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9:真凶浮现(二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正文 169:真凶浮现(二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169:真凶浮现(二更)

    对于朱相权竟然会回答白大胖提出的问题,秦时越等人心中虽疑惑,但也不认为朱相权是在撒谎。

    如果他撒谎的话,就不会对自己下手那么狠了。

    于是,新的一点线头又冒了出来。

    指使朱相权劫杀沈易的,是一个姓龚的人,是男是女还不知道。

    “我怎么感觉越来越复杂了。”白大胖说。

    沈易对秦时越说:“我们一个个来,现在当务之急,是抓到引爆煤气罐的凶手。对了,派人监视陈渐兴了吗?”

    “放心。”知道沈易担心什么,无外乎是怕有人会对陈渐兴不利,背后的人既然能干出灭杀警察的事,想来要干掉一个富二代也不是难事,“我派大铁看着。”

    众人不再多说,秦时越让楚安寻带着人在这里看着,他和沈易白大胖匆匆返回刑警大队。

    一进去小毛就迎了过来,瞪着沈易惊恐道:“易子,你怎么就出来了?”

    “会不会说话。”沈易白他一眼,刚刚在车上,白大胖不顾他反对硬是给他头顶的伤输送了能量,不过没有完全让沈易的伤口完全愈合,但也大大减轻沈易的痛苦,是以这会儿他的精神头还不错。

    “陈渐兴怎么样?”

    “他爹妈来了,要保释他。局长大晚上的从被窝里起床,这会儿正在办公室和他爹妈商谈。”小毛眼中有着愤怒。

    “有钱人嘛。”白大胖不无讽刺,“你们那个局长该不会又收下一笔钱,然后……”

    “胖儿!”——沈易

    “陆圆圆!”——秦时越

    “大胖!”——小毛

    三个声音同时响起,尤其是秦时越,声音严肃:“圆圆,这里是刑警大队,说话慎重。”

    白大胖撇嘴,看在沈易的面子上只得住了嘴。

    “你呀。”沈易瞪了眼白大胖,虽然大家心照不宣,可局长毕竟是局长,官大一级压死人。

    他凑在白大胖耳边:“不要在这里说,周围全是耳目。”

    白大胖秒懂,不是不能说,而是不能在这里说。

    作为队长,既然知道了这事,秦时越便要去趟办公室,正好了解情况。

    小毛则带着沈易白大胖去关押陈渐兴的房间。

    后者这会儿正躺在椅子上睡得无比香甜。

    大铁一直看着他,见沈易和白大胖到来,先是关切的问了沈易有没有事,得到摇头答案方才道:“这厮之前还不安的到处走来走去,一副崩溃样。但自他爹妈来后,他就变了。好像笃定自己能出去,一点儿也不怕。”

    沈易拧眉,白大胖则朝拘留室看去。

    陈渐兴果如张茂典所说,三十多岁的样子,相貌倒也算是俊朗。

    大铁说:“已经让张茂典和他对峙过,但他全不承认张茂典所说的,只说张茂典确实送了他表,但是表掉了。张茂典又拿不出确切的证据,只有通话记录,没有通话录音。”

    “这厮还说张茂典是在诬蔑他,总之就是一点也不配合,太极打得相当好,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沈易突然问:“他家搜过吗?”

    小毛点头:“搜了,我带人搜的。”

    “什么也没发现?”

    “没有。”

    “他有说匆忙赶晚间飞机去国外的原因是什么吗?”

    “说了,说是有个哥们儿明天过生日,他赶过去贺生。还给那人打了视频电话,那人也向我们证实了陈渐兴所说不错。”

    “查了陈渐兴最近的行踪没有?”

    小毛有些羞愧:“还在查当中……”

    “易子,你要进去问问吗?”大铁问。

    沈易还没说话,就听到白大胖大喊一声:“原来是这样!”

    白大胖一把抓住沈易胳膊:“我知道了。”

    沈易:“?”

    “我知道真相了。”白大胖哈哈大笑,笑完又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能量,那笑容顿时又僵了。

    自听到陈渐兴爹妈来了后,白大胖心里这火气就在往上冒,后来又听大铁说陈渐兴在他爹妈来了后由不安转化成闲适,显然是觉得自己会很快被爹妈带出去,有恃无恐了。

    白大胖怒火就抑制不住了。为了抓住陈渐兴,他们才会去机场,才会在路上遭到朱相权的劫杀,要不是她反应快,沈易现在已经去地府认亲了。

    搞出这么多事,就为了抓陈渐兴,现在陈渐兴抓着了,然后因为还没拿到在实锤证据,他爹妈一来贿赂贿赂局长,就可以把他免费领走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

    拿他们今天一整天的努力当玩笑吗!

