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6 考核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正文 196 考核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爱的惩罚?

    听到她这话,五人下意识的打了个颤栗,也不知道是被这四个字恶心到了还是单纯的因为天气冷。

    慕蔷薇发了话,他们自然不敢不听。五人咬牙使出全身的力气,飞速的往前移动。皑皑白雪被他们爬出一道痕来。有些雪沾在他们身上,受体温影响很快融化,顺着他们的身子往下滴。

    男兵们简直要疯掉了。

    几个来回后,慕蔷薇这才让他们站起来。山上风大,他们刚站起来,大风刮过身子立即摇晃两下,差点又跌回去。

    真的好冷啊。

    “师父,我们可不可以把衣服穿上?”邢向阳觉得自己的牙齿都在打颤,说话都不利索。他搓着身子,尽量不让自己被冻成冰棍,“要是冻感冒了可怎么办呢?会影响第二天的训练的。”

    慕蔷薇呵呵两声,没理会。

    他们下山的时候,慕蔷薇是走的,没有跑。五人起先觉得这样也不错,毕竟他们已经耗尽了体力,真要跑的话肯定没有什么力气。但走了一会儿后,他们就发现与其走路还不如跑步。

    最起码跑步他们会觉得热,不会觉得冷啊。风从前面吹过来,刮得他们脸疼。

    五人看看慕蔷薇,试着一路小跑,发现她没有喝止他们的意思,当下心一喜,跑着回去。

    下山比上山轻松很多,到山脚的时候,慕蔷薇总算是可以让他们穿上衣服和鞋子了。他们本来以为她是良心发现,怕把他们冻坏了第二天不能参加训练。后来他们才发现,他们还是太年轻了。

    良心什么的,慕蔷薇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的好吗?

    慕蔷薇把他们带到海边,二话不说就把他们踢进水。

    其实冬天海水的温度要比空气中的温度要高,没那么冷的。只是刚碰到的时候,由于他们身上染了太多的冷气,还是受不住的打了几个哆嗦。慕蔷薇没给他们适应的时间的,直接道,“做梯队俯卧撑。”

    所谓的梯队俯卧撑,就是一人双手撑地,双腿搭在后面的人的肩膀上,一个接着一个,形成一个与地面平行的梯子,然后开始有节奏的做俯卧撑。

    五人很快按着身形排好队,慕蔷薇拿出口哨,有节奏的吹了起来。

    此时海边浪很大,海水涌过来打在他们身上,全身湿了个透。这样也就算了,关键是他们身子没有泡在海水里,所以当他们起身的时候,身上的温度就会低得可怕。刺骨的冰冷像是灵巧的小蛇,顺着血液在身体里游荡,最后钻进骨髓,连带着灵魂也跟着颤抖。

    “哔!”

    一声哨声,五人胳膊微屈,往下趴。然而他们等了好几秒钟,都没等到慕蔷薇的下一个指令。

    这样的姿势是很累人的,而且非常容易直接趴到地上。加上海水退回去的时候,会带走沙子。他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手边的沙子流逝得很快。好在他们死死的撑着,把那一块地方压实了,没有太大的问题。

    等了大约一分钟,在众人都以为自己支撑不住的时候,慕蔷薇总算是吹了哨子。

    做了大约两百个俯卧撑后,慕蔷薇没给他们换衣服,让他们去和大部队集合,临走前她微笑着对五人语重心长道,“今天有项目考核,你们要给我拿到第一哦。谁落后了,今天所有的惩罚晚上一并算。”

    五人忙不迭的点头,决定了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那也必须给他们亲爱的班长拿到第一,不然晚上算账,就不是上刀山之类的这么简单了。那绝对是比上刀山还要可怕的惩罚啊!

