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不舍分别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不舍分别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没什么!”叶染修笑了一下没有对罗云意多说,有些事情她知道的越多反而越危险,再说皇帝已经做好了部署,一切就看那些人自己的选择了。

    罗云意也没有继续问,叶黎轩让她尽快远离京城,太子嚣张地让她把高产种子和制糖方法贡献出来,叶染修丝毫不惧地威胁太子还让她呆在田庄不要外出,这一切都透着反常。

    接下来的几天叶染修都是早出晚归,而且高大宽也已经回来了,并且就住在西郊皇家田庄内。

    这天,北柳来到了田庄,他是来跟罗云意道别的。

    “你要离开京城?”罗云意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北柳,前段时间他不是还说年前不会离京呢,怎么突然改了主意?

    “是的,家中有些急事需要我回去处理,京中这段时间也不安稳,云意最好留在田庄内,这里——还是比较安全的。”北柳笑笑,他也没想到要这么快和刚认识的好友分别。

    “既然是急事,那你就赶快回去吧,路上小心,日后咱们再聚!”罗云意不喜欢分别,但很多时候又不得不“分别”,北柳是她一个非常谈得来的好朋友,希望以后还能见面。

    “好,我会尽快回来的!”北柳说完又递给罗云意一个小布袋,“这里面是今年新制的玉美人茶叶,我让人快马加鞭送回来的。”

    “新茶?北柳,你能不能告诉我实话,你和这玉美人的主人是什么关系?怎么一出手就是这么多极品的玉美人?”罗云意非常好奇地问道。

    北柳看着她温和一笑,说道:“玉美人的主人便是我外公,所以我手里才会有那么多的好茶,每年他都会送我三斤玉美人做生辰之礼,以前我都自己拿来喝了,以后就给云意留着!”

    “嘿嘿,你给我留一斤就成,顺便帮我问问你外公,他还有没有玉美人的茶树苗,我实在是爱极了饮这茶。”罗云意笑着说道。

    “好,我记下了!”北柳说完便离开了,他本想着尽快离京回家处理家事,然后再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京城与罗云意见面,哪想到此次一别世事难料,再见面时已经物是人非。

    罗云意还没有从北柳离开的愁绪中缓过来,晚上涂凌那小魔童也找来了田庄,这段时间他一直留在梁王府养伤,罗云意在田庄忙的时候都会做好饭让人给他送过去。

    “你身体好了?”看着涂凌生龙活虎的样子,罗云意觉得奇怪,前两天他看起来还很虚弱呢。

    “好了,好了,不用担心!”涂凌笑嘻嘻地看着她说道。

    “谁担心你呀,好了就快点去找你师父!”涂凌不愿意出家做和尚,如今能救他性命的只有他的师父天魔老人。

    没想到,听到罗云意有些赶人的话,涂凌脸色沉了下来,闷闷地说道:“你就这么想让我离开,哼,我今晚就走!”谁知,他刚说完脸色又是一变,还凑近罗云意,“要不,你跟我一起走吧?”

    “走?你走去哪里?”这小魔童不会真的要离开吧?

    “当然是回家,难道留在这里被人砍成肉饼呀!小姐姐,你跟我去冰尧城吧,到了那里你想做什么都行,金银珠宝随便你挑,在冰尧城只要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涂凌眼神透露出无比的认真,他是真的很想罗云意和他一起离开,在这个世上,除了他的母亲只有眼前的罗云意让他感觉到了家人的温暖,更何况她做饭还那么好吃,要是回到冰尧城,自己就吃不上了。

    “我可不跟你走,你乖乖回家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听到涂凌也要离开,罗云意的情绪有些低落,怎么还扎堆儿告别呢!

    “这里有什么可忙的,不等你把粮食收完这京城就要变天了,我听说前几天太子找了你还威胁你,要是他登基做了皇帝可没你好果子吃。”涂凌冷哼一声说道。

    “你小子消息还挺灵通的,这京城的天有什么可变的,现在皇上正当壮年,太子要想做皇帝怕还是有几年呢!”罗云意无所谓地说道。

    “就怕某些人等不及了!”涂凌意有所指地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知道些什么?”罗云意语气变得郑重起来问道。