    于是白大胖直接给洛基下死命令,入侵陈渐兴,无论怎样把陈渐兴的记忆给扒出来,如此这般自然就真相大白。

    洛基再三警告,这样的情况可能会让她直接关机。

    但白大胖顾不得了,可况这只是几率问题,不一定就真的会关机,果然,她赌赢了。

    也是运气好,陈渐兴在睡觉,人睡着时,大脑会趋于平静,比他醒着时好侵入多了。

    是以洛基用最少的能量成功侵入,让白大胖看到了属于陈渐兴的记忆。

    而她也没关机,可谓是运气爆棚。

    “我们马上去陈渐兴家!”白大胖兴奋道。

    沈易知道白大胖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话,知道她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刚要点头,一道尖利的声音从后方响起:“凭什么要去我儿子家?你算哪根葱?!”

    白大胖闻声看去,看到四人走过来,三男一女,最边上的是秦时越。

    秦时越旁边是个腹便便的男人,这个白大胖认识,刑警大队的局长,赵远国,她有次远远的看了眼,没接触过。赵远国旁边的是个秃顶男人,再旁边则是个女人。

    白大胖最先注意的也是这个女人,开口说话的正是她。五十多岁的样子,穿着裘皮大衣,打扮时髦,脚踩尖细的高跟,嘴唇涂的血红,正一脸不善的盯着白大胖。

    不用猜,这人铁定是陈渐兴那妈,她旁边那个就是陈渐兴的爹。

    “你儿子杀了人,我还搜不得了?”白大胖冷笑。

    “这是谁?”赵远国脸色不好看,问身旁的秦时越,秦时越淡淡道,“她是沈易的妹妹。”

    赵远国脸色更加难看了。

    女人尖叫:“放你妈的狗屁,我儿子杀人?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儿子杀人了?”

    她旁边大腹便便的秃顶男亦是一脸阴沉的盯着白大胖:“这位小姐,说话可要负责。不然我告你诽谤。”

    “既然你们这么笃定你儿子没杀人,那不妨让你儿子带着我们去一趟呗。”

    “你想得美。”女人在秃顶男的示意下稍稍收敛了些嚣张,“我儿子又没犯事,是你们这群警察吃饱了撑的把他硬是从机场扣过来,现在还要诬蔑我儿子杀人,你们警察就能随便出口定人罪的吗?”

    最初这个女人开口的时候,白大胖还以为这是个没脑的妈,但女人现在说的这番话倒是能看出来有点脑子了。

    “所以我说让你儿子带我们去趟他家,你们俩这会儿过来不正是来接他出去的么,我们顺道过去看看合情合理。还是说你们心虚,不敢?”白大胖一针见血。

    女人一滞。

    “沈易。”赵远国忽然出声,他的官相很合格,不怒自威,看向沈易的目光带着一点不满,“你妹妹只是普通人,让她参与案件本身就不符合。你眼里还有没有规矩?赶紧把你妹妹带下去。”

    接着又对大铁说:“把门打开。”

    场面顿时一度安静,陈渐兴爸妈嘴角一扬,面露得意。

    大铁拿着钥匙,满心的不想打开。

    “我这个局长的话难道听不得了?”赵远国浓眉一竖,“关于陈渐兴,只听了张茂典的片面之词,没有任何真实证据,不能断定他杀人。作为警察,我们没有权利拘禁一个没有犯罪的人。”

    这下,就连秦时越也皱起了眉头,出声:“局长,您这意思是想否决沈易今天一天的努力?”

    他指着沈易头上的纱布:“您好好看看,沈易出了车祸,到现在也没有休息,带着伤查案。”

    赵远国当着陈渐兴爹妈的面被秦时越这么怼,脸色顿时挂不住,刚刚在办公室时,秦时越好歹还给他面子。

    这会儿竟是一点面子也没给。

    越远国眼里的不满愈发浓厚,但是秦时越说得也在理,如果他再发作的话,便是不体恤下属,到时候向上面参他一本就够他吃一壶的了。

    是以他努力放柔表情:“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话还没说完,便见白大胖已经从大铁手中拿过钥匙,打开了门,一巴掌扇在熟睡的陈渐兴脸上。

    因为白大胖动作太快,是以大伙儿都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时,白大胖那巴掌已经扇下去了。

    陈渐兴妈气炸,疯子似的冲进拘留室,嘴里吼着‘我要撕了你的嘴’,被大铁顺势拦住,无论怎么蹦跶都蹦跶不开大铁的铁掌。

    陈渐兴被白大胖一巴掌扇醒,张嘴就要骂,然而,他一睁眼就对上白大胖幽幽的目光,那道骂声被他生生咽了回去,身子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不安自心底蔓延开来。

    总觉得这双眼睛将他从里到外看了个透。

    “你敢不敢带我们去你家?”白大胖盯着他,似笑非笑。

    陈渐兴心中一跳,强自镇定,怒道:“你们不是已经将我家搜了个遍吗?现在什么意思?搜了第一次,还要搜第二次?我都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是张茂典故意诬陷我,你们是听不懂吗?”

