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7:一身警服,又帅又骚包(二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正文 177:一身警服,又帅又骚包(二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177:一身警服,又帅又骚包(二更)

    谢采君笑了:“妈,你别哭,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有喜欢的人,还有疼爱我的亲人,我真的很满足了。”说着说着,又皱起眉,“爸呢?”

    眼前满是白光,他看不清了。

    “你爸爸在旁边呢。”

    谢采君放了心,点头,缓缓道:“爸,妈,你们还年轻,我去了之后,你们给我生一个妹妹吧。不要弟弟,万一弟弟像我这样不孝,那不是存心来气你们的嘛。”

    刘丽华夫妻俩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

    谢采君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爸,妈,你们要好好的,不要为我伤心太久,你们为我操心太多,我这辈子还不起,下辈子再还。”

    “我这一生,够了”

    慢慢的,声音消失,谢采君已经陷入深度昏迷。医生来看了之后,摇了摇头。

    刘丽华顿时崩溃大哭,就这样,他们一夜没睡,看着谢采君的呼吸一点一点消失。

    那个时候,刘丽华有想过去学校查探陆圆圆的联系方式,是的,在之前她知道了谢采君喜欢的姑娘叫什么名字。

    那是一次无意间听到谢采君发出的呓语。

    之前她就想去查探陆圆圆,忍住了。现在想着自己儿子将要离开人世,想着他那么喜欢陆圆圆,想让陆圆圆过来送他最后一程。

    最后,她终究忍住了。

    谢采君说过,想在陆圆圆心中留下最好的印象,她不想让儿子走得不安心。

    没想到这会儿突然进入一个姑娘,那一刻,没来由的,刘丽华觉得对方就是陆圆圆。

    白大胖点了点头:“我是。”

    她将目光落在已经没有呼吸的谢采君脸上:“我来送送他。”

    一句‘送送’,让刘丽华呜咽出声:“谢谢,昨晚上,君君一直说着你”

    好一会儿,刘丽华的情绪才平静下来,她问白大胖:“你怎么知道”

    她很清楚,她的儿子绝不会向白大胖透露他的病情,可为什么白大胖会这般的准确找上来。

    白大胖沉默了下,她在斟酌语言,片刻后说:“我昨天感觉出来的。”

    “我想他如果生病的话,肯定会选离学校最近的医院,不然他来学校不方便。我想了想,离学校最近的医院就是这家,我来的时候问了下,所以就找上来了。”

    刘丽华:“你一直都知道他生病了?”谢采君不经常去学校,可他的同学没一个知道他生病,她疑惑白大胖是怎么知道。

    白大胖:“我男朋友是警察,所以对一些细节方面比较敏感。”

    刘丽华知道白大胖有男朋友,谢采君告诉她的,她点了点头,擦干眼泪,半是请半是期盼的道:“你能和君君说会儿话吗?”

    她望向谢采君的目光满是悲痛:“君君一直不想让你看到他痛苦的样子,不过这会儿他已经不痛苦了。你若是和他说会儿话,他肯定”哽咽着,说出后面的话,“会很高兴。”

    一群人走了出去,屋子里空了下来。

    白大胖看了看谢采君,轻轻叹了口气。

    昨天她就知道谢采君度不过,可真看到他了无生气的躺在这里,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她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该说什么。她与谢采君本就不熟,只是对于后者的一片赤诚之心,她有些感动。

    一阵风忽然吹过,窗帘动了动,一股清新的花香忽然弥漫开来。

    白大胖一愣,尔后走向窗户,将紧闭的窗帘拉开,这才发现后窗户外竟是个小阳台,窗户没有关紧,是以吹动了紧闭的窗帘。

    在这小小的窗台上,摆满了各种应季的花,这些花,白大胖见过。

    原来谢采君送给她的花来自这里。

    白大胖揉了揉眉心,她心里堵的慌,这些花,不用猜都知道是谢采君种的。

    白大胖每一株都输送了些能量,期待它们代替谢采君能够活得更久一点吧。

    退出窗台,白大胖来到谢采君床边,凝看半晌,道:“愿你下辈子健康长寿。”

    风吹的更急,屋内的香也就更加浓郁了。

    大概是刘丽华向他们解释了,谢采君的各个亲戚看向白大寽的目光都充满感激,这目光看得她很不自在,弄得她做了天大的好事似的,与他们说了会儿话就离开了。

    离开医院,白大胖看了看时间,十二点半,她找了家快餐店,进去点了一大堆吃的。

    刚坐下没多久,就听到隔壁一对小情侣吵架,声音越来越大。

    “放你妈的狗屁!”女孩的声音又高又尖,伴随着这句,还有一声响亮的耳光,“我算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么个垃圾!”

