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己之私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己之私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沈柏寓昨儿想偷溜出去玩,被沈柏密逮了个正着,今天只能老实的皱着眉头,坐在书案前看书;惜时安静地侍奉在旁,不时含娇带羞得抬眼看沈柏寓,脸颊染着两团红晕。

    沈丹遐进门看到这副红袖添香的架式,嘴角抽了抽,挥手让惜时退下,“不必送茶水进来,下去吧,我有话要和小哥说。”

    惜时福身行礼,退了出去。

    沈柏寓放下手中的书卷,侧转身子,面对沈丹遐,笑问道:“要跟小哥说什么?”

    沈丹遐在书案边的椅子上坐下,抿了抿唇角,道:“小哥,你和大哥是双生子,如今大哥要成亲了,小哥,你呢?打算什么时候成亲?”

    “我不着急。”沈柏寓笑着挠了挠头,“妹妹,是不是母亲跟你说什么了?”

    沈丹遐眸光微转,试探地问道:“小哥,你有喜欢的姑娘吗?”

    “没有。”沈柏寓摇头。

    “真的?”沈丹遐怀疑地问道。

    “真的,骗你是小狗。”沈柏寓赌誓道。

    沈柏寓虽然性活脱,但是不会撒谎,沈丹遐知道常清友说得两情相悦是假的,稍感放心,状似随意地道:“中午我去饕餮馆吃午饭,遇到了常清友。”

    “她怎么会去饕餮馆?”沈柏寓问道。

    “去卖唱,然后问我,你的伤好了没?小哥,你什么时候受得伤?伤哪儿了?请大夫看过了吗?”沈丹遐语气淡淡,眼神紧张地盯着沈柏寓。

    “我没有受伤,不过就是那天帮她垒柴时,被木刺刺了一下,大惊小怪的。”沈柏寓伸出右手中指,“你看,都好了,没什么。”

    沈丹遐扫了一眼他的手指,那儿早已看不出被刺的痕迹,皱眉问道:“小哥,你为什么这么帮着常清友?”

    “我看她可怜。”沈柏寓实话道。

    “就看她可怜,没别的意思?”沈丹遐问道。

    “妹妹,你怎么跟大哥一样,我真得只是看她可怜,想帮她一把而已,我对她没有别的意思。”沈柏寓被沈柏密训诫过一回了,一下就听沈丹遐问话的意思来了。

    “你对她没别的意思,可她对你有别的意思,你知道她跟我说了什么吗?”沈丹遐见沈柏寓急了,也不绕弯子了。

    “她跟你说了什么?”沈柏寓皱眉问道。

    沈丹遐冷笑一声,道:“她说,你在桂花巷给她租了间小院子;她说是等她守了孝,你就跟家里说你们的事;她说你们两情相悦;她说你会娶她为妻。”

    沈柏寓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她怎么能乱说,我什么时候给她租小院子,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娶她了。我我我我,她她她她这是在胡说八道。”一着急,结巴了。

    “小哥,这事你打算怎么解决?”沈丹遐挑眉问道。

    “这事没什么需要解决的,我以后不去帮她,不就可以了。”沈柏寓想法简单。

    沈丹遐不雅地翻了个白眼,道:“小哥,你太天真了,她好不容易攀扯上你这官家子,你觉得她会就此撒手吗?她不会的撒手,她会死缠你不放的。”

    “不会吧。”沈柏寓不确信地道。

    沈丹遐哼哼冷笑,“小哥,你惹大麻烦了,知道吗?”

    沈柏寓咽咽口水,“妹妹,我该怎么办?”

    “她家是哪儿的?”沈丹遐问道。

    沈柏寓摇头,“不知道,我没问过。”

    沈丹遐苦恼地抚额,被她小哥的单蠢打败了,这事要让他来解决,不知道会解决成什么样。沈丹遐无奈地道:“行了,这事我帮你解决。小哥,以后你别这么同情心泛滥,要知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知道了,知道了,大哥已经教训过我一回了。”沈柏寓缩着脖子道。他明明是想做好事,想帮人,怎么最后变成这样一个结果?