    “你想知道?你要是跟我走我就告诉你!”涂凌邪邪一笑。

    “爱说不说,很晚了,你不是要走!”罗云意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他。

    涂凌见罗云意真的不打算再理他,有点儿挫败,要不是叶染修救了他,罗云意又对他那么好,他现在真的会把罗云意给绑到冰尧城去。

    “我让你跟我走是为了你好,京城这边说不定会有大事发生,到时候血流成河的,你想走都走不掉。”涂凌想了想,还是主动说了起来。

    “把你知道的说清楚!”罗云意从来没有小看过涂凌,他足不出户便能知道很多事情,想必暗中一定有冰尧城的人给他传递消息。

    “其实也没什么,有人觉得做太子没意思想做皇帝,而皇帝觉得自己这龙椅还没坐够,父子两个正准备‘打架’呢,现在谁输谁赢不好说。”据涂凌所知,皇帝身边虽然有叶染修、雷战虎这样的强将在,但京城城防营却在太子的掌控之下,而且掌管京郊二十万大军的谢林还不知道会站在哪一方,所以一旦太子逼宫,最后谁是赢家还真不好说。

    冰尧城的人一向不参与大禹朝朝廷的各种争斗,更何况他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在京城久待,他必须要尽快回到冰尧城找到他师父,否则自己这条小命就真的不保了,他还想好好活着吃罗云意做得美食呢。

    “你这消息准确吗?”罗云意预想到京城会有事情发生,只是没想到竟是太子要逼宫这件事情,怪不得太子那日敢明目张胆地威胁她和叶染修,原来他是早有筹谋。不过,听涂凌的意思,皇帝这边似乎也已经知道了太子的野心。

    “当然准确!这里如此危险,还是跟我回冰尧城吧?”涂凌又一次强烈建议道。

    “我不会跟你去的,你还是早点回冰尧城吧!”罗云意现在想明白叶黎轩、叶染修甚至北柳临走时对她说那些话的意思了,想必这三人或多或少都知道接下来京城局势会十分紧张,所以一个个才劝她离开或者留在田庄不要出去。

    “哼,留在这里有什么好!”涂凌有些懊恼地看着罗云意说道,但他也清楚罗云意是不会跟他走的,而他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天魔老人,等待自己的也不知是死是活,活着她去冰尧城自己能护着,要是自己死了冰尧城对于她来说可不是好地方,想来想去涂凌从怀里掏出一个青铜口哨递给她,“这个给你,遇到危险就吹响它,说不定会有人来帮你!”

    “这个还是你留着吧,总觉得你遇到危险的几率会比我大!”罗云意没有接,看得出涂凌是真的关心她的安危,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不想收这份礼物。

    “让你拿着就拿着,这可是我第一次送人东西,被拒绝很丢脸的!”此刻的涂凌说话的语气含着三分认真、三分玩笑和四分尴尬。

    罗云意不由地好笑看了他有些红的脸,这小魔童还害羞了,于是接过那个哨子,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啦!”

    “你是我姐姐,客气什么!”涂凌欢喜地一笑,又立即变脸问,“我回冰尧城之后,你不会把我忘了吧?”

    “你都叫我一声姐姐了,我怎么会忘了你呢,快点儿去找你师父,等你回来的时候,我给你做好吃的,绝对是你没吃过的世间美味。”罗云意笑着说道。

    “真的?那你现在就给我做,我晚两天离开也没事!”说到吃涂凌就来了兴致。

    “不行,等你回来我才会做,快走吧!”罗云意干脆开始赶人了,不过涂凌却不生气,反而笑呵呵地。

    “姐姐,你等我回来,我给你带冰尧城的冰果子吃,那可是我们冰尧城特有的好吃东西!”要离开了,涂凌有些不舍起来。

    “好,我等着!”罗云意也有些不舍,都已经习惯欺负这小子,他就这样也突然要离开了,真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涂凌离开了,看着外边黑漆漆的夜色,罗云意有些睡不着,转头看见软塌上的棋盘,叶染修也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想来太子想要逼宫的事情并不是空穴来风吧。

    又过了一日,叶染修略带疲色地回到了田庄,罗云意给他说了北柳和涂凌都离京回家了。

    “你都知道了!”当罗云意说起二人离去的事情时,叶染修一直注意观察她的脸色,看来涂凌那小家伙离开之前一定忍不住对罗云意说了些什么,不然她也不会故作轻松地想和自己提起城内的话题。

    “涂凌说太子可能要逼宫,这是真的吗?”罗云意还是问了出来,见叶染修点了一下头,原本压在胸口的石块不知为何变得轻了些,“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想必已经作出应对的措施了吧?”

