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连消带打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连消带打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沈丹遐在田庄住了一个多月,家里和朝堂都有事发生,家里是喜事,经过一个多月的打听,确定了邓建业是表里如一的好儿郎,陶氏透过金氏,传了话给景国公夫人,表示愿意结亲的意愿,让景国公夫人请媒人上门提亲。朝堂上再起波澜,虽然徐朗赶去雁城,加固了那一带的河堤,可因有武陵知府这种败类存在,仍然垮塌了三处,洪水破堤而出,一泻千里,上万亩良田被毁,被水溺死的人多达数千名,有几个村落,十室九空,哀鸿遍野。

    朝中事,自有圣上裁决。家中事,有父母作主。与景国公府结亲一事,陶氏没有隐瞒沈穆轲,当然也隐瞒不了;沈穆轲对这门亲事非常满意,道:“景国公府门第高,给迼丫头的嫁妆要多预备些。”

    嫁妆是一个女子在婆家立足的根本,陶氏没打算克扣,但沈穆轲这话,听得很刺耳,不快地道:“老爷,虽说分家了,可祖训得守,这庶女出嫁,三千两银子是定例。你不会是想让我拿我的嫁妆来贴补吧?老爷,她是叫我一声母亲,可不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我的嫁妆要贴补也是贴补我自己亲生的。”

    沈穆轲目中飞快地闪过失望和厌烦,这女人年纪越大越不识大体,庸俗、面目可憎,冷着脸道:“从我私库里出。”

    “老爷这么说了,我自会好好操办,不会落老爷的面子。”陶氏低着头把玩着手上的玉如意。

    沈穆轲看陶氏面色冷淡,也不想久坐,起身离开。晚上和董其秀睡觉时,沈穆轲一时高兴,就说了几句;董其秀听了心念一转,可一想到沈丹念的年纪,又叹了口气,若沈丹念大个两三岁,她非将这门好亲事抢过来不可。陶氏可不知董其秀动了这心思,当然就算知道,她也不在乎。

    沈母对三房一个庶女能攀上景国公府这门亲事,也十分满意,难得的称赞了陶氏几句,却被林氏一句,“七丫头是有着落了,六丫头要怎么办哟。”硬是将话题给转到了沈丹蔚身上去了。

    周氏顿时红了眼眶,“母亲,我家六丫头命苦啊。”

    “是命苦,好好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没处安身,要被人送去庵堂清修,可怜哟。”陶氏嘲讽地冷笑道。

    “怎么回事?不是说她去庄子里小住了吗?”沈母沉声问道。近一个多月,几个孙女都没过来请安,周氏说沈丹蔚和沈丹遐去庄子上了,可今日沈丹遐和沈丹迅来了,沈丹蔚和沈丹莉却仍不见踪影,现又扯上庵堂,沈母心中不安,这周氏到底把沈丹蔚送去哪儿了?六丫头不会真让周氏这个蠢货,给彻底废掉了吧?

    “二嫂子,是你跟老太太说,还是我跟老太太说啊?”陶氏笑问道。

    “不要你多嘴。”周氏瞪陶氏道。

    陶氏淡然一笑,端杯抿了口茶水,那她就袖手旁观看戏了。

    周氏看了眼魏牡丹,低头道:“六丫头的亲事不顺,心情烦闷,想出去走走,母亲您也知道我们二房在城外没有合适的庄子,让六丫头住在外面,我也不放心,才会想着找间干净的庵堂让她暂住些时日,我这边尽快的为她寻一门好的亲事,现在六丫头和十丫头住在三弟妹的庄子上,我相信三弟妹一定会派出可靠的人妥当的照顾她们的,多谢三弟妹。”

    陶氏诧异地挑眉,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她这二嫂子这谎撒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了。陶氏不打算拆穿她,周氏选择维护儿媳,舍弃亲生女儿,有她后悔的时候。不过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的,陶氏目光一转,淡笑道:“二嫂子的谢,我不敢受,我家九丫头是个心软的人,见六姑娘愁容满面,于是就邀她去庄子小住散心,却不想六姑娘到了庄子上,乐而忘返,一住就住了一个多月了,我家九丫头只得留在庄子上陪着六姑娘。五月初一,我派人去接,我家九丫头十一丫头回来了,六姑娘却不肯回,我正想跟二嫂子说,二嫂子,这大过节了,你好歹也派个人去把六姑娘十姑娘接回来过节,让两个姑娘住庄子上象什么话,六姑娘是已笄的人了啦。这知道的人,知道她们是在庄子上散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二嫂子要舍弃这两个女儿了呢。”