    对于他们能有如此之高的觉悟性,慕蔷薇是很满意的,带着他们去和其他人集合。

    操场上,大部分人已经开始集合了。见到一班男兵湿漉漉的而且脸色苍白明显是经过了一番艰苦训练的模样,众人心有戚戚,想着还好自己不是一班的,不然指不定现在已经挂掉了。

    一班的训练量,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坚持下来的。

    看见慕蔷薇,殷凌白也走了过来,看一眼一班男兵,在看到他们又有了很明显的变化的时候,看向慕蔷薇的眼神又火热了几分。

    或许这五个身为当事人的男兵们没有发现,但外人只需要看一看就能看出来他们的变化。以前看似没什么肉,略显羸弱的姬文光和南嘉许已经强壮了很多。经过了大量消耗体力的训练下他们还能稳稳的站着,这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看来还是得心狠些。

    自认为对女兵太过温柔的殷凌白瞬间下定了决心,要让女兵们也强大起来。

    “今天要对你们进行基本的考核。不管是男兵还是女兵,考核项目都是一样的,要求也一样。”几天不见的贺和安拿着名单站在队伍前面,拿着大喇叭吼道,“在陆战队,不会因为你们是女兵就放低要求,明白吗?”

    女兵们齐声大喊,“明白!”

    “现在,我说一下考核的项目。哦不,我找两个教官来演示一下。”贺和安视线在人群里逡巡一圈,直接点名,“华教官,司教官,麻烦你们两人演示一遍,可以么?”

    在考核之前他们开过临时会议,所有教官都知道今天要怎么考核。

    华清知道贺和安这小子是趁机折腾他,面无表情的站出来,心里却在算计怎么找回场子。至于司飞羽

    贺和安自然是想让他出来出糗。

    这小子没什么实力,却白白占了副营长的名额,不知不觉中挤掉了别人的位置,他当然看不爽他。

    在大家都以为司飞羽不会答应的时候,他懒洋洋的站出来,冲慕蔷薇所在的方向挥挥手,满脸笃定的笑容,“小蔷薇,你等着看我表演哦!”

    仿佛已经稳操胜券。

    众人满头黑线。

    他这是出来走一边流程,又不是要比赛,搞这样是会让人误会的好吗?何况

    他们都对他不看好。

    这人虽然是教官,却没有半点教官的样子,他们也从未见过他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况且他们都隐约听说过,在来陆战队之前他只是个商人,连军人都不是。这样的人,他们能报什么希望?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认为他没什么表现。

    至少,邢向阳是清楚他这个表哥的实力的。

    “师父,我表哥可厉害了!”

    那天听了司飞羽的话后他回去想了想,才发现慕蔷薇确实是从未承认过她自己在和陆奕扬交往。虽然陆奕扬是他的偶像,但司飞羽是他的亲表哥啊,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当然不能胳膊肘往外拐。

    何况,慕蔷薇当他表嫂什么的,好像也不赖啊!

    于是,邢向阳很自觉的当起司飞羽的助攻手。

    “哦?”慕蔷薇偏头,“你是说他泡妞的本事很厉害吗?”

    “”他没这个意思啊。

    看着司飞羽那嚣张的模样,华清也不乐意了。他本来还觉得自己没有一定要完美表现的必要,但现在他认为自己必须要赢,而且要赢得很漂亮。

    众人跟着教官们到达考核的地点。

    华清和司飞羽站到起点,武装整齐后一声枪响,两人几乎是同时冲了出去。

    华清是个老兵,又是多次参加特战队的危险性任务,经验丰富,这些考核项目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他蹿出去后一个飞扑扑到沙地上,开始匍匐过铁丝网。铁丝网上都是各种钩子,要是身体不趴到地上,是很容易被钩到的。如此一来,耽误的时间就会多些。

