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8:大概是看我长得可爱(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正文 168:大概是看我长得可爱(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168:大概是看我长得可爱(一更)

    “谢谢。”知道对方是好意,白大胖抬头,对楚安寻笑了笑。

    楚安寻知道她是和沈易一起出一车祸,虽然目前为止白大胖看着很正常,没用任何问题,但是万一问题是潜伏着的呢?

    “你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还是做个检查吧。”他有些担忧。

    白大胖摇头。

    楚安寻见她意已决,也只得按捺住担忧,陪着她一起等待。

    没过多久,秦时越带着一队人赶了过来。

    人未到,声已近:“沈易还好吗?”

    “沈队。”楚安寻站起来,指了指急救室,“还在里边没出来。”

    “严重吗?”秦时越面色冷凝,沈易在他的队里,是他的人。出了事,于秦时越来讲,自是难受不已。

    楚安寻摇头,他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得等医生出来才知道。”

    秦时越点头,他来到白大胖身边,见白大胖外套上满是再上的红,眼底地怒火一闪而过,努力放柔声音:“圆圆,你有没有事?”

    在来的路上秦时越已经听小毛简单汇报过,今天查证的时候白大胖一直跟在沈易身边。而且要不是她发现那只表,案子的进度就会停滞不前,可以说白大胖在这起案件中起到关键作用。

    却没想到会在半途中发生这般变故。

    这句话白大胖已经听过很多次,她再度摇头,直视秦时越:“陈渐兴在哪?”

    秦时越:“局子里面。”

    白大胖:“秦队长,知道陈渐兴跑了后,我和沈易立刻赶往机场。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背后的人是怎么得知我们的行踪,在我们去的路上劫杀我们?”

    秦时越知道白大胖在暗示他局里有内奸,然而此时正是紧张时刻,如果有内奸的说法流传出去,每个人心里都会惊惶,于他们来说绝不是好事。

    “圆圆,这件事我会查的。”秦时越只能先安抚住白大胖的情绪,他也没说假话,这件事他确实会调查清楚。

    沈易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要不是他还年轻,正式成为刑警的时间太短,否则他早就独自带队了。

    饶是如此,秦时越也经常将案子全权交给沈易处理,他以前受了伤,现在身体大不如前,老婆女儿都期望他不再做这么危险的事。

    秦时越左思右想,便有了退休之意。但是在退休之前,他得他的位置交给一个他能放心的人。

    否则他不会离开。

    沈易就是他看上的那个人,这其实在局里已经不是秘密,秦时越所在的二队队员们也隐隐有将沈易当头的苗头。

    秦时越退休,由沈易来带领他们,他们心服口服。

    现在沈易被劫杀受伤昏迷不醒,已经在刑警大队里掀起欣然大波。背后的人连警察也敢杀,可见心狠手辣的程度。

    现在这件案子已经不仅仅是一件普通的煤气罐引爆案了。

    白大胖想了想,说:“你们在这里守着,我想去见见陈渐兴。”

    她已经等不及了,想从陈渐兴口中得知更多的消息。

    “这……”秦时越话还没出口,白大胖又否定了自己的提议,“不行,要是那些人又来医院杀沈易呢。”

    秦时越神色一凛,白大胖又道:“那个张茂典,他肯定还知道些什么,你们想办法撬开他的嘴。”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医生终于走出来,告诉他们沈易醒过来了。

    白大胖立刻蹿了进去。

    沈易头上的伤已经缝合起来,手上打着点击,因失血过多,是以脸色不大好。

    他闭着眼睛,想昏迷前发生的事情,然而脑袋却像是被用搅拌机搅了似的,想聚起思维都不行。

    “感觉怎么样?”听到熟悉的声音,沈易立刻睁了开,正好看到白大胖一屁股坐在他床边。

    一看到白大胖,脑袋似乎都没那么疼了。他摇了摇头,想想说没什么,结果一摇头扯到伤口,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乱动什么,你是猴子变的么。”白大胖翻了个白眼,手轻轻覆在沈易伤口处,刚要动作。

    沈易已经把她手抓下来:“这点伤我撑得住。”

    本来白大胖的能量就不多,再用能量替他修复伤口,到时候又关机了怎么办?

