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3 惊人发现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正文 033 惊人发现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殷凌白时间紧张,和慕蔷薇说了不到几句话就离开了。

    慕蔷薇站在洗手台前面继续洗手,末了又嘀咕两声,这才走出去。只是没有想到,走到半道上的时候,会遇见不知道要去做什么的王景辉。

    两人狭路相逢,慕蔷薇倒是没有半点害怕和紧张,反倒是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王景辉还是有点意外的,大概是很久没见到过一点儿都不怕自己的人了,何况她还清楚自己是知道她的底细的。若是自己说出去,指不定会威胁到她的安全。

    “小姑娘,你还是回去吧。”王景辉还是那友好的样子,和他脸上的疤形成鲜明的对比,“这个圈子不适合你,这次的行动同样也不适合你。”

    他知道他们想做什么,也正是如此,他才会说这样的话。

    慕蔷薇还很年轻,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万一出了事情,只怕是后悔也来不及。

    “你怎么知道我不合适?”慕蔷薇不以为然的笑笑,“你不了解我。”

    王景辉并不想和她在这里争辩,只是低声道,“我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但是毒龙不是那么好接近的。他比你们见过的人都要狡诈警惕,即便是云蝶也得不到他多少的信任。你们收手吧,接下来我会处理的。”

    “你以什么样的身份说这话?”慕蔷薇定定的看他,“是特战队前任队长呢,还是冀青的未婚夫?”

    王景辉一怔。

    冀青

    已经很少有人在自己耳边提到这个名字了。

    想到那些午夜梦回,自己不停的念叨着这个名字,梦里的她一会儿是温婉娇嗔的模样,一会儿又是满身是血,全身的肉没一处是好的恐怖样子,他心痛了痛,回过神来。

    对面的慕蔷薇依旧在等着他的答案。

    “我好话说尽了,你们自己决定吧。”他的脸色很不好,大概是想到了不愉快的事情,连带着耐性也少了,“我只是不希望你们栽在这里。”

    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一定能护着他们。

    说完这话,他匆匆和慕蔷薇擦肩而过。慕蔷薇转身,想了想还是补充一句,“你该相信他的。”

    放在以前,慕蔷薇肯定不说出这样的话来。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队友,又怎么会去劝说别人试着相信身边的同伴呢?只是今非昔比,她觉得有些人还是可以相信的。比如说她看上的男人人品就很靠得住,本事也很强大。要是王景辉不事事自己扛着,指不定早就可以手刃仇人了。

    当然,这些话她是不会说出来的,也永远不可能让陆奕扬知道。

    她可不会当着他的面这么夸他。

    回到剧组,小助理已经把茶泡好了。旁边殷凌白正在忙碌着,跑上跑下的。慕蔷薇想了想,让小助理不用管自己,“你去看看小白有什么要帮忙的。大家都是同一个公司的,她又是云姐的助理,能帮就帮一下。”

    小助理当然不会反对。

    等到事情忙完,殷凌白很光明正大的走过来道谢,在众人注意不到的地方无声的说了一句:“我方才看到王景辉和云蝶抱在一起。”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个让她震惊的画面。

    休息间隙,云蝶居然抱住了王景辉,肩膀一耸一耸的,似乎是在掉泪。而王景辉脸上的神情也温柔得可怕,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低声说着什么。两人这个姿态,看起来真的很像是一对情侣。

    但这明显不可能啊!

    云蝶是毒龙的情妇,而王景辉是她名义上的保镖,也是他们陆战队前任领导。这两人怎么看怎么不协调,不是那种会走到一起的人。

    又或者,为了挖到有用的信息,他主动献身了?

    殷凌白的心情相当的复杂。这就好像是自己这边的长辈和一个大家都觉得不可能的人在一起了,而且那个人还是别人的情妇。

    这算什么啊!

