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3 给你两个选择(二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正文 193 给你两个选择(二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司飞颂吞了吞口水,想着这是在自己家,难道他还能杀人不成?当下又重复了一遍。

    司飞羽放下腿,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司飞颂面前。在对方警惕的盯着他的时候,他咧嘴笑了笑,在司经涵和邢悦的惊呼声中掐住了司飞颂的脖子,脚一踹让他跪到低上,“真听话!”

    这样还不够,他跟着蹲下身子,也不知道他是哪儿来的力气,按着他的头压向那些花瓶碎渣。司飞颂眼睛瞪得老大,仿佛随时都可能把眼珠子瞪出来似的。他拼了命的挣扎,只可惜没什么用。司飞羽的力气大得惊人,他再稍微用点力,他就可以毁容了。

    司飞颂眼中充满惊恐,嘴里瞎嚷嚷着,从一开始的咒骂到后来的求救,一声比一声凄厉,一声比一声颤抖。听到求救声的司经涵回过神,立即上前想要拉开两人,却被司飞羽一个眼神钉在原地。

    作为司家前任家主,司经涵也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什么场面都见过,和他打交道的也都是些厉害的角色。可以说,除非是身份比他要高好多,辈分比他大的人才能唬住他。可现在,他竟然被自己的小儿子吓到了。

    那个眼神,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要不是肯定这人真的是如假包换的司飞羽,他真的会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从黑暗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邢悦早就被吓懵了,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情形,完全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飞羽厌恶的松开自己的手,看见鬼似的爬起来的司飞颂,嗤笑两声,仿佛是在嘲笑他的胆小。要是平时司飞颂肯定会和他好好理论一番,但方才他的举动吓到了他,他哪儿敢和他废话。

    这人是真的想杀了自己。

    “现在能听我好好说话了?”司飞羽重新坐回到椅子上,这回连司经涵都不敢再指责他一声,“司家现在做主的人是我,谁不听我的,我也只能对谁不客气了。”

    司飞颂再不甘心,也只能憋着气,沉默不语。

    “那是你自己本事不够闯下来的祸事,我替你解决,你把你手头上的公司给我,这很公平。毕竟落到我手里比送给别人强多了,你说是不是?”司飞羽笑嘻嘻的,看起来一点都不证明,但是在场的三人都能感受到莫名袭来的寒意,“当然,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一些小股份我就当是抹零送给你了。”

    “你”

    他这施舍般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本来司飞颂是打算和他好好理论的,再利用自家老爷子在旁边施压,邢悦和稀泥,他司飞羽再能耐也得答应下来。可谁能想到他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上来就是把他们摁到地上摩擦,压根没把他们当成司家人。

    司飞颂气得胸口一阵阵发闷,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晕过去。

    “我只给你们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明天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你们就自己准备后事吧。”司飞羽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反倒是一副恨不得他们俩人早点死的样子,看得司飞颂和司经涵脸皮子一抽一抽的,“我不介意告诉你们个消息。对方已经买通了杀手,就等着收割你们的人头呢。”

    这话说得房间内的温度又下降了几分。

    办好了自己想办的事情,司飞羽也不耽搁,站起来拉着邢悦出门。

    邢悦被他拽得手腕有些痛,而且也不知道他到底打算做什么,回头看一眼书房,急切道,“飞羽,你这是做什么?你要带我去哪儿?待会儿你爸要是知道我不在,他肯定会”

    “会什么?”司飞羽停下脚步,回头紧盯着她,“你以为他会在意你人在不在?早从外公不肯以权谋私为司家谋取利益开始,你这个司夫人就名存实亡了!也就你犯贱,以为人家真的爱你。”

    “司飞羽!”

    邢悦气得够呛,尤其是他那句犯贱刺激到了她。她声音尖锐,面容微微扭曲,“我是你妈,你怎么和我说话呢?要不是你不肯听话,我们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去,和你爸道歉!”

    “你喜欢当他的奴隶,我可没有兴趣。”司飞羽冷若冰霜,说出来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的蠢。外人都能看明白的事情,你却到现在都还不醒悟!你觉得在他面前委曲求全很好玩吗?很幸福吗?”

