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5 异样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正文 195 异样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这样的感觉让邢悦很不舒服。

    明明这里才是她的家,明明这个女人才是那个外人,但她却像是这里的女主人般安排着一切。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其他人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他们都听她的安排,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

    本来还有点拘束不能放开自己的邢悦在这一刻生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嫉妒和仇恨,因为这种怨恨让她忘记了过往种种,看起来自然了很多。

    只是吃饭的过程里,她还是忍不住心声怒意。

    全程,周静都没有和她说过话,也没看她一眼,仿佛她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一样。而其他人除了邢信和她说过话让她自由点之外,连司飞羽这个亲生儿子都没有管过她一次。

    明明是他强行带自己来这里,他却根本不管她这个母亲的死活!那个女人只是他的舅妈而已,能比得上自己这个亲生母亲吗?

    “飞羽,你不用上班吗?”眼见他耽搁那么久,邢悦主动出声,语气不太好,“那可是你爸交到你手上的产业,要是出了事情你对得起他对你的信任吗?公司的决策人不在,你让底下的人怎么工作?”

    话一出,邢悦便感觉到餐桌上的气氛变得沉闷很多。她像是说错了什么话,引得其余几人都不太开心。她抿抿唇,觉得自己没说错什么,“还有,你打电话和你爸认错了吗?他肯定已经消气了,你赶紧和他道歉,然后跟我回去。住在别人家里,算什么事儿呢。”

    最后一句话,她完全是在讽刺周静把邢家当成了周家,害得她这个真正的主人都变成了客人。

    周静放下手中的汤勺。

    司飞羽神色淡淡,看不出他到底是在生气还是其他,“你知道我那个好父亲现在在做什么么?人家正忙着和他那个大儿子筹钱替他擦屁股呢。”

    看样子司飞颂还是不想把他手里的东西全部交出来,所以现在正在到处筹钱把债还上。他家老爷子可真是疼爱儿子,连自己的棺材本都舍得拿出来。

    邢悦听他说的阴阳怪气的,想也不想的反驳,“那还不都是因为你不肯帮忙?要是你肯早点出手的话,你大哥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好分你我的。”

    眼见自己妻子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为避免两人吵起来的邢信只好站出来和稀泥,“先吃早餐吧,说这些扫兴的事情做什么?阿悦,这里也是你的家,没人把你当客人,你自己多想了。”

    他这个妹妹也真是的,说话都不过下脑子。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老样子没有变,也难怪

    唉。

    追根到底都是自己的错。要是当初他能管着她一些,而不是什么都由她的话,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

    只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后悔药,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哥,这是我们的家务事,你先别插手。”邢悦眼角余光注意到周静的动作,看见她生气她心里就舒坦,当下说上瘾了,继续道,“我不能看着飞羽这么任性。他是司家的人,怎么能不管司家的死活?”

    若是他肯低头肯顺从点,他们一家四口肯定过得很开心。

    “我看你是吃饱了。”司飞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论调,并没有发火,只不过那双眼眸还是不自觉的带了点失望,“吃饱了就回房间吧。有空多看看书上上网,别把自己整得像是从旧社会走出来似的。这腔调,出去别人只怕是要笑死。”

    “飞羽,你怎么”

    “邢悦!”周静突然出声,把邢悦吓得立即闭嘴,“你说够了吗?”

    她就坐在椅子上,脸上还带着笑容,看不出有什么生气的地方。可是邢悦就是能从她这看似平淡的语气里听出了些许的恼怒和厌恶,听出了她的不耐烦。

    “这是司家的”

    “司家的事你回司家说,这里是邢家!”周静不客气的把她的话怼了回去,“我觉得小羽那话说的没有错。你是四十多岁的人,不是几岁的小孩。有空就去多看看书,别总惦记你儿子的钱。你知道你这样像什么样子吗?”