    沈丹遐解决这事的方法,简单粗暴、干净利落、行之有效,让莫失问出常清友是那里人氏,安排人送她回家。常清友试图反抗,但是胳膊扭不过大腿,在她离开锦都的这天,徐府门外来了两个衣着破破烂烂、身上头上脏兮兮,还散发着一股酸臭味的人。

    徐府的门子拦着两人不让进,恶声恶气地赶他们走,“滚滚滚,你们这两瞎了狗眼的东西,这是礼部尚书家,不是你们可以乱闯的地方,要乞讨去大街上。”

    “混账,你才瞎了狗眼,少爷我回来了,还不赶紧向内通报。”其中一人飞脚踹那门子道。

    “少爷?”门子双手揉了揉眼睛,瞪大了细看,好嘛,这个臭哄哄、瘦骨嶙峋的人,似乎好像真是他家失踪两月的少爷。

    徐朝徐胜一路乞讨,受尽磨难,终于回到了锦都。为两个儿子担忧得茶饭不思,瘦了一大圈,神智有些不清的沈妧妧搂着两个足足洗了七盆水,才洗干净一身污垢,换上锦衣,恢复了贵公子模样的儿子,嚎啕大哭,有种失而复得的庆幸,“这两个多月,你们到底去哪儿了?”

    徐家几房人都快把锦都城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人,沈妧妧还以为她这一辈子的谋划就这么付之东流了,徐奎这一支积攒下来的一切,全要便宜徐朗那个逆子了呢,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两个儿子平安归来。

    徐朝徐胜一脸懵,他们至今也没想明白他们是如何从锦都去到怀阳的,他们在怀阳城外一间破庙醒来,身无分文,花了一天时间,才搞清楚身在何处。从徐朝徐胜口中,问不出任何有用的讯息,这件事成为了一个悬案;此事的后遗症就是沈妧妧不放心两人,为他们每人配了八个长随,并且急着为徐朝相看亲事;究竟是想让儿媳帮着管儿子,还是怕徐朝再出事,给他留个后,就只有沈妧妧自己才知道了。

    只是徐朝上面还有一个徐朗没成亲,兄长未娶妻,依照规矩,做弟弟的是不能抢在前头娶妻的,得有个长幼顺序。沈妧妧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晚上就跟徐奎提及徐朗的亲事。徐奎气乎乎地道:“别跟我提那个逆子,也不知那逆子死到哪儿去了?这么些天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老爷,没成亲的人,就跟马儿没戴笼头,当然到处乱跑,成了亲就好了。”沈妧妧偎在徐奎的怀里,手在他胸一下一下的给他顺气。

    “那逆子不知好歹,上回大闹了一场,这回他人都不知道在哪儿,怎么给他相看亲事?”徐奎不愿为徐朗多操心,他恨不得没有这个嫡长子。

    “老爷,成亲讲得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样的大事,我们不能依着他的意思胡闹。”沈妧妧义正词严地道。

    徐奎半眯着眼,刚折腾了一回,现在昏昏欲睡。沈妧妧见状,赶紧道:“老爷,我二哥的嫡次女丹蔚和朗哥儿年龄相当,不如就让他们俩成亲吧?”

    “好。”徐奎对徐朗娶谁都没意见。

    沈妧妧满意的笑了,她二哥无官无职,沈丹蔚是定了亲又退婚,坏了名声的女子,配那个逆子正合适。

    次日,沈妧妧去二房的宅子里找周氏,商谈徐朗和沈丹蔚的亲事。与此同时,沈丹遐前往成王府,去参加端和郡主的诗会。

    成王是锦都有名的纨绔王爷,风流成性,城里大大小小有名的青楼都留有他的足迹,也是所有亲王、郡王中姬妾最多的人,有二十几个,可惜他子嗣不丰,仅一子三女,一子一女是成王妃所生,这一女就是端和郡主,另外两女是两个侧妃所出。

    从成王姬妾众多,却子嗣不丰上,就能看出成王妃是个颇有手段之人,在成王府正厅里,见成王妃言语为难永宁侯的大姑娘严素馨时,沈丹遐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娇娇小小的严素馨却不是软杮子,不卑不亢的顶了回去。至于沈丹遐这个三品官的女儿,初次上门,成王妃并没过多关注。

    待今日做客的姑娘到齐,成王妃笑道:“好了,你们年轻姑娘一处玩去,我就不在这里拘束着你们了。”

    “恭送王妃。”众女行礼道。

    成王妃扶着婢女的手,在下人的簇拥下,摇摇摆摆的离开了。江水灵就拉了下沈丹遐的衣袖,示意沈丹遐跟她过去。沈丹遐放下茶杯,随她而行。江水灵将她带到严素馨面前,“素馨,这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沈九,她父亲如今是吏部右侍郎,和你一样有两个嫡亲的哥哥。”

    严素馨温婉地笑道:“沈九妹妹,水灵常跟我说起你,说你同她最要好,一直想着介绍我们认识呢。”

    “素馨姐姐好,水灵也常跟我说起你,今天终于有机会见面了。”沈丹遐笑道。江水灵早早进了这个圈子,已参加数次这样的宴会,严素馨亦如此,有她们俩带着,其他人比较快的接受了沈丹遐。

    宴会摆在成王府庭院的水榭之中,视野开阔,待众姑娘在水榭内坐下,端和郡主笑道:“昨日我见柳花飘舞,拟了以柳絮为题,限用各色小调,诸位觉得如何?”

