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如何安顿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如何安顿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罗云意将春芽先交给了她的母亲,既然决定今天离开覃州,她就得多准备一些东西,五六百人的吃喝拉撒睡可不是小事。

    “五姑娘,司空家在覃州还有好几艘空着的货船,里面比这里干净些,五姑娘若是不嫌弃,可以让这些人换乘另外的货船到房州,除此之外,我家老夫人和夫人也为这些人准备了干净的衣物供他们换洗,另外,我家老爷还准备了两货船的粮食送给姑娘,以后司空家的布坊就要多仰仗姑娘的罗布了。”待罗云意走出船舱,司空泉对她说道。

    “货船我可以出钱租司空家的,老夫人和夫人的好意我就代这些人心领了,至于粮食我也可以出钱买!”今年罗云意打算在永岭种近千亩的粮食,就算再养五六百人也够吃,不过那要等秋季粮食收获之后才可以,现在她还需要买粮。

    “五姑娘太客气了,我家老爷、老夫人和夫人一直都很敬佩罗家人,也都相信罗家军一直都是为国尽忠的好将士,还请五姑娘不要将他们的这份好意给推掉。”司空泉笑着说道。

    “五姑娘,既然司空府这么有诚意,你就收下吧!”这时,高大宽在一旁插了一句说道。

    “高侍卫说的是,还请五姑娘不要再推辞了!”司空泉感激地对高大宽一笑,又看向罗云意说道。

    “小小姐,你就收下吧!”林诚也劝道。

    “那好吧,还请大管家替我多谢你家老爷、老夫人和夫人,今日这番盛情云意记下了。”罗云意也不再坚持拒绝,让她在覃州一下子买两大货船的粮食,就算她有银子,也未必能买到,如今司空绍大手笔送她,真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罗云意从码头直接回了君悦楼,让阿福和阿喜腾出几个人手多蒸一些杂面馒头,又用烤炉多烤了一些鸡鸭,然后让玉婷把这些东西都送到货船上去。

    “左长老,君悦楼这里的事情就全交给你了,有什么问题让人到房州给我送信儿!”罗云意打算待会儿就从覃州码头出发。

    “门主放心,覃州这边的事情就交给我,我已经通知门里最善于管理酒楼的人到覃州,有他们在君悦楼的生意会越来越好的!”左长老笑着说道。

    罗云意点点头,苍氏一门人才济济,不单是机械制造方面的能工巧匠很多,其他各行各业的能人也都有加入苍氏一门的,简直就是天下精英第一门派。

    君悦楼的事情交代好之后,罗云意让人把那台缝纫机抬上,然后就去了覃州码头,登上了司空家其中的一艘货船,船舱里坐着六七十个人,都是罗家旧部和他们的家眷。

    “五姑娘,老元帅身体可好?”一见到罗云意,那名被众人称为“七哥”的男子就站起来走到罗云意身边问道。

    “爷爷他身体还不错,这段时间正忙着在山里训练我五哥他们呢!”罗云意笑着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徐老七笑着笑着眼圈又红了,罗家还没遭难的时候罗良承就已经不怎么上战场了,还以为再也看不到老元帅训练将士的情景,这次去房州又能看到了。

    “姑娘,外边有人找你!”随后跟来的玉婷走到罗云意身边小声地说道。

    “五姑娘,你有事先忙!”徐老七并没因为罗云意年龄小就小看她,只因为她是罗家的姑娘,而且单凭周围人对她的恭敬和听从态度,就能看出她的威信度,这小姑娘看起来可是比罗家二夫人还有号召力。

    罗云意走到外边的甲板上,就看到苍星图和苍无念拿着一纸包牡丹饼坐在船舷上吃,苍无念两条小腿还荡啊荡的,一点儿都不怕会栽到河里边去。

    “苍老头,你找我有事吗?是不是又记起什么了?”罗云意从苍星图嘴里最想知道的就是有关当年唐老头的事情。

    苍星图笑着摇摇头说:“丫头,我年纪大了,真的好多事情都记不住也想不起来了,不过说不定我当年还真有漏掉的,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听说你今天就要回去了,这船这么大,捎带上我们一老一小去你家做客,不嫌麻烦吧?”

