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辣手摧花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辣手摧花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咦——意姐儿,你怎么也在这里?”这时叶昱也已经看到了几人,随即有些怒意地看向守门小厮,“死奴才,你敢说瞎话,这地方不是不让外人进吗!你知不知道爷是谁?!”

    “叶世子,他没有说瞎话,这地方没开张之前的确是不让外人进的,你又何必为难一个下人!”罗云意对于叶昱的印象可是不太好。

    “没说瞎话?”叶昱疑惑地瞅了他们一眼,旋即恍然大悟地看着罗云意问道,“这地方是你的?”

    “是我的,你们要想看牡丹,过两天再来吧,三月初九君悦楼开张,到时候还请叶世子赏脸捧个场!”讨厌归讨厌,叶昱这个旻王世子的名头还是很值得一用的,就是碍着梁老王爷和叶染修的面子,他也不敢砸自己的场子。

    “意姐儿,瞧你这话说的,咱们不是一家人吗!你的酒楼开张,那我必须得来。”叶昱一脸嬉笑地说道,又转脸对跟着他的那些公子哥们黑脸说道,“你们也都得来,最好多叫一些覃州有头有脸的人来撑场面,这可是我家妹妹开的酒楼!”

    那几个公子哥儿一听叶昱这个旻王世子喊罗云意为“妹妹”,全都变了脸色,这世子的妹妹不就是郡主,那自己可不能得罪了。

    “叶世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谁和你是一家人,我只是平民老百姓,可不是你什么妹妹!”罗云意拒绝了叶昱的套近乎。

    “意姐儿,别这么见外嘛!叶茗辰、雷战虎他们都称呼你一声云意妹妹,我和他们都是亲兄弟,你自然也是我妹妹了,这几个都是覃州大盐商的公子,到时候你酒楼开张,我和他们肯定到场!”叶昱说着冲罗云意使了使眼色,让她多关注跟着他的这些人。

    罗云意没再计较叶昱的称呼问题,她扫了一眼跟着他的那几个公子哥,有一个特别熟悉,那就是上次在百花楼见到的吴宝,很显然吴宝也已经认出了罗云意,正傻乎乎地看着她笑呢,满脸的肥肉都快笑出油来了。

    “叶世子,能否借一步说话?”罗云意看向叶昱,见他微笑着点了一下头,又对身后的林诚说道,“诚爷爷,麻烦你先领这几位公子赏赏咱们君悦楼的牡丹吧!”

    林诚把吴宝几人领上了赏花桥,罗云意、叶昱和高大宽三人则拐进回廊到了一处新盖的竹楼前,在君悦楼里一共有六座像这样的三层赏景楼阁,全是用木头和青竹搭建起来的,六座竹楼交错而建,无论登上哪一座竹楼都能站在最顶层将美人湖的景色一览无余。

    六座竹楼各有一个名字,分别是君子楼、探月楼、竹影楼、烟雨楼、悦心楼和清风楼,罗云意带着叶昱走进去的正是离他们最近的烟雨楼。

    三个人直接登上了烟雨楼的三楼,推开窗,青翠连绵的群山在远处画下一道道优美的波浪线,绿柳百花围绕的美人湖上舟来船往,悦耳的丝竹之声随着淡淡的牡丹香飘进人的鼻孔里,钻进人的骨头里,放松下来享受真是连三魂六魄都要酥了。

    “叶世子,有什么话就明说吧?香茶美人送出去了?”叶昱刚才特意说出吴宝几人大盐商之子的身份,想必是有用意的,只是叶昱这个人太腹黑,罗云意不想和他绕弯子,直接问道。

    “这地方真不错!”叶昱慵懒的在一张摇椅上躺了下来,“宝物送出去了,暮园的主人很喜欢,他说咱们和玢阳公主的事情他不会掺合,至于那些大盐商最后会和谁合作,就各凭本事了。”

    “香茶美人就换来一个不掺合?”显然对于叶昱这个结果,罗云意不是很满意,就是高大宽也皱了一下眉,香茶美人可是稀世珍宝,难道也没令那人动心?还是说叶昱办事不利?

