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意外线索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意外线索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罗云意是被一阵细雨之声给吵醒的,昨夜空一大师离开之后,她便坐在床边守着叶染修,高大宽则把涂凌给抱走了。

    可是睁开双眼,她发现自己和衣躺在了叶染修原本躺的床上,而叶染修却不见了,外边还下着淅淅沥沥的秋雨。

    “叶染修!”罗云意鞋都没穿就从床上一掀被子跳下来,睁眼没看到他,让她心里一空,有些着急起来。

    “意儿,我在!”这时,叶然修温和的声音从旁边的软塌传来,罗云意看到他不知何时已经坐在软塌上又自己和自己下起棋来。

    “现在什么情况你还下棋,快躺到床上去!”罗云意有些生气地将他手中的棋子夺了下来,这棋有什么好下的。

    “意儿,我已经没事了!”叶染修笑看着她说道。

    “怎么会没事,吐了两口血还昏了过去又损失掉那么多内力,没有我的准许,你不许再下棋了!”只要一想起叶染修在山洞里吐血昏迷,罗云意现在还是一阵后怕,她是真的心疼了。

    “好!”叶染修笑眯眯地答应道,并从榻上起来,遵照罗云意的意思乖乖地回到床上躺着。

    “饿不饿?”此刻外边下着小雨,天空阴沉沉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罗云意肚子都有点儿空了。

    叶染修点了一下头,罗云意让他躺好自己就推门出去了,撑起一把伞去了厨房熬了一些稀粥,问过长风说是涂凌还没有醒,她就把粥先端到了叶染修的房间里。

    吃过一些粥,叶染修又被罗云意强逼着躺在床上闭眼休息,罗云意又看过涂凌,这才回了海棠阁,而玉净、玉婷已经从田庄回到了王府。

    “姑娘,元仲回来了!”到了海棠阁坐下,玉净就轻声对罗云意说道,这段日子元仲一直负责监视徐良,这两天事情似乎有了进展。

    “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元仲就走进了房间,罗云意也没让玉净和玉婷出去,就先问他徐良的情况。

    “姑娘,一开始那小子还算老实,可能也是担心有人跟踪他,好多天都是在京城瞎逛,可是前两天他偷偷想办法进了宫,溜进了宫里的藏宝阁,似是在里面翻找什么,不过差点儿被皇宫侍卫发现,我想姑娘留着他还有用,就救了他,这小子也说了实话,说钥匙是他师父从宫里偷得。”元仲对罗云意说道。

    “宫里?”罗云意皱起了眉头,关于麒麟钥匙的记载也是在宫里,赝品钥匙也是从宫里流出的,那么真钥匙是不是有可能也在皇宫呢?

    “是的,姑娘,徐良就是这样说的,我看他这次不像撒谎,不过比起钥匙的事情,我发现了另外一件对于姑娘来说更重要的事情。”元仲今天其实真正想说的便是接下来的这件事情。

    “什么事情?”罗云意好奇地看了他一眼问道。

    “姑娘还记得当初我在青云寨交给你的那半张羊皮吗?”元仲问道。

    “记得!”罗云意点了一下头,“爷爷和外公说那是羌吴国誉为祥瑞神兽的三色羊的羊皮特制而成的,怎么了?”

    “我跟踪徐良的时候在宫中的藏宝阁发现了同样的羊皮,不过上面写的是大禹朝的文字,内容倒没什么,关键是徐良说他之前见过这样的羊皮。”元仲也没想到这一次会有意外的收获,他接着说道,“一年多前,徐良趁着夜色去一户富贵人家做梁上君子,在那户人家的祠堂里发现了暗格,里面藏着的便是半张羊皮,他觉得无用正想离开却发现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也进了祠堂,于是便藏了起来,后来他发现那人也找到了暗格,而且拿着羊皮就喜滋滋地离开了,他说的羊皮上也有羌吴国的文字。”