    白大胖瞪他一眼:“我心里有数。”

    之前之所以不给沈易修复伤口,是怕到时候医生处理的时候发现脑袋上没有伤口,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但现在沈易的伤口缝合起来,并且上了药用纱布包着,她使用能力替他修复伤口也不会有人看出来。

    沈易握住她手的力度没有消,打定主意不再让白大胖随意浪费能量。

    两人暗中较力,连秦时越等人走近来也没发现。

    “看来伤得不是很重。”秦时越见沈易还有心思和白大胖开玩笑,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去,打趣道。

    主要是两人这会儿的动作看起来像是在玩闹,是以秦时越才会这么说。

    沈易和白大胖默契的放开手,沈易顺势摊手道:“常言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这个祸害,阎王爷一般不会收。”

    “你就贫吧你。”秦时越笑骂一声,最后仍是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沈易,关切道,“医生说有轻微脑震荡,爆炸案就交给我,你就好好疗伤。”

    “那不行。”沈易想也不想就拒绝,秦时越皱眉。

    沈易看着秦时越,认真道:“秦队,你知道我性格的。背后的人害我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你让我休息不去查,做不到。”

    “但你的伤……”

    “这点伤算什么,我曾经不还中过……”后面的话生生被他咽了回去,白大胖注意到,眯了眯眼睛,“中过什么?”

    “没什么。”沈易打哈哈,片刻收回嘲笑,严肃道,“秦队,那名司机我见过。”

    秦时越眼中的笑意收了回去,白大胖也盯着沈易看。

    “还记得两年前那起屠夫案吗?那个司机是屠夫的哥哥,他行刑前给我看了张合影,其中一个就是司机。”

    秦时越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白大胖问:“什么屠夫案?”

    秦时越限入沉思,周围楚安寻等人脸色亦是拧着眉,一脸冷峻。

    沈易向白大胖科谱。

    两年前,顺海区福安路的一个市场发生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有个卖肉的屠夫将老婆儿子杀害,尔后将肉一点一点剥下来,混合在猪肉里面卖出去。

    他以为没人发现,岂料有名买客买了肉回去切肉的时候,在那块肉上发现了一个蝴蝶刺青,买客当时就觉得不对劲。

    猪身上怎么会有刺青,有哪个喂猪的这么有闲心,还给猪身上刺蝴蝶。

    她把这事儿给老公说了,夫妻俩越想越不对劲,回想看过的一些电影,越想越可怕的夫妻俩立刻报了警。

    当时是片区的民警前去的,把肉拿去检测,果然是人肉,尔后出动警力将屠夫给抓了。

    被抓后的屠夫拒绝承认他杀了人,那时候警察还不知道他杀的是他妻儿,去他家里没找到证据,询问周围也没有什么失踪人口,无奈之下将这案子上报。

    秦时越接手了这件案子,在他接手后,一番查探,确实找不到能直接证明屠夫杀人的证据,他的供词是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的肉里混了人肉。

    找不到证据,就定不了屠夫的罪。

    秦时越和沈易导师关遇认识,在他苦恼的时候,关遇将沈易介绍给了秦时越,沈易加入后,很快找到了直接证据。

    并且证明人肉的属于者是屠夫的妻儿。

    原来屠夫见妻子与一个男人走得近,便怀疑妻子有外遇,怀疑自己儿子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于是下了狠手将妻儿杀害。

    他本还想杀了那个男人,正好那个男人出差躲过一劫。

    案子破了,屠夫这般凶残的杀害自己妻儿,定会判死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当大家高兴能将屠夫付出代价的时候,屠夫却突然说他有精神病。

    而且经过检测,确实检查出他有精神病。

    所有人默了,万万没想到事情会突然这么发展,精神病不能判处死刑,甚至不能判刑,秦时越愤怒的向上申诉,却没有任何办法,法律就是这样的。

    最后,屠夫被释放,秦时越和沈易不放弃,他俩均认为精神鉴定书有问题,开始抽丝剥茧的查。

    在查的过程中,秦时越和沈易遭遇枪周,秦时越为救沈易中了一弹,要不是当时沈易将白大胖教给他的军体术运用到极致,他和秦时越已经玩完了。

    秦时越中弹的地方离胸口只差一点,几乎去了半条命,现在身体不好也是拜那场伤所致。

    之后秦时越养伤,沈易继续查,终于找到证据,推翻屠夫的精神病之说,屠夫最终被判死刑。

    行刑前点名要见沈易,沈易去了,屠夫从哪来的了张照片出来,指着照片上挨着他站着的男人说:“这是我弟弟。”

    “我死了没什么。”他盯着沈易,笑得阴森又诡异,“因为我知道,我弟弟会为我报仇的。沈易,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弟弟手上。”

