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李庆之死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李庆之死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丫头,别紧张!”老者笑着示意罗云意先坐下来,“我不是什么坏人,为了等你,我都等六十年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罗云意觉得自己的智商都不够用了。

    “六十年前我遭仇人追杀,途中被一位老者所救,但我的仇人还是穷追不舍,于是恩公把我藏起来并给了我这把匕首保命,还帮我引开了仇人。我发誓要找到恩公以及恩公的后人报恩,但却连恩公的名姓和住在哪里都不清楚,恩公留给我的匕首十分精巧,我便拜师学艺,还创立了苍氏一门,就是希望能通过这把匕首找到恩公。六十年过去了,我还以为要带着遗憾入土,没想到同样的匕首出现了。”老者一脸感慨地说道。

    “就算匕首一样,也不能说明我和你那恩公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你们苍氏一门的人那么厉害,说不定是见过我手腕上的匕首,然后仿造出来的呢?!”罗云意越想越有这种可能,要不然这也太玄幻了,不过自己都能借尸还魂,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发生的。

    “恩公曾对我说过,他有两把这样的匕首,本来一把是留给自己,另外一把是要留给他孙女的,但他把自己的给了我,还说像这样的匕首就是再过千年说不定也铸造不出来,要我好好保管。”想起六十年前的往事,老者觉得仿佛还是历历在目。

    “你先等我一下!”罗云意面无表情地打开自己的小背包,取出铅笔和纸张,刷刷地在纸上描画起来,很快一张惟妙惟肖的人脸跃然纸上,她画好之后拿给老者看,“这个人,你认识吗?”

    没想到老者猛地站起来,惊喜说道:“是恩公!”

    “你确定自己没看错?!你见到他时,他有多大?”罗云意仔细盯着老者的眼睛。

    “绝对没看错,恩公是我在最绝望时出现的人,如果没有他便不会有今日的我,当时恩公看起来有五六十岁,神情比较憔悴,像是刚刚经历了很大的打击。”老者十分肯定地说道,“丫头,你和恩公到底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他们是祖孙关系,可说出来老者估计也不信,如果他当年见到的真是唐老头,那么唐老头现在都有一百来岁了,她这个孙女也太小了点儿。

    可是唐老头怎么会在六十年前出现呢?按照老者的描述和那把匕首为证,当年救他的很可能就是唐老头本人,但六十年前五十多岁的唐老头,罗云意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冷静下来,她又觉得这不像是天方夜谭,她想起第一次进入金玉空间里唐老头留给她的那封信,他在信上说金玉镜会把她带到一个未知的时空,而她需要在这个时空找到能打开空间内竹楼第三层的钥匙才可以重返现代,但现在看来,唐老头根本一早就知道自己会进入一个什么样的时空,而且很有可能他自己之前就来过这个时空,至于时间上的逆差最有可能的解释便是金玉空间造成的。

    唐老头对自己撒了谎,而他说找到钥匙就可以回到现代,那他六十年前是怎么回去的?这个时空真的有那把钥匙吗?唐老头为什么要骗自己?竹楼的第三层究竟有什么?罗云意很想有个人立即告诉她答案,但她很清楚,所有的答案只能她自己去找。

    “丫头,你是恩公的后人吗?”见罗云意陷入自己的思绪中,老者忍不住出声问道。

    “我很希望自己不是!”罗云意颇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这画上的人是我师父!”

    “怪不得,怪不得!”老者会意地点点头,想必恩公已经不在人世,要是活着,他现在该有近一百二十岁的高龄,凡人是活不到的,只有可能是神仙,但他还是问了一遍,“不知恩公现在可还在人世?”

    罗云意很想回答“在”,而且唐老头不但活得好好的,还费尽心思地把她弄到这个时空,真不知道这老头儿究竟要干什么!

    “不在这里的人世了!”罗云意还是回答了老者,并且把匕首还给了老者,真没想到唐老头会让他的朋友打造两把玉镯匕首,照眼前老者的话,这匕首唐老头原本就是要送给自己的。

    “恩公可还有其他家人或徒弟?”老者又问道。

    “没有,师父说他就收了我一个徒弟,他的家人都不在了。”自己是唐老头收养的地震孤儿,唐老头自己也是孤儿,至少这么多年罗云意从未见唐老头有什么亲人来寻。

    “既然如此,丫头你便是恩公唯一的传人,这把匕首应物归原主,这门主令也请你收下,我苍星图这一生算是无憾了!”老者脸上露出解脱之后的愉悦神情。

    “东西给了你便是你的,匕首我不要,门主令你也拿走,我只是有个问题想问你。”罗云意看着苍星图说道。

    “什么问题?”

