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梦里水灾 (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梦里水灾 (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沈丹遐,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才不是那个意思。”徐纹慌张地嚷道。

    “哪是那个意思?”沈丹遐挑眉,看着她,如同在看一个跳梁小丑,眼神鄙夷。

    “当客人的挑剔主人家这不好那不好的,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你要嫌弃就别来呀,什么玩意?”俞宜纱冷嘲道。上梁不正下梁歪,几个姨表姊妹就没一个懂事的。

    “关你什么事,要你多嘴。”徐纹怒道。

    “大路不平,众人踩,跑人家的乔迁宴上大吵大闹,这是想干什么呀?”江水灵插嘴道。

    “败兴的玩意。”一个姑娘不屑地骂道。

    “做亲戚的,就是怠慢点,也该体谅,何况没有怠慢,好茶好糕点的待着,都塞不住臭嘴。”

    “沈家有这样不懂礼数的亲戚,实在是太倒霉了。”

    乔迁宴请的是近亲和好友,来得大多是与沈家交好的,怕事的缩着,不怕事的、还有存着讨好沈家之意的人,仗义出言数落起徐纹来。徐纹不是诸葛亮,没办法舌战群儒,一开始还能辩驳几句,后来就吱不了声了。

    等姑娘们数落够了,一直低着头,攥着拳的徐纹抬头瞪着沈丹遐,诘问道:“沈丹遐,这就是你家的待客之道吗?”

    “客不良主不顾。”沈丹遐直接打她脸,要是可以,真想将人赶走。

    “茶是上好的茗眉,干果八碟,糕点八碟,鲜果四样,这样的待客法,你还不满意?你还想怎样?你又不是菩萨,难不成还要我们供着你?”袁清音忍不住出声了,身为沈柏密未过门的媳妇,她是不方便过来作客,但她又是沈丹遐的闺友,顾不得些俗礼,随母亲过来道贺。

    “你们,你们给我等着。”徐纹猛然站起来,用力地踩着步子出去了。

    “沈九,她这是去找她娘告状去了,还是去找你娘告状去了?”江水灵问道。

    “依她的性子,应该是向她娘和我娘告状去了。”沈丹遐不慌不忙地道。

    “我们也过去,难道就她会告状,我们也会。”有不怕把事闹大的姑娘忿忿不平地道。

    “明明是她做错了事,还想恶人先告状,真是太讨厌了。”袁清音不悦地道。

    徐纹有些犯众怒了,沈丹遐却不想顺势过去告状,今天是她家乔迁之喜,她不能为了这么个小人,毁了自家的热闹,笑道:“大家稍安勿躁,她去告状是告不准的,在亲戚家闹腾,她不要脸面,她娘还要脸面,我们就坐等看她笑话好了,不用配合她。”

    “这话有道理,咱们就等着她灰头土脸的回来。”李娴抚掌道。

    徐纹的走开,反而让气氛变好了,说说笑笑了一会,婢女过来请众人入席,姑娘们的位置,到是没有严格的像太太那边一样,依照品级就座,都交好的坐一桌。徐纹是很注重身份等级的,见她过来,沈丹遐将她安排在第一张桌子,省得她挑刺。

    徐纹被沈妧妧教导了一番,安静了下来,那怕其他桌上窃窃私语的笑话她,她也只是面露怒色,却不敢再闹争端。到了申时正,宾主俱欢而散,沈妧妧因为沈母没来,没人撑腰,没去陶氏面前哆嗦,去找了沈穆轲,“三哥,不是我喜欢多嘴,实在是有些事不吐不快,三嫂出身卑微,不会管教孩子,你别一门心思的扑在公务上,也抽点时间管管内宅。遐丫头怎么说也是你的嫡女,十一二岁的人了,还一点道理都不懂,家里请客却和客人起争执,闹得不可开交,这是在扫你的颜面。三哥,遐丫头的相貌是一等一的,品行不好,趁她小现在管束还来得及,你可别让三嫂把人给教废了,白养十几年,一点用处都没有。”

    分了家,搬了新宅子,沈穆轲成了真正的一家之主,心情愉悦,中午同僚、好友一劝,他就一杯饮尽,虽喝了醒酒汤,但这酒没有完全醒过来,还处于醉酒状态;沈妧妧的话,如春风过耳,沈穆轲根本没听进去。当然沈妧妧也不算做了无用功,隔墙有耳,伺候沈穆轲的婢女,把她说得话,原原本本禀报给了陶氏听。

    陶氏恼怒地将手中的杯子重重地放在茶几上,“招财,看来给她的教训还不够。”

    “太太,要不要再设过一回仙人跳,再讹她一笔银子?”招财提议道。

    “一个法子不能用两回,何况她赔银子,只会让她肉痛,不会让她心疼。”陶氏眯了眯眼,“本来这事不该牵连小辈,可她居然想坏九儿,那就休怪我出手动她的儿子。”