    “姐姐,我能去你家玩吗?”苍无念睁着他那双可爱的大眼睛看向罗云意问道。

    “那有什么麻烦的,只要你们不嫌弃永岭是个偏僻的小地方,我自然欢迎!”不管苍星图还记不记得当年的事情,他都是目前为止和唐老头真正接触过的人,他想跟着自己去永岭,自己当然是求之不得的。

    十几艘货船很快就浩浩荡荡地离开了覃州的码头,因为是司空家的货船,所以即便这么多船一起离开,也没人觉得异常,要知道司空家是大禹朝最大的商贾,覃州码头上曾停靠过近百艘司空家的货船,一二十艘货船同时从码头驶出或停靠对于司空家来说是常事。

    晚风悠悠,清凉宜人,很快一颗又一颗的耀眼星辰挂上了无边的黑幕,一轮明月仿若一盏指路明灯,照着游人归家的路。

    在黑夜里,罗云意没让货船行驶的过快,反正也就两天的水路行程,很快就能到房州的。

    突然,从一条分流河道里驶出一艘小船,船上挂着两个高高的灯笼,船上还站着四个人。

    罗云意披着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叶昱那张笑得欠抽的脸,在他身后站着吴宝肥硕颤抖的身躯和两个在后边扶着他的壮汉。

    待到四个人从小船登上罗云意所在的货船,吴宝一下子就摊到甲板上大喘气,满头的汗水经夜里的冷风那么一吹,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叶世子,你大半夜不睡觉,来这里干什么?”罗云意都觉得叶昱这人有点儿阴魂不散了。

    “你当我愿意来!”叶昱斜着眼冷哼一声,指着吴宝对她说道,“人我交给你了,只要不死随你怎么折腾。”

    说完,叶昱转身就要走,却被吴宝猛地抱住了腿,“叶世子,你真的不管我了?我——我不要去永岭,我要跟着你去京城。”

    “吴大公子,你要是不怕玢阳公主府的人把你啃的骨头渣都不剩,那就跟我去京城好了,吴家就你这根独苗,还指望你开枝散叶呢,你确定要跟着我?”叶昱也没动,就那样低着头看着吴宝。

    “我——那我也不去永岭,我就留在覃州!”怎么说他也是覃州富商吴家的公子,他姑姑还是娘娘呢,再说李庆也不是他杀的,玢阳公主报仇也寻不到他身上,那他还怕什么。

    “行,这话你和暮园那老头儿还有你爹吴子贵说去,只要他们同意,你爱去哪儿去哪儿,爷会管你!”叶昱直接一脚就把吴宝踢开了,然后跳上了刚才的那艘小船。

    吴宝一听叶昱这话整个人都没了精气神,委屈地看了一眼罗云意没做声,末了还任命地长叹一声,让那两个壮汉扶他站起来。

    “叶昱,你给我把话说清楚!”眼见叶昱划着小船要离开,罗云意恼了,莫名其妙大半夜截她的船扔上这么几个人转身就走,他这是什么意思。

    “云意妹妹,你把麻烦留给我,暮园的主人把这麻烦接了去,但他有个条件,吴家的这根独苗可不能折,否则就是十位香茶美人他也要把这天下搅得天翻地覆,我觉得他不像是开玩笑说大话,我还有事带着他不方便,你那里最合适。”叶昱冲着罗云意一笑一摆手,不一会儿小船又拐进河道不见了踪影。

    罗云意咬着牙看着叶昱潇洒地离去,他哪里是有事带着吴宝不方便,根本是他嫌弃吴宝是个累赘,但一想到李庆的麻烦和玉净的弟弟方佑文有关系,再看看吴宝的一脸傻憨样儿,罗云意深吸一口气,叶昱这个混蛋还想娶她姐姐,下下辈子都别想了。

    “那个——”吴宝拿眼偷瞟了一下罗云意。

    “干什么?”罗云意没好气地问道。

    “我——我饿了!”吴宝傻乐一笑,全然没有了刚才面对叶昱时的失落颓废。

    “小小姐,把吴大公子交给我吧,你先去休息!”跟着出来的林诚看了一眼吴宝对罗云意说道。

    罗云意点点头,她要操心的事情可不少,像吴宝这种富家公子估计在永岭也待不了两天,说不定他自己就会跑回覃州,实在不行就让钱如命或莫三把吴宝送到叶昱的府上,反正她也没答应能让吴宝毫发无损,就这样把人丢下出了问题叶昱可别怪她。

    又经过两天一夜的水路航程,在第三天的傍晚罗云意带着这些人进了房州府城,城里一下子涌进五六百的外地人,自然引起了当地官员的注意,但高大宽已经提前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罗云意他们畅通无阻地当晚就到了丰县县城,经过短暂的休息,天快亮的时候,他们走到了山围村。

    罗云意没有坐马车,她租了好几辆驴车让老人、孩子、女人和病弱的人坐上,自己则从房州府城一直走到了山围村,一路上没喊一声累没叫一声苦,这让随行的其他人都佩服不已。

    朦胧的天色中,远远的,罗云意看到一个坚毅高大的身影一动不动地站在村口,越走越近的时候,她看到这个身影正是自己的爷爷罗良承。

    “老元帅!”徐老七他们也看到罗良承的身影,竟是跪下就拜,连驴车的人也都下来了,朝着罗良承的方向跪了下来,隐隐有哭声响起。

    罗良承每一步都走得艰难而又坚定,就像一座稳重前行的大山背负着他人难以承受的重量却从不迟疑,而到了这些人的近前,他竟直直地跪了下来。

    这一跪让所有人惊慌失措,这一跪让罗云意等人也红了眼眶,这一跪让那些受尽苦难的罗家将士铁血男儿们痛哭流涕,这一跪让山林鸟兽都变得寂静无声。

    “老元帅,您这是干什么,都是我们这帮属下不能,不能为您洗刷冤屈!”徐老七几乎是用爬的到了罗良承的面前,然后硬是将他给扶了起来,“老元帅,您不能这样,我们受不起!”

