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你,是谁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你,是谁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四目相对,罗思雪心里一惊,眼前的年轻公子她并不认识,但对方的眼神却透露出一种她很熟悉的感觉,这真是太奇怪了。

    “多谢唐公子的救命之恩!”罗思雪将孩子交给一旁侍立的奶娘,掀开被子就要下床给唐云意行礼。

    唐云意慌忙上前一步制止道:“大将军夫人不必客气,这一次在下能出手救了夫人,也是凑巧而已。夫人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罗思雪、沈宝儿和沈天赐都有些诧异地看了唐云意一眼,这位年轻公子关心的语气可不像作假,难道他之前认识罗思雪不成?

    “唐公子,我们——之前见过面吗?”罗思雪性格直爽,又因自小在海岛长大,对于世俗的一些礼仪制约倒不是很看重,心里想什么嘴上便说什么。

    “或许见过吧!”唐云意笑笑,她这一次重回异时空,虽然不再是罗云意的面貌,但并不妨碍她与家人再次相认,无论有没有血缘关系,现在在她心目中,罗家人就是她的亲人。

    “哪里?”罗思雪急问,心中那股熟悉感越来越强烈,她直直地看向唐云意。

    “这个——还真不好说!”她四姐还是这样的急性子,唐云意以微笑掩盖自己的答案。

    “雪儿,还是让唐公子先给你把把脉,看你身体恢复的如何了!”沈天赐也觉得唐云意给他的感觉很奇怪,不过他现在更在意的是罗思雪的身体。

    罗思雪点点头,唐云意走到床边凳子坐下,然后对床上的罗思雪笑一下,探了一下她的脉搏,跳得比昨日更强劲了。

    “夫人体内乌头毒已解,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好好休养便可!”唐云意说道,然后又站起来看了一眼奶娘怀中的奶娃,笑着问道,“这是大将军和夫人的儿女吧,长得真是可爱!我能抱一下吗?”

    沈天赐有些犹疑,沈宝儿则是在一旁目不转睛地打量唐云意,罗思雪倒是大大咧咧地笑着说道:“当然可以!”

    唐云意先抱起了奶娘手里的女娃娃,小姑娘长得粉雕玉琢一般,眼睛又大又圆精灵透亮,比以前见过的洋娃娃还要漂亮,然后她又接过自己的小侄子,小家伙大眼睛咕噜噜地乱转,唐云意一抱起他便“咯咯”开心地大笑起来。

    “俊哥儿今天真是奇了,从生下来还未听他如此开心地笑过,看来和唐公子很是有缘呀!”沈宝儿意味深长地笑着说道。

    “是呀,看来这孩子很喜欢唐公子!”罗思雪也笑着说道。

    唐云意也很高兴,她这个小侄子实在讨人欢心,小侄女也是人精儿,见她哥哥抱着唐云意笑,也伸出手让唐云意再抱她,一时间两个孩子竟然争了起来,看得罗思雪、沈天赐和沈宝儿三人都有些目瞪口呆。

    唐云意逗弄了两个孩子一会儿,罗思雪有些不好意思地让奶娘接过来,她这一对儿女还从未如此黏过一个外人。

    唐云意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两个四四方方的木盒子,然后递给罗思雪,笑着说道:“两个小玩意儿送给孩子们做见面礼,希望他们会喜欢!”

    “唐公子你太客气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还好意思让你破费!”罗思雪有些为难地说道。

    “这都是应该的!”唐云意也是话里有话,她是不指望自己的四姐能猜出她是谁,还是让她来“告诉”她吧。

    “弟妹,既然是唐公子对两个孩子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沈宝儿给了罗思雪一个眼神示意,罗思雪笑着点了一下头,接过了唐云意的两个木盒子,看刚才唐云意一手拿一个觉得很轻巧,没想到自己拿在手里还很有分量。

    “唐公子不介意我们也跟着瞧瞧吧?!”沈宝儿说笑道。

    “当然!”唐云意看向沈宝儿,这位聪明灵慧的沈家姐姐察觉出来什么了吗?