    “太太是想要他们的手还是脚?”招财语气平静的好像是在问陶氏是喝红茶还是喝绿茶。

    “招财啊,太凶残血腥不好。”陶氏淡笑道。

    “那太太打算怎么动她的儿子?”招财虚心请教。

    “找人将他们骗去外地,让他们身无分文,乞讨回锦都。”陶氏沉声道。陶氏为人母,也没想过让沈妧妧丧子,不过是吓吓唬唬,找点事给她操心,免得多管别家的闲事。

    “奴婢这就去办。”招财笑应着退了出去。

    次日午后,高榳从宫中出来,想法设法甩掉赵诚之来沈家三房这边见陶氏。高榳出宫一趟不容易,他不想应酬沈母等人,更讨厌沈丹念那浅显的献媚,已有数月没见过陶氏。

    “母亲,现在好了,分家了,以后我有空就能过来看母亲了。”高榳开心地道。

    “以后你有空就来。”陶氏笑道。

    “找一天,我早早过来,在家里吃午饭,母亲给我煮蛋丝银芽、蜜汗叉烧肉和辣酱嫩鸡。”高榳亲昵地道。

    “好好好,母亲给你煮。”陶氏慈爱地笑道。

    “母亲,您觉不觉得今年的天气比晚年冷?会不会引发雪灾?”高榳前世二十出头就死了,而且有些事发生在他年幼时,记得不太清。

    陶氏想了想,道:“没有雪灾。”话音一落,骇然想起一事来,“明年二月中旬,沅江沿岸,大雨倾盆,到三月底,以致积水横决,泛滥雁、零、潭、武陵四府汪洋一片,大水围城一月方退,田亩田禾漂荡无余,溺死者四万余人,浮尸蔽江,受灾者达五十万人。”

    “沅江年年冬季枯水时都修堤,怎么会这么严重?”高榳惊住了。

    “沅江雁城草修官堤,遭遇洪水,堤因水溃倒,大水倾泻,泛滥成灾。”陶氏叹气,“榳儿,有些事是改变了,但天灾不会变,这个是天灾加人祸,我不知道还会不会发生大水围城一事,但是小心总没大错,你派人去雁城,看看那一段河堤,若真是有问题,赶紧想办法加固河堤,不要造成那么大的伤亡。”

    “母亲放心,这事我记住了,我会立刻安排人去雁城。”高榳肃颜道。

    陶氏努力回想道:“雁城的知府被押解回京后,曾说过他会这么敷衍了事的修河堤,是有原因的,工部户部有人勾结贪污官银,雁城无银修河堤。”

    “母亲,您把您记得的事,都告诉我吧。”高榳请教道。

    陶氏揉揉太阳穴,道:“我困在内宅,外面的事知道的不多,我知道沈穆载有贪污官银,至于是不是和这件事有关,我不太清楚。”

    “没关系,我可以让人去查,象这种蛀虫,就算与那件事有没有关,也必须清除。”高榳淡笑道。

    “是得清除,官银岂是那么好用的。”陶氏皱了下眉,“这事闹大了,会不会连累到沈穆轲?”陶氏是矛盾的,她既盼着沈穆轲倒霉,可又怕沈穆轲倒霉;沈穆轲是三个孩子的生父,沈穆轲跌落泥坑,三个孩子势必也会沾上泥水。

    “不会,我会想法把沈大人摘出来的。”高榳对沈穆轲的感情也挺复杂的,一边感激他培养他,一边恨他对自己太严苛。

    “那就好。”陶氏轻松地笑了笑。

    高榳又问了一些事,见时辰不早,告辞离开,去寻徐朗为他暗地里买的宅子,见私下的招揽的人。商量后的结果是,徐朗去雁城查河堤一事;查工部户部勾结贪污官银一事,由沈穆轲明面上查,私下让程玿去查;顺王和人私下开采银矿一事,由赵诚之去查;晋王卖官卖爵一事,由程珏去查……

    把事情安排妥当后,高榳去见了找他找得差点急死了的赵诚之,跟他提了句查顺王和人私采银矿的事,让他准备准备出京去查;赵诚之看了眼这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的表弟,笑道:“多谢大皇子信任,下官一定明查暗访,查清楚此事。”

    “此事查清楚之后,我会让父皇让你负责开采银矿的。”高榳笑道。这是要给甜头给赵家占,他要赵家完完全全支持他,支持他这个人,而不是因为赵后而支持他,那太不稳靠,万一赵后老蚌生珠,再产一子,就会给赵家另一个选择,他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多谢大皇子。”赵诚之脸上的笑意真诚了几分。

    高榳在赵诚之的陪同下回了宫,通过私下的运作,一切和商量好差不多,除了去雁城查河堤一事是工部左侍郎方铭大人,其他人没有改变。高榳不相信方铭,暗中让徐朗前往雁城。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