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走火入魔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走火入魔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修哥儿,你厉害!”叶茗辰冲着叶染修佩服地竖起大拇指,又看了看吃着这道菜脸上也没什么特别表情的北柳,“北柳公子,你也不差!”

    “他们两个还是不是人啊,这么辣都能吃得下去!”打死雷战虎也不会尝试第二口了,心里对叶染修和北柳的表现也是腹诽不已。

    “早知道你们这么不经辣,今天我就不做这两道辣的菜了,战虎哥,还是烤鱼吧!”罗云意再一次歉意地看了看众人。

    “云意妹妹,没事的,你做的这些菜味道都是极好的,只不过这辣椒不是一般人能消受得了的,反正修哥儿和北柳公子能吃辣,这些菜也不会浪费的!”叶茗辰笑着重新入座,开始朝着其他不辣的菜下手,一会儿就吃得满嘴流油了,而雷战虎则是听话的去烤鱼,这个才是他的最爱。

    叶染修和北柳公子倒是越吃越起劲儿,两个人吃过香辣田螺之后,更是彼此会意一笑,直接对着酒坛就畅饮起来,不一会儿,辣椒炒鸡蛋和香辣田螺,还有酸辣丸子汤竟然被两个人吃得一干二净,罗云意想吃都没机会。

    “我也要试试烤鱼!”晗影公主见雷战虎一个人喜滋滋地撒着调料烤着鱼,也跃跃欲试。

    “晗影妹妹,我来教你,烤鱼我现在可是行家!”雷战虎将要烤的鱼给晗影公主弄好,又告诉她一些烤鱼的诀窍,两个人就有说有笑地在一边烤起鱼来。

    不一会儿,王牧、叶茗辰、年乙庸他们也加入到烤鱼的队伍中来,到最后罗云意做得饭菜吃得干干净净,大家还觉得不满足,又去摘野果、捉野鸡、掏鸟蛋,直到夕阳西下才嚼着甜杆儿从山里出来。

    “这甜杆儿真好吃,以前只当它是和竹子一样供人观赏用的,却没想到是如此美味的一种吃食。”叶茗辰吃着一根拿着一根,他决定待会儿让罗云意再多送他一些带回家。

    “甘蔗才好吃呢,只不过京城这边的气候不太适合栽种,在热一些的南方倒是可以尝试尝试。”比起大禹朝本地的甜杆儿,罗云意更爱的还是啃甘蔗。

    “甘蔗?云意妹妹,那是什么东西?”雷战虎好奇地问道,他也打算问罗云意多要一些甜杆儿带回去,他新婚的妻子一定很喜欢吃。

    “那是比甜杆儿还要甜的东西,汁液特别多又特别甜,特别好吃!”罗云意一连三个“特别”说得其他人也好奇不已,他们从未听过甘蔗这种作物。

    “云意姐姐,你一定要快点儿种出甘蔗,我都等不及要吃了!”晗影公主羞涩一笑地大胆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不但是甘蔗,她还等着罗云意的葡萄呢。

    众人从山里出来,罗云意让人将早就准备好的糕点包好送给他们,叶茗辰和雷战虎要求的甜杆儿她也让长工多砍了一些,每位来的客人都有一大捆,拿着皇帝的东西送人她一点儿也不小气。

    送走了所有的客人,罗云意和叶染修才一同返回住处,回房间的路上,叶染修见罗云意眉头轻锁,便问道:“意儿,怎么了?”

    “怎么没见涂凌那个小变态呢?我告诉他今天要做很多好吃的,还特意给他留了许多,但是厨娘说他今天没来。”罗云意言语之间不自然地多了一丝担忧,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出来,不知何时对于涂凌已经有了额外的关心。

    “可能有其他事情耽搁了吧!”叶染修想了一下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一直让高侍卫暗中跟着他。”

    自从得知涂凌留在京城之后,高大宽办完梁老王爷交代的事情之后就一直暗中跟着涂凌,就是怕这个小魔童惹出什么祸端来。不过,最近他在一处隐蔽之地修炼魔功,而且正是关键时期,想必今天没来也是这个原因。

    只是,两人还没走到房间的时候,就见长风急匆匆跑来,神色略有些焦急地看了一眼叶染修,似乎有话要单独和他说。

    “意儿不是外人,说吧,什么事情?”叶染修看了一眼长风问道。

    “爷,高大叔那边好像出了紧急的事情。”长风刚刚接到高大宽的求救信号便来找叶染修了。

    “知道了!”叶染修脸色沉了一下,能让高大宽发出求救信号看来涂凌那边真的出了问题,“意儿先回去吧,我去看看!”