    “当年我师父救你的时候是在什么地方?对于他的来历,他有对你说过什么吗?还有,他有说过什么奇怪的话吗?”罗云意现在急于想知道唐老头在这个时空的一切。

    苍星图摇摇头,轻叹一声说道:“当年我与恩公在京城郊外也只是匆匆一面之缘,并没有说上太多话。”

    京城?看来自己得找时间去京城一趟,说不定在那里会有唐老头留下的蛛丝马迹,哪怕只有一点点,她也要找到。

    罗云意没有收苍星图的门主令,她也一时没心情去看苍星图让苍氏一门帮她做的新东西,待苍星图带着他的孙子离开之后,罗云意找了一条小船,谁都没让跟着,划着进了美人湖,她现在极需要一个人安静地待会儿。

    山清水秀美如画,莺声燕语随风来,穿行在碧波荡漾的美人湖上,罗云意连欣赏美景的心思都没有了,苍星图的话和那把匕首给她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原本简单的事情突然就变得复杂了。

    她环顾四周的群山碧湖、花草树木和离自己越来越远的人群,不禁苦笑轻叹,唐老头给了她一个金玉镜,带她走进了一个神奇的空间,而这里难保不是另一个金玉镜里,那她在这里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

    聪明的脑袋也有糊涂的时候,罗云意干脆放空自己,躺在船里让它自己随意漂流,反正高大宽和玉婷一定在暗处保护着自己,他们是不会放心自己一个人出来的。

    小船飘呀飘,荡啊荡,一直到夕阳西斜残霞满天的时候还在美人湖上找不到方向般地顺水而行,直到不期然地和一艘画舫撞上。

    还好罗云意一个激灵控制住了船身,否则她非掉进湖里不可,如今虽说是三月暖春,但美人湖里还是很凉的。

    也不知道这画舫的船家是如何掌舵的,怎么撞了人也不出来吭一声,不过罗云意想到自己也有一些责任,便不想计较,打算撑着船离开,却闻到淡淡的血腥味传来,还有低低的说话声。

    罗云意本不想多管闲事,却在转身的瞬间看到一个人影冲出来,然后一个小厮模样的年轻男子惊慌地大喊道:“快来人呐,杀人啦,杀人啦!”

    还没等罗云意决定要不要上去看看,就看到高大宽已经一个飞身到了画舫甲板上,“五姑娘,你在这里等着,我先进去看看!”

    “一起吧!”罗云意也跳上了画舫甲板,这冲出来的小厮她认识,是李庆身边的贴身小厮,上次挖牡丹挖的最快的那个。

    罗云意和高大宽一起走进画舫中,发现里面一片狼藉,食物酒水撒的到处都是,案几板凳东倒西歪,地上躺着两女一男三具衣服清凉的尸体,还有一个手拿滴血金簪几乎一丝不挂的貌美女子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高大宽赶紧上去查看那三具尸体,然后看向罗云意摇摇头,尤其是看向那男子,声音不带温度地说道:“都死了!”

    “你是什么人?人是你杀的?”死的这三个人中罗云意认识那具男尸,他正是玢阳公主的儿子李庆。

    只见那女子先是摇摇头,又是点点头,接着眼神就变得迷茫起来,而这时听到那小厮的喊声,已经有画舫围了上来,并且覃州府城的官差也在最快的时间内赶了过来。

    高大宽早已经带着罗云意隐没在看热闹的人群中,而且听李庆小厮对官差断断续续的讲述中,众人大概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好像是李庆这几天心情不好,今天找了三位画舫歌姬陪他游湖,饮宴中李庆兽性大发侵犯了两名歌姬,可能是动作太粗鲁,结果把人弄死了,而第三位歌姬性子比较烈,反抗中用金簪把李庆给刺死了。

    “像这种人死有余辜,只是可怜了那几名歌姬!”回去的路上,对于李庆的死罗云意虽没有拍手称快,但也觉得大快人心。

    “李庆死了,玢阳公主恐怕会把这笔账算在汝南郡王府和旻王府头上。”那活着的歌姬肯定是保不住命的,就是这次跟着李庆来覃州的下人估计也都难逃一死,高大宽没想到李庆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在覃州。