    她一会儿为死去的冀青不值,一会儿又生气王景辉为了得到信息什么都肯做。其实他本可以不用牺牲到这种地步的,只是他太过固执,再加上他离开了好几年,和他们没了联系,估计也做不到百分百的信任他们了。

    闻言,慕蔷薇也皱了眉头。

    她不太相信王景辉已经忘记了冀青,但是难保他不会为了报仇而牺牲所有。与冀青的死相比,和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女人在一起,这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以忍受的事情。

    想了想,她微不可见的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道。

    接下来是她的戏。

    云蝶还有事情要处理,和慕蔷薇打招呼之后就带着人走了。慕蔷薇也不急着这一时,淡定的拍完了今天的戏份,这才回酒店给陆奕扬打电话,说了自己的发现,以及王景辉的那番话,“他大概以为我是只小白兔吧。”

    她可不是什么随便一个人都能拿捏的弱鸡,小瞧了她的人最终下场都很惨。

    “哦对,我把凌白给我的资料传真给你。”

    她房间里就有传真机,方便的很。

    “我说要不你和人家见一面?说不定他会听你的。”慕蔷薇觉得,如果说真要找出一个王景辉信任的人的话,也只有陆奕扬了,“你们两人以前关系那么好,你的话他多少能听进去一些。何况有他和我们里应外合,我们的行动会更加方便。”

    陆奕扬又何尝不明白这点,但是在王景辉主动找上他之前,他不打算冒险去找他。

    他们不知道他目前的处境,随便上门只会牵连到他。要是之前的努力因此付之一炬,他会无法原谅自己的。

    “你们的心思可还真复杂。”慕蔷薇似嘲弄似玩笑,“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我看你们也不差嘛!”

    陆奕扬眼眸微眯,“别闹。”

    慕蔷薇撇嘴,随便说了两句就找借口去洗澡,“拍戏真不是人干的,以后求我我都不做这个了。我去洗澡睡觉了,别来烦我。”

    好在明天她还有场戏就杀青了,不然她真要崩溃了。

    陆奕扬知道她这是因为太过疲惫而不耐烦了,也没说什么,放缓了语气给她顺毛,“好,你说不要就不要,下次让凌白来。”

    “哼!”

    慕蔷薇很是傲娇的挂断电话去洗澡。陆奕扬放下电话,拿着传真过来的文件仔细看着,同时还翻着之前司飞羽弄到的信息。一堆资料在桌面上摊开来,很是凌乱,他却总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资料在哪里。

    半晌。

    他找到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司飞羽,“在哪儿?我们见一面。”

    电话那头很是嘈杂,伴随着震耳音乐响起的还有司飞羽那不耐烦的声音。

    两人是情敌,见面没打起来就不错了,哪儿还有好好说话的机会?此时听到陆奕扬要来找自己,司飞羽冷笑两声灌了自己几口酒,“你说见面就见面?你是谁啊?老子为什么要听你的啊?老子,料老子不见。”

    陆奕扬的眉头皱得更紧。他随手把东西都收拾好,放到抽屉里锁起来,这才站起来拿了外套,大步走出去,“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谈,不是和你说私事。”

    “啊呸!”司飞羽毫不犹豫的呸了一句,“老子和你有什么公事好聊?陆奕扬,你少得意,咱俩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陆奕扬坐上车。

    他现在倒是挺后悔出来和一个酒鬼说话的,不过来都来了,怎么着也不能空手而归。

    “地址。”

    语气淡漠,一如他这个人。

    司飞羽也不耐烦了,报了自己的地址给他。他刚说完话,陆奕扬啪的就掐断了通话。

    “靠!”

    旁边的人听到他这一声靠,眼皮子都忍不住跳了跳,想着他和陆奕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糟糕了。

    两人虽然是一个圈子的,但是一个在部队一个在商场,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儿,他们是怎么结仇的?难道就因为觉得对方比自己优秀,抢了自己的风头,所以才各自憋了火气,私底下开始暗自较劲?

    都说城门失火殃及鱼池,他们继续待在这里,该不会被波及到吧?可要是他们现在就走,等司飞羽清醒过来,他们不也是个死字?

