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一幅珍宝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章:一幅珍宝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正月十八乃是二十四节气里的惊蛰,这一天也预示着仲春时节的开始,天气变暖,万物复苏,大禹朝百姓也正式进入繁忙的春耕之季。

    京城盐铺的事情罗云意没有多少时间过问,她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春耕,早已经深耕好的田地正等着她栽种。

    “这是牛拉播种机,选好的种子倒进去,一个人牵着牛往前直走,另一个人跟在后面扶着篓子就行。”农田里,罗云意指着新农具对祝伯说道。

    罗云意让苍氏一门打造的是三行播种机,一亩地来回走那么两趟就把种子栽种好了,比之前播种的速度要快上许多。

    祝伯三位司农官自从在田里见识了罗云意打造的几种新农具之后,对她的看法就彻底发生了改变,而且罗云意还答应他们会为司农司将齐民要术这本上古农书给默写出来,这利国利民的大好事祝伯三人求之不得,跟着罗云意下地耕田的干劲儿更大了。

    “意姐儿,咱们司农司也有不少能工巧匠,你要是同意,这些农具不如交给他们来多多锻造,这样也能惠及天下百姓!”祝伯建议道。

    “可以,今天回去我就重新画图纸。”有利于土地和农民的事情,罗云意还是很愿意做得。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祝伯高兴的都要手舞足蹈了。

    “祝伯,你也不要开心的太早,这些农具都是用铁打造的,市面上铁的价格也比较昂贵,而且朝廷还限制使用,要想完全普及怕是不太可能,不过很多零件可以用木头代替,我再想一些简单实用的新农具,只要见过样子,百姓们自己在家就可以做。”现如今大禹朝的农民日子本就艰难,全部打造铁制农具不太现实,而且复杂一些的农具打造起来比较困难,就比如眼前的播种机和那些割草机,都是需要工匠有精湛的技艺的。

    不过,天下的农具不止一样,打造的材料也不是只能靠铁,很多简单实用的农具只需要木头就可以了。

    “意姐儿,你真是天下农人之福,是司农司之福,农具你尽管去想,我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这些农具出现在大禹朝每一位司农官手中。”这并不是祝伯在说大话,他的确有这个能力,大禹朝一半的司农官可都是出自他的门下,即便现在不是为官之时,他振臂一呼各州各县的司农官还是会给足他面子的。

    “好!”刚开始罗云意还觉得祝伯三位老先生会是个累赘和麻烦,但这几天相处下来,她却发现三人都是很可爱的老头儿,而且依旧一腔报国爱民之心,很值得敬佩。

    这一次罗云意将高产水稻依旧种在山里,还是由梁老王爷和王府的府兵看护,不过有一位老司农官会陪着一起记录高产水稻的种植情况,罗云意和祝伯则主要负责村外的那几百亩打算用来做试验田的荒地。

    当然,单靠自己手底下的那几个人是不可能种完这么多的土地的,所以罗云意让钱如命在滋味楼外贴了招工启事,她打算雇一些长工帮她种地开荒。

    从田里回到家的时候,大半个月不见人的叶昱又来了,不过他倒是一来就进了梁老王爷的院子,没见在别的地方溜达,不一会儿,叶染修、雷战虎和罗勇霆他们也从山里出来了,这段时间三个人大多都是围着蒸馏器转,一车一车的酒被人拉进拉出,也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

    梁老王爷把他们都叫进了自己的房间,罗云意也被一同喊了进去,不过进去之后却看到叶昱一直盯着自己瞧,看得另外三人很是火大。

    “有什么话就说!”叶染修冷光扫过,叶昱耸了耸鼻子,微微回瞪了他一眼。

    “你这是什么态度,以为我多想来这里似得,要不是莫三求到我那里,你当我愿意管你们的闲事。”叶昱没好气地说道。

    “又不是我们求你,谁让你管了,再说我们能有什么事情求到你,你那是多管闲事!”雷战虎最看不惯叶昱拽拽的样子。

    “你敢说我多管闲事!”叶昱真是恼了,他这图的是什么,在覃州办完事就该回京,就不该贪热闹来什么房州,从年前到年后,他就没遇到顺心的事情。

    “好了,好了,你们有事情快说,意姐儿都累了。昱哥儿,你特意把意姐儿叫过来有什么事情?”看着罗云意进屋之后就有点儿打瞌睡,梁老王爷就已经很心疼了,而叶昱这次好像专门来找她的。

    罗云意打起精神看了看叶昱,他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情?

