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8:厉害了,结婚戒指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正文 258:厉害了,结婚戒指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258:厉害了,结婚戒指

    一查,就有了线索,有了线索,那就更好查了。

    白大胖其实不明白,以前看到楚心媛和沈天钦相处时,能感觉到楚心媛挺爱沈天钦。

    尤其是当初她替沈天钦医腿时,那一次沈天钦忽然出了车祸,她和沈易赶往医院时,楚心媛的紧张害怕心疼不像是假的。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白大胖问。

    沈天钦垂眸,掩盖住眼中的思绪:“我也想知道。”

    只是,他问了,楚心媛却没有回答他,只看着他笑,边笑边哭,边哭边喊‘这是我应得的’。

    其实或多或少,沈天钦能猜到楚心媛为什么这么做。

    他宁愿自己猜不到。

    楚心媛性格本就强硬,大家庭里出来的,自私自利是少不了的。要不然沈博山也不会爱上赵青灵,后来赵青灵离开,沈博山与楚心媛感情愈发不好,甚至那段时间沈博山持续买醉,夜不归家。

    甚至在外面又养了外室。

    最后为了能让沈博山能将心思放在家里,能回到这个家,楚心媛忽然就想到一个办法。如果如果沈天钦出事,是不是沈博山就能回家了?

    毕竟沈博山只有沈天钦这一个儿子,是把沈天钦当继承者来培养的。

    所以,有了那场车祸。

    白大胖拍了拍他的胳膊:“别想太多,你没做错,有道是虎毒还不食子呢,你那妈既然能狠下心毁你的腿,让你在轮椅上坐了十多年,你也别对她抱有太大感情。”

    “有那心思还不如多挣点钱,然后娶个老婆好好疼,再生个女儿啥的,这样不就完美了。”

    沈天钦满腔郁愤的心思被白大胖这一通话给搅散,忍俊不禁:“你这安慰方法倒也另类。”

    白大胖眨巴眨巴大眼睛:“我有说错吗?”

    “对,你没说错。”沈天钦深吸口气,看向白大胖,片刻后,叹道,“可惜,想讨个好老婆太难了。”

    “那有什么难,我给你介绍。”白大胖拍着胸脯,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样子。

    沈天钦眼中升起笑意,目光温柔的落在白大胖脸上,那目光太过专注。白大胖想不注意都不难,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这有什么好看的。

    好在沈天钦很快收回目光,话锋一转,道:“听说你和小易要结婚了。”

    “对呀。”说起这个白大胖就郁闷,“本来我们打算到帝都,户口迁过去就去领证,结果出这么一档子事,之前我们算的吉日都耽搁了。”

    说着她又压低声音,看了看身后的卧室:“不过你们家老头大概撑不了多久,不可能他一蹬腿,我和沈易就结婚吧。估计还得等几个月。”

    “到时候会举办婚礼吗?”沈天钦又问。

    “太麻烦了。”白大胖条件反射的皱眉,“不就结个婚嘛,弄那么繁杂干嘛。”

    沈天钦失笑:“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像你这么不重视结婚的女孩。”

    白大胖耸肩。

    沈天钦试探道:“既然不办婚礼,领证那天,若是我在帝都,我们一家人吃个饭,可好?”

    白大胖想了想,觉得没什么,当即点头:“行啊。”

    两人又说了些话,身后门打开,沈易走了出来。

    白大胖奔过去,沈易笑着揉了下她的头发:“还不错,感觉他气息要强了许多。”

    接下来几天白大胖和沈易就住在沈家别墅,得知父亲病重,沈千羽也从学校回来。

    当时白大胖三人在客厅用饭,沈千羽开门进来时,看到沈易和白大胖,怔了下,破天荒的没骂人,只抿了抿唇,道:“爸呢。”

    沈天钦:“楼上休息。”

    又道:“还没吃饭吧,过来吃。”

    自从楚心媛出事后,沈千羽就没再和沈天钦说话,她看了眼沈天钦,扔下钥匙,几步上了楼。

    沈天钦神色自若:“我们继续。”

    过了会儿,沈千羽叮叮咚咚跑下来,眼眶通红,显然是哭过。

    她走到桌边,也不坐下,只是用冰冷的目光梭巡着白大胖三人,最后定格在沈易身上:“你回来做什么?”

    “来看我们笑话吗!”

    沈易回看她一眼,没理她。

    “你说话啊!”沈千羽咬唇大喊。

    “说什么。”沈易头也不抬,夹了块鸡肉到白大胖碗里,“这个味道还不错,你试试。”

    “沈易!”沈千羽啪一声将手拍在桌子上,桌上的东西都震了震,“你不要得意!”

    沈易终于抬头,怜悯似的看向她:“你告诉我,我得意什么。我有哪点可得意的。”

    沈千羽一滞,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我对你们沈家的财产不感兴趣,你妈的死也怪不在我身上,从头到尾,从小到大,我有做过哪点对不起你们母女的事?我不对你发火,是因为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你不想认我这个哥,你以为我愿意认你这个妹?”