    “这个结果现在来说已经算不错了,你可知玢阳公主让人往暮园搬了多少稀世珍宝,听得我都肉疼,要不然我哪里舍得把香茶送给他,一个半截身子都要入土的老头子整天守着那么多珍宝,他是打算留着它们陪葬呢吧!”想到有一天那幅香茶美人图也要被丢进冷冰冰的墓穴之中,叶昱就一阵可惜和心疼。

    “你当初可是保证说只要珍宝让那人有一点儿心动,你就会让那些大盐商全部断绝和李家生意上的来往而选择和惠民盐铺合作,现在你做到了吗?”看刚才叶昱和吴宝之人说话的口气,想来他和这些大盐商之子还算相处得来。

    “你急什么,盐商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既然答应了太爷爷,这件事情我就会办好再回京城。”对于让这些盐商从玢阳公主那里倒戈的事情,叶昱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既然如此,那刚才你冲我使什么眼色?”盐商的事情叶昱都说能搞定了,罗云意自然也不跟着操心了,只是刚才叶昱那眼神,似乎还有话没说完。

    “那吴宝你认识吧,吴家可是覃州第一大盐商,也是暮园主人一直很器重的人,只要你再拿出一盏幻彩太阳灯,我就能说服吴家和惠民盐铺合作,而其他覃州盐商一向以吴家马首是瞻,吴家改了道儿,他们也会跟着的,只要覃州的盐商换了风向,这天下的盐商也会识时务的。”叶昱一双眼睛紧盯着罗云意背后的牛皮小背包,他可算是知道这丫头的宝贝都放在哪里了。

    “叶世子,这宝物是你想要吧?!”不等罗云意说出这句话,高大宽先沉着脸说了出来。

    “高侍卫,你不乖呦!”叶昱脸上没有被人说破心事的尴尬,反而笑呵呵地看了一眼高大宽。

    “你说晚了,灯我已经送给老祖宗了。”罗云意淡淡说道。

    “什么?你真送了?”叶昱一个起身从摇椅上站了起来,眼睛瞪得很大,见罗云意和高大宽都点点头,语气低落地说道,“这也送得太快了!”

    不过很快,叶昱就又恢复了活力,他想到梁王府的现状,想到了叶染修的败家,只要叶染修出手转卖这件珍宝,他一定给弄到手。只是此时的叶昱还不知道,如果是其他人送的珍宝,说不定叶染修真的会卖掉,但罗云意送得他可是舍不得的。

    三个人正在烟雨楼上说话,忽然又听到门外传来吵嚷之声,竟是又有人看到赏花桥两旁浓艳开放的牡丹被吸引过来,非要进门欣赏。

    “各位公子,实在是抱歉,我家这牡丹三月初九才可免费观看的!”守门小厮愁眉苦脸地说道,今天这是怎么了,一拨人还没走,就又来一拨儿。

    “说什么废话,别人看得,爷我也看得,想要银子是吧,给,一百两,快给爷把道儿让开!”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模样的年轻公子阴狠地把一张一百两银票砸在小厮的脸上,抬脚就进了门,他后边跟着的一大帮人也都呼啦一下子走了进来,引得前方正在观赏牡丹的林诚、吴宝等人都停下了脚步。

    “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李家公子吗!你不在京城好好的面壁思过,怎么跑来覃州了,皇上知道这件事吗?”叶昱也从烟雨楼下来了,他是知道李庆来了覃州的,只是没想到这小子动作也挺快,竟然已经跟他们来这里了。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旻王世子,怎么,这地方是你的?”李庆和叶昱算起来是皇家的表兄弟,但两个人以前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只是李庆最近听说叶昱和覃州的一些大盐商走的比较近,而且他还得知叶昱去了暮园,难道旻王府也要插手食盐的事情吗?

    “这地方虽不是我的,但我与这家主人也算是旧识,是她邀请我和我那帮朋友进来的,你们这样属于私闯民宅吧,这家主人可是会生气的!”叶昱皮笑肉不笑地盯着李庆。

    李庆在京城敢和叶茗辰对着干,他也不怕叶昱,虽然知道叶昱耍狠斗横比他还嚣张狠厉,但公主府和旻王府一向没什么矛盾,他也不愿意招惹叶昱,但这次叶昱似是有意要把李家与盐商合作的事情搅黄,他就实在忍不住了。

    “这家主人算个什么东西,爷来这里赏花那是给他面子,应该让他亲自出来迎接爷才是!”李庆几步就走到了赏花桥上,然后弯腰就摘下一朵开得最艳的红色牡丹,闻过花香之后竟往地下一扔,随即用脚将花碾碎,眼中都是乖戾之色。

    他这一行为没把叶昱惹怒,却让罗云意眼中冒了火儿,这个辣手摧花的恶贼,还敢骂她,姐不整死你。

    叶昱瞥了一眼生气的罗云意,再看了一眼嚣张跋扈的李庆,心中早就乐开了花儿,这下子可有的玩了。

    “叶世子,我家主人说了,来者是客,既然诸位喜欢观赏牡丹,那就请进来吧。三日后,君悦楼开张,还希望各位公子到时候能赏脸捧场!”罗云意忍着怒意,带着笑脸对李庆和他身旁的那群人说道。