    反正前后都是死,还不如等在这里看热闹,看看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不对付,以免以后自己不小心踩雷。

    他们不怕陆奕扬,他们怕司飞羽。

    这人真要折磨人,十个他们都挡不住。何况他在道上赫赫有名,他们真把人得罪了,不说自己,连带着他们家族的人都别想跑。

    陆奕扬的车速很快,没多久就赶到了司飞羽所说的地址。

    这里是个酒吧,陆奕扬走进来的时候,很多在喝酒的人一下子都看了过来。他谁都没看,径直走到酒吧的最里面,看到正在喝闷酒的司飞羽,以及在旁边瑟瑟发抖完全不知所措的众人,他眉一扬,“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走。”

    这话是对司飞羽说的,奈何他好似没听见,自顾自的喝着酒。

    陆奕扬眼一扫,几人立即唰的站起来,腰杆笔直,目视前方,这滑稽的模样让得朝这边看的人都忍不住笑出声。

    几人心中苦不堪言。

    这群人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要是坐在这里直面阎王爷的是他们,他们倒要看看这群人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陆奕扬,这可是光靠名字就能止小儿啼哭的人好吗?

    “我有话要和他说,你们先换个位置吧。”

    这话一出,众人立即退散。陆奕扬也不客气,直直坐到司飞羽对面,看见他喝酒如喝水似的,也不劝解,只是道,“我时间宝贵,你回答完问题我就走,到时候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我管不着也不想管。”

    司飞羽是个成年人,他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再者说,自己又不是他的保姆,也不是他的家人朋友,操那份心做什么。他最好是喝得烂醉,这样就没时间去缠着她了。

    喝酒的人还是没理他。

    陆奕扬手一伸,抓住了他的手腕,眼神锐利,“我们来谈谈。”

    司飞羽蹙眉,示意他放开自己的手。他把酒杯放下,下巴抬起,似笑非笑,“你要和我谈什么?”

    他和陆奕扬是情敌不是情人,他不是因为他而需要借酒消愁,没必要让对方看自己的笑话。而且,正因为他们是情敌的关系,他才更不能让他看见自己这落魄失意的样子。

    这和主动把笑料送到仇人面前有什么区别?

    他要难过,也该到小蔷薇面前难过,让她安慰自己,让她对自己心软。

    看着他可算是恢复了以往的样子,陆奕扬才示意他看看四周,“你觉得这里像是说话的好地方吗?”

    司飞羽哼了两声,不满的说着什么“毛病真多”,一边和他走到酒吧后面。

    酒吧后面是条小巷子,来往的人很少。他们站在这里,前后都能看到头。要是有人靠近偷听的话,他们可以第一时间发现。

    “云蝶的资料你是不是少给了一份?”陆奕扬开门见山,半点时间都不愿意浪费,“我看过了,确认少了最关键的一份。”

    “哦?”司飞羽打了个哈欠,没有意外没有被质疑的生气。他懒洋洋的倚着门框,昏暗的灯光打过来,让他身上多了点以前没有过的寂寥气息。只可惜站在他面前的人不是自己想见的人,自然也谈不上为此心动,“就为了这个事?”

    陆奕扬压下自己的怒意,想着这是让他配合自己做事,态度要缓和一些,不要一见面就恨不得掏枪把对方给崩了,“看来你是知道的。”

    司飞羽很爽快的点头,“是啊,我故意没给的。”

    他本来是想让慕蔷薇发现后来找他的,可谁能想到她半点都不在乎,直接把资料都给了陆奕扬。而他在发现之后也没想过要让小蔷薇来找自己,而是自己上门来了。

    真是让人讨厌的家伙。

    “你应该知道这次任务有多重要。”陆奕扬没生气,只是声音沉了几分,听起来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我不相信他们没和你说清楚。这样的恶作剧,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陆少的纨绔军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陆少的纨绔军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