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嫁妆铺子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嫁妆铺子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罗家妹妹,这一拜是谢你们对赐哥儿的收留关照之恩!”沈宝儿诚心下拜,如今在这世上她最亲的亲人只有沈天赐了,而沈天赐能摆脱掉沈家的纠缠进军营去北疆,这一切或多或少都是因为罗家的关系。

    “沈家姐姐你太客气了,你和沈大哥都是我们的朋友,朋友有难出手相帮是应该的!再说,我们也没做什么!”罗云意说道,她想把沈宝儿扶起坐下,没想到沈宝儿接着又是一拜。

    “这一拜是我有事相求,还请罗家妹妹再伸援手!”

    “沈家姐姐,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再这样下去我可就送客了,只要我能帮的,我一定尽力,你快起来吧!”罗云意有些无奈地说道。

    沈宝儿有些苦笑地站了起来,以前的她傲气果断,何曾三番四次地求人,但现在诺大的京城她竟无人可求,只希望罗云意念在沈天赐和罗勇霆的朋友之谊上帮帮忙。

    “罗家妹妹,我知道你贵人事忙,那就直接说了!”沈宝儿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文书,“这是我在京城福运街上的嫁妆铺子的房契,希望罗家妹妹能帮我卖掉,然后把银子转交给赐哥儿,明天我就要离开京城陪侯爷去西南老家养病,或许三年五载,或许再也没机会回京城,京城已无我可信可托之人,唯有罗家妹妹你值得我信。”若不是在太后寿宴上看到罗云意,沈宝儿也不会想着把铺子交给她卖掉,现在她能为沈天赐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沈家姐姐,你要去西南?”罗云意并没有接下铺子的房契文书,只是看着沈宝儿有些惊讶地问道。

    沈宝儿苦涩一笑点点头说道:“是的,老夫人说西南老家水土养人,听说还有位老神医在那里做游医,让侯爷和我回老家养病,顺便修缮一下祖宅。”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从沈宝儿的语气和神色中罗云意猜测事情的真相估计没那么简单,不过这是人家的家事,也不是她能参与的,而且她相信凭借沈宝儿的聪明,有些困难她还是能渡过去的。

    “离开京城也好,总是清净些,只是这是你的嫁妆铺子,一定要卖掉吗?”罗云意问道。

    “卖掉吧,不然还不知多少人惦记着呢,赐哥儿在军营里也需要银两打点一二,就劳烦罗家妹妹帮我把银子转交给梁小王爷,麻烦他把这银子再交给赐哥儿。”沈天赐之前曾给沈宝儿来过一封密信,正是叶染修托人转交给她的,从这封信里她知道叶染修、雷战虎他们和罗家人都是相识的,而且现在罗云意还以表姑娘的身份住在梁王府里,由她替自己把银子交给叶染修更合适。

    “沈家姐姐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办好的!”罗云意没想到时隔许久与沈宝儿才见面又要匆匆离别,“不过,姐姐把铺子卖掉,手里可有周转的银子?西南听说也不太安稳。”

    “罗家妹妹不用担心,我现在一个后宅妇人哪里需要那么多银子,如果真的需要,我也会想到办法的。”沈宝儿笑着说道,罗云意能答应她这件事已经是万分感谢了。

    沈宝儿离开之后,罗云意拿着那张铺子房契发了会儿呆,然后把长风叫到跟前。

    “表姑娘,您唤小的来有何事?是不是玉婷答应嫁给小的了?”长风嬉皮笑脸地说道。

    “净想美事!我是想让你回城帮我打听一些事!”罗云意看着他说道。

    “表姑娘尽管吩咐,小的一定全力去办!”长风恭敬的语气配上嘻哈哈的笑容,引得罗云意忍不住一笑。

    “好,办好了有赏!”说着,罗云意将沈宝儿给她的房契递给长风,“你去福运街打听打听,像这样的一间铺子能卖多少银子?”

    长风接过文书一看,当即脸上就有了笑容,直接说道:“表姑娘,不用回城去打听,小的现在就能告诉您!”