    “他去的是哪家?”不管徐良所说的羊皮和罗家的事情有没有关系,这户人家藏着有羌吴国文字的东西都很可疑。

    “护国将军府谢家!”元仲说道。

    听到元仲说出这户人家,罗云意陷入到久久的沉默当中,如果罗家没出事,她的大姐未来婆家便是这护国将军府,而将军府与梁王府就在同一条街上。

    “姑娘,需要我查查这个谢家吗?”元仲出声问道。

    “嗯,不过你小心点儿!”罗云意说道。

    元仲离开之后,罗云意想了一下,便让玉婷把长风叫来。

    “姑娘,您唤小的来有什么事情?小王爷他已经睡着了!”长风笑着说道。

    “坐吧!”罗云意示意长风先坐下来,并让玉婷端上一杯热茶,还拿来一些干果点心之物。

    “姑娘,您有话就直接说,您这样客气小的还真有点儿不适应!”长风嘻嘻一笑说道。

    “好,那我就不跟你客气,长风,对于护国将军府你了解多少?”罗云意笑着看了他一眼问道。

    “姑娘怎么突然想知道护国将军府的事情?”长风疑惑地问道。

    “姑娘让你说你就说,哪来那么多废话!”玉婷白了他一眼有些斥责地说道。

    长风被玉婷嗔骂也不生气,反而脸上喜意渐浓,有些讨好地看着她笑道:“是是是,我废话太多,惹婷妹妹生气了,该打该打!”

    玉婷忍不住啐了他一口,脸色一红:“谁是你妹妹,快回答姑娘的话!”

    “是是是!”长风赶紧回说道。

    接下来,长风便绘声绘色地给罗云意主仆讲起了护国将军府谢家的事情。

    已逝的护国大将军谢国璋乃是大禹朝功勋卓著的武将,其嫡妻陈氏所出有两女一子,嫡长女嫁年乙庸为妻,嫡次女便是齐王叶黎轩之母明王妃,现任护国将军谢林则是谢国璋唯一的嫡子。

    谢林娶妻甘氏,生子谢霄,后甘氏得病而亡,娶苛御史之女为继室,苛氏嫁入护国将军府后生有两子一女,现如今掌家的便是苛氏。

    “表姑娘,这谢家大公子谢霄几年前据说已经死在了外头,他曾与罗家大姑娘有婚约,不过后来罗家出事,谢家便退了婚。护国将军府的老夫人与罗家的陈老夫人还是一府所出的姐妹呢,听闻当年护国将军府的老夫人原本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女,是陈家收留了她,还把她写入陈家的族谱当嫡女一样看待,后来更把她风风光光嫁入谢家,可是罗家出事之后谢家就翻脸不认人了。对了,过两天便是这位陈老夫人的大寿,咱们王府也接到帖子了。”长风将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了罗云意。

    罗云意真没想到谢家与自家还有这么深的渊源,而且谢家的一个女儿竟然就是明王妃,如此多的意外讯息她得好好消化一番。

    “对了表姑娘,谢家的帖子上还特意写明要邀请您去陈老夫人的寿宴,您去吗?”长风问道。

    “去!”罗云意只思索片刻便答道,她现在对护国将军府谢家可是好奇的很。

    小雨断断续续下了一天便停了,转眼又是秋高气爽的好天气,叶染修身体恢复的很快,而涂凌就显得虚弱一些,清醒之后便嚷着要吃饭。

    “我不要喝粥,我要吃包子,我要吃肉!”看着面前罗云意让人端来的稀粥,涂凌嫌弃地说道。

    “你现在的身体不允许吃太多油腻的东西,先喝些热粥养养胃!”罗云意随后进来看着他说道。

    “我不要!我就要吃包子、吃肉!”涂凌耍赖地说道。

    “跟个小孩子一样这么不听话,你不吃我都端走了!”罗云意假装威胁道。

    “哼,我本来就是小孩子!”涂凌瞪了一眼罗云意,那语气里竟然有丝丝的撒娇意味,听得罗云意也是心里一愣。

    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涂凌,再想起那日山洞里他诡异可怕的样子,罗云意心里不由地一软,语气柔和地说道:“好,你是小孩子,弟弟乖乖听话,喝完这些粥,姐姐再去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好,不许骗我!”涂凌端起稀粥咕咚两口就喝完了,他也不嫌烫,喝完还一脸笑嘻嘻地看向罗云意,“姐姐,我喝完了,我要吃包子!”

    这熊孩子还真是会顺杆往上爬,连“姐姐”都跟着叫出口了,罗云意无奈一叹,只得转身又去厨房做了一些包子。

    接下来的两天,叶染修和涂凌都留在梁王府养身体,罗云意则成了他们两人的专职厨娘,而且涂凌仗着自己身体不好没事就用苦肉计让罗云意心软给他做好吃的,后来更是缠着她要酒喝,但每次都被罗云意强硬拒绝了。

    “为什么他可以喝我不可以喝?”海棠阁内,涂凌气呼呼地看着坐在软榻上饮酒的叶染修对罗云意控诉道。

    “也不想想他是因为谁才受的伤,那是补身的药酒,他可以喝,你不可以!”罗云意这两天一直在变着法子给两个人补身体,但她不知道如何给叶染修修补内力,便配制出一种补气养血的药酒,将配方拿给高大宽之后,他特意去找了宫中的御医,就连御医都赞这种药酒对耗损内力之人非常有帮助,所以罗云意才允许叶染修每天喝上一些。

