    精致好吃的美食自然容易引起一个人的食欲,再加上美酒,叶昱不自然就吃了多些,而且这菜的口味稍微偏咸,下半天他就一直在喝水,吃了晚饭喝的更多,到了第二天一起床,他发现自己身下又是湿漉漉的。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叶昱是个鬼机灵,心眼儿极多,第一次他可以当意外,但两天都是这样,他就觉得奇怪了,毕竟以前他也喝多过、吃多过,但从未像现在这样尿过床。

    于是,他找来自己的两名暗卫询问情况,暗卫告诉他,除了高大宽来看过他没有发现别的异常。

    “高侍卫,你晚上进我房间干嘛?”叶昱紧紧盯着高大宽,猜测着是不是他在捣鬼。

    “王爷让我来看你冷不冷,给你房间加点炭火!”梁老王爷这里只有两间房子有火炕,一间是老王爷自己住的房间,一间是叶染修住的房间,叶昱住的地方晚上只能烧木炭。

    叶昱又跑去问梁老王爷,事情果真像高大宽说的那样,是老王爷怕他冷,才派高侍卫过去添炭火的。

    很怕晚上再尿床,接下来的两天,叶昱是吃不敢吃,喝不敢喝,睡不敢睡,看谁都像知道他尿床这件事情的人,新年一过就跑到府城去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敢再来山围村。

    “哈哈哈哈”大年初一头一天,看着叶昱狼狈离去的身影,罗云意扶着村口的那棵大树狂笑。

    “解气了?”看着眼泪都要笑出来的罗云意,叶染修温柔笑道。

    “嗯嗯!”罗云意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这下子他尿床的心理阴影怕是要更大了,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说话!”

    “昱哥儿就是这样性子的人,有口无心的,你不必和他计较太多!”很少有人能把叶昱整的这样惨,看似只是一件小事,怕是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睡觉都不会安稳了。

    “谁让他欺负我姐,又说我大哥的,我看他就是活该!”罗云意可没一点儿愧意。

    这一次她用土豆种苗和几坛好酒让叶染修和高大宽帮她整整叶昱,现在想来真是太值过了。

    上次她问叶染修叶昱最怕什么,叶染修告诉她是“尿床”,想来想去,罗云意就想起在网络上看到的一些视频,说是人熟睡之后手放进温水里便会尿床,于是她就故意把饭菜做得好吃又偏咸,让叶昱多喝水,并且在他睡着之后,让高大宽以进屋添炭火的理由把他的双手偷偷放进温水里,让叶昱不自觉地就产生了排尿反应。

    叶昱本就对尿床这件事情有心理阴影,原以为这辈子刻意忘记就不会再想起,谁能想到他这么大人了竟然还会尿床,这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什么心情也没有了,只得沮丧颓废地逃走了。

    “五姑娘,咱们什么时候开始种土豆苗?”高大宽也随后跟到了村口,虽然对于整叶昱这件事情他很抱歉,但是比起那些高产的土豆苗,就是让他做更过分的事情他都是愿意的。

    “高侍卫,别急,别急,这才是新年第一天,咱们先把大棚盖起来,还得把土地都深耕好,最重要的是要把水引到田里去,过两天我让人去镇上铁匠铺打些趁手的农具,咱们就可以开始干活了!”

    今年立春有些晚,到谷雨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一般过了谷雨才是各种作物露天栽种的最佳时机。不过,罗云意已经安排人加紧时间盖了很多温室大棚出来,到时候在大棚里栽种各种农作物,就能打破作物季节种植时间的限制,而大禹朝最冷的时候终于要过去了。

    “好,一切都听五姑娘安排!”种田耕作罗云意比自己更在行,高大宽想着听她的就对了。

    “我能帮你些什么?”过了正月,叶染修就要回北疆大营了,而在这之前,他还需要回京一趟,因此留在山围村的日子并不多,即便如此,他也希望自己能为罗云意做些什么。

    “暂时也不需要你帮忙做什么,听老祖宗说,北疆现在缺粮缺银子还缺人,你这个镇北将军什么都没有,怎么领军打仗啊?”

    昨天晚上吃大团圆饭的时候,梁老王爷和罗良承、林洪文他们就说起了此时北疆的情况,虽然北疆大捷,但之前被羌吴国攻占的大禹朝城池是要不回来了,而要想夺回失去的城池,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再次发动战争,但北疆如今的兵士怕是只有守城之力,没有攻城之心了。

    “没有粮食太爷爷和你不是在这里耕种,没有银子多给你喝两壶好茶不就行了,至于人,霆哥儿、虎哥儿他们不就是,有些事情急不得,要慢慢来!”叶染修倒不像是着急的样子,悠闲从容地笑看着罗云意。

    “我在和你说正经事,没开玩笑!”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自己跟着瞎操什么心,可想想他们要是去了北疆战场,万一因为没钱没粮陷入困境,到时候自己不也是跟着揪心。

    “不用担心,所有的事情我都会解决的!”叶染修郑重其事地说道,脸上的笑容依旧清淡平和。

    “神仙还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呢,你一个人怎么解决所有的事情,哎,算了,上辈子欠你们的,粮食和银子的问题我来想办法解决吧!”能者多劳,还是让叶染修他们专心在军营保家卫国,像钱粮这种杂事就交给她吧。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