    沈千羽脸色胀红,那是气的。

    “还有,别以为我愿意回来,等爸的事了了,我立马走,弄得我愿意见到你似的。”沈易冷哼一声。

    “还有,都这么大人了,能不能成熟一点,不要那么幼稚?”沈易喝了口汤,润喉,“别一副全世界都欠你的样儿,想想你亲哥。在场当中,论谁最惨,不是你,不是我,是你亲大哥。”

    沈千羽脸色一白,转头去看沈天钦,却见沈天钦低头淡淡喝汤,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白大胖悄悄肘了下沈易,意思让他收着点,沈天钦够惨了。

    沈易给她使了个眼色,放心吧,他那大哥的心理强度非一般人比拟。

    “千羽,坐下吃饭吧。”沈千羽再次出声,并且拿过沈千羽的碗,替她盛了满满一碗饭。

    “啊!”沈千羽抱住自己的脸蹲下身嚎啕大哭,边哭边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中间白大胖好心的插句:“别自欺欺人了。”

    “要你管。”沈千羽抽空回了句。

    白大胖耸肩,不再说话。

    兀自哭着的沈千羽发现这一次再也没人哄她时,哭声渐渐小了下去,再抬头,正对上沈天钦的目光:“哭完了?哭完就吃饭吧。”

    最终,沈千羽老实的坐在餐桌旁,咽下这碗对她来说复杂难言的米饭。

    三天后,沈博山停止呼吸,不过他的脸上却带着迷之笑容,似乎是看到什么美好的画面一般。

    之后沈易和沈天钦一起处理沈博山的后事,等处理完,沈易带着白大胖回了帝都。

    临走时,沈千羽找上他们。

    这会儿白大胖和沈易是在自家那栋别墅,昨天回来的。

    好歹回一次海市,不回自家别墅瞅瞅实在不妥。

    沈千羽倚在门口,目光复杂的看着收拾东西的二人:“以后还回来吗?”

    “偶尔可以回来旅游旅游。”白大胖代替沈易回答。

    “我又没问你。”沈千羽满脸怒色。

    白大胖:“我的话就是我家沈易的话。”

    “不要脸。”

    “你说谁不要脸?”白大胖冷笑两声,“再说一遍试试。”

    沈千羽张张唇,到底没那个胆子说第二遍,只得恼羞成怒的朝白大胖哼了一声。

    “要是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白大胖可没那个心情惯她的小姐脾气。

    “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地方,凭什么赶我走。”沈千羽刚刚压下去的怒气腾的一下又升了起来,“沈易还没开口呢。”

    白大胖啧啧两声:“我们家沈易绅士,不想对你一个女人无礼。”

    “你。”沈千羽指着白大胖,气得浑身发抖,“沈易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女人。”

    “没办法。”白大胖摸着自己的脸,“谁让我长得这么美呢。”

    沈千羽:“”

    她愤怒的从身上口袋里取出一个取出一个袋子,狠狠砸向白大胖:“我是疯了才会来这里。”

    接着转身跑走了。

    白大胖条件反射的接住袋子,从里面掏出一个盒子,白大胖咦了声,沈易走过来:“是什么?”

    看见盒子也是愣了下,盒子上面写着新婚快乐。

    两人互视一眼,白大胖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两条红绳,细看之下,红绳竟是一个个小小的同心结组成,每根红绳都串了个银币。

    银币上分别刻着两人的肖像,靠近心脏部位,沈易的心脏刻着白大胖名字的缩写,白大胖心脏的位置刻着沈易名字的缩写。

    看了半晌,白大胖有些不敢相信道:“这是沈千羽送给我们的结婚礼物?”

    “应该是吧。”沈易也有些不确定。

    怎么觉得这有点玄幻。

    但是,这东西是沈千羽亲自扔过来的。

    白大胖忽然明白‘女大十八变’这句话的意思了。

    这才几天呀,沈千羽就变得没这么讨人厌,也是挺不容易的。

    看出来,这份新婚礼物虽然不贵重,但显然是花费了心思的。

    白大胖两条项链拎起来看:“这哪个雕刻师,把我俩雕得这么丑。”

    说是这样说,两人却互相手链截在自己手上。

    回到帝都,沈易带着白大胖去见了宫俊。宫俊七十多岁,确如宫羽所说,身体不大好,对于沈易,宫老爷子的感情很是复杂。

    不过到底活了七十多年,也明白这一切怪谁都怪不到沈易身上。宫老爷子很快就释然,向沈易了解了下他这些年的近况,尔后又看向白大胖,只觉得两人站在一起非常登对,连连点头。

    两人陪宫老爷子家吃了顿午饭,之后在宫老爷子的极力挽留之下告辞离开。

    “胖儿,今天几号?”出得宫家大门,坐上自己个儿的车,沈易启动车子时忽的问。

    白大胖想也不想的回答:“十月十号。”

    “双十,好日子。”

    白大胖斜乜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沈易指着外面:“你看今天天气也不错,不冷不热。”

    白大胖瞅了瞅外面的大太阳,没说话。

    沈易把脑袋凑过来:“胖儿,哥带你去个地方。”

    白大胖挑眉,心中隐约有了猜测。

    一个小时后,沈易将车停在一家高档珠宝店外。

    “欢迎光临。”店里的店员用最甜美的声音说着迎宾语,“这位先生和女士,不知你们想选什么?”