    “你现在四十多岁了,早已经不是那个二十多的无脑的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邢家千金!”说着话,司飞羽松开自己的手,“好,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么你跟我走,要么从此我当我妈死了,你们的破事以后都不要再来烦我!”

    邢悦被他这认真的语气吓到了。

    这是她唯一的儿子,她怎么可能不爱?可

    她回头去看书房,那边并没有人追出来。

    手心手背都是肉,她要怎么选择?或许,自己可以假装妥协,等飞羽心情好了她再好好和他谈谈。到了那时,他肯定能理解他们做父母的苦衷的。

    邢悦跟着司飞羽回了邢家。

    邢老爷子和邢信已经得到了消息,看见两人进门,尤其是看到好几年都没有打过照面的邢悦,两人神情相当的复杂。只是等两人走近,老爷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静,不咸不淡道,“你还知道自己的家门往哪儿开啊?”

    邢悦很是尴尬。

    这几年她不是不想回来,只是每次提起,司经涵都会不高兴,甚至旧事重提,埋怨责怪邢家人的见死不救。而她呢,觉得回娘家没有丈夫陪是件很不好的事情,久而久之也就忘了这回事。

    此时算算,她的确是几年没有回来了。不只是这样,为了避嫌,她连电话都不敢打。要不是邢老爷子很喜欢司飞羽,在他小的时候就经常让人接他过来常住,可能邢家已经和他们断绝了关系。

    “爸。”邢悦有些局促不安的打了招呼,又看向旁边的邢信,小声的喊了一句哥。

    邢信看着邢悦,心中感慨万千。

    母亲在生完阿悦后就去世了,而那个时候父亲又忙着军队的事情,他作为哥哥,自然担负起了照顾妹妹的重担。可以说,邢悦这个妹妹是他一手带大的,两人的感情很深。他心疼妹妹没见过母亲,加上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当然是百般疼爱,有求必应。他的父亲也是秉着这样的原则对她,以至于把她养成了骄纵任性的性子。

    那个时候他们谁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想着即便她嫁不出去,他们也能养她一辈子。可谁能想到,后面她会奋不顾身的喜欢上刚丧妻的司经涵,并且以死相威胁,逼着他们答应她嫁入司家,开始了她凄凉的一生。

    邢老爷子和邢信一方面恨她的不争气,一方面又在懊悔,想着当初要是他们不让步,或许她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然而悲剧已经造成,说什么都没有用。他们只能在力所能及的地方照顾她,只可惜她从来都不懂得他们的良苦用心,反倒是责怪他们没有对司家搭把手,害得他们夫妻感情不和睦。

    这些年她不和邢家联系,不只是因为司经涵的缘故,还因为她心里有气吧?

    收回思绪,邢信笑着打哈哈,“爸,阿悦难得回来,我们就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了。阿悦,你饿不饿?我让人给你准备吃的。”

    邢悦赶紧说不用。

    邢老爷子最看不得她这不安的模样,放下手中的茶杯怒道,“这里是你自己的家,你在怕什么?当初不是连死都不怕么?怎么的,我们还能在这里吃了你不成?看见你这样我就来气,还不如不回来!”

    看看她在司家过的都是什么糟心日子!更让他生气的是,都这样了她还心心念念着那个男人,从来不肯对他们开口。但凡当初她肯向他们低头,他们也不会眼睁睁看她变成这个样子。

    邢悦还是很怕自己这个父亲的,尤其是他不怒自威的时候,更让她心颤。

    司飞羽给了邢悦一个眼神,这才对邢老爷子道,“先让她暂时住在这里吧,没有我同意,你们别让司家的人见她。”

    “你这臭小子又是搞的哪一出?”邢老爷子对他总是发不了火,笑着斥骂两句,“是把我们这里当成了监狱不成?她自己长着腿,想见谁就见谁,我们哪儿管得着?”

    “出来的时候我和司家的人说了,要么选择把我要的东西给我,要么等着债主上门讨债。”司飞羽也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为了能让他们好好做出决定,最近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好在邢老爷子知道他做事虽然看起来有点不靠谱,但是从未出过什么差错,也没多问,有些厌烦道,“司家那些破事我不管,你们自己处理就好。你啊少在外面闯祸我就放心了。你这才去陆战队几天呐,就弄得那边怨声载道,差点联名告你的状!”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陆少的纨绔军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陆少的纨绔军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