    “哼,你家主人还算识相,到时候就看爷我有没有空了!”李庆冷笑地对罗云意说道,全当她是一个样貌还不错的小丫鬟。

    高大宽是认识李庆的,所以他并没有跟着下烟雨楼,不过李庆的言行他在烟雨楼上看得一清二楚。

    “这几株牡丹不错,爷要了!”李庆语气嚣张的让手下的两名小厮将几株罕见的牡丹挖出来带走,林诚和左长老想出声却被罗云意一个眼神制止住了。

    叶昱没有出声说什么,倒是一旁的吴宝有些忍不住说道:“我说这位公子,牡丹是这家主人拿出来供大家观赏的,你就这样给人家挖走,怕是不妥吧!”

    “活的不耐烦了,谁让你多管闲事的,再多说一句,我就把花挖出来,把你埋进去!”李庆才来覃州没几天,他并不认识吴宝,只以为这些人是叶昱在覃州认识的狐朋狗友。

    “你——”吴宝气得脸上的肉一颤一颤的抖动,他虽说是商人之子,可也是家中长辈娇惯着长大的,在覃州那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就连许家和司空家的人见到他都是会给几分面子,眼前这人也太狂妄了。

    “吴公子,没关系,我家主人说了,既然这位公子如此欣赏这些牡丹,送上一株也无妨!”罗云意脸上的笑容始终淡淡的。

    李庆得意一笑,不但让手下的两名小厮把几株极品牡丹都给挖走了,还让那些跟着他进来的公子哥们也来挖牡丹,但那些人并没有动手,这家君悦楼虽说还没开张,但听说司空家的大管家在这里出现过几次,而旻王世子也说这家主人是他旧识,李庆人家是公主的儿子,而自己不过是商人出身,别一不小心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到时候给家族惹来麻烦可就不好了。

    “一帮没胆的废物!”李庆不屑地看了一眼这些覃州的富少们,比起许家的许诚,他们可是差太多了,怪不得自己母亲相中了许诚做女婿。

    那帮人被李庆骂也都笑笑没还嘴,都说覃州商人也是有血性的,不过比起那些京中贵族,有些人还是甘愿做条会摇尾巴讨人欢心的狗。

    李庆大摇大摆地带着牡丹花和那帮人离开了,叶昱看着赏花桥两旁被践踏踩碎的牡丹花,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子看了罗云意一眼,这李庆也太不是东西了,挖牡丹就挖牡丹,自己还把牡丹花给摘下来随意就扔到赏花桥上,太糟蹋好东西了。

    “人是你引来的,给你一天时间,我要知道覃州所有盐商的资料,包括他们家养了几条狗!”罗云意恶狠狠地看着叶昱低声说道。

    “意姐儿,你可不能把李庆辣手摧花的事情算在我身上,我可什么都没说也没做,是他自己不知好歹要挖你的牡丹花,和我没关系!”叶昱想躲开,但罗云意此刻寒冰一样的眼神让他没动,这小丫头发起怒来也不得了。

    “这个忙,你帮不帮?”罗云意一双小手握得卡巴卡巴响。

    “帮,一定帮!”此时高大宽也已经走了出来,叶昱很清楚,现在在梁老王爷面前,自己是没罗云意吃香的,这丫头聪明的很,要是给自己来一个暗招,说不定他还真吃不消呢。

    “一天,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你要给我查清楚这些盐商最在意的人是谁,一个都不许漏。”管他什么阳谋阴谋,不整整李庆,罗云意会觉得自己浑身不舒服的。

    “意姐儿,你这是要干什么?”叶昱闻到了一股恶作剧的味道,他也变得有些兴奋,“你得告诉我,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该如何帮你呢?”

    看叶昱那一脸八卦的探知欲,罗云意冷笑一声:“想知道就先把这件事情帮我办好了,说不定最后你会感谢我帮了你一个大忙!”

    罗云意这样一说,叶昱就更好奇了,真的就用了一天的时间将罗云意想要的东西放在了她的面前。

    “你要的东西我办到了,快告诉我你要做什么?”叶昱还真猜不透罗云意的想法,这鬼丫头心眼也不少。

    “也没什么,来个简单粗暴的栽赃陷害!”罗云意小嘴一咧,坏笑地说道。

    “快说说,快说说,怎么个粗暴法儿?李庆那家伙我也早想收拾他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叶昱很是大方地说道。

    “我打算——”房间里除了叶昱,还有林诚、高大宽、罗一和玉婷几人,罗云意让他们全都围拢过来,低声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几个人神色各异地全都看向罗云意,这方法还真的是又简单又粗暴!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