    沈易揽着白大胖,用最低沉的声音道:“婚戒。”

    那姑娘脸唰一下就红了,明显是被沈易的声音给撩到了。

    沈易若是故意压低声线说话时,他的声音会变得低磁而性感,特别的撩人。

    “这边请。”

    接下来店员们开始用她们的三寸不烂之舌,将她们店里的戒指夸的是天花乱坠,沈易和白大胖非常默契的将她们的话屏蔽。

    两人在柜台上梭巡,沈易附在白大胖耳边:“有没有看上的?”

    白大胖托着下巴,然后摇头。

    “那咱就换一家。”

    直到夜幕西垂,从一家珠宝出来的沈易对着身旁的白大胖:“我的祖宗,你到底喜欢啥样式的?”

    逛了一下午的珠宝店,白大胖愣是没一个能看得上眼的。不是嫌这个不够亮,就是嫌那个样式不好看,或者就是硬度不好等等

    “是不好看呀。”白大胖横了他一眼,“算了,我自己做。”

    “啊?”沈易卡拉一声,下巴似乎都断了。

    却见白大胖不似开玩笑,不由苦笑:“我说白大胖,你丫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儿。”

    结婚戒指要是都让你做了,他这个老公到底能干嘛!

    白大胖幽幽道:“我本来一直就打算自己做戒指,怕伤你自尊,所以没说。可你自己看,今天下午看的这些,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我轻轻一捏就坏了。”

    沈易:祖宗,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拥有这么恐怖的力气吗。

    他怂,不敢说。

    然而,很快他就震惊的合不拢嘴了。

    回到家,白大胖从纳米戒指里掏出一块硬币大小的不规则蓝色晶体,她解释:“这是蓝银石,没什么作用,一般就是拿来装饰家里的。”

    她输了些能量进去,蓝银石开始发出淡淡的蓝光,那蓝光投射在空中,开始一闪一闪渐变,就像外面的霓虹灯。

    虽然漂亮,却很闪眼睛。

    “仔细看着。”

    白大胖手心冒出银光,蓝银石在她手心融化,化成丝丝蓝色的细流,接着这些细流开始扭曲堆叠,如同一个个蓝色小精灵,慢慢的,它们变成两个圆圈,其中一个中间鼓动,慢慢变成一朵特别细小的花朵。

    “这是非列科星的星际图腾,凯丝蒂尔,意为永生。”

    十分钟后,两枚戒指躺在白大胖手心。

    本该是蓝色,不过白大胖知道这颜色太过招摇,是以将戒圈的颜色改变成淡银色,细看之下仍然能看出淡淡的蓝色。

    当然,属于白大胖的那枚戒指上的凯丝蒂尔,白大胖仍然让它保持着蓝色。

    白大胖还在细细打量戒指,沈易已经拿起属于她的那一枚,执起她的左手,轻轻将戒指推进白大胖的无名指上。

    不知为何,白大胖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快。

    不就是戴个戒指吗,你跳那么快做什么——白大胖鄙视自己的心脏。

    “该你了。”沈易略带炙热的气息洒在耳边,白大胖立刻回过神来,近乎粗鲁的将戒指给沈易戴进去。

    她抬头,发现沈易的目光不对劲,似乎带着火焰

    脑海刚闪过这个念头,沈易的吻铺天盖地的侵了过来。

    白大胖反手抱住沈易脖子,热情的回吻过去。

    这几年来,两人之间的亲热次数多得数不过来,每次到关键时刻,沈易都会停下来。

    无论白大胖怎么诱惑,沈易都不动。

    好几次白大胖怀疑沈易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让洛基好好检查,可得出来的数据再正常不过。

    白大胖百思不得其解,明明都石更成那样,为毛还要缩回去?

    就不怕憋坏?

    有次她这样当面问沈易,沈易气的脸都变了,然后就没然后了。

    难道今晚终于能如愿了吗?

    白大胖连打kiss边兴奋的想!

    接个吻就能吸收到能量,那啥那啥后,是不是能量会更多?

    然后,最后关头上,沈易忽然止住身体,将唇覆在白大胖耳边,声音里是压抑的**:“等后天咱们领了证”白天沈易查了农历,后天是个好日子,宜嫁娶。

    白大胖光溜溜的躺在床上,嘴里正说着让沈易揉重一点,听到这话时,一脸不可置信:“特么的老娘全身都脱了你给我说这个?!”

    沈易:“”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