    ……

    听沈易说完,白大胖目瞪口呆,心想地球土著够厉害,杀妻儿卖肉,这个操作666啊。

    “也就是说,那个屠夫的弟弟果然来找你报仇了。”白大胖若有所思。

    “秦队,那个司机醒了。”门口传来一道声音。

    几人按下心思,纷纷走出去,沈易也跟下地,秦时越想制止他,想了想又没说,任由白大胖扶着沈易一起去见司机。

    司机伤得很重,身上断了好几根骨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醒过来,可见身体素质比较强。

    他似乎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当沈易等人走进去的时候,纵使动不了,他仍然冷冷的哼了一声,嘶哑着声音:“沈易,你命可真大。”

    “好说。”沈易也不生气,“你命也挺大的。”

    “看来你知道我是谁了,你也别得意。”司机将目光落在白大胖身上,目光怨毒,声音更是阴冷的可怕,“要不是这个女人,你已经死了。”

    白大胖反唇相讥:“要不是姑奶奶我手中少用了几分力,你现在还有说话的机会?”

    听到这话,司机顿时想当事发那一幕——白大胖朝他冲来,一下打碎挡风玻璃,将他扯了出去扔在地上。

    一个普通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他有一百五十斤重,白大胖竟然只凭一股蛮力将他抓出驾驶位。

    到现在他还能清晰的感觉到白大胖抓住他时,陡然传来的巨力。

    “既然被你们抓了,我也无话可说。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没人指使我,是我见到沈易突然起的心思。”

    “我这是杀人未遂,按照国家法律,杀人未遂不会判死刑。正好,我穷得都快交不起房租,你们把我抓了还能给我提供一个包吃包住的地方,非常不错。”

    “至于我为什么要置沈易为死地。”司机环顾四周,冷冷道,“你们应该很清楚,我哥就死在沈易手上。所以我这是在替我哥报仇。”

    果然不出白大胖所料,在听完沈易说的关于屠夫的事后,她便猜司机醒来后会说自己是因为报仇才害沈易,而不是受人指使。

    而且因为有屠夫的事情在,司机说的完全在理,容不得人反驳。

    白大胖直中要点:“你说你不是受人指使,我们也没说你受人指使,这么急着为自己辩护,此地无银三百两吧。”

    司机反应很快:“你们这些条子不都是这样?每一个犯事的都要疑心他背后有没有人。不等你们问,我自己先明说,怎么,这也能犯法?”

    白大胖呵呵,忽的倾身,双眼锁定司机的眼睛,眼底深处银光闪烁。

    她忽然想到,她没有充足的能量让洛基探测司机的记忆,但是她可以让人洛基侵入司机脑海进行干扰。

    这个司机和张茂典是同类人,只要他内心够稳定,洛基就侵入不了。

    但是,司机和张茂典的不同之处在于,现在的司机处于重伤虚弱之际,她完全可以趁虚而入!

    果然,哪怕司机表现的无所忌惮,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但他重伤是不变的事实,全靠那口气撑着,洛基很快就侵入成功。

    秦时越看着白大胖奇怪的动作,脚步一动就想上前。

    对于一些极凶极恶的人来说,哪怕四肢不能动,也有能杀死人的方法。秦时越见过不少这样的疯子,他担心司机突然暴起伤害到白大胖。

    沈易拦住了他,示意他稍安勿躁。

    秦时越只得顿住身子,听到白大胖出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朱相权。”

    白大胖又问:“多大了?”

    朱相权皱了皱眉:“你问这个干嘛?”

    白大胖:“问一问怎么了?”

    朱相权不想回答,但嘴里却不由自主答了:“三十九。”

    “你和你哥哥的感情好吗?”

    “那当然。”朱相权边答连朝沈易看去,目光中是刻骨的仇恨。

    白大胖啧了一声,直接就道:“你背后的人是谁?”

    “我不知道,只知道接头的人姓龚。”

    话一出口,朱相权脸色就变了,他呸的吐了口唾沫,咬牙道:“你耍诈!”

    白大胖不理他:“是姓龚的让你半路劫杀沈易的?”

    朱相权了点头,他明明是想沉默的……

    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的朱相权猛的伸手击在自己太阳穴上,两眼一番,晕了过去。

    正准备问下个问题的白大胖:“……”妈的,对自己下手都这么狠。

    而且她都这么小心了,后者也能察觉到不对劲。果然不愧穷凶极恶的凶徒。

    她转头,对上秦时越一众刑警奇怪的目光,唬了一跳。

    眨巴眨巴眼睛:“大概是看我长得可爱,所以回答了我的问题。”

    众人:“……”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