    他蹭蹭蹭的爬过去,站起来回头,发现司飞羽刚爬到一半。他似乎是嫌弃沙地,慢腾腾的往前爬,看得新兵们都露出不忍的表情来。

    司飞羽这个样子,像极了刚来当兵的他们,绝对的新手级别。

    看见他落后,华清也没什么好意外的。这人就是个富二代,靠着关系来陆战队泡妞的,哪儿能比得上自己?要是自己连他这样的废材都比不过,他还不如一头撞死给陆奕扬谢罪算了。

    这次,他要用切身的行动告诉司飞羽,这个地方不是他该来的!富二代想要去体验生活的乐趣,去什么农家乐,玩玩真人cs也就算了,别来军队瞎折腾!这里没人会照顾他们让着他们,他们在这里只能是自取其辱。

    匍匐过铁丝网后是百米障碍跑。华清轻轻松松完成了这个项目。上前紧跑两步,他蹬着墙双手立即抓住了墙头,三两下翻过去,开始爬绳。绳子没有任何的结,华清却能轻易的抓住,一点点的往上爬。在翻过另外一边后他脚一勾绳子,手略微一松,身子就滑了下来。

    整个过程他表现得行云流水,没有任何的停顿和错误。这出色的表现,自然获得了所有人的掌声。

    他们都很明白,这玩意儿看起来很简单很轻松,真正去做才发现不下苦功夫是不可能做得这么顺利的。

    得到众人掌声的华清又是一鼓作气跑到投弹点,面不改色的投到指定地点,然后迅速蹲下身子。

    “嘭!”

    爆炸后,华清立即又是起身开始顺着楼梯跑上一层高楼,从那里准备速降。然而他刚到楼顶,还没穿好装备,就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

    司飞羽竟然也投弹成功了!

    这一声爆炸,吸引的不只是华清的注意力,还有其他人的。因为华清表现得太好,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他们就像是已经遗忘了司飞羽似的,目光紧紧追随华清。直到这一声响,他们才愣愣的想起来还有一人。

    他的动作怎么可能这么快?!

    要知道华清完成百米障碍的时候,司飞羽还没过铁丝网。

    这人是不是趁着他们不注意作弊了啊?

    新兵们这样想着,下意识去看贺和安等教官,却发现他们都只是沉着脸没出声,看起来司飞羽应当没有违规。

    怎么可能呢?

    众人想不明白,司飞羽也不给他们想明白的时间,迅速跑到楼上,看到华清准备开始速降,他很友好的笑了,只是说出来的话带着浓浓的挑衅意味,一听就知道他这是在刺激华清,“哟,你还在这儿啊?”

    事实上,华清也被他这话刺激到了。他咬着牙,狠狠瞪他一眼,“不管怎么样我都比你快!”

    “快不要紧。”司飞羽无畏的耸肩,“能赢才是厉害。”

    华清一脚蹬了出去。

    速降是他的拿手项目,按道理来说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才对。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司飞羽的话弄乱了心情的缘故,导致他速降的过程里出了点问题。好在问题不大,只是耽误了几秒钟的时,不会影响到他后续的发挥。

    脱了装备,华清跑到射击点,抓起上面的手枪装子弹上弹夹,开保险。

    “砰砰砰——”

    一连五发子弹,全中。

    射击完后他放下手枪,拿起自己背上的步枪,半蹲射击,又是一连射中了五十米靶子。

    最后剩下三个一百米外的气球。

    只要射中那三个,他就可以完成考核。

    他趴到地上,开始瞄准!

    “砰砰砰——”

    人群里一阵静默,旋即爆发出巨大的议论声。

    华清偏头,正好对上司飞羽那戏谑的眼神。对方帅气的丢掉手枪,如同他方才一般拿起背上的步枪,开始射击!

    见他就要追上自己,华清的心瞬间悬了起来。他立即摆正姿势,调整自己的呼吸。只是不知道是因为没有想到司飞羽会表现得这么出色的缘故还是听着别人的议论声有点心烦,华清久久不敢扣动扳机。

    司飞羽啧啧两声,开始瞄准一百米处的气球,轻笑,“不好意思啊,为了我的小蔷薇,我不可以输给你。”

    华清吐血。

    妈的,不管了!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枪!

