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解乌头毒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解乌头毒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宝马良驹日行千里,唐云意仅用了一个多时辰便到了直州府城外,此刻已近傍晚,不过城门却在三个时辰之前就关闭了,城门口聚集了黑压压一群想要进城的百姓,显得有些拥挤喧闹。

    唐云意翻身下马,随意喊住一人问道:“敢问这位大哥,城门怎么关了?”

    被唐云意喊住的农家汉子见是一位俊俏的小郎君,腼腆一笑,说道:“官爷们说城里进了封峙国的奸细,抓到之后城门就会开了。”

    “让开,快让开!”就在这时有人在唐云意身后大声地吆喝,紧接着一匹快马差点儿便冲进人群,好在马上之人猛地勒紧了缰绳,不过他却一脸焦急地对人群怒吼,“全都让开!”

    “是彭公子回来了!”早有守城的官兵看到了马上之人,立即将百姓轰开为其开了一条路,并且将城门大开迎了此人进去,然后又将城门紧紧关闭住。

    “这人谁呀?”百姓中有人问道。

    “这人你都不认识,忠信候府的彭世子,听说忠信候病重,这位世子爷去找神医了,不过看他一个人回来,想必是神医没找到!”人群中有人对彭钊这位忠信候府的世子并不陌生,并给大家做了解释。

    对于彭钊其人唐云意有点儿模糊的印象,不过他的继母沈宝儿她却是很熟悉的,没想到当年一别,沈宝儿夫妇竟真的一直没回京城。

    “哪里是忠信候病重,说是大将军夫人被封峙国的奸细下了毒,城里的大夫都被叫进大将军府了。”又有人说出了另外的解释。

    “这位大将军府夫人巾帼不让须眉,为了守住咱们直州,怀着身孕还上马杀敌,可千万别是她有事!”有一位妇人口念“阿弥托佛”虔诚地说道。

    “是呀,是呀,她可是罗老元帅最得意的孙女了!”有人附和说道。

    唐云意听到这里猛地一楞,罗老元帅的孙女?会是她的姐姐吗?于是,便笑着问那几个人他们口中的大将军夫人出自哪门哪户。

    结果得到的答案这位大将军府夫人竟是罗家的四小姐,她的同胞姐姐罗思雪,而她的四姐夫竟然是沈天赐,两个人三年前成婚,婚后两年生下一对可爱的龙凤胎,如今两个孩子刚满十个月。

    不仅如此,她还从这些人口里打听到罗家已经平反回到了京城,她这位罗家五姑娘和大禹朝的魏太后六年前失踪后至今毫无音讯,她的四哥罗勇霆成了北疆主帅,这几年不但收复了被羌吴国占领的城池,而且还连夺羌吴国五六个城池,直逼得羌吴国帝君金奇连连求和。

    听到魏太后依旧失踪不见的消息,唐云意不禁惋惜一叹,看来魏太后是没有走出那片荒漠,也可能她走了出来但却死在了回大禹朝的路上,毕竟一个身心备受摧残的瞎子能活下来真的不容易。

    唐云意决定即刻进城去确认一下罗思雪到底有没有事,她虽然没有路引,但当年皇帝给她的御赐金牌一直被她放在空间里,在草原上的时候她就将金牌装进了背包以备不时之需,现在刚好能用上。

    牵着马走到城门口,唐云意掏出金牌对守门的官兵说道:“打开城门让我进去!”

    大大的金牌上写着一个“御”字,守门的小兵被惊得后背一凉,但他可没权利随意打开城门,只得赶紧让人去通知自己的上司。

    不一会儿,唐云意听到了城门从里面打开的声音,然后看到一位留着胡子的中年男子大踏步走出来,沉着脸谨慎地打量她。

    “敢问这位公子名姓?”那人严肃地问道。

    “我姓唐,有急事需要进城!”说着,唐云意又将金牌递给此人看,这可是皇帝御赐金牌,一般人见到可是要下跪的。

    眼前之人还算识货,看过金牌之后冲着唐云意拱手行礼,然后对守门的官兵一摆手,唐云意牵着马就走进了城门里。

    “唐公子,请等一等!”就在城门重新关闭之后,那人又从后边跑来喊住唐云意。

    “有事吗?”唐云意不解地看了他一眼。

    “直州城里不安全,还望公子小心!”此人有御赐金牌在手,身份地位想必不一般,只是不知为何到直州来呢。

    “多谢关心!”唐云意笑着对那人点了一下头,本想转身离开,但又停了一下看着那人问道,“刚才在城外听到有百姓议论城内的大将军府夫人中了毒,可有此事?”