    邢悦本来就不喜欢周静,听到她这话瞬间爆炸,拍着桌子站起来,怒道,“我和我儿子说话,你插的什么嘴?!呵,你还知道这里是邢家啊?我姓邢你邢什么?你才是那个外人,有什么资格管我!”

    “我就是瞧不得你那高高在上好似什么都看透彻的模样,装给谁看呢?你就是记恨当初我不让你嫁进邢家,记恨我说过你坏话,所以当年才会逼我去死,才会在这里对我冷嘲热讽!”

    周静仰头看她。

    有些地方邢悦的确是说对了。

    她今天就是故意晾着她,故意假装看不见她的。

    她是邢家的千金,自己的小姑子,按道理她不该这样做,但是她心疼司飞羽这个外甥啊!邢悦这个亲生母亲,有和没有有什么区别吗?别人家都是心疼自己的儿子,她呢?从小就疼别人的儿子也就算了,还总算计自己儿子的东西,好拿到她那个根本不爱她的丈夫和看不起她的继子面前讨赏!

    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没有看清楚司家那对父子的真面目,反倒是步步逼迫司飞羽,让他拿出自己的所有。

    光是想想,她都觉得心疼。

    “我逼你去死?”周静冷笑两声,佯装没看见邢信那暗示的眼神,“不是你自己哭着喊着要去死的吗?我不过是体贴的成全你而已。不过也怪我,明明知道你这种人是不会去死的,却还要多管闲事。”

    邢悦要真想去死的话,又怎么可能闹了几天都还没自杀?

    “你!”

    “难得小羽过来,我不想和你吵架。”邢悦再怎么不堪也还是自己丈夫的亲妹妹,是司飞羽的亲生母亲,周静也不想说得太过,但态度依旧强硬,“你自己回房间好好反省吧。”

    邢悦气得瞪大眼珠子,没动。

    她本来以为邢信会替自己说话,可等了半天他都只是埋头吃早餐,看样子是不会插手。再看看自己的亲儿子,还好心情的替周静夹菜,邢悦气得胸口发闷,最后气呼呼的回了房间。

    吃过早餐,三人去了邢信的书房。刚进门周静就给司飞羽道歉,“她到底是你母亲,有些话我本不该当着你的面说,但这些年”

    她的话还没说完,司飞羽就摇头表示自己没生气,“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不过她的事情您还是别管了,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就当没这个母亲算了。

    周静拍拍他的肩膀,叹息一声,“我知道你是个重感情的人,要真像你说的那样洒脱,你也不用私底下替司家那些居心不良的人扫干净屁股。不过没关系,你还有我们呢。”

    司飞羽笑了笑,“我知道。”

    要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会经常回邢家。对他而言,这里更像是他自己的家,邢信这个舅舅和周静这个舅妈就像是他的父母一样,从小教导他。

    “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了。”三人坐下后,周静才问道,“你这臭小子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跑到陆战队去了?”

    司飞羽微微出神。

    周静这个舅妈担心他的安危,怕他在陆战队吃苦,问的都是些关心他的问题。反观他那个所谓的母亲,连自己在陆战队这样的话都没有听进去,一心以为自己还在公司处理事情。这样想想,还真是有些讽刺呢。

    回过神,他恢复了以往的不正经,开玩笑般说道,“当然是追媳妇去了。你放心,我在陆战队过得好着呢。哦对,还有表弟,表弟表现不错。我听说,这届新兵里男兵就数他最出色。”

    如果他没有被他家小蔷薇碾压,那就更好了。

    “真的只是这样?”