    沈母脸色难看地道:“周氏,你亲自去庄子,把六丫头和十丫头接回来。送到我这来,让她们搬回小楼住。”

    林氏的脸色亦难看起来,把六丫头和十丫头接到这里来住,让大房养着二房的姑娘,这怎么可以?陶氏拿着帕子按住微微上扬的嘴角,这下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上了吧。周氏还想说什么,沈母却不想听了,“现在还早,你赶紧去庄子上接人,明天这个时辰,我要见到六丫头和十丫头。”

    周氏无奈,只得带着婢女,坐着骡车到庄子上接人。

    次日,五月初五端午节,徐朗出门数月,带伤回来在庄子里休养了个多月,腿还没有完全康复,是以今年不能做水师,参与龙舟竞渡;徐朗并不觉得失落,参加过并赢得了比赛就够了。

    沈穆轲的官级仍不能在河畔搭建彩棚,不过去酒楼订的包厢位置要好过去年,昨日陶氏已问过沈母、林氏和周氏意思,三人都表示不去,因而今日由陶氏领着两个儿子一个儿媳和五个女儿出门去酒楼观看龙舟竞渡。至于沈穆轲,他是回老宅到沈母面前扮乖儿子,还是和去年一样进青楼寻花问柳,陶氏不屑去管。

    到程家接上程家婆媳、程珝和小嫣华,两家人就往护城河去,陶氏和苗氏在厢房里饮茶闲聊,小辈们去河畔的仁义伯府的彩棚了,今年没有人拦路,田静姝的亲事已有眉目,被田夫人拘在家中,再不能出来无事生非;而那位嚣张的县主,不知是被人暗害,还是她原本就是个不检点之人,被人发现与男子私会,而后被速嫁了出去,如今人已不在锦都。

    在彩棚里略坐了一会,沈柏密带着众人返回酒楼,半道遇到徐朗,朝他射出数道冷冷的眼刀,心理素质超强的徐朗根本不在意,沈丹遐对着徐朗甜甜的笑,沈柏密见了,心里涩涩的,轻叹了口气,女大不中留。袁清音斜了他一眼,小声道:“徐朗的年纪虽比妹妹大了许多,可常言说得好,老夫疼少妻,他们到也相配。”

    “我不比你大放多,也疼你。”沈柏密笑道。

    袁清音啐了他一口,脸颊微红地道:“在说徐朗和妹妹,你胡扯什么呀。”

    “妹妹,今年你买哪支队伍?”沈柏寓去年下注小赢了一笔,今年怀揣着攒下来的银子,准备去赌一把。

    “我今年不下注。”沈丹遐去年为了支持徐朗,盲目下注,今年徐朗不参加,她也没有那个兴趣。

    “朗哥儿,你觉得今年谁会赢?”沈柏寓问道。

    “红队。”徐朗认真地道。今年的红队正是去年的蓝队,也就是徐朗去年所在的队。

    沈柏寓挠头,“红队的赔率不高。”

    “有得赢就不错了。”沈丹遐横他一眼道。

    “也是。”沈柏寓笑。

    “二弟,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你不要沉迷其中。”沈柏密皱眉告诫他道。

    “知道知道。”沈柏寓和程珝勾肩搭背走了,沈柏密示意他们的小厮跟着去。

    到了酒楼,徐朗给陶氏和苗氏行礼问安,陶氏和苗氏虚扶道:“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徐朗的腿,行走无碍,可沈丹遐不放心,“今天我们哪都不去,就在这酒楼上看竞渡吧。”

    “好。”徐朗无异议,只要她陪在身边就好。

    第一轮第二轮都比完了,可去赌场下注的沈柏寓和程珝二人还没回来,沈柏密越等越不安,打发人去寻他们。第三轮比赛开始,正在激烈之时,一阵急促的脚步传来。

    房门被人用力地推开,沈家的一个小厮冲了进来,哭丧着脸道:“大少爷,找到二少爷和程三少爷了。二少爷受了伤,程三少爷也受了些皮外伤。”

    陶氏在隔间听到,顿时慌了,猛然站起来,眼前发黑,身子晃了晃,还好招财及时扶住她,才没摔倒在地。

    徐朗最先反应过来,问道:“二少爷伤在什么地方?可要紧?”

