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皇帝召见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皇帝召见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高大宽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和罗云意解释梁王府的现状,只得苦笑再苦笑,率先踏入梁王府的大门,领着几人往前走去。

    对于梁王府,高大宽自然是十分熟悉的,哪怕是闭着眼睛走路也不会有一点儿问题,但对于第一次进入梁王府的罗云意四人就有点儿困难了,好在高大宽也知道体谅几人,进门之后不知从哪里摸到一个火把,直接点着了走在前面给四人指路。

    “五姑娘,梁王府宅子很大,不过因为府里人少,而且一年到头王爷和小王爷也不常在家,所以府里的院落都没怎么打扫,今夜你和两个丫鬟就住在前院的海棠阁吧,那是王爷用来招待朋友的住处,倒还算干净些,元仲先跟我住一个院落。”高大宽带着罗云意四人穿回廊绕池塘,也不知走过几个亭阁楼台,才到了他说的海棠阁。

    罗云意领着玉婷、玉净进了海棠阁的东厢房,推开房门之后,她看到里面的家具摆设的很简单,古朴质雅中透着一丝恬淡和安逸,床帏布幔的颜色也都透着淡雅之气,

    “刚才忘了问高侍卫,这烧水的地方在何处,一路风尘,姑娘也得洗洗!”玉净忙给罗云意开始铺床,赶了几天的路,大家谁都没有好好休息过,这梁王府穷归穷,高大宽让罗云意住进来的海棠阁还算雅致清静。

    “不碍事的,今天都早点休息吧,出门在外哪里有那么多的讲究!”此时几人对梁王府还不熟悉,府里又没人,罗云意想着就算找到烧火的地方,还不知道有没有柴火呢,干脆就别费事,早点睡觉好了。

    “这梁王府一点儿也不气派,冷冷清清怕是不知道多久都没人住了!”玉婷觉得梁王府还没有山围村显得热闹舒服呢,也怪不得梁老王爷不愿意回京,这京城大宅院有什么好的,找个锅灶都要费半天劲。

    铺好床,三个人也不再多话,罗云意睡在床上,玉婷和玉净就睡在了厢房的隔间。

    一夜无梦到天明,罗云意起床之后,就看到元仲早已经等在外边许久,而且早餐都已经给三人准备好了。

    “这些吃的从哪里弄来的?”看着桌子上热气腾腾的点心、米粥,罗云意看向了元仲,“怎么没见高侍卫?”

    “这是我从附近的街上买的,高侍卫昨天半夜就出去了,到了今天凌晨才回来,正和王府的人在前院说话呢。”元仲正说着,就看到高大宽领着两男一女走进了海棠阁。

    “五姑娘,这是府里的厨娘莫娘,守门的小厮长风,叶安姑娘之前见过,咱们府里就这么多人。”高大宽笑笑给罗云意介绍道。

    “高侍卫,你不会是要告诉我,整座梁王府一共才七个人吧?”除了梁老王爷和叶染修这两位主子,加上高大宽这个侍卫和钱如命那位账房先生,再算上眼前的一位厨娘和两个小厮,罗云意掰掰手指,没错,是七个人。

    “姑娘,咱们府里主子加奴才也就七个人,就是因为咱们人少,所以在京城才处处受人欺负,你看,你看,我这张英俊小生的脸都被人打成什么样了!”一直走在最后原本耷拉着脑袋的叶安像是找到了可以诉说委屈的人,抬起脸对罗云意说道,眼里都快有泪水流出来了。

    “姑娘可别听这小子瞎说,是他爬墙头去瞧人家姑娘,才被人拿着扫把赶出来的。”年过四十依然风韵犹存的莫娘上下打量着罗云意笑着说道。

    “莫娘,你休要胡说,谁瞧人家姑娘了,我爬墙头那是不得已而为之。”这都要怪东街的猪肉刘,不就是欠他银子嘛,至于追着自己跑几条街吗,还害得他不得不躲在人家的墙头上,被人当成登徒子给赶了下来。

    “好了,都别说了,五姑娘吃完饭还有事情要办呢!莫娘,你去烧些热水让五姑娘沐浴更衣,皇上要单独召见她。”高大宽转身瞪了一眼叶安对莫娘说道。

    “皇上要见我?”这么快皇帝就知道自己进京了?