    在所有人的震惊下,司飞羽率先射击完毕,走到贺和安面前,“我赢了。”

    华清百年难得一遇的脱靶了。

    贺和安黑着脸,却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司飞羽,颠覆了他之前对他的认知。

    大部分人都在盯着华清,熟知他表现的贺和安全程都在盯着司飞羽。他从最初对他的不屑,到后面的吃惊,以及最后的震撼,他整个人都有点飘乎乎的,根本没有想到他竟然能有如此的表现。

    他赢了。

    华清的实力,同为特战队的他很清楚。即便在这过程里他有点失误,但是那点小失误所耽误的时间只有几秒钟,按道理来说是不会影响到考核的结果的。更何况华清是领先了司飞羽大约一两分钟的时间。

    也就是说,除匍匐过铁丝网外,司飞羽完成的速度都快得惊人,不然也不可能把那一两分钟的差距拉回来!

    和他同时进行考核的人可是华清啊,他竟然能比华清还要快!

    贺和安偏头,看向殷凌白。后者脸上也带着震惊之色,眼中一片沉思。

    华清满脸丧气的走过来,脸上有着不甘心。想着要是自己之前能加把劲,而不是掉以轻心的以为自己可以遥遥领先,结果肯定不会是这样。

    输给司飞羽这个空降兵,事情传出去他还要怎么见人啊?

    正想着,司飞羽转身,正好对上华清愤愤然的视线,嬉皮笑脸的说道,“华教官,我是不是说过速度快没有用,能赢才是厉害?怎么样,我是不是证明我比你厉害得多了呢?”

    华清差点冲上去揍人。

    他怎么就那么欠扁!

    刺激完华清,司飞羽笑容满面的走到慕蔷薇面前,献殷勤似的道,“小蔷薇,怎么样,我是不是表现得很完美?”

    慕蔷薇:“啊?你说什么?不好意思我没看。”

    司飞羽:“”

    得,感情他是白做工了!

    “好了,看完两位教官的演示,该轮到你们了。”贺和安赶紧让喧闹的人群安静下来,念了好几个人的名字,其中只有慕蔷薇一个女兵,“你们先来吧。”

    几个男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有点崩溃。

    这还没开始比赛呢,他们就感觉到了莫名的压力。没办法,慕蔷薇这三个字就像是一道不可超越的山峰,耸在他们前面,成为他们的噩梦。只要有她在,他们就不可能会拿下第一名。

    算了,尽力争取拿个好成绩好了。

    枪声一响,慕蔷薇就咻的一下没了人影。

    司飞羽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慕蔷薇展现出自己真正的实力。

    待在陆战队这几天,他可不是什么事情都没做。她在新兵连到陆战队的表现他都已经打听得一清二楚。说实话,在知道她那惊人的表现的时候,他的确是有些讶异的。毕竟她再怎么厉害也只是名新兵,能拥有那样的表现,完全可以说是天才!

    有的人,天生就是吃这一碗饭的。

    司飞羽全程微笑的看完她的表现,对她的兴趣越来越大。难怪陆奕扬会注意到她,会被她吸引。看见这样优异的她,饶是他也心动不已,想把那份美好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呢。

    她真的太耀眼太美丽,这份美丽比她的外貌比她的一切都要吸引人。

    真致命啊。

    随着枪声响起,在众人还在颤抖着投弹的时候,慕蔷薇已经以绝对的优势完成了射击。她的成绩比司飞羽还要快上好几秒,贺和安等人倒是没什么意外,觉得她就算是能比陆奕扬快都是稀疏平常了。

    一班的人嘴里发苦,觉得压力山大。

    她表现得这么好,他们要是不拿第一,岂不是丢她老人家的脸?

    得到贺和安同意后,慕蔷薇归队。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司飞羽走上前递给她一条手帕,温柔道,“擦擦汗?”