    “真是这样。”

    “那行,改天你把人家小姑娘带回来看看,我替你把把关。”周静半点都放不下心,生怕他又是玩玩而已,“你啊,也是该收收心了。好姑娘多着呢,你别总跟那些咳,赶紧稳定下来。”

    这几年他在外面胡闹,可是吓跑了很多女孩子。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所谓的克妻的流言。

    也不知道谁嘴巴那么碎,说她家小羽一年死一个未婚妻,让得自己身边的人一听说自己是要给他介绍对象就全都吓跑了。哼,小羽明明条件那么好,人也算不错,现在还没娶到媳妇,都是被那些不真实的传言害了。

    此时的周静还不知道,传出那些谣言的罪魁祸首,就是她面前笑嘻嘻的司飞羽。

    说完了终身大事,周静总算是想起了被自己遗忘了的礼物,赶紧拿出来给司飞羽,“这可是我从我爸手里抢来的,你要好好珍惜。”

    “谢谢舅妈。”

    因为还要赶着回陆战队,司飞羽和她说了一会儿话后就起身说自己要走了,连午饭都不想吃,“她要是让你难受了你就反驳回去,不用顾忌我。”

    自己的亲妈是什么性子,司飞羽再清楚不过。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讨好她那个所谓的丈夫,其他人她是不在乎的。哪怕是自己这个亲儿子,对她而言也不过是她拿来争宠的物品而已。

    哦,经过这些日子的折腾,只怕她现在是恨死他了。

    周静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对他道,“她要是敢做出什么对你或者是对邢家不利的事情来,哪怕事后你会怨怪我,我也不会对她客气的。”

    司飞羽转身出去和邢老爷子道别。

    等他一走,邢信这才咳嗽两声,道,“阿悦是糊涂了点,但本性不坏。她这些年过的也挺不好的,心里有怨言也是正常的。你啊,少和她计较。”

    邢悦之前的难堪他都看在眼里。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他这个做哥哥的怎么可能不心疼?

    “你心疼了?”周静揪着他的耳朵,冷哼道,“要为你那个好妹妹来怪我了是不是?”

    邢信赶紧求饶,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不是怕你们吵起来我不好劝架么?她性子骄纵也是怪我,要是当初我能严厉些,她不至于那样任性。说到底,她有今天我也有责任。”

    周静松开手。

    嫁过来之前她就清楚邢家的状况,知道自己会摊上一个难处理的小姑子。她那个小姑子是被哥哥父亲从小宠到大,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任性。按理说来,以邢家这样的情况,她不该嫁进来的。

    她做事伐绝果断,最讨厌这样的麻烦。但她太爱邢信,加上他不是那种太偏袒的不明事理的人,以及邢老爷子是真心疼爱自己,她才一头扎进这滩浑水。

    如她所料,婚后的日子她过得很幸福,不过也不是没有烦心事。她这个小姑子是个能闹腾的,在她和邢信只是男女朋友的时候邢悦就表示不喜欢自己。看到她成了她的嫂子,她又怎么可能会甘心?

    再后来,她遇到了司经涵,闹得更凶。

    那个时候的邢悦在她看来简直是蠢到家了。谁都能看出来司经涵娶她是冲着邢家来的,是想让老爷子帮司家一把。然而他们好话说遍,邢悦就是听不进去。二十多岁的她活得简直可笑,天真的以为那就是所谓的爱情,家里人越反对她越觉得那是真爱,他们都是阻拦了她幸福的坏人。为此,她不惜闹自杀。

    老爷子被她彻底伤了心,一拍板直接说随便她。

    如他们所料,她嫁给司经涵后,的确是过了段舒心的日子。但当司经涵发现邢家人根本没有要出手帮忙的意思,加上邢悦又是个骄纵性子,只会到处惹是生非,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他们两人的感情就此分崩离析。

    或许,连所谓的感情都没有。

    从那以后,邢悦是吃尽了苦头,开始学会低头。但她的低头和妥协,只针对司经涵和司飞颂。她抛弃了所有的尊严和傲气,低声下气的讨好他们,只希望回到她幻想出来的所谓的“美好的从前”。

    想起那些过往,周静的眉眼染上了层层冷意,“你自己也是被老爷子放养长大的,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又怎么知道要如何照顾一个小孩子?其实也怪不得你,你当初因为疼她而宠她也不算得大错。”

    真正计较对错的话,大部分原因还是在邢悦身上。她要是没有被所谓的爱情冲昏头脑,要是能多留个心眼,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她就是硬生生把一副好牌打成了今天这样。

    而且,无辜的人是司飞羽啊。

    摊上那样的父母,也是苦了他了。

    “我和你说,邢悦的事情你就别管了。”周静看向他,认真道,“她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也清楚,这个家里也就我能镇住她。她要是不乱来就算了,再敢乱搞,你看我怎么收拾她!”