    小厮缩着脖子道:“二少爷伤在腿上,骨,骨折了。”

    “我的儿啊!”陶氏心痛如绞,长子的死劫过了,次子的断腿之劫没过。

    “出了什么事?将话说清楚。是谁打断了二少爷的腿?行凶之人可抓住?”沈丹遐急切地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小的不知,小的赶到的时候,二少爷已经倒在地上,程三少爷在护着二少爷,小的急着赶回来报信,没把事情打听清楚,还请主子责罚。”小厮跪下道。

    此时不是责罚人的时候,沈柏密挥了下手让他起来,道:“母亲,苗姨,你们别急,我这就带人将他们接过来。”

    “去,快去。”苗氏含着泪道。

    “密儿,若是寓儿真得骨折,抬他时千万要小心,切不可再让他受到伤害。”陶氏脸色苍白地道。

    “母亲放心。”沈柏密带着人匆匆而去。

    沈丹遐走到陶氏身边,“母亲,小哥吉人天相,肯定不会有事的。”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老天不会这么残忍,不会这么残忍的,不会再让寓儿的腿断掉的,不会的。”陶氏泪如雨下。

    沈丹遐心念一动,难道前世小哥的腿断掉过?并且没治好,小哥瘸了?

    “陶姨,我身边有个擅长接骨的大夫,我这就把他叫来给柏寓接骨,柏寓不会有事的。”徐朗示意常缄去把大夫接过来。

    过了一会,沈家的仆从把沈柏寓给抬了进来,沈柏密搀扶着满脸是血的程珝跟在后面,在他们后面,还跟着一位姑娘,沈丹遐定睛一看,是定边侯府的大姑娘李云茜。

    陶氏看着浑身是血的沈柏寓,与梦中沈柏寓出事时的画面重叠,“寓儿啊!”哭喊着就要扑过去。吓得沈丹遐赶紧抱住她,“母亲不可以,母亲不可以,您这样会加重小哥伤势的。”

    陶氏恢复了些许理智,虽没再扑向沈柏寓,却依然止不住眼泪,一直在哭。沈柏寓已然痛得昏迷了过去,程珝是清醒的,只是他那情形看着也不怎么好,苗氏颤声问道:“珝儿,你伤在哪儿?”

    “母亲,我都是皮外伤。”程珝在凳子上坐下。

    这时常缄把大夫带了进来,大夫放下药箱,从里面拿出把剪开,去剪沈柏寓左裤腿。袁清音和沈家姐妹避到了隔间去了,沈丹遐怕陶氏承受不住,扶着她没敢避开。

    大夫把裤腿剪开,沈柏寓弯曲红肿的腿展露人前,伤口裂开,隐隐可见里面的骨头。陶氏心痛如绞,身子发软,整个人往下泻,沈丹遐和招财根本扶不住她,陶氏瘫坐在地上,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苗氏捂住了嘴,眼泪也落了下来,这情形实在是惨不忍睹。沈丹遐的心也提了起来,这样子能接好吗?能恢复如初吗?

    徐朗的手搭在沈丹遐的肩上,道:“他乃是岐伯的后人,能令枯骨生肉。”

    沈丹遐扭头看着他,“真的吗?”

    徐朗点头,道:“你看他的神情。”

    沈丹遐转眸看向那大夫,果见他气定神闲,手在沈柏寓的断腿上按来按去,将沈柏寓的骨头接好,拿出一白色的瓷瓶,将里面的药粉倒在伤口处,肉眼可见,伤口的血止住了。大夫又拿出干净的布带和三块夹板,将沈柏寓的断腿给绑上。

    “大夫,我儿,他的腿,他的腿……”陶氏不敢问沈柏寓的情况,她害怕答案是她不想听的。

    大夫拿帕子擦了擦手上的血,道:“沈太太,沈公子的伤,我已经仔细检查过了,情况还算乐观,好好养着,不会成为瘸子的。沈太太,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几个月内,让他不要下地走路,安心卧床养伤。”

    听到不会成为瘸子,陶氏就势跪下了,冲着大夫磕头道:“大夫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

    ------题外话------

    系统崩溃,我妈年纪大,我也搬不动电脑,打电话让电脑公司的人来修,我都愿意出钱了,他们还拖啊拖啊拖,气死我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