    慕蔷薇被他这语气恶寒到了。她直接抬手,用袖子擦了擦,“我不讲究这个。”

    一天的训练下来,她不知道要出多少汗。要是用手帕擦,怕是要把手帕擦到可以拧出几次水。再者说训练的时候经常要在地上滚或者其他,不只是衣服,连身子都是脏的,这种情况下用什么手帕,直接衣服蹭一蹭就行。

    慕蔷薇不领情,不少女兵却看得眼都红了,想着要是自己能被司飞羽这样对待,那肯定是幸福得要冒泡了。不过想想,慕蔷薇可是面对陆教官都能无动于衷的人,这样的结果好像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接下来其他人没什么好看头,慕蔷薇知道考核大概要用一个早上的时间才能考核完毕,她偷了个懒,瞅准空档溜了。

    司飞羽本来也想跟在她后面走人,不想殷凌白突然拉住他,不怀好意道,“羽哥,我们聊聊?”

    看见她双眼放光,司飞羽很清楚她想聊什么。但是他心思不在这里,在慕蔷薇身上,哪儿有闲情逸致和她聊天。可是殷凌白缠人的功夫真的太厉害了,不管他怎么躲她都能逮住他。到后来,他只好无奈的放弃,跟她到一边,“你想聊什么?”

    “哎呀,你这么直接,人家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呢。”殷凌白娇羞的掩面,嗔了他一眼,“人家只是很好奇,你的本事是去哪儿学的嘛!”

    关于司飞羽的信息,他们知道的不多,只清楚他是司家真正的掌权人,有名的富二代,道上人称司二爷。只是他为什么能跟道上的人混得如鱼得水,又在商界叱咤风云,他们就不清楚了。

    想起当初自己和慕蔷薇出去执行任务碰见他的情形,殷凌白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至少不可能是外界认为的那样,他肯定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边殷凌白在猜测几种可能性,那边司飞羽也在想着自己当初见到的那个清纯如水的女孩子。当时他的注意力都在慕蔷薇身上,只瞥了她一眼。那个时候他怎么也想不到,殷凌白可以装嫩到那种地步。

    明明只小自己几岁,却可以装成十几岁的小孩子,简直可怕!

    陆战队这里面待着的都是什么奇葩!

    两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小心思,面上却谈得言笑晏晏,至少看起来气氛挺和睦。司飞羽假意忧伤的抬头望天,半晌惆怅道,“像我这种出身的人,一出生就要背负着重任。多少人想要对我下手,我要是没有点自保能力,早就被敌人啃得渣都不剩了。”

    殷凌白立即同情的拍着他的肩膀,“小可怜。”

    俩人又是相视一笑,然后——

    谁也没信对方的话。

    殷凌白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想着自己又不傻,怎么可能会相信他这种鬼话。

    的确,像他这样的名门贵公子,从未出生开始就有可能遭受家族的敌人的暗算,为了自保学点本事没什么好奇怪的。况且他还是邢老爷子的外孙,邢家世代从军,老爷子看不得他那样放纵自己,教授他一些东西也很正常。然而,他方才的表现,可不是为了要自保所以掌握些本领那么简单。

    他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把这样的人留在陆战队,真的没问题吗?

    殷凌白有些担心。

    司飞羽就是颗不定时的炸弹,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爆炸,威力有多强悍。这种未知的情况对他们而言,已经是一种危险。

    “羽哥,你说你好好的总裁不做,到这里来做什么?”殷凌白笑容甜美的望着他,问道,“我要是能有你那么厉害的家世,肯定不会来军队里吃苦头。”

    “当然是为了我的小蔷薇而来。”说到慕蔷薇,司飞羽像是染上了圣洁的光芒,刺得殷凌白眼都快瞎了,“陆奕扬告诉我,要是我有本事的话就到陆战队来带走小蔷薇。为了证明我的确是有本事,所以我来了,有什么问题吗?”

