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王府来客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王府来客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罗云意跟在高大宽身后一直低头往前行,她对这巍峨的皇宫景色没什么兴趣,这座宫殿表面看着华丽又尊贵,其实犹如一张怪兽的巨口吞噬着很多人最重要的东西,女人的青春,男人的名利,天下百姓的兴亡,似乎都和它有着关系。

    “高侍卫?”突然,一道凉凉的疑问声响起,成功地让高大宽停止住了前行的脚步,罗云意也没抬头,就紧挨着高大宽站着也不动。

    “见过玢阳公主!”高大宽只是微微拱了拱手,罗云意也行了礼,而且知道了拦住两人去路的是早就耳闻许久的玢阳公主。

    “哼,高侍卫倒是清闲,我听说老祖宗在房州永岭日子过得也是滋润的很,想必梁王府这段日子不少赚钱吧?”玢阳公主冷嘲热讽地看向高大宽,儿子李庆的死查来查去都没头绪,难道真是意外?不,她可不信,肯定和覃州那帮盐商有关系,而现在这帮人和汝南郡王府关系亲近,那吴子贵的儿子吴宝竟然被送去了永岭老祖宗那儿,这让她怀疑儿子的死和梁王府脱不了干系。

    “玢阳公主,梁王府的事情就不劳你操心了,我还有事,先走了!”高大宽冷冷地看了一眼玢阳公主,然后抬脚就继续往前走,气得玢阳公主柳眉倒竖,凤眼喷火。

    “野丫头,你怎么也在这儿?!”当罗云意跟着高大宽从玢阳公主一行人身边走过时,东华郡主吃惊又含怒地声音骤然响起。

    罗云意假装没听到东华郡主这句话,跟在高大宽身后着急往前走,仿佛后边有狗追赶一样。

    东华郡主本想发怒高喊,但却被玢阳公主一把拉住,询问道:“那人是谁?”

    “娘,她就是我和你说的在覃州比宝的那个野丫头,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历,手里竟然有好几件稀世珍宝,而且还得老祖宗看重,在覃州的时候,高侍卫就一直跟在她身边为她撑腰。后来我让诚哥哥去查,但他也没查出什么头绪,说是好像什么人不让查到这野丫头的身份。”东华郡主嘟着嘴说道。

    “哼,我倒是听说皇上最近封了一个未满十二岁的小丫头为司农官,老祖宗一向关注国计民生,看来就是这丫头了。”玢阳公主心中更是冷笑连连,看来皇帝真是没什么人可用了,竟然让一个小丫头进户部的司农司,还封她为官,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大禹朝开国以来也没见过封女子为朝官的。

    “皇帝舅舅是不是糊涂了,怎么能封一个来历不明的野丫头为官!”东华郡主更为气恼地说道。

    “我看他糊涂的不轻!”玢阳公主毫不避讳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议论当今的帝王,小时候孝和帝敢欺负她,可是被她拿鞭子抽过的,皇帝又如何,见到她还不是敢怒不敢言。

    另一边,罗云意和高大宽眼看还有一步就要踏出宫门口,却被一脸痞笑的叶昱给截住了去路。

    “呦,云意妹妹,你何时来的京城?怎么也不事先说一声,我好派人去接你啊!”叶昱一副自来熟的样子靠近两人,“玥姐儿还好吗?我都把聘礼准备好了,准备过段时间就去提亲呢!”

    “叶世子,咱们不熟,而且不要再拿我姐姐的闺誉开玩笑,不然我会翻脸的!”罗云意怒瞪了叶昱一眼说道。

    “别生气,别生气,我没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叶昱收起一脸不正经的笑意说道。

    “如果你是认真的,那就照着认真的来,你这样和吴宝差远了!”吴宝为了追罗思容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且不说他最后能不能成功,单说这诚意和苦心眼前的叶昱就比不上。

    “吴宝?这和吴宝什么关系?”叶昱先是狐疑地问道,继而想到什么,勃然大怒地说道,“那个死胖子也看上了玥姐儿?他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至少在追求我姐姐这件事情上他是一只很认真很有诚意的癞蛤蟆,比你强多了!”罗云意也不管叶昱接下来如何胡思乱想和脑补吴宝追求罗思玥的场景,扭头和高大宽走了。

    宫门口早有玉婷和叶安赶着马车在等候,元仲被罗云意派出去打听林明辉的事情,而玉净留在梁王府熟悉环境。

    只是当几人回到梁王府的时候,却发现门口停着两辆马车,守门的长风正坐在台阶上翘首以盼,一看到罗云意的马车拐进巷口,就跟一阵风似的跑上前迎接,差点儿没把护国将军府刚出门的谢二少爷身边的小厮给撞倒。