    罗思雪将一个木盒子放在床边,另一个放在自己面前的被子上,然后打开了锁住盒子的钥匙扣,而当盒子里的东西出现在她眼前时,她瞬间睁大了眼睛吃惊地看向唐云意。

    沈天赐和沈宝儿也是一惊,站在床边的奶娘更是惊得差点儿没抱稳怀里的孩子,那盒子里的宝物也太漂亮了。

    罗思雪将盒子里的东西小心翼翼地取出来,只见皑皑白雪覆盖下的青松绕着一间温暖闪着亮光的小屋圆形底座上镶嵌着一颗硕大的水晶透明球体,水晶球里面是和底座一样的美丽景色,青松、白雪、瓦屋、红门还有黄色的灯光将水晶球映衬的更加幻彩绚丽,美轮美奂。

    “这是水晶音乐盒,按一下底座的按钮,就会有音乐响起来!”唐云意笑着说道。

    上一次她那些玻璃球和太阳灯在古代很受欢迎,金银珠宝她是不多,但这次在金玉空间里她可准备了不少古人眼中的“稀罕玩意儿”。

    罗思雪有些呆呆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依言摁下按钮,众人就看到水晶球突然变得更加明亮,仿佛成了一盏灯,还伴随着一首好听的乐曲。

    “这——这太贵重了!”罗思雪眼睛都要看直了,哪有人把稀世珍宝送给一个孩子做见面礼的。

    “是呀,唐公子,你这礼我们可不能收!”沈天赐看向唐云意的目光探究更多了,昨天彭钊问过蒋密,这位唐公子是突然出现在城外的,而他手里还有御赐金牌,据沈天赐所知,大禹朝手里有御赐金牌的人可不多,难道是皇帝派什么人来西南了吗?怎么他会一点儿消息也没有收到呢?

    与此同时,沈宝儿也打开了床上的另一个木盒子,里面也是一座水晶球,只不过球里面的景色略有不同罢了,这个水晶球里依然是雪景,不过漫天雪地里跑着几只似鹿非鹿的神兽。

    这唐公子也太大方了,一出手便是两件无价之宝,他究竟是谁?又为什么送这么珍贵的礼物给大将军府的两个孩子呢?

    “没什么不能收的,本就是要送给你们的!”罗思雪和沈天赐成婚时她没赶上,两个孩子满月她也不在,不过是两个水晶八音盒,在她眼里就是拿来哄孩子玩的。

    唐云意这话说得自然平和,沈天赐三人却听得心思各异,这位主动上门为罗思雪解毒的年轻公子神秘中又给他们一种熟悉感,他究竟是谁呢?

    “大将军,那位司农官葛大人又来了!”就在这时,大将军府的管家跑来禀告道。

    “你去告诉他别再来了,夫人手里没有他要的东西。”沈天赐脸色微沉,直州的这位司农官葛大人也太锲而不舍了,已经告诉他大将军府没什么高产种子,他还是不死心,过个几天就要登门讨要一番。

    “这位葛大人也真是的,已经告诉他那些土豆种子在西南种不活,他怎么就不相信呢!”罗思雪皱眉说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她的小妹一样精通农事,更能在贫瘠荒芜的土地上种出高产的粮食。

    “西南种不活土豆吗?”唐云意有些诧异,她记得在司农司的时候曾听陶大人他们说过整个大禹朝的土地情况,依照他们的描述,大禹朝的西南地区虽然地形地貌、气温气候复杂多变,但对于种植土豆这种要求不高的作物还是可以的,只不过种植方式和时间会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有所变化而已,但并不是种不活。

    “唐公子也对农事有兴趣吗?”沈宝儿眼中有亮光闪过。

    “略懂一些!”唐云意看着她说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那些土豆种子从别的地方运到西南便会腐烂,即便有些保存好的,种到地里也发不了芽,更别说结果了。”沈宝儿对唐云意说道。

    “是吗?你们是怎么往西南地区运送土豆的?”唐云意问道。

    “都是装在箱子里快马运过来的,一年四季都运过,可土豆烂的很多,育出来的苗又小又矮,栽到地里也长不大,再加上西南这边春干、夏旱、秋雨、冬冷,很多东西要么种不活,要么收成少得可怜,这两年封峙国又总是骚扰西南边境,这边的百姓日子过得很艰难。”也不知怎地,罗思雪不由自动地就和眼前的唐云意说起这些。

    唐云意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了,要想确切知道土豆为什么在西南地区种不活,她还要进一步到田里查看,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几个人又在屋里聊了一会儿,罗思雪刚刚解毒清醒还需要休息,于是唐云意就和沈天赐、沈宝儿一起走了出来。

    沈天赐因为有军务要忙便先离开了,沈宝儿却邀请唐云意到了一处凉亭小坐,丫鬟们奉上茶便退到亭外候着。

    “不知唐公子祖籍何处?家中父母可安好?”两个人坐下之后,沈宝儿笑着问道。

    “在下祖籍瑸州,至于家中父母亲人——”唐云意记得罗良承告诉过她,罗家祖籍在瑸州,“唉,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也已经好久没见到家人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都好不好,这一次路过直州我便是去寻亲的。”

    “唐公子这是要去瑸州?瑸州离直州倒不是太远,想来唐公子很快便能见到家人了!”沈宝儿说道。

    “不!”唐云意摇了一下头,“我是要去京城,听说他们在那里!”