    又见自己爹妈走进来,底气更足了:“你们已经非法拘禁我好几个小时,我有权利上告你们。至于我家,真当我陈渐兴是面团,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敢让我们跟着你一起去你家呗。”白大胖呵呵,“陈先生这么害怕,难道你家里藏了什么?比如尸体?”

    陈渐兴脸色一变。

    所有人都惊了下,白大胖耐心也告罄,目光冷了下去:“陈渐兴,本想给你一个机会,你偏偏不接。那就别怪我了。”

    她回头,看向赵远国:“赵局长,陈渐兴的那套海天别墅后院有个井盖,这个井盖通往一个暗室,里面用福尔马林泡着一具女性尸体。”

    “尸体的主人恰好我认识,我的同班同学,杜芸。”

    “是与不是,派人前去查探不就知道了。”

    白大胖说得信誓旦旦,不像是在说谎,当然,如果光凭白大胖这一番说词,赵远国是不会相信的。

    但是,在白大胖说完后,陈渐兴的脸色变得惨白,额头冷汗狂落,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一步。

    这般失态,众目睽睽之下想说没有问题都不行。

    秦时越已经在快速的指挥人手了。

    陈渐兴的爹妈也惊呆了,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两人出品阻止忆经没有任何人理他们。

    包括赵远国。

    赵远国是收了他们钱不假,但如果在有铁证之下的话,他便不能光明正大的包庇。

    除非他不想要这个位置。

    最后秦时越带着陈渐兴一家三口直奔海天别墅。

    沈易和白大胖没去,只要真的找到有尸体,这件爆炸案子想来就该破了。这会儿也太晚了,沈易还有伤,白大胖便不准他去。

    局里有配备临时休息的宿舍,是单人间,白大胖勒令沈易睡觉,她自己则去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买了一大堆东西狂吃,算是补充能量。

    秦时越等人到达陈渐兴的别墅,按照白大胖所说来到后院,掀开井盖下去,果然找到一具尸体。

    这个地说非常隐蔽,而且深入地底,谁会知道这下面居然有个暗室,里面泡着一具尸体。

    这下陈渐兴再也不敢说什么,他妈摔在地上,一脸‘末日’表情。

    之后的收尾工作由秦时越接手,沈易在家养伤。

    家中的尸体被发现后,陈渐生再不复斗志,几下就交待了。

    死者就是杜芸,那个在军营军训时,枪击白大胖的杜芸。后来因为她前男友王启明的介入,在局子里待了几天就被无罪释放。

    后来沈易联系他以前当纨绔时结交的朋友,一番实施,成功的让王启明甩了杜芸。

    这个时候,杜芸家的公司出了问题,巨额债务缠身。往昔疼爱她的父母逼着她去找王启明,王启明厌恶了她,自是不想搭理她。

    陈渐兴跟王启明有来往,他以前追求过杜芸,但因为杜芸和王启明在一起了,他也就没了那个心思。杜芸不知道从哪得知他曾经有意于她,是以找上门来,自荐枕席。

    送上来的美人儿,不要白不要,陈渐兴就这样笑纳了杜芸。

    因为上半年认识张茂典,介绍了医生给张茂典医好张茂典的病,张茂典对他感恩戴德,顺便也知道了张茂典暗地里搞的什么交易。

    后来又听张茂典说,想要女人像狗一样听话还不简单,于是他让人在张茂典那儿拿了些药,按照张茂典传授的经验那样,让杜芸吸食。

    最后将杜芸弄死了。

    而且为了好玩,他每次都是叫杜芸去酒吧的包厢,那天晚上,他让杜芸吸了后,处在闹哄哄的包厢里,也不知怎么的,心里就特别烦躁,不想在包厢里待着,于是带着杜芸出去上车,准备回别墅。

    结果,车至半途,杜芸叫嚣着要下车,闹得动静特别大,无奈之下,陈渐兴只得在路边停下。

    周围没人,杜芸下车不停呕吐,说难受,让他再给她吸一点,禀着快点将她哄完的想法,陈渐兴又给她吸了。

    然而,吸完之后的杜芸非旦没有好,反而抽搐着倒下,不一会儿倒在地上就没了呼吸。

    陈渐兴吓傻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个时候,杜德强出现了,他将这一切拍了下来并勒索陈渐兴。

    至于杜德强,便是周玉清家引爆煤气罐的凶手。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