    邢信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什么性子,认真想了想,“我知道了。你是她的嫂子,管管她也好。她要是能醒悟,我们一家人以后可以好好的过日子。她要是执迷不悟,坚持要待在司家,那就算了。”

    他自认为自己对这个妹妹已经尽到了责任。这些年要不是他和老爷子私底下帮她解决一些麻烦事,指不定她早就被司经涵除掉了。以前他们不是没有想过把她接回来,可她一心一意的认准司家,完全不把他们当亲人,他们只好作罢。

    自己的妻子是什么性子,他是清楚的。别看她很凶悍,其实那颗心比谁都要软。

    有了邢信这话,周静喜笑颜开,趁着没人亲了他一口,“算你识相。”

    两人孩子都那么大了,按理说来不会像那些小年轻那样总是亲热。但邢信和周静是自由恋爱结婚,两人当初也是爱得火热,即便是过去二十多年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没有变淡,反倒是犹如酿酒,年岁越久越是醇香。

    邢信抓住想要逃跑的她,厚着脸皮道,“再亲一个吧?”

    周静没好气的凑上前再亲一下。

    也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露出如此小女儿的姿态。而他也是只有在她面前,才褪去外人面前的严肃,那双眼睛含情脉脉。

    ==

    殷凌白颤颤巍巍走进宿舍的时候,看见慕蔷薇面前摆着一套茶具。她舒适的跪坐泡茶,手法虽然还有点稚嫩,但是看得出来是下过一番苦功夫的。此时她好似哪儿来的世外高人,淡定从容,内心平和。

    有那么瞬间,殷凌白以为自己走错了宿舍。

    她走过去,大大咧咧的伸手去拿她倒好的茶,仰头一口喝掉,完了砸吧砸吧嘴,“咦,闻着挺香,怎么喝起来一点味道都没有。”

    这个时候她不应该是口齿留香,回味无穷的吗?

    慕蔷薇给自己倒了一杯,啜一口才回答她的问题,“哦,那个是我用来洗茶杯的水,还没来得及倒掉。”

    殷凌白:“”

    她才刚回来就被欺负了,呜呜呜。

    “蔷薇,我可是你的小可爱,你怎么能这么欺负我呢?”殷凌白觉得自己的感情被辜负了,开始哭诉,“好几天不见你不想我就算了,还对我漠不关心,都不问我这几天过得怎么样。”

    “岛上还有不少的野物,你们天天加餐吃肉,比在这里好多了。”慕蔷薇不为所动,不客气的揭穿了她,“我问你,不是给我自己添堵么?”

    殷凌白打了个冷颤,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衣服都湿了这会儿感到冷所以发抖呢还是因为今天的慕蔷薇和往日的她不一样导致她莫名生出些许寒意,“我可是半点肉没吃!”

    “没吃你能胖?”