    她是主家,规矩由她定,谁好意思有异议。严素馨眉尖微蹙,道:“我在词上平常,今日少不得胡诌一首来应数了。”

    沈丹遐亦是柳眉轻锁,她让沈柏密写得全是诗啊,这端和郡主改成做词,她要怎么办?乱诌一首诗还行,乱诌词,她还真不行,而且还有限词牌调,简直是要逼死她啊!

    江水灵嘴里小声念叨,“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婢女捧着词牌盒子进来,让姑娘们看拈取;拈罢一看,端和郡主拈得《临江仙》,严素馨拈得《春光好》,江水灵拈得《桂枝香》,沈丹遐拈得《忆仙姿》。婢女点起一枝梦甜香,大家思索起来。

    严素馨和沈丹遐一人抓了一把鱼食,倚在栏杆上,边聊天,边悠闲地喂着锦鲤,严素馨心细,见沈丹遐拿了词牌令时,面上闪过一抹难色,有意提点她道:“填词不难,不过是平声对仄声,虚对实,实对虚,注意句式和对仗罢了。这《忆仙姿》分单调、双调两调,《忆仙姿》是单调,又名《无梦令》,三十三字,七句五仄韵一叠韵,第五,第六句用叠句;双调名《如意令》,六十六字,上下片各七句五仄韵一叠韵。”

    “听素馨姐姐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有点底了。”沈丹遐笑道。

    “你不怪我多嘴就好。”严素馨和沈丹遐初次见面,她也担心交浅言深,令沈丹遐不快。

    “我知素馨姐姐是为我好。”沈丹遐轻握了下她的手,“谢谢素馨姐姐。”

    “不谢。”严素馨笑,“妹妹可有别号?”

    “什么别号?”沈丹遐迷茫地问道。

    “诗社里,写诗写词是雅事,不以姐姐妹妹相称,也不唤郡主姑娘,都取有别号,我的别号是‘郁盈居士’,妹妹若无有别号,现赶紧想一个。”严素馨笑道。

    “多谢郁盈居士,我这就想别号。”沈丹遐笑道。

    江水灵心大,压根没为写不写得词为难,去逗挂在廊下的鹦鹉了。一时端和郡主有了,写罢,姑娘们才陆续去长案边将词写出来。

    “沈九妹妹,可想好了?”严素馨问道。

    “想好了。”沈丹遐笑得有几分心虚,她胡诌不出来,打算剽窃。

    “那我们过去写吧。”严素馨笑道。

    “好。”沈丹遐笑道。

    严素馨提笔将词写在词笺上,词后,写着她的别号。沈丹遐等她搁笔,上前提笔沾墨,拿来一张空白的词笺,写道:“岂是绣绒残吐,卷起半帘香雾,纤手自拈来,空使鹃啼燕妒。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

    沈丹遐剽窃了《红楼梦》里史湘云做的词,别号就用了“湘云客”三字。严素馨见她一手簪花小楷写得极好,含笑颔首,问道:“这别号可有什么来历吗?”

    “没什么来历,我胡乱想的。”沈丹遐虚应道。

    严素馨笑笑并没多问。

    一时,众姑娘写好了词,成王妃陪着两位中年妇人过来了,沈丹遐不认识那两人,严素馨在旁边小声道:“走在王妃左侧的是雅亭长公主,走在右侧的是宫中教养女官李缪然。”

    ------题外话------

    夜留白的文《娇宠神医妃》在2P,请帮忙收藏!

    【〈娇宠〉〈权谋〉〈王爷〉〈专情〉<轻松>】

    雾山小神医夜清婉,偷溜到山下浪,不小心救了个一肚子坏水的大灰狼。

    这只大灰狼某天突然吵着要娶她!

    某王爷,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自当以身相许。

    某女,呵呵。

    【小剧场】

    片段一:

    “王爷,您的情敌组团杀上夜府了。”

    某王爷一阵风似的消失。

    某侍卫:追妻路漫漫,王爷心真累。

    片段二:

    终于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某女爬上某王爷的屋顶。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某女赋诗。

    “何来三人?”某王爷不解。

    “杯中影,屋上娇……心上人。”

    “那夫人可不可以离狗泽,猫嗣,猪礼远点。”

    “……”这都是什么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