    高大宽点点头,今天一大早就有皇帝身边的贴身内侍来了王府,召见的口谕高大宽已经代传,今天他也要陪着罗云意一起进宫。

    简单地吃了早饭,又快速地洗了一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罗云意就跟着高大宽进宫了。

    前往宫中的路上,罗云意是坐着软轿的,而且因为高大宽跟着,即便是到了宫门口,她也是畅通无阻地被抬了进去,而且一直到百官上朝的大殿外门口才停下来步行。

    虽然高大宽之前交代她进了宫不要东张西望,但罗云意还是忍不住好奇地抬眼瞧了瞧大禹朝的皇宫,雄伟壮丽的宫殿,气势巍峨的高高院墙,金甲冷肃的皇家护卫,旖旎而行的宫娥,置身其中,罗云意才有了魂到古代的真实感。

    走了大概两刻钟的时间才到了皇帝的御书房外,经由内侍传禀得了皇帝的准许后,罗云意和高大宽才一前一后走了进去,而罗云意跟在高大宽身后始终低着头。

    孝和帝目光如炬地看着此时走进房内的两人,待两人恭敬地行礼过后,示意高大宽站在一旁,罗云意则依旧低着头安静地跪在地上。

    不过,此时罗云意的内心却是不平静的,古代这种动不动就下跪的尊卑礼节实在让她讨厌,又想到自己此时面对的是九五至尊的帝王,比起畏惧好奇更多一些。

    “抬起头来,让朕瞧瞧!”突然一道温和磁性的男中音传来,罗云意依言抬起了头,就看到一位中年儒雅美大叔站在一张书案后面威严地看向她。

    这就是古代的帝王啊,还真是和想象的不太一样,罗云意目色平静不卑不亢地任由孝和帝打量。

    “看样貌倒是更像林家人一些!”孝和帝温润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冷肃,罗云意一时也拿不准他这话是高兴自己像林家人,还是不高兴自己像林家人呢!

    “罗老元帅和林相可都还好?”孝和帝又冷不丁地问道。

    “回禀皇上,爷爷和外公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不过感念圣恩浩荡,在永岭的日子还算可以。”罗云意没想到皇帝还用“罗老元帅”和“林相”这样的称呼来称自己的爷爷和外公,要知道罗林两家如今都是罪奴之身,而且通敌叛国的嫌疑还没有洗清呢。

    “那就好,也不枉费朕的一片苦心!”孝和帝静静地说了一句,接着又问了一些罗云意关于农事上的一些问题,罗云意也都一一做了回答。

    “听说你师父叫沧游子,是一位海外高人?”孝和帝眼含疑惑地看向罗云意,他早已经派人暗中查探,但关于沧游子此人竟是一点儿消息都查不到。

    “回禀皇上,我师父的确叫沧游子,是不是海外高人,这个我也不敢确定,不过他倒是天文地理、农事技艺都知晓一些,而且满腹经纶、博古通今,是一个令臣十分敬仰之人。”罗云意以“臣”自居,毕竟她现在是皇帝封的司农官。

    “那他祖籍何处?可曾说过师承何人?除了你有无亲朋好友?”孝和帝很想多知道一些有关沧游子的事情。

    “回禀皇上,师父他老人家从未和臣说过这些,臣也问过,但师父只是微微一笑,说什么‘人生来去无牵挂,方是世间大造化’,臣到现在也没想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这些话罗云意说得半真半假,不过最后那句倒真是唐老头说过的,而她也真的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

    “人生来去无牵挂,方是世间大造化!”孝和帝喃喃自语了一遍,眼眸低沉,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开始琢磨这句话的意思,而他也没有再继续追问罗云意师父沧游子的事情,“从明日起,你便进司农司任职,朕在京城东郊有一处皇家田庄,就由你专职负责吧。”

    “臣领命,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臣想问问,皇上准许臣何时离京回永岭?”这才是罗云意此次进宫最想知道的一个答案。

    “这个日后再议,你先下去吧!”孝和帝冲她挥了一下手,示意她退下。

    日后再议?这算什么答案,罗云意心里腹诽,面上却没有任何显露,只得退出了御书房,而高大宽则被皇帝留下询问别的事情。

    罗云意出了御书房没敢乱走,就在外边站着,她得等高大宽一起出去,否则皇宫这么大,迷路还是小事,要是被人当成不法分子给抓起来或杀掉,那就太不划算了。

    “姑娘可是罗云意?”忽然一个穿着内侍衣服的男子尖着嗓子走到了罗云意身后问道。

    “是!”罗云意暗含打量地瞅了此人一眼,这可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和古代的太监说话。

    “请姑娘随奴才来,太后要见你!”那内侍面无表情地对罗云意说道。

    “我第一次进宫,谁都不认识,你说太后要召见我,那你怎么证明你是太后的人,又怎么证明的确是太后要见我呢?”罗云意睁着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故作天真疑惑地看向那名内侍。