    “赶着投胎呀!”那小厮只敢在心中咒骂一句,长风这个梁王府的守门小厮还是不少人认识的,虽然梁王府人丁不旺,但不是什么人都能得罪的,同样是小厮,梁王府的小厮可是整座京城最金贵的,皇帝都不愿意惹。

    “姑娘,您可算回来了,府里来客人了!”只不过短短半天,长风对罗云意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的谄媚换来叶安的一记白眼,这小子最会见风使舵。

    “客人?什么人?”罗云意撩开马车帘问道,她来京城的消息也传播的太快了吧。

    “是汝南郡王府的世子爷和司空家的大小姐,他们都是投了拜帖的,奴才告诉他们姑娘被皇上召进了宫,让他们改日再来,但他们非要留下等姑娘。”梁王府都已经好多年没有收过拜帖了,长风都快忘了拜帖长什么样子了,没想到这位罗姑娘一进府,就连平时常拿他们打趣进王府从不通禀的郡王世子都正正经经地递上了拜帖,可见这位姑娘的身份非比寻常。

    原来是叶茗辰和司空潭,罗云意微微点了点头,放下车帘让叶安继续赶车,下了马车进了王府,直接就来到了海棠阁,而等候多时的叶茗辰和司空潭一看到她,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着迎了上来。

    “云意妹妹!”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潭姐姐,叶世子,好久不见!”罗云意笑着也迎上前,三人分宾主先坐下。

    “云意妹妹,你怎么还和我如此见外,直接喊我茗辰哥哥就是!”叶茗辰略有些不满地说道,“你在覃州可算帮我出了口恶气,我今日是专门来致谢的。”

    “我可没帮什么忙,你不必谢我!”罗云意笑看向叶茗辰,然后又转向笑盈盈坐在一旁的司空潭,“潭姐姐,你在京城怎么样?布坊的生意还好吗?”

    “好,当然好了!”一说起布坊,司空潭便眉开眼笑,“那些钩鞋绣品一到京城便被抢购一空,罗布更是一尺难求,你刚到京城人生地不熟的,肯定需要银子周转,我今天就是来给你送银子的。”

    司空潭从身后的丫鬟香珠手里拿过来一个木盒子递给了罗云意,这是布坊这段时间在京城赚取的银两,里面是罗云意应得的那部分。

    “还是潭姐姐想得周到,我正需要呢!”罗云意也没客气,她还真的需要银子,原本手里的那些存款她都给了林菀清。

    “哈哈,我就知道你肯定需要!”不说别的,众所周知梁王府冷锅冷灶的,罗云意住进来肯定要添置不少东西。

    “云意妹妹,今天中午我们在王府吃饭,你有没有从永岭带好东西过来?君子酿、桃花酒还有你大棚里的黄瓜、山里的小金桔,有没有,有没有?”在京城的这段日子,叶茗辰吃什么都觉得不好吃,要不是有罗云意的黄豆酱、咸鱼和小辣野菜,他都决定不管盐铺的事情,偷偷跑去永岭了,还好罗云意来了京城,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就能天天来梁王府蹭饭了。

    “这些都没带,不过,来者是客,今天中午两位自然是要留下吃饭的,我亲自下厨,潭姐姐你们想吃什么?”知道叶茗辰是个标准的吃货,罗云意也没让他失望,打算亲自下厨做顿饭。

    “我要吃烤鸡!”叶茗辰立即说道,“还有炖肉,包子,对了对了,还有炸鱼,丸子,虎哥儿来信可说了,你在永岭给他们做特别多好吃的,就我没口福,在京城受罪什么都吃不到。”

    见自家表弟说得委屈,司空潭猛然一瞪他,说道:“我怎么听说你一天都要吃六顿饭,前几天还吃撑了请的太医进府诊治。”

    “表姐,你别听人瞎说,这天下只有云意妹妹做的饭能让我吃撑,反正我不管,从今天开始,我就住在梁王府不走了!”叶茗辰耍赖皮地说道。

    “你一个大男人住这里算怎么回事!”司空潭又瞪了他一眼,然后转向罗云意,“云意妹妹,你别理他,这王府这么大,你一个人住这里肯定不习惯,我过来陪你,你让人随便给我找一个院子住下就行。”

    “表姐,你别忘了,这梁王府可是抵押给我的,真要算起来,我才是这王府的主人,这里我自然可以随便住了!”叶茗辰立即说道。

    “那倒是我反客为主了,你们喜欢在这里住下就住下吧,王府也的确冷清了些,我先看看厨房有什么,再决定中午咱们吃什么!”这对姐弟明显是想留在王府蹭吃蹭喝,罗云意也不多说,起身就往外走。

    “云意妹妹,都说了别这么见外,你做饭,我帮你烧火,嘿嘿!”叶茗辰赶紧跟上,又忙喊来叶安,扔给他一锭十两的银子,“去给爷买几只活鸡来!”