    殷凌白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

    所以,这个祸害是自家老大引来的?

    真是的,把自己的情敌引来陆战队,老大他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他是觉得这个人不好对付,所以把他喊来自己的地盘,悄悄的下黑手?唔,她家老大好像也不是那种人啊。

    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的殷凌白只好暂时先把那个想法压下去。

    等过后有机会再问问老大他老人家好了。

    而被殷凌白惦念着陆奕扬,此时正和慕蔷薇在海边吹风。

    大冷天的,两人也算是奇葩,居然蹲在海边吹风。

    慕蔷薇偏头去看陆奕扬。

    这次他们两人还真的是赶巧。她觉得有太阳,天气不算得很冷,到海边晒着太阳吹吹风应该也挺惬意的。只是没有想到,陆奕扬居然也抱着同样的念头在这边待着,而且他比她来的还要走。

    搞得好像是她追在他后头似的。

    这样想着的慕蔷薇转身就想走,谁想到他眼那么尖,直接把她喊了过去。

    两人已经保持这样的姿势有半个小时了。

    “我回去了。”

    慕蔷薇觉得自己还不如回宿舍泡茶喝。

    在这冰冷的天气里,泡上一壶香茶喝着,暖洋洋的,简直就是驱寒利器,人间极品。

    啧,她怎么没早点发现茶这玩意儿的好呢?

    “我那里有人家刚送的茶叶。”陆奕扬也不阻拦她,只是在她即将走人的时候出声,“据说是顶尖茶叶,外面没得买。那东西也是别人看在多年情谊上送他一点试试,他知道我最近喜欢喝茶,也分了我一点。”

    当然,他没说人家其实是想送给他家老爷子,被他截胡下来了。

    慕蔷薇也没深究,想着他不至于拿这个来骗她,当下停住脚步,“你要送我?”

    陆奕扬直起身子,活动两下走在前面,“跟我来吧。”

    大白天的,慕蔷薇也不怕他敢乱来,跟在他后面去了他办公室,拿到茶叶后她迫不及待的闻了闻,发现茶味清香,吸上一口都觉得提神了不少。

    茶叶拿到手,慕蔷薇半点时间都不想耽搁,转身就想走。陆奕扬这次可没那么轻松就放她走了,抓住她的手腕,“不说点什么再走?”

    “说什么?”

    祝他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知道她不会说什么好话,陆奕扬自己努力说服自己,想着没继续纠缠这个话题。因为他很清楚,再继续这个话题,生气的人只会是自己。他又不是受虐狂,不想和自己过不去。

    “这个东西你拿回去。”

    慕蔷薇低头看他手上的东西,在看到上面大写的申请书三个字时略微有些疑惑,又看一眼内容,她立即明白这是加入特战队的申请书,“我说过,我不会加入特战队。你给我这东西也没用,对我来说它只是一张废纸。”

    她才不要加入特战队,她又不是真的想在这里当一辈子的军人。

    陆奕扬却不容她反驳,直接把那申请书塞到她手上,“你不用急着回答我。这个申请表在我们的约定期限到来之前都有效。你回去好好考虑,不要想那么多。在我看来,这届新兵没有人比你更适合特战队。”

    呵呵。

    慕蔷薇在心里无声的嘲笑。

    当然没人比她更合适,因为她能力出众啊。这样的话对其他人来说或许会以为自己得到了肯定,然而对她来说,这话和对她说今天天气不错的效果差不多。

    她知道她自己优秀,用不着他来提醒。

    慕蔷薇很想把这申请表直接卷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只是陆奕扬态度坚决,而且看她的样子,要是自己拒绝的话,他肯定会再想办法塞进来。为了避免麻烦,她只要忍着冲动随手叠起来放进口袋,“说完了吧?说完我走了!”

    陆奕扬松手,没阻拦她,只是跟在她后面。

    “你跟着我做什么?”