    殷凌白无言以对。

    她去简单的洗了澡,又重新坐到慕蔷薇对面。她伸了个懒腰,一边小口小口的喝茶,一边抱怨道,“你是不知道老大对我们有多残忍。让我们在那儿自生自灭也就算了,还不让我们联系他。”

    他们在那里待了好几天,想着要是不回去他家老大指不定都要找人代替他们了,这才动身。他们知道陆奕扬是不可能真的让他们游回去,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他那么变态的算好了他们的极限,在他们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才看见一艘船在前方等着他们。

    船上的人说了,他们得自己游到船边他们才能接他们上来。反正不管怎么样,船都是不会动的。他们要上船就自己咬牙坚持。

    于是,他们十几个人苦哈哈的坚持,勉强游到旁边,才被那些人像是捕鱼似的撒网捞上来。

    越想越悲愤的殷凌白并没有发现慕蔷薇面色的奇异之处,她还沉浸在自己的哀伤情绪里不能自拔,“你说华清他们也就算了,他们几个大男人吃点苦头也好。我这么娇嫩这么的可爱,老大怎么能忍心对我下手呢?我不是他的爱将吗?不是让他得意的徒弟么?最最重要的是,我是个女孩子啊,他怎么可以”

    “你是个女孩子?”一道声音自殷凌白背后响起,丝丝冷意从话里飞出来,笼罩住她,“我怎么没看出来?”

    “老大!”殷凌白动作麻利的转身,在看到真是陆奕扬站在她身后的时候吓得脸色发白,“你怎么来了?”

    这个时候他不应该是去华清那边看看情况的吗?

    “我不来怎么能知道在你心里我是什么样的人?”陆奕扬低头看她,嘴角挂着诡异的笑意,“我的爱将?让我得意的徒弟,嗯?这些都是哪个蠢货瞎扯淡的?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殷凌白已经无力回应。

    她被打击得有点惨。

    好在陆奕扬没打算和刚回来的她计较,寻了个位置坐下喝茶。慕蔷薇拧眉,有些不太情愿道,“这里是女兵宿舍,你经常进来就不怕别人说闲话?你堂堂陆战队旅长,要自己起带头作用啊!”

    当然,她不想他来的原因是因为这人总是来蹭喝的,导致她之前拿的茶叶急速缩水。甚至有的时候她懒得喝茶,这人也要闯进来自己拿了茶具泡上,完了之后自己一个人喝得很高兴,完全把她当透明。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爱喝茶?

    情绪低落的殷凌白悄悄竖起耳朵。

    经常进来?

    啧啧,难道自己不在的这几天,老大经常过来和蔷薇约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猫腻!

    不等陆奕扬回答,一道人影闪过,司飞羽姿态悠闲的坐了另外一边,也很自然的拿起茶杯喝茶,然后挑眉开始赞扬慕蔷薇,“小蔷薇,你这泡出来的茶是越来越好喝了,连我都要喝上瘾了。”

    殷凌白眼前一亮,眼中闪烁着名为八卦的强烈光芒!

    来了来了!

    慕蔷薇早就猜到陆奕扬在,司飞羽怎么说也会来的。这几天他们两人就跟是抽了风似的,每天都要过来蹭喝。而且让她头疼的是,两人也不打架,最多也就是说些难听的话刺激对方,让她连赶人的借口都没有。

    本来她还想着,殷凌白回来了,他们再怎么猖狂也不敢来了吧。谁想到这两人这么强悍,连这个都不在意。

    唉,头痛。

    这一无语,她就没了喝茶的兴致,捧着茶杯没动。殷凌白是把茶当水来喝的,再者对她来说,眼前的八卦让她兴奋异常,兴致高昂,怎么可能喝不下?至于那两个男人他们都是抱着自己的目的来的,喝茶什么的都是其次。

    可以说,这四人里只有慕蔷薇一个是真的因为想喝茶而喝的。

    “你来这里做什么?”陆奕扬率先发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之前刚让你去女兵宿舍看看。”

    司飞羽放下茶杯,不咸不淡回答,“我是个绅士,去女兵宿舍这样的行为我走不出来。不过你放心,我找个人替我去了。唉,我手底下的都是很可靠的人呢。”

    “不进女兵宿舍?”陆奕扬扬眉,讥讽道,“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媳妇儿的宿舍啊。媳妇在哪儿我在哪儿,有什么问题吗?”司飞羽挑衅的看向他,哂笑,“倒是你,你又在这里做什么?难道说,你是想潜规则我媳妇?告诉你,你想都别想!”