    没想到罗云意却在下一秒抓住了他的衣袖,问道:“方便带上我吗?”

    叶染修也只是顿了一下,便看着她说道:“走吧!”

    两个人一骑快马出了西郊皇家田庄,然后叶染修将罗云意带到一处荒山野林之中,将马拴在林中,叶染修半搂着罗云意直接施展轻功朝山腰而去,并在一处隐蔽的山洞外停了下来,而此时里面正传出野兽一样的嘶吼压抑之声。

    罗云意跟着叶染修走进了昏暗的山洞,突然一双闪着奇异亮光的幽红眼睛不带任何感情地愤怒地盯向她,而这双眼睛的主人正是涂凌,下一秒她便被叶染修扯在了身后护着,与此同时高大宽有些虚弱的声音在一旁传来。

    “小王爷,他练功走火入魔了,我的内力压制不住他,绝对不能让他跑出去,否则他不知道会伤害多少人!”高大宽本想学当年梁老王爷救叶染修那样用内力帮涂凌压制或者逼出一些魔气,可惜涂凌体内的魔气太霸道,而他所练的功夫虽也属正阳一派,却对涂凌帮助不大,反而把两个人都弄伤了。

    “你没事吧?”叶染修护着罗云意慢慢走到了高大宽身边,蹲下来探了探他的脉搏,还好只是损伤一些内力,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我没事,五姑娘怎么也来了?”高大宽勉强撑起了身子,涂凌若是发起疯来,不知道叶染修能不能治得住,而此时原本涂凌用来关住自己练功的铁笼子已经被他打开了,正露出凶狠之光地瞪着叶染修他们三个。

    “高侍卫,护着意儿!”叶染修将罗云意轻轻推到了高大宽的身边,然后一个纵身便到了涂凌的面前,此时涂凌不但一双眼睛是红色的,就连头发都泛出诡异的红光。

    “这到底是什么邪门功夫?”罗云意头一次见到“走火入魔”这种场景,此时此刻的涂凌就像一头全身炸毛的野兽,谁敢惹他就要做好被撕成碎片的准备。

    “他跟着天魔老人修炼的是魔教最厉害的泣血魔经,涂凌和小王爷一样都是练武奇才,只是他年纪太小,又太急于求成,所以今日到了关键时期才会走火入魔,若是不及时将他的魔气压制住,他就会像野兽一样出去伤人,最后更会力竭而亡。”高大宽给罗云意解释道。

    还好当年叶染修只在天魔老人的手中三个月,若是他和涂凌一样被天魔老人逼着修习三年的泣血魔经,高大宽想象不出叶染修会变成什么样子。

    “没有办法能救他吗?”虽然不是特别喜欢涂凌,但罗云意已经不那么讨厌他了,而且他才只有九岁,真的就让他这样死掉吗?

    “如果任一大师或者天魔老人在,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吧,只是——”高大宽微微叹了一口气,只是现在任一大师不在京城,天魔老人也不知在何处。

    罗云意不敢再说话,此时叶染修和涂凌已经在山洞里交上手,她不想叶染修分心。

    突然遇到强劲的对手,本就走火入魔的涂凌表现的更加阴狠可怕,已经发狂的他朝着叶染修使出的都是最厉害最狠的招数,而叶染修也没有手下留情,在武功修为上他比涂凌厉害太多了,所以不一会儿高大宽和罗云意就看出涂凌居于下风了。

    “没想到小王爷的武功又精进几层!”高大宽莫名松了一口气。

    电光火石之间,叶染修一个极速点穴涂凌就静止不动了,而他的眼睛和头发依然红得吓人。

    叶染修将他扶在地上盘腿坐下,自己也同样的姿势在他身后调整气息,然后目色严肃认真,将双手郑重其事地放在了涂凌的后背上,这种场景罗云意不觉得陌生,这是一个人用内力再给另一个人疗伤。

    高大宽和罗云意见此情景连呼吸都放慢了许多,两人都没想到叶染修竟然甘愿耗损难得的内力帮涂凌压制魔气,很快两个人的脑门上都开始冒出热气,而随着叶染修内力的输入,涂凌的头发渐渐恢复成正常的黑色,接着眼睛也转黑,失去的理智也似变得清明一些。

    不过,叶染修的脸色却是越来越苍白,等到涂凌神色完全恢复正常之后,他更是一口鲜血没忍住吐了出来,高大宽和罗云意都是第一时间便冲了过去,而高大宽因为身体的原因稍微落后,叶染修微微歪倒在罗云意的怀里。