    所有人都将目光看过去,白大胖也不例外。

    挨打的男人没什么,只低着头,而打人的女孩站了起来,泪珠子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我妈说你不行,你穷你养不起我。我不听,我觉得你人稳重,对我好,没钱没什么,只要你对我好,我们可以一起为未来打算。”

    “你当时是怎么对我妈说的?你跪下去说,要一辈子保护我疼爱不让我吃苦,尽你最大努力让我过得幸福。”

    “好。”女孩抹掉眼泪,“我信了,我妈写信了。我爸在我妈的劝说中也信了,我去年嫁给你,到现在一年零三个月又三天,你有给我买过任何一样像样的东西吗?”

    “你总说你没钱,没钱,挣的工资要交房租水电生活。我觉得你说的对,那行,我用我自己的工资买化妆品买衣服买鞋子。你怎么说的?你说买那么贵的做什么,便宜的化妆品衣服鞋子包包都能用,我们要攒钱买房子。”

    男人被他说得头越来越低,拽着纸巾的手愈收愈紧,青筋爆起。女孩继续说:“我不愿意,我花自己的钱给自己买点好东西怎么了?你抱着我哄我,为未来勾画,我也是傻,信了你的话,觉得你说的对。”

    她冷冷一笑:“从此以后,我买廉价的口红,几十块钱的衣服鞋子包包。那些钱我都存了下来,前段时间你给我说和朋友一起要创业,你说得头头是道,告诉我一定能成功,我把钱全给你了。”

    “可你做了什么!”女孩的声音在颤抖,随着她的控诉,周围鸦雀无声,就连刚刚还在哭闹的孩子也停下哭泣,朝这边看过来。

    “你告诉我,那些钱没了!我辛辛苦苦省吃俭用加上我以前的存款一共二十五万,你告诉我没了。”

    “现在你他妈告诉我有个老板瞧上我,让我去陪他一夜,你亏的那些钱他就能给你捞回来。”

    女孩愤怒:“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这种念头也能起,我是你老婆,你让你老婆去陪别的男人睡觉!你”

    “别说了。”男人大喝一声,截断女孩的话,并企图去拉她的手,“这么多人看着呢。”

    “你还知道有人看着!”女孩甩开他的手,将桌上的可乐朝男人泼去,“我就是要他们看看你是长什么样子,有多窝囊。”

    一杯可乐似乎不解气,女孩又端起桌上点的五彩米饭,一并朝男人身上砸了过去:“我当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趣带我来吃快餐,平常用三块钱都要算计半天的人,原来是这茬等着的。”

    “当初我有多爱你,现在我就有多恶心你。”女孩厌恶的看了他一眼,“离婚,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说完拉开凳子往外走。

    “站住。”男人慌张出声,女孩身子顿了顿,走得更快了。

    “巧巧,你别走,你站住!”男人呼喊着,他因追得急,不小心绊了下摔倒在地,眼见女孩快要走到门口,心急之下捡起地上的铁盘朝女孩飞了过去。

    他准头不错,按照轨迹能正正的砸到女孩脑袋,这么大力的砸过去,真砸实了女孩后脑上铁定一大包。

    周围有惊叫声,女孩听到声音立刻回头,正对上飞旋而来的铁盘,瞳孔猛的放大,就在这时,斜方向飞来一根钢叉,准确的击在铁盘上,铁盘转了个方向落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脆响。

    白大胖起身,然后走过去将她刚刚扔出的钢叉捡起来,惊魂未定的女孩见她将钢叉捡起来才知道是白大胖救了她。

    “谢、谢谢。”她的声音因为后怕还抖了抖。

    白大胖对她笑了笑,指着从地上爬起来惊慌失措的男人:“我要打他,你有意见吗?”

    女孩看向男人,眼中倏然蹿起两缕焰火,一个字一个字齿缝中蹦出来:“没、意、见。”

    “巧巧,我不是故意的”那男人试途为自己解释,想过来,却又不敢。

    白大将钢叉递给女孩:“给我拿好。看清楚,怎么对待渣男。”

    “哭和吼是没有用的。”

    白大胖转身,随便从周围拖了把椅子,椅子脚擦着地面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周围人见状,倒吸口凉气。

    男人被白大胖这阵仗吓到了,一看这样子就知道对方不好惹,他慌乱往后退,嘴里说:“你、你要干什么,打人是犯法的!”