    “哦?你知道?”长风在京城的消息还真是够广的,好像真没他不知道的一样。

    “知道,知道,还真是巧了,表姑娘您让小的看的这张房契文书的地方和咱们府里老王妃的嫁妆铺子是紧挨着的,若是一年多前,这铺子最多也就能卖个四五万两左右,不过现在至少也要二十万两才行!”长风又将房契文书放回到罗云意坐着的桌子。

    罗云意重新拿起文书,她还真没有仔细观看铺子的地址,上次莫三给她的几张文书中似乎的确有一张写着福运街的字样。

    “怎么会差别这么大?”这房价涨的也未免太厉害了些。

    长风微微一笑,说道:“表姑娘,您有所不知,全京城最富有最热闹的一条街便是福运街,这条街上的铺子每年盈利至少都在十万两以上,那真是有钱人才能开有钱人才能进的地方,当然也有例外的,也不知咱们梁王府是不是风水不好,无论铺子开在哪儿,都是亏钱的时候多,赚钱的时候少,年前的时候更让小王爷把老王妃所有的嫁妆铺子都抵押出去了,唉,要是好好经营说不定咱那铺子也能每年赚个十几二十几万两。”

    “说铺子!”罗云意微微瞪了他一眼,扯开了话题让长风说,他能叭叭地说三天三夜也不嫌累得慌。

    “好嘞,嘿嘿!”长风赶紧说回正题,“表姑娘您让小的查的这间铺子,一年前那生意比咱们铺子好不了多少,而且店里的管事、伙计只吃饭不干活,每个月还得让自家主子掏钱养活他们,大概大半年前吧,这铺子好像换了东家,接着连管事、伙计也都全换了,之后铺子的生意渐渐好起来,可是把叶安那小子羡慕的不行,像这样盈利的铺子卖价就会很高。”

    “这铺子卖什么的?”文书上并没有写明铺子做的是什么生意,沈宝儿刚刚也没说。

    “原来是卖字画的,后来改成了瓷器,咱们铺子原来可是茶楼,现在都关门快一年了!”说起已故梁王妃在福运街上的嫁妆铺子,长风满肚子的遗憾可惜,也不知什么时候能有银子赎回来。

    “行,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罗云意挥手让长风先出去了,而她自己转身回了房间,并让玉净在外边守着,不一会儿,房间内罗云意的面前就摆了七八张房契文书。

    其中一张是沈宝儿给她的,紧挨着的是初到京城不久魏纵派人给她送来的,第三张往后都是莫三给她的梁王妃的嫁妆铺子文书,其中一间铺子在福运街上,一间铺子在正阳街上,其他四间铺子都在梁王府拐角的东街上。

    “姑娘,小王爷来了!”此时,玉净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请他进来吧!”罗云意并没有从桌前起身,现在她才发现沈宝儿的嫁妆铺子和梁王妃的嫁妆铺子以及魏纵送给她的那间铺子位置极其接近,不出意外应该是三间相邻的铺子。

    叶染修踏进房间的时候,就看到罗云意盯着几张文书皱眉,走近一看是铺子的房契,笑着打趣道:“能在福运街有两三间铺子,你可算是富人了。”

    “怎么?你想借钱?我现在可是穷得很!”想起寿宴上皇帝和魏太后母子的“所作所为”,罗云意就觉得肉疼。

    “借你的钱我会还的!”叶染修笑笑,转身到一旁的榻上坐下来,又开始摆弄他的棋盘。

    “还?你拿什么还?整个京城谁不知道梁王府的小王爷只会败家不会挣钱,堂堂王府穷得要靠莫娘卖酒贴补家用,你们一帮大男人也好意思!”罗云意撇撇嘴,她压根就没指望叶染修能还钱,听说惠民盐铺赚的银子刚给他转手就被败得精光,也不知道他都把银子拿去干什么了。

    “我也觉得这些年辛苦莫娘了,那以后就劳烦意儿多费心了,这些铺子如今都是你的了,只要不卖掉,你想做什么都行!”叶染修淡淡一笑说道。

    “打住,打住!”罗云意赶紧摆手,“你们王府的家事我不参与,这些铺子我也是暂管,以后是要交还给老祖宗和你的,我也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忙的。”

    “意儿事多我知道,可你也清楚我不擅于打理这些店铺,太奶奶的嫁妆铺子是太爷爷最大的念想,我听莫娘讲太奶奶只是民间的一位采茶女,她的嫁妆也只有十斤茶叶,而就是用这十斤茶叶换了这几间铺子,太爷爷最想看到的是这几间铺子能够长长久久地经营下去,哪怕赚不到几文钱,只要它们在那里就好。意儿,真的不能帮忙吗?”叶染修语气突然变得失落起来,更有着丝丝的乞求,让罗云意出口拒绝的话硬是卡在喉咙口。

    “叶染修,我上辈子可能欠你的!”沉默良久,终究罗云意还是轻叹一声,她是不是太好讲话又太爱多管闲事了?!不行,这个毛病说什么以后都得改!

    “意儿,我这辈子欠你的,若是还不清下辈子我会接着还,若是下辈子还还不清,那我下下辈子再接着还,生生世世你我相见总会还清的!”叶染修明明是平静自然地说出这些话,却让罗云意不由地脸色发红,肯定是她想多了,怎么听着这话那么暧昧旖旎呢!