    涂凌因为修炼的是邪门功夫,他身体里的魔气只是暂时被压制住,无论什么酒对他来说都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这也是罗云意不让他碰酒的最主要原因。

    “哼,谁让他救了!”涂凌嘴硬地说道。

    “忘恩负义的小东西,没有叶染修你早死了,为了救你他吐血昏迷不说,还损失了好多内力,养好了身体不想死你有两条路,一是出家当和尚,二是回冰尧城找你的师父去。”涂凌体内的魔气只是被暂时压制住,三个月内不找到解决的方法,等待他的同样是死亡。

    “我才不要做和尚!”涂凌也是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的,他必须尽快找到他师父练成泣血魔经。

    “路是你自己选的,不后悔就行!”罗云意没好气地说道,其实她倒是很希望涂凌选择清心寡欲地做和尚,走正道总比魔道好走一些吧。

    “我不后悔!”涂凌一脸正经地看向罗云意说道,“还有,我不会死的,你说过要一直给我做好吃的东西,我死了就吃不上了!”

    “呸呸呸,说什么死呀死的,你才多大,好日子在后头呢!”罗云意白了他一眼,这小魔童若是突然正经起来也挺让人心疼的。

    涂凌自然察觉出罗云意对他的关心之语,有些得意地冲叶染修笑笑,看在她如此关心他的份上,他就大发慈悲认下她这个姐姐吧!

    罗云意可不知道涂凌已经把她放在自己的保护罩下,她现在心里想的最多的是后天护国将军府陈老夫人的寿宴,自己该准备一份什么礼物呢?

    “后天我陪你一起去护国将军府,贺礼你不用操心,已经让长风准备好了!”这天晚上,叶染修像是知道罗云意为什么而苦恼一样,吃过晚饭便对她说了自己的打算。

    “你身体还没好,我自己去就行!”罗云意又不是真的小孩子,她一个人也能应对各种状况。

    “我已经没事了,到时候辰哥儿、虎哥儿他们也会去,既然收了帖子不去岂不是很失礼。”叶染修笑着说道。

    “这样啊!”罗云意没再表示反对,明天她是以梁王府表姑娘的身份参加陈老夫人的寿宴而不是司农官罗大人,想起要和一帮莺莺燕燕凑在一起,她就没什么兴趣,不过这将军府她是一定要走一趟的。

    日升月落又是一天,清晨再次来临的时候,罗云意早早便穿戴好,玉净、玉婷也是换了一身素雅的衣裙,主仆三人走在人群中不至于太显眼,不过因为三人气质都不差,倒也不容易被人忽视。

    罗云意去找叶染修的时候,他正坐在书房里悠闲地,见罗云意略施粉黛一身娇俏地走进来,笑着说道:“将军府走两步路就到了,我们不必去那么早,你不是也不喜欢和那些人打交道吗!”

    “我是想早点儿去谢家看看,想当初谢家大公子可差点儿成为我大姐夫,谢家的老夫人算起来是我奶奶的姊妹,而且元仲发现了一些有关罗家旧案的线索,谢家可能与之有些关系吧。”徐良只是在谢家发现了有羌吴国文字的羊皮,但也不一定代表谢家和罗家的案子就有关系,再说明王算是将军府的女婿,如果当初明王登基为帝,那么谢家就可能是皇后的母家,恐怕没有比谢家更不想明王府出事的了。

    “你是想早点去谢家查案?”叶染修有些好笑地看了她一眼,“谢家这潭水可不清,你确定要趟进去吗?”

    事实上,不止罗家在查当年的事情,就是皇帝七年来也在暗中派人调查明王之死的真相,原本这件事情是让叶昱来办的,结果他突然跑去了房州,剩下的烂摊子都丢给了叶染修。

    叶染修将叶昱这几年查到的证据和线索重新梳理之后,发现当年明王之死和罗家的案子似乎都和谢家脱不开关系,而羊皮的事情他也多少知晓一些。

    “谢家若是和当年的事情有关,他们家的水就是再浑我也要走进去看一看。”好不容易有了一些案子的线索,她怎么可能会放弃。

    “既然如此,那咱们今天就早去一些吧,希望会如意儿所愿,真有一些意外的发现!”叶染修放下手中的书站起来说道。

    “如我所愿?”罗云意喃喃自语地看了一眼叶染修,她怎么觉得叶染修这话听起来有些意有所指呢?难道今天在谢家还真有事情发生不成?还是说叶染修这家伙又“预知”了什么?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