    “京城?”沈宝儿迟疑了一下,又看了看唐云意,发现对方也正注视着她,眼中的笑意耐人寻味,不由地问道,“直州离京城可远得很,这一路上也不太平,你一个姑娘家单独前往怕是不安全吧!”

    对于沈宝儿能看出自己女扮男装,唐云意并不意外,毕竟当初她第一次见到沈宝儿的时候,她也是女扮男装,更何况眼前这位沈家姐姐经商多年眼力可是毒辣的很。

    “不碍事的,多谢沈家姐姐关心!”唐云意笑着回道,而她一句“沈家姐姐”让沈宝儿腾地站了起来,一双秋水明眸看向她。

    “你,是谁?”沈宝儿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有些厉害,眼前这位女扮男装的年轻姑娘给她的感觉熟悉又特别。

    “六年不见,人事全非,我也已经不是当初的我,又有几人能认出我来呢?”唐云意苦笑一叹看向沈宝儿悠悠说道。

    “你——”沈宝儿有些激动颤抖地看向唐云意,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答案,可是看着眼前这张完全不熟悉的脸,她又否定地摇摇头,不像,一点儿都不像,除了年纪还能对上,“你不可能是她的,六年前她便已经死了,死在羌吴国的十里荒漠,连尸骨都没有寻到。”

    “你说的她又是谁呢?既然连尸骨都没寻到,又怎么确定人一定死了呢?”唐云意定定看向沈宝儿反问道。

    之前文真道长对她说过,与唐老头作为廉国公世子死亡时的状况不一样,因为麒麟钥匙回到金玉空间内,原本这个时空罗云意的身体会随着她魂魄的离开在金玉空间内化为尘埃,而不是像唐老头那样人死了尸骨还在。

    唐云意也庆幸是这样的结果,至少她还能找到借口以罗云意的身份重新在这个世上“复活”,只是需要为自己这消失的六年找个合适的理由罢了。

    “我说的这人是大禹朝第一位被皇帝封为司农官的罗家五姑娘——罗云意!”六年前初次听到罗云意身死他国的消息,沈宝儿哭得很伤心,虽然罗云意比她年纪小,但却是她真心所交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的一个朋友,午夜梦回,她总是忘不了在山围村第一次见到的那个灵气十足的小姑娘。

    “沈家姐姐还没忘了她,都过去那么久了!”唐云意端起茶杯慢慢饮了一口,又抬眼看向沈宝儿。

    “我怎么会忘了她,她是我唯一的朋友,没有她便没有现在的我,也不会有如今的沈大将军府!”沈宝儿盯着唐云意说道。

    “沈家姐姐,我哪里有那么大的影响力,现在你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你们自己努力得来的,和我可没什么关系!”唐云意这话算是承认了她自己的身份。

    沈宝儿猛地又跌坐在亭中的凳子上,眼中是止不住地狂喜,泪水“唰”地一下便滚落下来,笑中含泪、嘴唇微抖地看向唐云意问道:“你真的是——”

    “不错,我便是沈家姐姐你口中的罗家五姑娘——罗云意,这一次真的是好久不见!”唐云意淡淡笑着,眼中却也变得湿润,真没想到第一个知道她身份的会是沈宝儿。

    “这怎么可能!你的容貌、你的声音和她一点儿也不像?你怎么可能是她?”沈宝儿不停地上下打量唐云意,希望在她身上找到哪怕一点点曾经熟悉的样子,可什么都找不到,眼前这人除了感觉是熟悉的,其他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怎么可能会像呢!她这具身体和原本的罗云意根本就是两个人,只不过灵魂一样罢了,但又不能这样告诉沈宝儿或其他人真相,否则自己会被当成疯子的,她还是很想以罗云意的身份在这个时空生活下来。

    “沈家姐姐,这个世上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一切就看你愿不愿意相信了,至于我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又为何六年后才出现,这就说来话长了!”唐云意轻叹一口气脸上苦涩闪过。

    “不急,你慢慢说,我有的是时间听!”沈宝儿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唐云意这个答案太令她始料未及了,她非常希望眼前之人说的是真话,因为罗云意六年前的离开让太多人陷入到痛苦之中,而她的归来势必会给更多的人带来希望和快乐。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