    “皇上已经派了战虎去附近调兵,太子虽然有城防营做依仗,但若想逼宫成功可没那么容易,他把别人都想得太简单了!”这些年太子叶鸾被酒色掏空了身体、消磨了神志,而且变得越来越自大张狂、不可一世,谁都不放在眼里,上一次在太后寿宴之后竟敢当众欺辱重臣之女,若不是看在已逝赵皇后的份上,皇帝当时就废了太子。

    可太子却把皇帝的宽容当成了对他的纵容,竟然想要联合城防营统领和护国将军谢林逼宫造反,谢林的手中可有二十万大军,一旦他真的站在太子那一边,就算雷战虎领来了兵,京城之内怕是要有一场血战。

    “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太子要图谋不轨的?既然皇上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不立即就把太子抓起来,免得到时候血流成河?”罗云意不解地问道。

    “知道的有段时间了,皇上之所以没立即办了太子,就是因为他很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如果没有人在背后撺掇他,他是没那个胆子做出逼宫造反此等大逆不道之事,而且我发现这背后之人似乎和羌吴国有些关系。”叶染修深邃的眸子中有着厉色闪过,无论是疆内还是疆外,羌吴国的人一直都不安分。

    “羌吴国?”罗云意想起那张写满羌吴国文字的羊皮,罗家的冤案羌吴国的人绝对脱不了干系。

    “不错,我查到现在的太子妃根本不是大禹朝的人,她很可能是羌吴国派来的奸细,太子也是自从娶了这位太子妃之后变得愈加荒唐起来的。”以前的太子叶鸾性格虽然霸道一些,但叶染修与他自小便有接触,知道太子的霸道只是他自卑的掩饰,那时的太子心性还是不错的,只可惜因为一个女人路越走越歪,而这次将是他最后的机会。

    叶染修的话让罗云意想起在太子府看到的那位绝色美人,真没想到堂堂的太子妃竟然会是他国奸细,看来皇帝和叶染修他们是打算利用这次太子逼宫事件将某些人一网打尽。

    “如果太子妃是奸细,那么羌吴国的奸细很可能不止她一个,谢家发现了有羌吴国的羊皮,会不会护国将军府也有羌吴国的奸细?”罗云意也想到了谢林手里握有重兵,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有是肯定的,我怀疑是羌吴国的人发现了谢林和明王妃之间的事情并以此做要挟,至于谢林迄今为止泄露了多少机密之事,还需要再查一查!”叶染修这几天正是在忙这件事情,只要证据充分让谢林无法参与太子的事情,京城就会变得更安全一些。

    “那齐王呢?他知道多少?他又参与多少?”罗云意突然问道,她想起那天叶黎轩让她离开的话,如果不是知道京城有变,他是不会对自己说那些的。

    叶染修沉默了一下,其实这也是他现在最想知道的答案,在他看来谢林还不是这次太子事件中的变数,最大的变数应该是齐王叶黎轩。

    当年明王贤德之名传扬天下,一心拥护他的文臣武将在他突然死后又转向了他的儿子,即便齐王再没资格争夺帝位,但朝野之中他的影响力却是太子叶鸾和其他皇子都无法比的。

    怕就怕齐王叶黎轩也对那个位置有野心,毕竟他的父亲明王差一点儿就坐上那个位置,如果他也参与,叶染修才会真的开始担心。

    见叶染修没有回答,而且脸色也变得有些沉重,罗云意心里也咯噔一下,不过随即她就想起那天叶黎轩来找自己还特意让自己传话给叶染修,她就觉得叶黎轩或许参与的不多。

    不过,这世上人心最不可测,很多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到时候事情失控呢?

    到了这天晚上,罗云意没想到田庄会迎来一位意外的客人——她大哥罗勇泽的师父空一大师。

    “明日到城南千觉寺来一趟!”夜色中,空一大师如一阵风而来,丢下这句话又随风而去,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给罗云意。

    “明天让高侍卫陪你一起去!”叶染修想他应该知道空一大师为何跑这一趟,希望明日那人与罗云意见面之后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罗云意点点头,虽然她不清楚空一大师为何明天让她去千觉寺,但想到上次他救过叶染修,还是自己大哥的师父,这一趟她就没法拒绝。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