    殷凌白悄悄往后靠了靠,免得两人打起来的时候连累她遭殃。

    “我说你们两个。”慕蔷薇真是受够了,指着宿舍门,“都给我出去!”

    每天都要来她这里吵架,烦不烦人?秀恩爱给她看吗?

    陆奕扬还有事情要做,本来就是打算喝完茶就去处理事情的,此时听到她这话也不生气。只是临走之前,他还不忘给司飞羽添点堵,“你这儿的茶叶要没了吧?我那儿有好的,改天你过来拿。”

    他的宿舍可不是谁都能进去的。

    果然不出他所料,司飞羽的脸顿时黑了。

    殷凌白在心里给自家老大鼓掌。

    老大真腹黑!

    陆奕扬走人,司飞羽在说了几句话之后也离开了,看样子他们都不敢触慕蔷薇的眉头,一看她要生气立马撒腿就跑,跟打游击战似的。

    等到两人都没了影儿,殷凌白在确认他们不会杀回马枪后用着过来人的口吻意味深长道,“蔷薇啊,他们这是要打持久战的意思啊。你说为了我自己的安全,我是不是要搬出去?”

    慕蔷薇觑她一眼,无所谓道,“你要是想搬走我也是没什么意见的。”

    她自己一个人还乐得轻松自在呢。

    殷凌白哀嚎一声躺床上去了。

    慕蔷薇收拾好茶具收起来,也跟着上床休息。

    第二天。

    起床的哨声刚响起,一班的男兵们就冲下楼,一秒不停的赶往操场。到了那儿,他们没有见到慕蔷薇的身影,高兴得开始击掌庆祝,“哈哈哈,这次总算轮到我们第一了!”

    休息两天后,他们又开始进行日常的训练。前几天他们还有点不适应,每次赶到的时候慕蔷薇都到了,他们只能苦哈哈的认命去领罚。几天的惩罚下来,他们累得都快虚脱了,差点以为自己要挂。

    昨晚临睡前他们发过誓,今天一定要早起,绝对不能再比慕蔷薇晚到。当然,其实他们心里也没底,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眼下看着他们真的做到了,心里怎么可能不高兴?

    他们不用接受惩罚了!

    他们站在操场上瑟瑟发抖。

    现在是冬天,时间又比较早,温度低得可怕。他们之前没感觉到冷是因为他们是一路小跑过来的,运动中身体发热自然不觉得冷。站了一会儿之后,那热意渐渐散去,剩下的只有刺骨的冰冷。

    邢向阳搓搓手,哈着气问道,“师父怎么还没来?”

    剩下的四人点头,也觉得有点奇怪。

    按道理来说,慕魔鬼不可能这么晚了还不来啊。

    “难道她今天偷懒了?”姬文光摸摸下巴,觉得自己接触到了真相,“天气冷,女孩子娇气不愿意起床也是正常的。”

    这话一出,包括邢向阳在内的四人不可思议的望着他,“班长(师父)是那种人吗?”

    邢向阳是认为慕蔷薇很尽责,不可能会因为这个赖床。至于其他人他们是没把慕蔷薇当成女人来看待。

    娇气?

    不存在的。

    正当他们议论纷纷的时候,慕蔷薇慢腾腾的走了过来。看见她,他们这才松了口气。

    慕蔷薇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导致她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是比今天的气温还要低,吓得五人赶紧立定站好,“今天天气不错,你们穿那么多做什么?把外套给我脱了,哦,鞋子袜子也脱了。”

    这鬼天气哪儿好了!

    几人神情悲愤,手下的动作却不慢。毕竟是慕魔鬼,她的话他们不敢不听。

    地上很冰,裸露在外的肌肤瞬间红了起来。他们下意识的抱着胳膊开始踮脚,看起来格外的搞笑。

    慕蔷薇没笑。这样也就算了,她的脸色还因此更难看了几分,“立定!”