    “世子爷,这——这银子不够!”叶安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道。

    “十两银子不够买两只鸡吗?你小子又想贪爷的银子,是不是?”叶茗辰故意板着脸说道。

    “爷,小的哪敢!是——是长风那小子爱吃肉,从过了年到现在,我们已经欠猪肉刘一百两银子了,你也知道东街的那些小贩,我昨天就是被猪肉刘要债拿扫把撵了好几条街,您现在让我去东街买鸡,小的怕到时候没命回来!”叶安苦笑委屈地说道。

    谁知,叶茗辰听后哈哈一笑,说道:“爷以后可不是你们这帮奴才的钱袋子了,你们两位主子把家交给了云意妹妹来管,你要想保命该找她要银子去。”

    罗云意走在前面将两人的对话全都听进了耳里,然后站住转身问叶安道:“多少银子够你去东街还债的?”

    “姑娘,少说也得一万两银子!这些年府里生活拮据,小的们都是在东街赊账过活的,有的债欠的都有十来年了,那些商家知道梁王府的情况,这么多年也都没上门逼过债,但每一笔债王爷都让小的清楚地记下,他说一定会把银子还给这些在东街讨生活的百姓的,现在家里欠债的账本都有好几箱了。”叶安唉声叹气地说道。

    “你和长风先把东街那些欠债的账本找出来,玉婷,你拿着银子和他们去东街一趟,把欠东街商贩的银子都还上,另外再割一些五花肉,买些时令蔬菜回来,对了粮油米面也要一些。”罗云意对叶安说完又吩咐玉婷道。

    “姑娘,这可使不得,王府的账怎么能让你来还呢!”虽说梁老王爷和叶染修对待罗云意的态度很亲密,但到底这位罗姑娘不是梁王府的人,替王府还债也名不正言不顺。

    “这布坊也有梁王府的份子,这盒子里的银子本来就有梁王府的一半,老祖宗和叶染修现在都不在家,我就先替他们做主把东街欠下的银子给还了,相信他们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罗云意笑着解释道。

    “就照五姑娘说的去办,还有,若是有人问起五姑娘的身份,就说是王爷认下的重外孙女,咱们王府的表小姐。”这时,从外边走进来的高大宽对叶安说道,而且他并不意外罗云意会做主替梁王府还债,也没有阻止。

    “是,小的这就去办!”叶安喜滋滋地说道,家里有个表小姐真是好,这下子他在东街终于可以扬起头走路了。

    “高侍卫,这样说好吗?”罗云意怕有什么误会。

    这时,叶茗辰在一旁笑道:“云意妹妹,这有什么不好的,肯定是太爷爷来之前就交代高侍卫这样说的,是不是,高侍卫?”

    “没错,正是如此!”高大宽点头说道。

    “姑娘,姑娘,又有客人来了!”半路上和叶安撞倒在一起的长风,飞快地跑来禀告道,只是还没等他说清楚来人是谁,就见叶昱气呼呼地大踏步走来了。

    “叶昱,你怎么来了?”见到叶昱出现在梁王府,叶茗辰还是有些意外的,司空潭倒是微微眯起了眼睛,在覃州百花楼的时候叶昱的行为就有些令她费解,真不知道这位京城谁都不愿惹的混世魔王找到这里来做什么。

    “你能来,我就能来!”本来憋了一肚子问题的叶昱见到叶茗辰和司空潭都在,想了想,强行忍下了到嘴的话。

    “火气这么大,谁惹咱们的旻王世子了,覃州的事情听说你帮了不少的忙,一直没空给你道谢,今天正好遇上,谢了!”叶茗辰平时也是不愿和叶昱打太多交道的,实在是这家伙有点儿喜怒无常,而且惹是生非的本事在他之上,又毒舌的很,自小他就不愿和他在一块儿玩,也就叶染修那种冷冷的性子能忍受得了他。

    “要你谢什么,我又不是帮你!”叶昱不屑地说道,然后又看向罗云意,“云意妹妹,你说吧,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我是认真的,从来都没有这么认真过!”

    “喂,叶昱,你这话什么意思?”想起叶昱以往的风流情史,再看看他此时目光直视罗云意的认真模样,叶茗辰心中突然警铃大作,这小子不会是看上罗云意了吧?不行,不行,那修哥儿怎么办?!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