    “叶染修,你没事吧?”罗云意心里猛地一揪,关心地问道,更用衣袖将他嘴角的鲜血轻轻擦拭掉。

    “我没事!”叶染修冲着罗云意轻扯了一个微笑,手掌撑地想要站起来,结果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血花飞溅到罗云意的身上有些触目惊心,吓得她鼻子一酸,赶紧抱住叶染修不让他倒下。

    实在是因为帮助涂凌压制魔气耗费了太多的内力,叶染修最终还是昏了过去,他这样连高大宽也给吓住了,将涂凌、叶染修和罗云意送回梁王府之后就急急出去了。

    罗云意已经从最初的惊惶中快速恢复过来,回到梁王府之后,她亲自照顾两个人,尤其是叶染修,不但帮他换了衣服洗了脸,还遵照高大宽的意思,喂他喝了一些温水,之后她就坐在床边守着他。

    大概一个时辰左右高大宽就回来了,只是却带着满脸的失望之色,看到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叶染修和一旁软塌上的涂凌,他眉间难得出现了愁绪。

    “高侍卫,你不是说找人来救叶染修吗?没找到?”罗云意看到高大宽身后空无一人,有些着急地问道。

    “那人不肯出手!”高大宽去之前也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只是看着叶染修现在的样子,梁老王爷和任一大师又都不在京城,他担心叶染修会有危险。

    “什么人?我去求!”罗云意忙问道。

    “此人是小王爷的师叔城南千觉寺的空一大师,只是他脾气古怪,与任一大师素有隔阂,听说是要给小王爷疗伤,他就拒绝了!”高大宽无奈说道。

    “空一大师?我大哥的师父?”罗云意吃了一惊,没想到她大哥和叶染修竟然还是师出同门,之前两个人谁都没有对她说起过这样的关系,在山围村的时候也没见两个人有什么过多的交流呀。

    高大宽点了一下头,当年就是因为罗家的事情,任一大师和空一大师师兄弟的关系才越发紧张的,任一大师更是为了不让空一大师多造杀孽,将他关在面壁山五年,直到两年前才肯放他出来。

    “高侍卫,你等我一会儿!”罗云意突然转身跑开,过了一会儿又跑来,然后将一个用布包裹的东西递给高大宽,“你再拿着这个去找空一大师,就说是罗家人请他出手相救。”

    “五姑娘,这是什么?”高大宽不解地问道。

    “这是我大哥给我的,说是他八岁那年空一大师送他的生辰礼,他让我遇到难事拿着这个小和尚木头人去找空一大师,请他出手相助。”罗云意解释道。

    “好,我再去试试!”高大宽赶紧拿着木头人转身离开了,空一大师虽然脾气古怪,但据说很疼他的徒弟罗勇泽,不然也不会为了罗家的事情和任一大师闹得师兄弟不合。

    等到高大宽再回来的时候,身后就跟着一位身穿补丁袈裟的中年和尚,他进屋之后先是目光炯炯地扫了一眼罗云意,然后便示意高大宽和罗云意先出去。

    两个人听话地走出去并将房门关上,此时夜色渐浓,繁星满天,无风无月,将梁王府衬托得愈加寂寥安静。

    来到屋外,高大宽和罗云意两个很默契地谁也没说话,等了有小半个时辰,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空一大师走了出来。

    “大师,怎么样?”两个人同时看向了空一大师,高大宽更是急着问道。

    “姓叶的那小子只是耗损内力过多,暂时没什么大事,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旁边那小子比较麻烦,混乱的魔气最多能压制三个月,要么把他体内的魔气全都逼出来,要么就引他练成泣血魔经,否则三个月后他必死无疑。”空一大师话是对高大宽说的,但目光却落在罗云意身上,一直上下打量着他,“你是我那徒弟的什么人?”

    “回大师的话,我叫罗云意,罗勇泽是我大哥!”罗云意很感激空一大师出手救叶染修和涂凌。

    “这么说罗家四少还活着不是江湖传言了,你是罗震和林家姑娘的女儿?”空一大师眼中闪过了解之色地问道。

    罗云意看着他点了一下头,空一大师也看着她点了一下头,似是很满意地说道:“活着就好,我那徒弟在永岭怎么样?”

    “大哥挺好的,就是很想念大师您,来京城之前,他将木头人给我,说是有难就去找大师帮忙!”罗云意说道。

    “他能好到哪里去!”空一大师突然变了脸色,怒气冲冲地说道,“等我见到他,非把他另一条腿也打断不可!”

    说完,空一大师竟甩袖离去,看也不看罗云意和高大宽两个人,弄得罗云意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呢!大哥果然没说错,他这个师父脾气是有些怪!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