    叶昱回看了她一眼,直接说道:“我想问问她手里还有没有珍宝?要想叶茗辰那家伙从王府里被放出来,还要给玢阳公主府一个痛击,全靠稀世珍宝了。”

    “你少胡说八道,辰哥儿的事情和云意妹妹的珍宝有什么关系,我看你是居心不良,看上了云意妹妹师父留给她的东西!”雷战虎已经知道罗云意在覃州百花楼比宝的事情,也知道叶昱当时也在场。

    “你给我闭嘴!”叶昱恼怒地回了一句雷战虎,看了看梁老王爷、叶染修和罗云意三人语气很郑重地说道,“最近我查到在覃州一直都藏着一位高人,他不是什么富商权贵,但却和很多大盐商暗中有关系,似乎只要他一句话,那些盐商就愿意听他差遣。最近李家的人一直在想办法接近此人,希望他能让那些大盐商从李家的盐场进货,但这个人性格比较怪癖,我查到他有收集珍宝的爱好,如果拿出的珍宝能让他心动,说不定他几句话那些大盐商都会选择和惠民盐铺合作。”

    “可能,说不定?万一不行呢?”雷战虎不屑地看了一眼叶昱。

    叶昱被雷战虎的眼神刺激到了,脖子一梗,说道:“只要珍宝让他有一点儿心动,我就保证他会让那些大盐商和惠民盐铺合作,而且全部断绝和李家生意上的来往。”

    “我那里还有一盏幻彩太阳灯,怎么样?”如果叶昱真能办成此事,倒是会给叶染修、叶茗辰省去很多麻烦,珍宝罗云意还是有几件的。

    谁知,叶昱摇摇头说道:“你在百花楼卖给吴家的那盏灯,已经被吴子贵送给此人了,这珍宝他已经不觉得稀奇,我记得当日在百花楼比宝,一个人要准备三件珍宝的,而罗姑娘你只拿出了两件,这第三件还是灯吗?”

    “不是!”罗云意摇了一下头,“我准备的是我师父最得意的一件东西。”

    “是什么?”叶昱忙问道。

    “是一幅画,叫香茶美人!”罗云意说道。

    “香茶美人?能不能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当时在百花楼要不是想着用罗云意的那盏太阳灯通过吴家引出覃州那位高人,叶昱说什么也要把那盏世所罕见的灯弄到手,听说罗云意还送给司空老夫人一盏幻彩太阳灯,现在知道她手里还有一盏,自己说什么也要把这灯给弄到手。

    罗云意看看梁老王爷和叶染修,又看看罗勇霆,想了一下,然后点头说道:“行,我回家给你拿去。”

    “意姐儿,我陪你一起吧!”罗勇霆出声说道。

    “不用四哥,东西就在我床底下,你在这里等着吧,我一会儿就来,对了,老祖宗,您今天得给我泡壶玉美人,待会儿我可要请美人喝茶的!”罗云意突然神秘地眨眨眼对着梁老王爷笑着说道。

    “可以,大宽,泡茶!”梁老王爷也想见一见罗云意的师父留给她的宝贝。

    罗云意跑回家拿宝贝的时候,正巧碰到罗良承和林洪文,于是邀请他们一起到梁老王爷那里鉴宝去。

    等到罗云意再次回到梁老王爷那里时,众人正一脸期盼地等着,纷纷看向她斜跨在背后的那个墨蓝色祥纹画筒。

    罗云意把老王爷用于洗漱的木制盆架拿到众人面前,然后将画筒打开,掏出里面的画轴,将画挂在了盆架上,以便众人能更清楚地看清画上的内容。

    只见这古朴质感的画纸上有一位栩栩如生、倾城绝色的天仙美人半坐在软榻之上,绮罗珠履,金钗玉饰,将美人衬托的更加楚楚动人。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说的就是画中的美人,漂亮吧!”这美人画可是罗云意最得意的一幅作品,而她的灵感来源正是源自于这几句描写美人的诗。只不过,好好的一幅画竟然是唐老头拿来恶作剧的,真是白瞎了她的功夫,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有点儿用处。

    “这就是香茶美人?”叶昱见过不少的美人,但还真没有一个有眼前这画中美人长得好看的,尤其是她那双脉脉含情的美眸凝视着你,就像在和你说话似得,而且你总想着她会不会从画上走下来,或者你更期望她从画中走出来。

