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2 有什么不满冲我来!(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正文 192 有什么不满冲我来!(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今天难得心情好,没必要非得和自己过不去。

    不知道是因为食物的关系,还是以为慕蔷薇脸上难得的笑容,陆奕扬和司飞羽谁都没有吵起来,默默的接过她给的东西吃了起来。

    三人逛到了晚上九点多,期间竟然神奇的没有打起来。慕蔷薇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跟着陆奕扬上车回基地。司飞羽虽然有些不舍,但他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没有跟着两人走。

    他回了司家。

    司飞颂早早就到司经涵面前告状,说了司飞羽羞辱他的话,还添油加醋的说什么他狼子野心,可能要对他这个父亲下手之类的话,气得司经涵大怒的砸了好几个花瓶,碎片散落一地。

    邢悦拿着水果进来的时候,就看见父子俩的神情都不太好。她大概知道是因为什么,也没敢吭声,以免惹自己的丈夫生气,轻柔道,“先吃点水果吧,待会儿我让人来收拾。”

    万一不小心被碎片扎到那就糟糕了。

    司飞颂讨厌司飞羽,对邢悦也没什么好感。她刚嫁进来的时候,他可没少给她难堪。当然,长大了也一样,对待邢悦这个后母,他半点尊敬都没有,当着司经涵的面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谁让你进来的?这里是书房,不是说过没有吩咐别过来么?”

    邢悦有些无措,她下意识的看向司经涵,却发现他理都没理会自己,心里微痛,旋即像是麻木般道,“我只是想着你们可能想吃点水果。我下次,下次不过来就是。”

    “呵,感情出事的不是你,所以你才能这么轻松自在,连水果这种小事都要来烦我们!”因为司经涵的放纵,司飞颂更加来劲,想着自己今晚在司飞羽那里吃的瘪可以全都发泄在她身上,“也是,你一个外人怎么会管我们司家人的死活?你可是邢家千金,又有个出色优秀的儿子,即便真出了事你也不会被牵连。”

    这话看似是说给邢悦听,其实司飞颂更想让司经涵认清一点。

    邢悦是邢家人,哪怕司家倒下了她都不会有什么意外。真正是司家人的,只有他和自己这个儿子。他们才是一艘船上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是他不帮他这个儿子,百年之后只怕连给他送终的人都没有。

    不得不说,司飞颂这话真的很有效果,至少司经涵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了。

    邢悦想为自己辩解两句,但她刚张嘴,司经涵就挥手让她出去,“我和颂儿还有事情要说,你出去吧。”

    当初他娶她,为的不过是邢家能帮他一把。可谁能想到邢老爷子会是一个那么固执的人,死活都不肯出手帮忙。甚至在司家有着倒台趋势的时候,他也没有做过什么,像是没有他这个女婿。

    逐渐的,他的心也冷了下来。要不是后来邢悦怀孕生下司飞羽,她早就被自己赶出门了。不过现在想想,还不如当初直接把她赶出去呢,不然他现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司家又怎么会落到别人手上?

    即便那个人是他的亲儿子也不行。

    他还没死呢,家里的大权就悄无声息的转移到自己的二儿子身上,他怎么可能不担心?

    万一这个儿子想弄死自己呢?

    邢悦低着头,唯唯诺诺的转身开门,在她身上完全找不到几十年前那个任性肆意的邢家千金的影子。这些年,变的不只是司经涵,她也变了。她从高高在上的邢家小公主,变成了低声下气的司夫人。

    她开门,一只手也正好握住门把推门而进。她吓了一跳,看见是司飞羽才松了口气,欣喜道,“飞羽,你回来了?”

    他是回来解决司家面临的麻烦的吗?

    不得不说,邢悦是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的,在他出声之前又压低声音提醒道,“待会儿你别冲动,尽量克制自己的脾气。你爸你和哥才是你的亲人,你怎么能让自己的亲人流泪让敌人笑话呢?”

    每次他回来几人都能谈得不欢而散,她不希望这次也是。司家最近的麻烦很多,但只要他肯出手,那些事情就可以完美的解决。如此一来,大家都能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何乐不为?

    司飞羽没出声,只是走进来,在看到一地的碎片的时候微微皱眉,拉住想要退出去的邢悦,一把摁住她在沙发上坐下来,这才看向一旁的司飞颂,“哟,你动作挺快啊,告状告得心里舒坦了吗?”