    那人没想到唐云意会有此一问,微微愣了一下,想了想,还是点点头说:“大将军夫人中了封峙国奸细的暗算,大将军府正在找人为她解毒,不过——”

    “中了什么毒?”唐云意忙打断他的话问道。

    “乌头!”那人回答。

    “立刻带我去大将军府,我有办法替大将军夫人解毒!”一听罗思雪中的是乌头毒,唐云意就有些着急,乌头含有致人性命的剧毒,对人的身体伤害极大,幸好她在空间里备有各类解毒药,其中就有能解乌头毒的药。

    那人半信半疑,但唐云意身上有御赐金牌,他不敢耽搁,牵来一匹快马,然后拎着唐云意来到了城内一处大宅子前。

    “唐公子,这便是沈大将军府,请您跟我进去吧!”带唐云意来到大将军府的这人正是直州的城防营统领蒋密。

    “好!”唐云意将马拴在府门前,跟着蒋密走进了大将军府,有人领着他们直奔将军府的后院。

    “神医不在家?他会去哪里?”沈天赐心急如焚地看着眼前的彭钊问道。

    “舅舅你别着急,咱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彭钊和沈天赐年纪差不多,但因为沈宝儿嫁给了他爹,沈天赐夫妇又救过他的命,所以他现在把沈家姐弟都当成了他的亲人。

    “还能有什么办法,我怕雪儿等不到那时候,她现在已经昏迷不醒了!”沈天赐眼圈微红地说道。

    “大将军,蒋统领在外求见,他还领着一个人,那人说他能解夫人中的毒。”有下人急忙跑进来禀告道。

    “快请!”沈天赐现在已经病急乱投医了,不管是谁只要能救罗思雪就行。

    唐云意跟着蒋密走进大将军府的后院大厅,就看到沈天赐和彭钊在厅内首位坐着,如今的沈天赐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文弱落魄的富家少爷,他已经成为了守护一方百姓安宁的战将。

    “大将军,彭世子,这位是唐公子,他说自己能解大将军夫人中的乌头毒!”蒋密对沈天赐和彭钊说道。

    两个人打量了一下唐云意,眼前这少年长得俊美非凡,眉眼之间自有一股钟灵之气,最主要的是他看人的眼神,总让沈天赐觉得有一丝熟悉感。

    “你真能解毒?”彭钊有些不相信地看向唐云意,这乌头毒可不是一般大夫就能解掉的,就是宫中御医也不一定有办法。

    “如果中的真是乌头毒,那我便能解!”唐云意看着他们说道。

    “唐公子请随我来!”沈天赐深深地看了一眼唐云意,然后猛然起身带着她来到了罗思雪躺着的房间,而房间内沈宝儿和一个丫鬟正抱着两个孩子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罗思雪掉眼泪,见到有人进来慌忙将眼泪擦干净。

    “姐姐,你先带两个孩子出去吧!”沈天赐对沈宝儿说道,又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孩子,眼中有莫名的悲伤闪过。

    沈宝儿没有多问,点了一下头和丫鬟带着两个孩子出了房间,而唐云意看到此刻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罗思雪,鼻子不禁一酸,她的四姐一向生龙活虎的,哪曾想再见面两个人差点儿就要阴阳相隔。

    “所有人都出去,不要让任何人闯进来!”唐云意对沈天赐说道。

    “我要留下来!”沈天赐有些不放心。

    “大将军,如果想让你的夫人安然无恙,你最好依照我说的做,现在请立刻出去!”唐云意冷肃地看向沈天赐,眼中有着令人胆寒的强势。

    沈天赐又看了一眼床上的罗思雪,然后又转向唐云意,语气郑重地拜托道:“还请唐公子无论如何救活我的夫人,沈某一定重谢!”

    “出去吧!”她还得进空间去拿解药呢!

    沈天赐带着房内的下人走了出去,并且亲自守在房门口不让任何人打扰唐云意给罗思雪解毒。

    唐云意快速进了空间找到了解药,文真道长还告诉了她一个清理乌头余毒和调养身子的中药药方,这位文真道长除了是一位隐士高人,还是一位医术精湛的大夫,好多药唐云意都是听了他的建议筹备的。

    出了空间唐云意先用温水将解药给罗思雪服下,又将药方写出来,等了一会儿,她发现罗思雪的呼吸开始增强,又按照文真道长教的方法探了探她的脉搏,看来解药已经起作用了。

    长长松了一口气,唐云意这才有时间仔细打量躺在床上的罗思雪,当年在山围村分别时,她四姐还是一位活力四射的少女,如今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了,而且在西南待久了,罗思雪的皮肤变得更黑更粗糙了。