    想多了,想多了,罗云意你还是个黄毛丫头,胸和屁股还没长出来呢可别发情,叶染修就是那么随便一说,你可别被撩得心脏砰砰乱跳,镇定,镇定!

    罗云意深吸两口气努力建设自己的心理防线,不是在说铺子的事情吗,怎么说到这辈子、那辈子的话题上去了。

    “这辈子还没过明白呢,说什么生生世世,铺子的事情我管就是了!”罗云意将几张铺子文书依次收好,改天找个时间先去看看这些铺子。

    “意儿说的,那咱们就先过好这一辈子吧!”叶染修轻笑出声道。

    “谁跟你咱们!”罗云意心里咕哝一句,干脆不理叶染修,直接快步出了房间,她怕再呆下去,真的会想太多!

    叶染修看着她有点儿落荒而逃的身影,脸上深情的笑容许久未散,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对一个小姑娘情根深种,如今只能逗逗她慢慢地等她长大,待到佳人及笄后便能任君采撷了。

    罗云意此时若知道叶染修心中想法,估计会先忍不住骂句:“禽兽!”然后再暴吼一句:“姐姐今年才十一,犯法懂不懂!”

    “云意妹妹,看我猎的大野猪,今天运气真是太好了,我和修哥儿一进山就碰到这家伙,两三下就抓到它了,今天晚上吃肉包子,行不行?”罗云意刚从房间里跑出来没多久,就看到雷战虎扛着一头大野猪从外边走进来,这家伙的力气是越来越大了。

    “战虎哥,你把野猪放后厨吧,待会儿让厨子给杀了,玉婷和玉净会把包子包好的!”就说两个人进山打猎怎么会那么快,原来是运气好,碰到一头傻猪。

    “行,对了,修哥儿呢?”雷战虎瞅瞅,没看到罗云意身后有叶染修,刚才在山里叶染修说先回来通知罗云意猎到野猪了,让他扛着野猪在后边,怎么这会儿没见人呢。

    “他估计在屋里下棋呢!”罗云意说道,又急匆匆往外边走,“我田里还有事先去忙!”

    “云意妹妹你忙你的,我把野猪送到厨房去!”雷战虎呵呵一笑扛着野猪就往田庄的后厨房走去。

    罗云意这一忙就是到了夜幕降临时分,等她回来的时候,玉婷已经带着厨娘把包子蒸好,米粥也熬好了,玉净也为罗云意准备了洗澡水,等她梳洗之后,直接去了前厅吃晚饭。

    罗云意走进前厅的时候,看到叶茗辰又来了,而且厅里的气氛有些小小的压抑,雷战虎握着拳头显得很是气愤,叶染修倒是没什么额外的表情,依旧是那副在外人面前冷冷淡淡的疏离模样。

    “怎么了这是?包子不好吃?”罗云意看到饭桌上已经摆上了热气腾腾的包子和热粥,但三个人都没有食指大动的迹象。

    “云意妹妹,今天早上皇上下旨将廉三小姐赐婚给太子做侧妃了,廉老国公上殿请皇上收回圣命,说是宁愿把廉三小姐送去做尼姑也不想她嫁进太子府,太子听后更是大闹廉国公府,还扬言说早已经和廉三小姐有肌肤之亲,结果廉三小姐羞愤之下上吊自杀了。”叶茗辰低低地说道。

    廉国公府乃是大禹朝开国之时帝王亲封的府邸,廉家是有从龙之功的,而且每一任廉国公都上过疆场杀过敌,为保卫大禹朝的疆土撒过热血,如今的老廉国公更是功勋显著,只不过年纪大了,很少过问朝堂上的事情,就是国公府的事情他也很少插手。

    这一次太子和廉三小姐的事情让他亲自上殿求情,可见他是真的不愿自己的孙女嫁进太子府。

    “太子真是欺人太甚!”雷战虎双目都已经快瞪成铜铃了。

    “廉三小姐死了?”罗云意也没料想到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

    “没有,幸好被她的大丫鬟看见救了下来,只是人现在还昏迷不醒呢!”叶茗辰说道。

    “哼,我去找太子,他想报复找我就是,何苦为难人家一个姑娘!”雷战虎猛地起身就要往外走。

    “你真以为他是为了报复你,坐下!”叶染修冷肃地看着雷战虎说道。

    或许从一开始太子的目标便是廉国公府,毕竟赵家没什么能力辅佐太子,要想稳固储君之位,太子便想拉拢廉国公府。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廉三小姐被太子逼死吧!”雷战虎恼怒地说道。

    罗云意觉得雷战虎的反应有些太激烈了,就算这件事情和他有些关系,也不用现在一副媳妇被人欺负了的暴怒表情吧!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