    那些过往历历在目,即便最长远的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他却到现在都还记得。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不管是谁的错,司飞颂都要到司经涵面前告状,而他这个好父亲也从未让他失望过,每次罚的人都是他。

    司飞颂神情有些不自然,旋即很快消散,理直气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只是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诉爸而已。你自己做过的事,难道还不让人说不成?怎么的,你心虚啊?”

    司飞羽嗤笑两声,走到司经涵侧边,在对方错愕的眼神下一把把他拽起来,自己坐了下去,还抬起双腿搭在桌子上,舒服的叹一声,“好了,现在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全都说出来了。”

    反正他这个父亲也没真正把自己当成他的儿子,每天只想着如何算计自己从自己手里拿到好处给他最心爱最宝贝的大儿子,他又何必在他面前装什么孝顺?

    小的时候他没有那个力量去反抗,等到有足够的底气和他对抗的时候又因为那可笑的亲情迟迟不解决。正是因为他的步步退让,才会让这些人得寸进尺的吧?既然如此,他不介意让他们知道现在司家是谁说了算。

    他司经涵,已经老了!

    他这动作太过突然,饶是司经涵也是等他开口说话了才反应过来,一张老脸气得一阵青一阵紫,“你这个不孝子,你这是做什么?!”

    那是他的位置!他这个父亲都没坐着,他有什么资格摆谱?

    “当然是来解决你们解决不了的麻烦。”司飞羽冷笑,假装没看见他眼底的怒火,悠悠道,“要不是你这个废物儿子捅出了一堆篓子,我需要这么忙活么?你们要是想解决那些破事,那就对我客气点。不然我不高兴了,指不定连你儿子的命都不保呢。”、

    司经涵从未被他这样不客气的指责,尤其是此刻他说着这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不屑的笑容,仿佛是在嘲笑他一般,“我是你爸!”

    他现在是真真切切的后悔了,早知道如此,当初他一定早点弄死他!

    邢悦也是被这个样子的司飞羽吓到了。她慌忙站起来,想说不要吵架有话好好说。只是她刚起身,司飞羽一个眼神就定住了她,“你最好是老老实实的坐着,不然伤到了我可不管。”

    “飞羽”

    她听话的儿子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明明小的时候他很依赖自己,很听自己的话的。

    此时的邢悦还没有意识到,正是因为她对司经涵的无条件退让,对司飞颂的忍让,才让当初那个依赖她信赖她的司飞羽从一开始的信任到现在的淡漠。她给与了他太多次的失望,两人的感情早就在年复一年的落空里消耗殆尽。

    眼看着邢悦的话在司飞羽这里都不管用了,司飞颂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他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只是想着司经涵也在呢。司飞羽再残暴,也不敢当着父母的面对他下手的。

    心定了定,司飞颂佯装痛心的训斥,“你怎么能这样对爸爸呢?要是没有他,你能变成今天这样子吗?你的生命你的身份都是谁给的,难道你都忘记了?你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

    司飞羽拍了拍手,表示他这番话说的很漂亮,“要不是那个坏人是我,我险些都要感动了呢。啧啧啧,这样的话你一定背诵了很久了吧?我现在给你机会说出来,你是不是很感激我?”

    “司飞羽!”

    这人是想回来气死他们的吗?

    “我时间宝贵,没什么太大的兴致和你们在这里扯皮。既然大家都撕破了脸皮,那我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你们想让我帮你们把屁股清理干净,可以。”当着他们的面,司飞羽很爽快道,“只是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免费的馅饼,做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司飞颂本来还很开心,以为他终于想通了,知道要是自己出事他也会受到牵连,可谁知道他还是老调重弹,当下不悦道,“你的东西都是司家的,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讨价还价?我的麻烦就是你的麻烦,我让你去解决是看得起你!”

    有司经涵给自己撑腰,司飞颂自然是有底气了,说出来的话也无比的狂妄,“司家本来就是我的,要不是你横插一手,我能被人钻了空子?!说到底,你就是个扫把星,专门给司家带来霉运!”

    司飞羽懒洋洋的抬眸,“你刚才在说什么?来,重复一遍。”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陆少的纨绔军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陆少的纨绔军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