    “他是被歌姬杀死的,和汝南郡王府、旻王府有什么关系,玢阳公主这仇恨圈未免拉的太大了!”罗云意觉得李庆的死是意外,而且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恐怕玢阳公主不会这么想!”高大宽觉得凭借玢阳公主嚣张跋扈的性子和对李庆的宠爱,这次的事情不会就这么草草过去的。

    李庆的死讯在覃州一传开立即就引起了强烈的震动,虽然案件很简单,但覃州知府却觉得事情很棘手,公主的爱子死在他的管辖内,这责任他怕是逃脱不开了,而且那歌姬承认杀人签字画押之后就在大牢里咬舌自尽了,跟着李庆的那些下人竟也逃得都没了踪影,这案子结的很快,但后续的事情却不好处理。

    那帮覃州盐商们倒是觉得心中闷气少了些,李庆不但绑架他们的家人还想吞并他们的家产,现在他死了真是好事一件。

    罗云意对于李庆之死没什么特别的关心,君悦楼开张之后生意好的不得了,她带来的土豆也已经教会专人育苗和栽种,过不了多久酒楼里就会有更多的新菜式。

    这天,苍星图又带着他的孙子苍无念小朋友来到了君悦楼,他们听左长老说再有两天罗云意就要离开覃州了,这次来除了再蹭一顿饭外,就是想知道上次带来的东西究竟是干什么的。

    “丫头,你让做的这个奇怪的铁家伙究竟是干什么用的?”烟雨楼客厅里,苍星图围着一个看起来像高几的东西好奇地问道。

    “这叫脚踏式缝纫机,主要作用是来缝衣服的!”罗云意从高几的“肚子”里抬出机头,然后让玉婷搬来一张高椅子,接着把从房州拿来特制的缝纫线在机器上穿好,然后将裁剪好的布料放在针头下,双脚这么一蹬,缝纫机就开始工作了,而且一盏茶的功夫都不到,她就做好了一个斜跨的布包,并且布包上还有一个可爱形象的小狗。

    “小家伙,来,这小布包送给你,喜欢吗?”罗云意将随手做的布包递给了苍无念。

    苍无念欣喜地接过,笑着说:“谢谢姐姐,这个好漂亮,我非常非常喜欢!”

    “小姐,这比最好的绣娘做的还要快,而且这针法密实规整,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玉婷吃惊地看着苍无念手里的布包说道。

    “呵呵,没想到这个东西是来做衣服的,而且做得这么快,好东西,真是好东西!”初听这机器是缝衣服的,苍星图还觉得有些失望,枉他动用了门里的高手不分昼夜做好了这台机器,竟然是做女红的,但现在看了罗云意使用缝纫机在这么短的时间就缝好了一个布包,他也吃惊极了,这机器真是比人快多了。

    “苍氏一门的人手艺的确厉害,这缝纫机很好用!”古代的工匠并不比现代的差,而且他们单凭手工就能制作出这样精密复杂的机器,罗云意是真心佩服他们,有了这台缝纫机,为北疆那些将士准备雨衣帐篷之类的应该就能加快速度了,“能不能帮我多做几台?”

    “这个没问题,不过你要收了门主令,苍氏一门的人你就可以随便用,要做多少台这样的机器都可以!”苍星图笑呵呵地看着罗云意说道。

    “我对你们的门主令真的没兴趣,不过,我可以考虑成为你们苍氏一门的人!”罗云意退了一步说道。

    “收下门主令你自然就是苍氏一门的人,丫头,门里的事情自有左右长老帮忙管理,这个门主很轻松的,我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孙子又这么小,实在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你就当可怜老人家和这没长大的孩子,也让我还了恩公当年的救命之情。”苍星图可怜巴巴地看着罗云意说道,苍无念也眨巴眨巴大眼睛想要流眼泪似的。

    罗云意被这一老一少弄得有些为难,想了想说道:“这门主令我可以暂时收下,待到你孙子十六岁之后,这门主令他就要收回去,你们要是不答应,我就不收。”

    “好,就这么办!”苍星图笑着说道,反正离他孙子十六岁还有十年呢。

    “小小姐,旻王世子在探月楼等你,说有要事相商。”林诚从门外走进来说道。

    叶昱找自己能有什么要事?不过,罗云意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可当她走到探月楼三楼时,看到站在叶昱身边的人,不禁蹙眉问道:“他怎么在这里?”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