    “没错,这美人就叫香茶,不仅如此,她还很喜欢喝茶呢,而且喝了茶就会做一些——嘿嘿——奇怪的事情!”罗云意坏笑地看了一眼在场的男人们,就不知道这些人的定力如何了。

    “什么奇怪的事情?”雷战虎好奇地问道。

    “那你们可要好好睁大眼睛看看了,可不要惊掉下巴!”罗云意走到梁老王爷的炕桌前倒了一杯热茶,然后放在了画前。

    当茶的热气、香气开始缓缓上升飘散时,令人震惊的事情在众人面前活生生地发生了,这画上的美人竟然——竟然开始脱衣服。

    “怎么——怎么会这样?”叶昱和雷战虎、罗勇霆三人直接就站了起来,叶染修倒还算镇定,不过眼中也是惊异之色,梁老王爷、罗良承和林洪文也是惊讶地看向那幅画。

    “我都说会有奇怪的事情了,不过你们放心,香茶是个好姑娘,不会全脱光的!”罗云意挤挤眼睛笑着说道。

    在现代遇热会脱衣服的毛巾美女网络上几块钱就能买到,并不是什么稀罕物,不过这幅画却是唐老头用特殊颜料制作而成的,他费劲制作出来的目的就是报复一个和他言语不合的老学究。

    大概是两年前,唐老头去参加一个学术交流会,在会上因为改良新品种和人起了争执,那人说唐老头异想天开,他骂人家故步自封,两个人加起来一百多岁了,吵得像互相斗气的小孩子。

    从交流会回来之后,唐老头心里那口闷气还没出来,他打听到那人是个一心只扑在学问研究上的老书呆子,平时最喜欢饮茶,于是他就想戏耍一下对方,在实验室里研究出了一种只针对绿茶热气的特殊颜料,还让自己用这颜料给他画一幅令人一见难忘的美人图。

    图画好之后,唐老头就想办法匿名给那人送去,而那人打开画时正在饮热茶,就看到画中的美人缓缓脱下外边的衣裙,那顾盼生辉的明眸、曼妙撩人的身姿当即让那人心潮荡漾起来,自此后竟日日只与画中美人对坐饮茶,连学问也不做了。

    眼看那人因痴迷一幅画要进精神病院,还算良心发现的唐老头就把画给人要回来,然后扔给了罗云意,哪怕那人来求,他只说一把火给烧了。

    也不知道这画到了古代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效果,不过单凭遇热脱衣这一点就足以震撼这里的人吧。

    “这美人该不会是妖精吧?”叶昱虽风流但不下流,不过此刻,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他还是很希望看到美人脱光衣服的样子,而现在美人脱得只剩下最后一件若影若现的轻薄纱裙,看得人更是心痒难耐,只是这等奇异之事令人不敢置信,如果不是画中的妖精又是什么呢?!

    “不懂就不要瞎猜,其实这幅画也没什么特别,只不过是采用的颜料与众不同,遇热就会变色,热气消散又会恢复原状。”罗云意说着的时候茶水的热气就已经消散许多,美人开始慢慢穿上了衣服,其实是美人的衣服在变颜色,“因为这种颜料独一无二,所以这幅画也就显得珍贵了,怎么样,这算珍宝吗?”

    “算,当然算,这珍宝送那人太可惜了,香茶是位好姑娘,可不能让一个老头子给糟蹋了。”看过这幅珍宝,叶昱打消了要把这幅画送人的念头,他得自己留着看美人。

    “昱哥儿,这画你不能留!”此画虽不是妖物,但却有惑人心智的能力,在梁老王爷看来,叶昱虽有几分聪明机灵,但到底涉世不深,这画留在他手里可不是好事。

    “不如让林管家去找那人!”叶染修淡淡地看了一眼叶昱,又转向了林洪文,林诚的能力也不差,他去办这件事情兴许比叶昱更合适。

    “不行,不行,这是我答应莫三的事情,应该我来!”叶昱晃了晃心神,瞬间明白梁老王爷和叶染修的意思,但天下能有几个男人见到香茶美人不心动的,尤其是她轻解罗裳时的美妙,好在自己自制力还是有的。

    “画是好画,不过要是因痴迷这幅画出了什么问题,可不管我的事!”罗云意必须要先把事情讲清楚,那位老学究能入迷,难保其他人不会。

    “放心吧,如果这幅画能让那人迷得茶饭不思兴许还是好事一件,那些大盐商每年孝敬给他的珍宝估计都堆成山了,这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叶昱直接下结论说道,然后又转向梁老王爷说道,“太爷爷,我这次要是帮成这个大忙,您是不是要给我点儿奖励?”

    “你想要什么?”梁老王爷看着他问道,就知道这小子不会白干这件事情的。

    “嘿嘿,也没什么,我就想要盏幻彩太阳灯!”叶昱往罗云意那里看了一眼笑着说道。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