    “你来干什么?”忽然,门外传来沈天赐冷冷的声音。

    “表哥,你干嘛这么凶,我也是担心表嫂的身体,你还在怪我把翠儿领回来,对不对?可我哪知道她是封峙国的奸细,要是早知道,我是绝对不会买她进府的!”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带些柔媚的哭腔说道。

    “哼,要是早知道,我就不该一时心软让你进大将军府,结果害了雪儿。雪儿她一向不喜欢你,我也不希望她醒来就看到讨厌的人,这段时间你就呆在自己的院子不要出来了!”沈天赐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决绝。

    “不,表哥,你不能这样对我!”屋内的唐云意听到有人双膝跪地的声音,接着又听到那女声哭着说,“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不该一时心善救下翠儿,表嫂一向对我有误会,我知道自己不该对表哥有非分之想,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表哥,都怪我,怪我太喜欢你了,表嫂醒来之后若是真的容不下我,我就出家做了尼姑,日夜诵经念佛为表哥表嫂祈福。”

    这女子说得声泪俱下,唐云意却听得一肚子窝火,她四姐还生死不明躺在床上,这小三就开始欺上门了,真以为她们罗家的姑娘就这么好欺负。

    猛地从房内将门狠狠一把推开,双目发出冷厉的光射向跪在地上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女子,带些嘲讽意味地又看向沈天赐说道:“我说过解毒的时候要保持安静,把她给我扔出去!”

    “好!”沈天赐根本看也不看跪在地上的女子,直接命人将她架起来送离了院子。

    唐云意走出房门,语气依然不怎么好地对沈天赐说道:“沈大将军真是艳福不浅,只是尊夫人还躺在床上,你是不是该收敛一些!”

    “我想唐公子有些误会,我夫人她怎么样?”沈天赐并没有多做解释,在他看来,唐云意只是一个外人,还管不着他的家事,只不过这位唐公子为何一副看他很不爽的样子?自己好像还没机会得罪他。

    “尊夫人已经服下解药,应该很快就清醒过来,这是清理余毒和帮她调养身子的药方!”唐云意将药方递给了沈天赐。

    “多谢唐公子,还请唐公子暂时在将军府多留两日,也好让沈某好好致谢!”沈天赐接过药方对唐云意说道。

    “好呀!”唐云意正愁要找借口留下来呢。

    “带唐公子去听荷院休息!”沈天赐吩咐下人道。

    很快,便有下人领着唐云意离开了罗思雪所在的院落往府中专门供客人居住的听荷院而去。

    “舅舅,你不觉得这唐公子来得很蹊跷也很奇怪吗?”唐云意跟着大将军府的下人离开之后,彭钊走近沈天赐低声说道。

    “嗯,是有些奇怪,先把他留在府里看看,我会派人暗中监视他的!”罗思雪身上的乌头毒乃是封峙国的奸细所下,现在又忽然出现一位能解毒的年轻公子,而且是主动找上门来的,这不由得沈天赐不怀疑。

    “我再去问问那位蒋统领,看他是怎么遇上这位唐公子的。”彭钊说道。

    “好,你去吧!”沈天赐说完就赶紧推门进房间,不管这唐公子是不是别有用心,只要他能治好罗思雪就行。

    次日清晨,唐云意早早就起来了,听到她起床的动静已经有下人将洗脸水打好,并且吩咐厨房去做了早饭。

    “你们夫人醒了吗?”唐云意洗漱时问在一旁伺候的丫鬟道。

    “回公子的话,我们夫人已经醒了,大将军说,等公子吃过早饭便请公子去夫人那里再诊治一番。”丫鬟恭敬地说道。

    “现在就去吧!”听到罗思雪醒了,唐云意哪还有心思吃饭,昨天虽说喂罗思雪吃了解药,但她又不是大夫,也不知道药效如何,现在总算心里的石头落地了。

    再一次来到罗思雪所在的院落,唐云意走近房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说笑之声,丫鬟进去通禀,很快沈天赐亲自迎了出来。

    “唐公子,快请进,多谢你救了我夫人!”沈天赐一脸感激地看着唐云意说道。

    “大将军太客气了,不过是凑巧而已!”唐云意笑笑,跟着沈天赐走进了房间,然后她看到沈宝儿笑着坐在床边,罗思雪已经半躺在床上,正笑着逗弄自己的一双儿女,看起来精神还不错。

    “雪儿,这便是救了你的那位唐公子!”沈天赐待唐云意走进屋之后,便给罗思雪介绍道。

    听到沈天赐的声音,罗思雪抬起了眼睛朝着唐云意的方向看过来。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