    “不,你们受得起!你们所受的苦都是因为我罗家,是我罗家连累了你们,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说到这里,罗良承老泪难忍,滚烫地流了下来。

    “老元帅,您不要自责,当年的事情都是我们心甘情愿的,我们从不后悔!”徐老七语气坚定地说道。

    罗云意没有打扰罗良承和他这些罗家旧部下的叙旧,这么多人来到山围村,她得先想办法安顿好他们。

    “绣园那边倒是还有一些空房子,还能安排一些人住进去!”罗云意一进村就先来到了陈老夫人的房间里,林菀清和陈嬷嬷都在,而且陈嬷嬷对绣园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

    “意姐儿,你是什么意见?”林菀清看向了一直不说话的罗云意。

    “我打算在山围村旁边再建一个村子,就像青云村和希望村那样的新村子,让这些人全都住进去,这样一来爷爷和他们也能时常见面,而且我打算重新盖一个大的砖窑和蒸酒坊,还有一个手工作坊,村外的耕田也都正需要人,他们离得近些比较好。”罗云意想了一下说道。

    “既然你都打算好了,就照你的想法去办好了,意姐儿,你记住,从今往后这些人都是咱们自己人,绝对不能亏待了他们,罗家欠他们的,你懂吗?”陈老夫人看着罗云意语重心长地说道。

    “奶奶你放心,我明白的!”就是陈老夫人不交代,罗云意也会好好待这些人的,不会再让他们受苦了。

    想好了这些人的去处,还有三个人的去处也需要伤脑筋,那就是苍星图、苍无念和吴宝。

    等她从陈老夫人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玉婷已经一脸无奈地告诉她,苍星图说他自己找到好住处了,拉着吴宝进了山,直接钻进独臂张的山洞就不出来了,而独臂张看到他哪敢撵,直接把珍藏的好酒都给苍星图端了出来。

    罗云意不用再操心这祖孙俩的住处,可吴宝这个从未吃过苦的大少爷怎么办?难道在房州府城专门给他找个住的地方?还是算了,要是玢阳公主真把李庆的死算在覃州这帮盐商头上,当时带头儿第一个倒戈的就是吴家,说不定吴宝的性命真有危险。

    气恼叶昱是一回事,罗云意也无法真的狠心把吴宝这个胖少爷送到死路上去,再说暮园的主人似乎很在意吴家和吴宝,惠民盐铺说不得还要这位暮园主人的帮助,自己别给叶染修和叶茗辰他们添乱了。

    “家里还有空的竹屋吗?”罗家的青砖大院断断续续才盖了一半,完工估计还要一两个月,就先让吴宝住在自家吧。

    “姑娘,大少爷和四少爷的房间都是空着的!”玉婷回答道。

    罗家扩建竹屋的时候,给罗勇瑄和罗勇霆都单独盖了竹屋,只是他们目前都不在家,所以他们的房间偶尔会被当成客房来用。

    “那就让吴宝睡四哥的房间吧!”罗云意想了一下说道。

    就这样,吴宝被安排住进了罗勇霆的房子。

    一开始,罗云意想着吴宝是锦衣玉食长大的富家公子,肯定住不习惯竹屋,吃不惯这里的粗茶淡饭,没想到这一走身上的肥肉三颤还总是一脸憨傻笑容的吴宝竟然一句怨言都没有,罗家做什么他吃什么,也从不嫌弃,甚至还十分殷勤地帮林菀清在后厨干活儿。

    “意姐儿,你不是说这吴公子是覃州第一大盐商家的孩子,一出手就是两百万两的败家纨绔,娘怎么觉得这孩子除了胖点儿,人挺温和善良的,不像你说的那样不堪呀!”这天晚上林菀清一边坐在床上缝衣服,一边对摆弄着缝纫机的罗云意说道。

    自从这架缝纫机出现在山围村,罗家的几个姐妹就开始轮流围着它转,机子也一直没停止过工作,依靠它缝好的雨衣已经快堆成小山了。

    “娘,我觉得我被骗了!”罗云意坐在缝纫机前头都没抬地说道。

    实在是吴宝这两天在山围村的表现大大出乎她的预料,简直像换了一个人,说不定之前很多人都看走眼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