    五人赶紧按着口令去做。

    “今天的训练很简单,你们不要有压力。”慕蔷薇从头走到尾,又从尾走到头,看到谁抖一下她就赏谁一脚,“我听说这附近有座山凌晨的时候下了点雪,现在应该还没融化,我带你们去看看。”

    五人:“”

    他们又不是没见过雪,一点都不想看好吗?

    慕蔷薇当然由不得他们说不好,让他们拎着衣服和鞋子之类的跑步前进,向目的地出发。

    她的速度很快,邢向阳等人很吃力的跟在她后面。

    要是他们脚上穿了鞋,速度肯定不会这么慢,体力也不会消耗得这么快。可眼下他们是光脚跑,不只是要注意跟上她的步伐,还要注意脚底下的道路有没有扎脚的石子之类的。这一分神,他们的速度自然慢了下来。

    慕蔷薇可不管这些,她脑子里还在想着今早的事情。

    她的生物钟是比起床哨要早半个小时的,按理说哨声没响之前她早就醒了。当然,她也很确认自己是清醒着的,因为外界发生的一切她都知道。只是无论她怎么使劲,自己就是睁不开眼,身体也动弹不得。

    有那么瞬间,她以为自己的灵魂要从那具身体飞出来。

    她挣扎了大概半个小时,才强行从那种离奇的状态了走出来。睁开眼的那刹那,她以为自己又换了具身体。

    这种情况和所谓的梦魇、鬼压床很像,但她很肯定自己不是。那一刻,她就是被那具身体里的什么东西排斥了。

    她心里隐约有些不安,只是这种情况是第一次发生,她不确定以后还会不会,所以也没多恐慌,只是想着能不能有什么办法解决而已。

    话说回来,有些她刻意忽略了的事情,是得好好的想想了。

    “真下雪了啊!”

    邢向阳一句小声的嘀咕拉回了慕蔷薇的思绪。她抬头望了一眼,入眼的纯洁的白色。

    这里是山顶,他们是一路高速跑上来的。慕蔷薇还好,这点程度还是吃得消的。邢向阳等人的情况就不怎么好了,一个个龇牙咧嘴的,看得出来他们跑了一路脚很疼。更要命的是,这里有雪,他们一踩上去就陷了进去。

    雪不厚,只是薄薄的一层。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它才融化得那么快。他们踩了没多久,那雪就成了水,湿了他们的脚,冰得可怕。

    “把上衣也脱了。”

    五人面面相觑,有些犹豫。

    慕蔷薇轻轻嗯了一声。

    五人吓得条件反射,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脱了衣服。

    “从这里爬到边缘,再往回爬回来。”慕蔷薇指了指尽头,对五人道,“身子要尽可能的贴到地上。要是谁敢偷懒耍小心机,我就把他从这里丢下去!”

    “是。”

    再不情愿,五人也只能按着她说的去做。

    寒风吹来,五人抖着身子趴到地上。刚接触到雪,他们就忍不住缩了身体,牙关打颤。

    真的好冰!

    慕蔷薇就站在旁边看着,邢向阳等人胆子再大也不敢当着她的面耍心机,胳膊肘撑在地上,慢慢往前爬。南嘉许身子不好,刚跑完步出了汗,又立马在雪地里摸爬滚打,这一冷一热,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哈秋!”

    慕蔷薇无动于衷,甚至看见他动作慢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爬得最慢的那个,回去有我爱的惩罚哦!”

    ------题外话------

    抱歉今天更的晚了一些,一共九千字,懒得分章了

    另外从明天开始更新放到晚上,六七点左右

    这几天的更新埋了一些伏笔和做了些铺垫,亲们可以多看看,指不定有什么发现哦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陆少的纨绔军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陆少的纨绔军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