    “呃——”内侍脸上一愣,还从未有人让他证明自己就是太后宫里的人,因为他这张脸就是最好的证明啊,可眼前的罗云意说过了,她不认识宫里的任何人,自然也就不识得他便是太后身边的黄公公。

    不过,好在早有小太监将御书房外的情况禀告给了孝和帝身边的贴身太监总管栗公公,栗公公亲自出来给黄公公做了证明,对罗云意言明的确是太后要见她。

    “罗姑娘自可安心跟黄公公去太后那儿,高侍卫出来之后,老奴会告诉他姑娘的去处。”栗公公微笑着对罗云意说道。

    罗云意点了一下头,就跟在那位黄公公身后走了,没多久就被带进了一座较为严肃的宫殿之中。

    “臣罗氏云意见过太后娘娘,祝太后娘娘万福吉祥!”宫中参见的礼节,在山围村的时候,陈老夫人和林菀清就已经简单教过罗云意。

    “臣?哼!”魏太后听见罗云意的话嘲讽地冷哼道,“就低着头回话吧,哀家不想看到罗家人。”

    罗云意也很想冷哼一声,不想看见罗家人还把她召来做什么,就好像她想见她似的。

    “哀家叫你来就是要告诉你,别以为有几分本事就能让罗家安然无事,若不是先帝的遗旨,哀家绝留不得你们罗家人,你忠心为皇帝办事便好,若是不安分,哀家绝不轻饶,你好自为之。”魏太后很是嫌恶地训斥道。

    “回禀太后,罗家是忠是奸,苍天可鉴,日月可照,总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我罗家无论怎样遭人污蔑、陷害,忠君爱国之心从未改变,哪怕为此青山埋骨,血脉尽失,也在所不辞。”罗云意突然抬头直视魏太后语气果决激昂地说道。

    “大胆!”魏太后先是被罗云意的行为惊得一震,继而大怒,“好一个巧舌如簧的丫头,老王爷就是被你这样迷惑的?!哼,哀家还真是小看了罗家,竟生出了你这样一个鼓唇弄舌的丫头!”

    “是非曲直苦难辩,太后对罗家有误解,臣无论说什么做什么在太后的眼中都是错的,但爷爷和外公却一直相信太后,在永岭的时候总对臣说,太后睿智贤明,让臣抛却世俗偏见,将一身所学用在造福万民上。如今看来,怕是爷爷和外公对太后有误解!”罗云意丝毫没有退缩地紧盯着太后,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魏太后被罗云意大胆的行为再一次震住,真不亏是罗家的孩子,性子耿直的令人头疼,本想给罗云意警告和下马威的魏太后,现在被她气得手都发抖,罗云意这些话好像巴掌似的扇在她脸上,就连先帝在世时都没这样说过她,现在却被一个小丫头说得颜面尽失、哑口无言。

    “母后——”不知何时,孝和帝和高大宽已经从殿门口走了进来,想是已经在殿外听了一会儿吧。

    “皇帝你来了,把这个丫头带走,哀家——哀家不想看到她!”魏太后气恼地对孝和帝说道。

    “母后别生气,罗卿还是个孩子,头次进宫不懂礼数,母后多担待一些,高侍卫,你先带罗卿退下,朕还要陪母后说说体己话。”孝和帝给了高大宽一个眼色,高大宽就带着起身的罗云意退了出去。

    罗云意才不关心接下来魏太后和孝和帝会说些什么,一走出大殿,她就赶紧连呼两口气,顺便拍了拍胸口,说起来魏太后的气势也不小,要是自己真是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丫头,说不定早就被吓瘫软了。

    高大宽眼神灼灼地看向此时的罗云意,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然后说道:“你刚才胆子可是够大的,恐怕你是这天下第一个敢如此和太后娘娘这样说话的人!”

    “高侍卫,别太佩服我,其实我刚才差点儿就怂了!”罗云意莞尔一笑,语气轻松中带着一丝调侃。

    “咱们快走吧,再不走,我怕待会儿还有人要见你!”高大宽笑笑,这个皇宫里对罗云意好奇的可不止皇帝和太后,而且听刚才皇帝的意思,他似乎是有些不愿放罗云意离京呢!

    “快走,快走,这皇宫以后能不来还是别来了!”来一次够八回,罗云意可没那个闲心情和宫里的这些人斗心眼。

    于是,两个人快步往宫门口而去,却不想半路上又遇到了几个不想见的人,直让罗云意感慨流年不利,出门没有看黄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