    这人是不是很闲,没什么事干啊?

    陆奕扬很淡定的给出理由,“喝茶。”

    慕蔷薇:“”

    算了算了,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不就是喝茶么?

    喝!

    两人去了慕蔷薇的宿舍,摆好桌子后她拿出茶具开始泡茶。陆奕扬就坐在她对面,看她泡得有模有样的,不知道是想联想到了什么,嘴角轻轻勾起,看得出来他的心情相当的不错。

    这茶的确是很不错,茶香四溢,房间里充满了茶的味道,让人心旷神怡。

    慕蔷薇捧着热茶暖手,想着这种天气果然还是喝茶好。一口热茶下去,身体内的寒意立即被驱散,四肢百骸都跟着舒适起来。

    外面的训练声依旧很吵,但两人却谁都没理会,也不说话,自顾自的喝着茶。

    房间内的宁静很快被打破。

    司飞羽和殷凌白两人走进来,前者满脸的不开心,写着“你们怎么能瞒着我一人在这里约会”几个大字,不满道,“就知道你们会在这里偷偷喝茶!”

    他们两人谈话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两人的身影,似乎是朝着这个方向走来的。想着绝对不能让两人单独相处的司飞羽二话不说就走了过来,殷凌白跟在后面缠着他,不想让他得逞。两人一路斗智斗勇,最后还是殷凌白输了。

    殷凌白和司飞羽占据了另外两个位置,伸手就要去拿茶杯。慕蔷薇瞥了两人一眼,自己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示意茶壶里已经没有了,让他们自己泡,“想喝就自己泡。”

    司飞羽很是委屈。

    他就想喝小蔷薇泡的茶啊。

    但是慕蔷薇态度坚决,司飞羽无奈,只好自己找了茶叶泡起来。他找茶叶的时候,慕蔷薇很小气的只给他上次泡的那种,这次拿到的死都不给动,“你们在我这里白吃白喝的,没赶你们走就算不错了。”

    司飞羽摸摸鼻子,“下次我让人给你拿更好的。你要对我有信心,毕竟我别的没有,就是钱多!”

    说到钱,慕蔷薇更生气。

    哼,要不是她莫名其妙重生了,她也有的是钱好吗?

    她没撒手。

    司飞羽最后只能拿了别的茶叶。

    见状,陆奕扬的心情更加好了。

    司飞羽不是很喜欢喝茶,不过泡茶这一技能他还是会的,泡茶的动作比慕蔷薇看起来还要优雅专业几分,看得殷凌白赞不绝口。要不是碍于陆奕扬突然变得有些难看的脸色,她不介意继续夸奖下去。

    喝完茶,两个男人就被慕蔷薇赶走了,半点情面都不留。两人当然不想走,慕蔷薇直接黄牌警告,“不走下次你们休想再来喝茶!”

    得了便宜还想卖乖?

    两人只能悻悻离开。

    慕蔷薇转身,看到殷凌白手里捧着张表格。她走过去,殷凌白立即激动的问道,“蔷薇,你这是打算加入我们了吗?!太好了,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行动了!”

    之前她还担心慕蔷薇不肯加入他们,现在她可算是可以放下心来了。而且有她这样强悍的对手存在,他们也会跟着有所进步的吧?这样的良性循环下,特战队肯定能越来越好的。

    “来来来,你赶紧填表格,我给你捏捏肩膀。”

    殷凌白很殷勤,奈何慕蔷薇根本不领情,拒绝她递过来的笔,“你要是喜欢,我送给你了。”

    “啊?”

    这个回答太出乎殷凌白的意外,她仔细想了想才明白她这话里的意思,有些不敢置信道,“蔷薇,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即便是我,也是在陆战队待了一年多才能拿到这张申请表呢!”

    当时她可是差点打破了她家老大的记录才能加入的!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陆少的纨绔军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陆少的纨绔军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