    白大胖冷冷勾唇,也不说话,手一勾将椅子举起来朝男人砸了过去。男人闭上眼啊的尖叫,只闻砰一声响,身上却没感到痛意。

    他不由睁开眼,却见椅子落在自己跟前,并没有砸到他。

    然而,那口气还没有吐出时,眼前人影一闪,紧接着身体一轻,他整个人朝后飞了出去,撞在墙上,软软滑倒。

    这还不够,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白大胖重新拿起椅子,将椅子掰平了,当板子一样打在男人身上。

    男人被打得哭爹叫娘,嗷嗷直哭,不一会儿大喊:“巧巧,救命,我错了我错了,救命,让她不要再打了”

    他也是个明白人,看出白大胖是在替他老婆出头。

    如果在之前女孩看到这幕估计会心软,但当男人将盘子甩向她时,心里最后的那点情意也消失了。

    她上前,冷冷看着这一幕,一个字也不说。

    不过男人的话也稍稍唤回她的一些理智,她自是希望男人多挨点打,可又真怕打出什么事来,白大胖这个打人者会受到牵连。

    她刚想说话,白大胖就出声了:“还有力气求助,看来打得不还不够。”

    边打边看向女孩:“心软了?”

    女孩与白大胖目光对上,愣了下后赶紧摇头。

    白大胖复又转过头:“如果你点头了,我会连你一起打。”

    女孩:“”好险。

    五分钟后,白大胖停下动作,男人已经鼻青脸肿,鼻血狂流,白大胖有分寸,她控制了力度。会让男人感受到疼,但也就是些皮外伤,养养就能好。

    “滚。”

    男人咬着牙爬起来,他怕极了白大胖,生怕再不走的话白大胖又会揍他,甚至连女孩都不敢看一眼,扭曲着脸跑了。

    接着白大胖把手中的武器左扭右扭,不一会儿就恢复它原来的样子,丝毫不影响使用。

    店长本想过来询问赔偿事情,见状,默默将话咽了回去。

    算了,这么厉害,她还是别问算了,万一部问毛了发火将整个店给砸了怎么办。

    哪知这个念头刚刚闪过,便见那姑娘看了过来,对她笑了笑:“放心,能使用,没问题。”

    店长:“”可怕。她硬是从这个笑容里看到了意味深长。

    白大胖没打算和女孩交谈,她自顾的回到她的座位坐下,享受她之前买的食物。

    都凉了,啃了一口汉堡的白大胖不由给自己一个白眼,要不是为女孩出风头,她的汉堡才不会凉呢。

    转念一想,揍了一个人,心中那点在医院里残留下来的心塞彻底消失。

    没过多久,白大胖对面的椅子坐下个人,一份浓香的烤鸡翅推到她面前。是那个女孩:“刚刚真的特别谢谢你。”

    “没什么。”白大胖也不拒绝,拿了根鸡翅扔进嘴里,“顺手而已。”

    女孩苦笑,如果说击掉砸向她的铁盘还能算是顺手,那么后续替她教训她老公怎么也不能顺手吧。

    对白大胖,女孩是充满感激的,如果之前她能有白大胖这样的气势和果敢,早就摆脱现状了。

    “我叫郑七巧。”

    白大胖顺便道:“七巧节出生的?”

    郑七巧笑着点头:“我妈觉得那天日子好,而且我没怎么折腾她就生下来,所以干脆给我取了这名字。”

    既然对方报了名字,她要是不说显得小气巴拉的,白大胖便也给她说好她的名字,当然,说的是官方名‘陆圆圆’。

    郑七巧说:“我请你看电影吧。”

    白大胖不明所以,我俩不熟吧?

    郑七巧说完也觉得有点突兀,对方不一定有时间:“你下午有事吗?”

    白大胖摇头。

    “那就太好了。”郑七巧松了口气,“我实在是闷太久了,这些事都不敢和我妈说。今天实在忍不了说出来,这会儿我也不想回家。”

    白大胖想了想,最终没有拒绝郑七巧的请求,吃完东西后和她一起去了电影院。

    进入电影院后,白大胖还拍了张照片给沈易发过去,并附文:第一次地球影院经历,献给别人了。

    不一会儿沈易回复:怼怼更健康:和谁?

    我是老大服不服:快餐店救顺手救的可怜姑娘。对方请我看的。

    怼怼更健康:你最近怎么老是救人?安分点!

    我是老大服不服:我看你是嫉妒了吧?

    然后沈易就不回她了。

    白大胖也收回手机,专心至致看电影,不过没多久,她就感觉到身旁的郑七巧在哭,泪水流得很急,却没有声音。

    再看屏幕,原来,这是一部关于初恋最终没有走到一起的故事。

    等到影片结束,两人从影院出去,白大胖当作没看到郑七巧哭肿的眼睛,正准备说什么,余光去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沈易。

    一身警服,又帅又骚包。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